search
有一種西藏,叫在路上

有一種西藏,叫在路上

一路跋山涉水去西藏,越過高高巍峨的雪山,走過泥濘斷橋,枯藤老樹見證我的西藏情,潺潺流水聽過我的西藏夢,微微清風歡送我,灼灼烈日考驗我,我一路向西,不曾有一絲猶豫,不敢有剎那間停歇……

有一種西藏

在路上

↓↓

84歲老奶奶追夢西藏

不是山不高,而是夢未老

川藏線上以高著稱的雪山東達山,海拔5130米,被稱為「生命禁區」,頭髮花白的老太太在山腳下淡定地瞥了一眼,沒有再高的山了?掃興!

6月初,54歲的宋健揮問自己的老母親,這輩子最想去什麼地方?老人家毫不猶豫地說:西藏!

宋健揮感覺很驚訝,要知道西藏,雖然是刷爆了旅遊朋友圈的勝地,但是那條318川藏線,可是出了名的險,他不明白,從小生活在農村的母親,怎麼偏偏就要去西藏冒險,但是母親卻很堅定的表示,這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夢想,再不出發就晚了!

於是,熱愛戶外運動酷愛騎機車宋健揮經過仔細考慮過後,他決定完成母親的夢想。

經過一番準備,宋健揮決定帶上老母親,一路騎行去西藏,2017年6月15日,兩人帶好裝備,騎著機車,出發了。根據他事先設計好的路線,途經夾江、紅雅、滬定、康定、雅江、芒康......

因為西藏海拔很高,宋健揮最擔心的是「高原反應」,除了事先讓老太太服下抵抗的藥物,他時不時停車,觀察她的反應,「頭痛不痛?」「不痛。」「沒有任何反應嗎?」「沒有。」

在國道318川藏線上,有2座海拔超過5000米的山,其中一座被稱為「生命禁區」的東達山,一年四季都有積雪,在山頂即便是夏季氣溫,也可達攝氏零度以下。其中又以東達山的埡口海拔最高,達到了5130米不少年輕人在這裡都會有輕微的高原反應,更何況是84歲高齡的老太太!

讓宋健揮哭笑不得的是,經過東達山時,老太太一臉遺憾:「才這麼高就屬於最高哦?太矮了,簡直掃興!」

要知道這個高度,已經接近了珠峰大本營,多少年輕小夥子在這個高度都會出現高原反應,84的老奶奶竟然還這麼精神,不禁心服口服的豎起了大拇指。

這身體素質可不是吹牛的,宋健揮說母親為了玩的盡興,每天晚上都在旅館里做仰卧起坐,輕鬆20+,只有做到50個才會大喘氣。

於是每天兒子在認真騎車,她就舉著手機坐在後座拍沿路的風景,「看,又超過一個!」童心未泯的她,因為成功超車,高興的哈哈大笑。

動圖

電視上常說:西藏是離天空最近的地方,起初老太太不怎麼理解,直到真的站在這片土地上,看著滿山谷的氂牛,悠悠地在吃草,飄在藍天上的白雲,像是融化落在了山頂...她顧不上被風吹亂的自己花白的頭髮,獃獃的望著遠方。

隨後一溜煙跑到木頭橋上,自己搖擺了起來,絲毫不怕橋下奔騰的雪水,也忘了自己是個84的老人,嘴裡一直念叨著「太好耍了!

宋健揮在老太太的感染下,騎著摩托,故意從山坡上衝下,逗的她對著鏡頭笑出了一口白牙!

不過,鏡頭一轉,就看到老太太被路過的大卡車濺了一身的泥水,連眼鏡都被顛簸歪了,狼狽的不行。

宋健揮一邊拍照,一邊笑到手抖老太太也不跟他計較,還說「這也是旅行的一種樂趣嘛"!

其實,這不算嚴重的,倆人騎行途中遇見過最危險的一次,路上突然下起大雨,她幫兒子戴雨衣帽子,卻不小心擋住了他的眼睛,看不清前路的宋健揮,直接把機車徑直開到溝里。幸好車子沒倒,兩人沒有受傷。

說不后怕都是假的,但被問及后不後悔,下次還敢不敢來西藏, 老太太霸氣回應:「屁才危險,100歲我也不危險!」

終於,6月21日,在騎行了2000多公里后,他們終於到達了布達拉宮門口,老太太又跳又喊,高興的和個孩子一樣,看到母親這麼開心的那一刻,宋健揮說路途的風霜、艱辛,統統都無所謂了,「只要她開心,什麼都值得了」!

還有記者好奇,下一次準備挑戰更高的海拔嗎?老太太一臉迷茫,「我去西藏,因為這是一輩子的夢想,我又不是為了去破紀錄的(真的太酷了!)。

為什麼要去西藏?

