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網酒網退市 這會是酒業互聯網泡沫消退的前奏嗎

網酒網退市 這會是酒業互聯網泡沫消退的前奏嗎

4月24日,樂視控股的網酒網宣布要退出新三板,距離網酒網掛牌剛好8個月,這意味著剛剛闖進資本市場的網酒網甚至還過不了自己的一周歲生日,而這更意味著偏離渠道本質、側重資本侵襲的酒業互聯網渠道的泡沫開始消退。

就在宣布摘牌的10天前,網酒網公告稱原定於4月20日發布的2016年年報無法在4月30日之前如期披露,理由是審計工作尚未完成。

在酒類新三板上市公司宣布退市的,網酒網是第一個,但肯定不會是最後一個,以互聯網為渠道推手的酒業電商渠道模式開始了一個新的洗牌過程,在這其中,泡沫終有消退破滅的一天。

資金缺口

樂視自2016年11月曝出資金危機以來,便陷入了資金鏈的風波,儘管2017年1月引入了高達168億元的戰略投資,但似乎狀況並沒有好轉。

2017年1月3日,新三板公司豪聲電子公告稱樂視拖欠應付款1102.04萬人民幣和592.9萬美元(約5200萬人民幣),緊接著,易到創始人周航也和樂視「起內訌」,又被爆出樂視挪用易到資金13億,這也使得易到處於頗為尷尬的處境。

4月26日,樂視網披露2017年一季報。季報顯示,在引入了融創后,樂視網的負債有所改善,負債額從2016年年底的217.92億元,降低到今年一季度末的187.86億元。但現金流量情況顯示,樂視網的經營性現金流凈額連續兩個季度為負,資金情況仍緊繃。而樂視網實控人賈躍亭所持樂視網股票質押比例達到了97.2%的歷史最高位。

而這也直接導致對資金需求無底線的網酒網的運營出現了危機,網酒網本身對自己的定位就是「樂視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之一」,很明顯的是,現在整個大的生態系統都出了大問題,小系統還能獨善其身?

登陸新三板后,網酒網的融資道路似乎也並不平坦。有媒體報道稱,去年10月份,網酒網曾醞釀定增融資1360萬元,但最後只有國信證券和西部證券共計認購了30萬股,較當初計劃縮水了七成。

公開數據顯示,2014年和2015年,網酒網的營業總成本分別高達1.29億元和2.31億元。其中,營業成本分別為3966.59萬元和1.33億元。由於高昂的營業成本,網酒網增收不增利,2014年到2016年上半年,該公司歸屬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虧損7577萬元、7356萬元和4311萬元。

或許是樂視的資金問題牽扯到了網酒網,或許也是其自身難以為繼的運營模式,總之,處於漩渦之中的網酒網已經走到了懸崖邊緣。

樂視迷途

依託樂視大生態的網酒網本來應該是「背靠大樹好乘涼」卻為何舉步維艱、命運坎坷?

去年3月22日,樂視生態旗下網酒網在成都舉辦2016年戰略發布會。也是在這次高調亮相上,樂視控股副董事長、網酒網CEO李銳公布「酒生活生態世界」戰略。其邏輯是:以內容驅動產品打造,給用戶提供極致完整產品體驗;以多元化創新服務提升用戶粘性,延展盈利模式;而平台則是打通全場景、觸達用戶的支撐。

簡而言之,就是網酒網要完全融入樂視的大平台之內,對於樂視生態系統的依賴,網酒網在公開轉讓說明書中多處提及:通過與樂視網、樂視影業、樂視電視、樂視手機等其他樂視控股旗下業務板塊的緊密合作,實現用戶群體及大數據的互聯互通,形成垂直整合的「葡萄酒生態系統」;公司貫通葡萄酒產業鏈的整合式運作,依託樂視生態系統各業態資源,打造遍布全國重點地區的 O2O 互動體驗平台。

總之,網酒網對外的表現是時時刻刻、分分秒秒都在靠著樂視,問題的關鍵在於網酒網聚焦的是酒類的電商平台體系建設,而樂視只是一個「大社群」而已。

表面看,樂視的包容萬象給了網酒網快速發展的根基,但實際上,正是龐大的樂視讓網酒網自己迷失了方向,丟失了專註力而成為酒水互聯網平台內的「三流角色」。

看看網酒網在樂視的「支持下」都走了哪些迷途?

2015年,《羋月傳》熱播,網酒網參與了定製羋酒,據悉,「羋酒 」由網酒網、黃小廚、花兒影視聯袂打造,定位是「為像羋月一樣努力生活的女子真誠定製的女性酒」,從後期的行業質疑和市場走量看,這次定製就讓網酒網「摔了一個跟頭」。

2016年,網酒網又與樂視體育、樂視自製、花兒影視、樂視影業等內容IP深度化反,反向打造「泛生態IP產品群」,試圖拉近與用戶的距離,但效果並不明顯。

網酒網還有一個大手筆是去年的「1億生態補貼」,號稱要「開啟葡萄酒負利時代」,據悉,那次活動,其在平台推行充多少返多少、產品不設限制的充返購買模式,最高返現1000元,網酒網也表示,「負利」是把樂視「低於量產成本定價」的生態補貼模式拿到酒行業,去渠道溢價、去品牌溢價,打破行業底價。

現在看來,在依託樂視大生態的發展戰略下,網酒網確實投入了很多資源,但其「生態體系」的維繫卻沒有建立在自身健康的平台之上。

如何活下去?

在新三板有品尚匯、壹玖壹玖、酒仙網、酒便利、網酒網、鏈酒科技6家酒類垂直電商。

數據顯示,酒仙網和壹玖壹玖的市場佔有率較高,僅2016年上半年的營業收入就分別達到12億元、11億元。而網酒網上半年的營業收入只有1.5億元。

2017年,酒仙網的目標就是盈利,作為酒類垂直電商的領跑者,酒仙網在模式領先的同時也需要盈利來改善自身的「造血系統」。

同樣,作為開局不錯的1919也在堅定走自己的「線下發展之路」,其創始人楊陵江也坦言:寧可不叫電商,也不會拋棄線下。

線下門店體系的完善和健康運營才使得整個1919的體系穩定前行,所以說,在當下這個紛繁焦躁的時代,在創業炮火連天的時代,在互聯網萬劫不復的年代,企業最終還是要走出個性,但前提是「活下去」。

有人說,樂視生態已經陷入絕境之地,更有甚者言「樂視熬不過2017年」,而也有人提出:目前唯一能夠拯救樂視的,就是正視現實,收縮戰線,放棄除樂視網、樂視電視、樂視影業之外其他所有業務,先確保活下去。

退市后的網酒網會走向何方?是否會如同之前的「壹吉購」那樣很快得煙消雲散?而在目前新三板中,還有哪些電商企業依舊在戰戰兢兢中如履薄冰?

我們希望看到一個良性前行的行業,網酒網的退市也意味著這一輪酒業互聯網泡沫的消退,而這也僅僅是開始,下一個會是誰?

趕酒會(www.ganjiuhui.com)是一個能夠提供全國糖酒會在線服務的平台,包括糖酒會的展位預訂,糖酒招商,糖酒會最新資訊等.給您帶來白酒招商,葡萄酒代理以及食品飲料的招商,代理,加盟的最好商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