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把手離開貴州前,還參加了這個高規格會議

一把手離開貴州前,還參加了這個高規格會議

撰文 | 孟亞旭 編輯 | 鄒春霞

上周六(7月15日),重慶貴州兩地主官調整很受關注。

政知見(微信ID:bqzhengzhiju)也非常關注,畢竟剛從貴州出差回來沒多久。政知君出差去的這個活動,貴州的黨政一把手也都有參加。這是一場高規格會議——全國司法體制改革推進會,出席的人有:

  •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

  • 國務委員、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公安部部長郭聲琨,

  • 最高人民法院院長、中央政法委委員周強,

  • 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中央政法委委員曹建明,

  • 中央政法委委員汪永清、陳文清、張軍、王寧、宋丹、黃明,

  • (時任)貴州省委書記陳敏爾、省長孫志剛。

當然,政知君要說的是這場會的內容,在以大數據知名的貴州,會上達成的一個共識是:智能輔助辦案系統可以防止因證據收集、審查不全面不規範而導致的冤假錯案。可能你會好奇:大數據如何防止冤假錯案?以後就是機器人辦案了?政知君在貴州這幾天做了系統了解。

提到冤假錯案,不少人對聶樹斌案仍記憶猶新。

去年12月,最高法第二巡迴法庭對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再審案公開宣判,宣告撤銷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改判無罪的主要理由中,有這樣一句話:

「原判據以定案的證據沒有形成完整鎖鏈,沒有達到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也沒有達到基本事實清楚、基本證據確鑿的定罪要求。」

全國司法體制改革推進會提出,以往的冤假錯案往往基於證據規則不統一,證據審查不全面,證據取證不規範等原因,造成一些案子開頭錯、一路錯、錯到底。貴州的大數據司法試點,探索利用大數據解決「起點錯、跟著錯、錯到底」的難題。

貴州在全國率先嘗試製定了公檢法三家辦案的「證據標準指引」系統,運用大數據將要素化、結構化的證據標準嵌入到辦案系統中。

「系統指引司法機關如何正確地收集證據、採信證據和固定證據。」貴陽市檢察院常務副檢察長丁澤軍說,系統主要解決證據有無的問題,對關鍵要素或證據缺失的案件,由計算機控制禁止進入下一個辦案環節,解決「起點錯、跟著錯、錯到底」的難題。

合理懷疑不排除系統會報警

在大數據系統中,檢察官辦案的過程全程數據留痕,系統會提示偵查人員必須排除合理懷疑。

「如果檢察官沒有排除合理懷疑,系統會預警。」貴州省檢察院檢察信息中心主任馮濤說,風險點高的地方可能需要案件退查來補全補強證據,法律適用問題等則可以通過檢察官聯席會議等方式解決。

今年3月,貴州省還上線了「證據程序性審查預警模塊」,探索大數據在偵查監督工作中的應用。一旦出現預警,檢察官會根據系統提示進行核查。

什麼樣的情況會預警?貴陽市南明區檢察院公訴部檢察官張偉給政知見(微信ID:bqzhengzhiju)舉了個例子:系統通過篩查案件的辨認筆錄或搜查筆錄,發現一個見證人在不同案件中多次出現。這樣的情況,系統會預警。

「我們就會起疑,他有沒有可能是公安機關內部人員?」張偉說,「根據法律規定,偵查部門的人不能作為見證人,見證人必須是與本案沒有牽連的人。」

就上述情況而言,檢察官核查后,會要求公安機關出具情況說明,一旦發現是非法證據或瑕疵證據的,就需要排除。

「最後做決定的仍然是檢察官」

傳統的工作模式,錄入、粘貼等「體力活」耗費檢察官過多精力,大數據讓司法人員從大量的「體力活」中解脫出來,集中精力審查案件的定性、證據的採信、法律的適用等問題。

2016年2月,貴州獲批建設全國第一個國家級大數據綜合試驗區,2016年9月,集大數據分析服務系統、大數據司法辦案輔助系統、職務犯罪偵查信息系統等系統於一體的「貴州檢察大數據應用中心」建成投入使用。

通過大數據的應用,貴州省將三級檢察院歷史案件數據進行採集,形成「案件大數據」,通過大量同類案件數據的分析,梳理出影響案件質量的要素,建立起案件犯罪事實情節、證據材料與對應法律法規的關係網路,解決類案不同辦、類案不同訴的問題。

「大數據只是給出參考,最後做決定的仍然是檢察官。」馮濤說,大數據是通過對歷史數據的分析對未來的趨勢進行預測和預判,但是司法辦案追求的是對個案的精準,除了法律效果外,還有社會效果,還有對其他人的教育引導作用。

「法律不是僵化的條文,也不是用過去辦理的案件數據就能夠完整詮釋的。」他說,「這和下圍棋不一樣,阿爾法狗可以下圍棋,是因為圍棋規則幾百年都沒有變過。但是辦案不一樣,特別是大陸法系,幾乎沒有人會用100年前的案件來指導現在的案件。」

對是否可能出現機器代替人來判案,馮濤直言,「我們反對機器代替人。」

「檢察官的每一步都需要極其慎重」

7月11日,大檢察官研討班在貴陽開班,研討班再次提到要「深入研究運用大數據」,「要積極運用現代科技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在更高層次上實現懲治犯罪與保障人權相統一。」

2017年也是貴州全省檢察機關「大數據應用推進年」,如何理解大數據至關重要。

「信息化和大數據,前者是把原來的業務由線下搬到線上,關注點在於業務流程的網上實現,但是大數據關注的是數據本身,通過數據碰撞和分析,改造和優化原來的業務,創造出新的業務,這才是大數據。」馮濤說。

雖然貴州是大數據使用上的先行者,大數據的司法試點也遇到不少難題。

「最大的問題就是對傳統的挑戰」,馮濤說,原來檢察官已經習慣自己原有辦案模式,現在要求用大數據系統,會改變其原有模式,檢察官的每一步都需要極其慎重,同時客觀上系統在使用初期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檢察官工作量。

「大家會適應嗎?」面對政知見(微信ID:bqzhengzhiju)的提問,馮濤說,「只要方向沒錯,就慢慢適應吧。現在是一個過渡的時代。」

校對 | 項戰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