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何以相忘?學生離門后

何以相忘?學生離門后

歡迎點擊「科學網」↑關注我們!

師生是一種難得的緣分,任何一方不認可,就無法維繫,還是且行且珍惜吧。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這句話本來是用來維護儒家倫理中十分重要的思想傳承秩序,背後是強大的階級利益,卻因飽含人情而聽起來溫情脈脈,被千百年來的知識分子奉為圭臬,卻又不斷地阻礙著的學術發展。

古代

,凡是與「術」有關的名詞基本上都和變化、權衡、管理相關,最早就是專指權變之術。後來「術」的含義泛化為方法論,於是才有「學術」、「技術」這些失去了詭譎之意的辭彙。雖然學術本身已經單純指研究問題的系統性方法,但從事學術的人卻是社會動物,也是知識分子這個中等階級的主要組成部分,那麼學術人的活動遵循什麼規則?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倫理觀下,學生在老師的訓斥下,不僅在行為上不敢對老師有絲毫僭越,在學術上也很難對老師的體系做出重大創新和突破,因此阻礙了人的學術發展。但這種觀念卻是老師們最為津津樂道的理想,其中的道理很深刻。

按照傅斯年的觀點,春秋戰國時代奠定了兩千多年的社會思想基礎,主要是三種思想體系,其一是來源於魯國的儒家,代表著中等社會階級,主要是失去封地的貴族,演變為後來的文官集團,他們既是學術的主要推進者--知識分子,也是秦始皇之後歷朝歷代的實際統治者,他們執文化之牛耳兩千餘年;其二是來源於三晉的刑名家,也有人叫法家,他們代表著國家利益或者皇家利益,主張用強制手段治理國家,反對儒家和墨家;其三是來源於殷商文化殘餘的墨家,墨家是儒家的死對頭。

但是在三家中儒家學者最為熱衷於傳播自己的思想,整天奔走於各諸侯國,遊說於權貴間,由於其理論照顧了人性的弱點,於是逐漸在民間獲得了話語權,成為兩千年的主導思想,其倫理觀念成為傳統社會穩定的基石。所以,老師們多數喜歡被學生「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對待,與其說是一种師道尊嚴或者面子,不如說是知識分子維護自身階級利益的倫理依靠。如果一個學者不這麼想,意味著他要脫離這個階級單幹,這是十分危險的事,你的思想不會被認可,也不會得到傳播。

一言以蔽之,「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既是口號,也是生存必要。其合理性不至於消失殆盡,其不合理性也明白無誤。如此說來,當下摻雜著近現代西方思想和傳統儒家倫理的師生關係就更複雜了,究竟是否應該師生相忘,不可一概而論。

本人一個月前曾經寫過一篇博文「畢業了,就忘掉導師吧」,沒成想現在得到孟津老師(畢業了,導師別再惦記著學生好不)和王善勇老師(有些導師在學生畢業后所謂「控制」學生,或者在畢業前對學生不放心,榨乾學生最後一滴油水的主要原因)的撰文評論,他們自然講出很多不錯的觀點,也激發我對「是否相忘」這個問題做了更多思考。問題有兩方面,其一,研究所畢業后,該不該繼續依附導師的學術勢力而發展?其二,研究所畢業后,導師該不該繼續找學生為他幹活?

按理說,年輕人多數想儘快獨立發展,但限於科研資源的稀缺性,學術界的年輕人無非兩個選擇,要麼繼續讀學位時的方向,要麼改換其他方向。如果前者,年輕人主觀上不願意忘記導師,客觀上也不可能消除導師的影響,不管導師是否想讓弟子繼續服務。如果後者,年輕人即使主觀上很懷念導師,客觀上也會逐漸疏遠以至於忘記導師,不在一個方向,導師惦記也沒用。這是基於研究所就讀時師生關係和諧、研究所畢業順利,但實際情況複雜得多。也有導師成為弟子一生的厄運,弟子的發展始終被導師壓制,導師還利用自己的圈子不斷詆毀自己的學生,雖然這種導師屬於奇葩,一旦遇上就終生受害,不可不察。

正如孟津老師在博文里所說,導師應該在學術上幫助自己的弟子,而不是老惦記自己的弟子繼續出力。導師也是形形色色的,導師如果讓研究所就讀期間做基礎研究,將來就和弟子基本沒有利益衝突,如果導師給研究所的課題是應用研究,將來和弟子有利益衝突的可能性就大,除非這個弟子畢業后不再從事這個領域。這種情況下,從導師的角度講,王善勇老師所謂的科研安全感就很重要,畢竟誰也不願「教會徒弟,餓死師傅」,在生存仍然是第一要務的當下,出現導師禁止研究所畢業后繼續從事原來研究的情況也很正常。但禁止肯定不是好辦法,實際上也禁止不了,只能讓師生關係惡化。如何化解這些矛盾?

我的方案是,導師與已畢業研究所之間組成一個鬆散的聯盟,導師憑藉其經驗和學術高度,提出一些研究的點,讓已經畢業的弟子在自己單位探索,甚至可以把導師的資金分配一些給他,如果屬於基礎性成果,弟子自己發文章即可,如果有應用性成果,那麼導師和弟子之間協商分配利益。在這個鬆散聯盟中,要以師生情誼為紐帶,以彼此的信任為基礎,以協議條文為約束,以利益共享為目標。

古時候人們以「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倫理觀來維護師生的共同利益,現在要靠契約精神和共享理念來實現師生的共同利益。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本來師生關係可以結出教學相長的果實,為什麼要對立起來?導師如果和學生之間互相提防、互相對立、互相拆台,只能是兩敗俱傷。所以,導師應該看得寬廣些,弟子應該尊重些,如果只盯著蠅頭小利,而忘記了師生大義,那就沒必要維持什麼師生關係,畢竟現在不是古代了。

師生是一種難得的緣分,任何一方不認可,就無法維繫,還是且行且珍惜吧。

更多閱讀

畢業了,導師別再惦記著學生好不

有些導師在學生畢業后所謂「控制」學生,或者在畢業前對學生不放心,榨乾學生最後一滴油水的主要原因

畢業了,就忘掉導師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