因為西藏是我的夢想啊

單腿少年千里走單騎

因為喜歡,就做了

1993年郭少宇出生在遼寧省遼陽市一個普通的家庭,從小調皮搗蛋的他文化課一直是班級里最後一名,但他的體育很好,籃球、排球、跳遠、跑步,這些都是他的強項。在2008年元旦,因為一次事故,他失去了右手和右腿。

經歷了一段艱難的時期,在家人的陪伴和鼓勵下,他離開輪椅,選擇了騎行,從接受專業訓練到現在,騎行已經陪伴了他六年的時間,六年裡,他去過很多地方,看過很多風景,也成長了不少。

2017年6月1日,僅有左手和左腿的郭少宇從四川雅安出發,和偶遇的兩個夥伴一起開始了這場全長2200公里的川藏線騎行。終於在6月20日下午抵達拉薩,為他的騎行川藏線的夢想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圖/成都晚報

騎行川藏線的人越來越多,也越來越不稀奇,但是郭少宇這一路從出發到現在的每一天都牽動著親友的心,在川藏線上遇見他的每一個人,無不被他吸引駐足,無不為其感動加油。

(圖/成都晚報 外國友人也很佩服郭少宇)

郭少宇的這一趟騎行從四川雅安開始,出發前,他到成都見了幾個朋友,在成都待了兩天。當有人聽說他要騎行川藏線時,驚訝地問道,「你也是騎川藏線的?你也能騎川藏線?你能騎幾天?」面對疑問,他笑笑,帶著東北人的豪氣,「誰知道呢,騎到哪算哪。」

「他們質疑,我能理解,畢竟川藏線對正常人來說都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何況是我,只有一隻胳膊,一條腿,騎行川藏線在他們看來似乎是天方夜譚。」郭少宇這樣說道。

(圖/成都晚報 騎行川藏線的郭少宇黑了不少)

對於郭少宇,騎行318是一次既隨性又充滿挑戰的選擇,「很多人都說318是騎行人一定要去的一條線路,所以我就來了,也沒有過多準備,就把它當作一次隨性的路程,沒有計劃會花多長時間,多少費用,遇到什麼突發情況。」

在路上,每天至少會有十輛車為郭少宇停下來,路過的人都會與他合影,為他加油,還有人感動得當場落淚。郭少宇笑著告訴記者,面對路人的善心和好意,他都很感動,也不會拒絕他們合影的請求,因為,這是互相尊重,路人的加油也給了他很多力量。

"有想要載我的,我拒絕了,有掏出錢給我的,我也拒絕了。當然還有很多給我食物和水的人,我不想拒絕來著,但是沒辦法,我馱不動,也只好拒絕了。」

當被問到路上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麼時,郭少宇這麼說道,「你現在讓我說,我也說不出來,我就是覺得,沒必要說這趟騎行有多苦,多難,多危險,沒必要說得自己有多能耐,顯得多麼不得了,路上的酸甜苦辣自己最清楚,但都過去了,我收穫更多的是路上的美好,以及和隊友的珍貴友誼。」

80后的張寶和90后的劉博宇是郭少宇此次路上偶遇的同伴,他們對郭少宇的評價很一致,人很幽默,會賣萌會耍帥,還會嘚瑟。

張寶告訴記者,「少宇是個內心豐富的人,他全身都充滿正能量,在路上我們都是互相幫助,他並沒有覺得自己特殊,反倒是他多年騎行的經驗幫助了我們很多,說實話,我覺得他很牛,幾乎每天都是他先到達終點。」

圖/成都晚報 郭少宇把食物分給路上的孩子們)

為什麼要去西藏?

因為喜歡啊!

徒步2160公里,用腳步丈量318

去西藏的方式很多,他選擇了最難的一種

72天,2160公里,從成都到拉薩,這是26歲的譚凱,用腳丈量的距離。

去西藏的方式有很多種,他選擇了最難的這一種——徒步!

2016年7月25日,沿318國道,從成都出發,譚凱開始了,這段平凡之路。

幾十公斤重的行李,平均每天二三十里的路程,上路前,滿腦子都是浪漫的幻想,上路后,才發現以前的自己,真是幼稚又膽小。

沿途遇到過兩次車禍,一次一輛小轎車下坡沒剎住,直接撞上一個騎行的人,那人的腿當場就斷了。

譚凱被嚇到了,他只是想去西藏,可不想丟命!

這似乎是西藏教給他的第一課,生命的脆弱和渺小,對每個人來說都一樣。

他想過放棄,可是,一次一輛自駕游的車,路過他身旁,全車的人突然大聲對他說,加油!那就加加油吧,咬緊牙繼續走。

走過大雨

走過暴雪

也走過彩虹

一個人,一個包,一把傘,像旅行,更像朝聖

有飛機、火車、汽車,人們都要快,可他偏偏要慢。或許是為了停下來欣賞路上的風景。

見過許多不一樣的風景,也見過許多不一樣的人

他們素不相識,只用手勢來傳遞信息,心中的默契已然明了,拉薩見!

遇上談得來的兄弟,幾碗青稞酒,一鍋牛肉湯酒酣耳熱之際,已將生平都吐露了大半。

脫離城市的束縛,到了高原,離天空更近,似乎離本真的自己也更近了。

走到第42天時,天色漸晚,也沒有住宿的地方,他選擇在藏民的房子旁搭帳篷。

帳篷不用全部自己動手,當地居民七手八腳地過來幫忙,到了晚上,大家還主動給他送來了被子。

久在城市生活,譚凱早已習慣了,人們冷漠的臉龐,或許這正是旅行的意義,去不一樣的地方,讓日漸麻木的心,感受不一樣的溫暖。

一手拄著拐杖,一腳踩在雪上,這佛光閃閃的高原,三步兩步,便是天堂。

行走的第72天,譚凱到達拉薩,站在布達拉宮前,他想,還有什麼困難能難住我呢?連川藏線我都走過來了。

不管去哪,行走本身並不是意義,心靈上的執著,與肉體上的堅毅,都會把我們帶向天堂。

為什麼要去西藏?

因為那裡是天堂啊!

有一種西藏,叫,在路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58688篇文章,獲得2323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