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樂視系已遭20起以上司法凍結|鈦媒體獨家

樂視系已遭20起以上司法凍結|鈦媒體獨家

隨著樂視債務的集中爆發,越來越頻繁的資金鏈條危機仍在繼續。隨著昨天招商銀行一則「訴訟保全司法凍結」的新聞披露,越來越多此前已經發生的「司法凍結」事件也逐一露出水面。

經鈦媒體從司法渠道獲得的信息以及公開媒體渠道的統計,樂視控股、樂視致新(超級電視)、樂視智能移動(手機)、樂視影業、樂視雲等公司,因收到來自金融機構、合作企業等的訴訟保全申請,已遭遇法院支持的司法凍結超過20起,包括現金凍結、股權凍結和其他資產凍結;且還有更多原來的合作多夥伴在申請對樂視系公司進行司法保全的過程中。

司法保全是債權人常見的一種自我司法保護手段,因為債務人如果發生破產清算等行為,優先申請司法保全者,將擁有同等債權人里的優先償債權。所以,通常對於債務繁重的公司,這一舉措很容易引發債權人的連帶效應。

同時,由於上市公司樂視網與這些樂視系公司紛繁複雜的關聯交易,此前鈦媒體曾有文章《趙何娟:樂視的致命「命門」,是瘋狂的關聯交易》,較早也全面的揭開了樂視關聯交易的面紗,在關聯交易中我們也可以看到,樂視手機、超級電視、樂視影業等都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就此,相關關聯公司的全面危機,上市公司業務已不可避免的將受到影響,難以獨善其身。

「樂視手機」債務引發的司法凍結

據騰訊財經報道,賈躍亭夫婦及樂視系3家公司的12.37億資產於上周被司法凍結。據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裁定書顯示,招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川北支行於2017年6月26日向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請求「凍結被申請人樂風移動香港有限公司、樂視移動智能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賈躍亭、甘薇名下銀行存款共計人民幣1236584434.07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財產」,並以自身財產提供了信用擔保,該申請被法院裁定為符合法律規定。

此外,6月29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還凍結了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在大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權及紅利。工商資料顯示,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在大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出資額為8000萬元,占股40%。該股權與紅利的凍結期為3年。凍結期間,未經法院許可,不得為上述股權及紅利辦理轉讓、支取和設定質押或其其它權利負擔等手續,凍結期限為三年,自2017年6月29日起至2020年6月28日止。

根據網路資料,「大聖車服」是大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運營主體,是一家汽車電商平台。該公司由廣州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樂視控股 (北京) 有限公司和眾誠汽車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投資,於2016年6月8日成立。

樂視與招商銀行的業務來往可以追溯到兩年前。在2015年11月,樂視與招商銀行上海分行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在在綜合授信、現金管理、財務顧問、國際業務等多個領域。其中,招商銀行上海分行將向樂視控股及旗下公司提供100億元戰略性全球綜合授信額度,滿足樂視國內外業務的資金需求。

而招商銀行對樂視做的第一筆信貸業務,則為同年7月投放的總額達27.4億港元的信貸,在此次裁定中的樂風移動香港有限公司、樂視移動智能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均涉及到了此筆信貸的使用。

針對這則消息,樂視控股有關負責人表示:

據了解,招行申請的資產凍結,起因是一筆樂視手機業務融資貸款。但我們針對此筆貸款的資產抵押,足夠覆蓋債務。公司高層也正在與招商銀行在內的各金融機構緊密溝通中,希望儘快解決相關債務問題。

招商銀行也在晚間對此新聞進行了回應,稱招商銀行上海分行此次向法院申請資產保全,系樂視旗下的樂風移動貸款發生欠息、招行上海分行多次催收無果后所採取的法律手段。

樂視致新(超級電視)引發的五起司法凍結,近3億

一向被外界視為樂視最優質資產的樂視致新,也出現了現金被凍結的情況。

鈦媒體編輯在全國司法系統查詢得知,天津市法院近期有五期針對樂視致新發起的司法凍結裁決,分別來自瑞聲開泰的兩筆訴訟保全申請;一筆常州麗聲科技的訴訟保全申請;一筆赫比上海金屬工業有限公司的訴訟保全申請;一筆香港華清電子訴訟保全申請等,總計近3億元的司法凍結申請,全部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其中包括:瑞聲開泰的兩筆訴訟保全凍結分別為69779105.05元銀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相應等值財產,以及84148891.14元銀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相應等值財產,總金額超過1.5億;上海赫比金屬的一筆訴訟保全凍結為21128871.2元或查封、扣押其相應等值財產;常州麗聲科技一筆訟保全凍結為47584372.03元或查封、扣押其相應等值財產;香港華清電子的一筆訴訟保全凍結為64485483.17元或查封、扣押其相應等值財產;

除此之外,樂視雲也收到了來自華信永益(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的一筆訴訟保全凍結申請,總計260餘萬元。

可能由於連帶擔保責任,這些訴訟保全申請里還同時,法院還同時支持了對樂視控股(樂視系母公司)以及樂視智能移動的相關資金凍結。

樂視影業引發的14筆司法凍結,以股權凍結為主

此外,據基金報報道,不僅是上海的法院,此前,北京、天津、濟南等地的法院早已有凍結樂視系資產的情況。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還顯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樂視影業(北京)有限公司有14筆司法凍結,除了被媒體曝出的上海高級人民法院凍結的樂視控股持有的樂視影業股權外,還有13筆其他凍結,涉及到全國的六大地方法院,分別為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第四中級人民法院、朝陽區人民法院、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和山東省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

最早的兩筆凍結髮生在2016年12月5日,執行法院為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分別被凍結了4985萬股和6978萬股,凍結時間是2016年12月5日到2019年12月4日。

隨後是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凍結的樂視控股持有樂視影業股權,凍結股份分別為1.2億股和2.43億股,凍結起始時間為2017年1月22日,凍結期限為三年。(2016)京民初95號執行通知書的兩筆凍結合計達3.63億股,是此次上海法院凍結股份數的兩倍左右。

單筆被凍結股份最多的是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凍結的2.77億份,執行通知書文號為(2017)京03執字保第9號。

北京法院對樂視控股持有樂視影業的司法凍結還有其他七次,涉及到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第四中級人民法院和朝陽區人民法院,被凍結的股份少的只有10萬股和20萬股,估計為一些小的訴訟凍結的股權;被凍結股份較多的有1.83億股,估計為一些比較大額的訴訟。

2017年6月26日,山東省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也凍結了樂視控股持有的樂視影業股權,凍結股份數為7800萬股,執行通知書文號為(2017)魯01民初1011號,凍結期限同樣為三年時間。

此外,樂視控股持有的樂視投資管理公司、樂視金融等公司的股權也曾被司法凍結過。

司法凍結的的執行法院、執行通知書文號和樂視影業被司法凍結的一樣。樂視投資管理公司的5億股權全部被凍結,並且被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和第三中級人民法院重複凍結。

值得注意的是,樂視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在5月11日進行了股權轉讓。

股權轉讓前樂視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為法人獨資公司,轉讓後為自然人投資或控股公司,兩個變更后股東分別為賈躍芳和吳孟,其中,賈躍芳認繳了5億註冊資本中的4.9995億,實繳金額為0。

樂視網招股說明書公開信息顯示,賈躍芳與賈躍亭系姐弟關係。昨天媒體還爆出了,6月13日,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發生變更,由賈躍亭變更為吳孟。同時,吳孟也接替賈躍亭的姐姐賈躍芳,擔任樂視控股的經理。應該也是規避風險之舉。 (本文獨家首發鈦媒體)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