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國古代聖人的爸爸,大多都是名義上的,他們的爸爸另有其人

中國古代聖人的爸爸,大多都是名義上的,他們的爸爸另有其人

古代聖人的爸爸,大多都是名義上的,他們的爸爸另有其人

文/張秀陽

在早期的文明史上存在過一個群婚與雜交婚的漫長的年代,其突出標誌是「民知其母而不知其父」。由於那時沒有文字記載,有許多神話傳說證明了這一點,同時後世也有一些追述。例如,《呂氏春秋·恃君覽》中說:「昔太古常無君矣,起民聚生群處,知母不知父,無親戚兄弟夫婦男女之別,無上下長幼之道。」《列子·湯問》中說:「男女雜游,不媒不聘。」當時,不分什麼長幼、親戚、兄弟姐妹和夫婦,大家「聚生群處」,男女關係是「不媒不聘」的「雜游」,即雜交,這就是原始時代兩性生活的圖畫。

在的古代神話、傳說、典籍中,存在許多隻知有母、不知有父、「感天而生」的非凡人物,他們都有一位神性母親,有著一段神奇的誕生經歷。

先從三皇五帝說起,燧人氏,神話傳說及古史沒有說他的身世。伏羲氏,其母華胥氏看見洪荒時代的蒼茫大地上有一個臣大腳印,她好奇地把腳伸進去比了比,結果就「有娠」,一下子懷上了,而且懷胎十二年生下伏羲。

更神奇的是,這個巨大腳印在未來的古史中繼續惹禍,還有周后稷,他的母親是有邰氏女,叫姜嫄。有一次她走過一起田野,看到地上印著巨人的足跡,她踩了上去,身動好似受孕,以後就生了稷。《詩經》歌詠此事說:「厥初生民,時維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無子。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載震載夙,載生載育,時維后稷。」這裡提到姜嫄是在去參加高禖之祀時踩了巨人腳印而生稷的。祀高禖是先民男女雜交的地方,那麼,稷很可能是姜嫄在祀高禖之日風流韻事的結晶。

神農氏(炎帝)的媽媽任姒雖然是少典的妃子,但是少典不是他爸爸,任姒「游華陽,有神龍首感,生炎帝。」

五帝同樣個個來歷不凡。黃帝名義上「乃少典國君之次子」,「黃帝有熊國君,乃少典國君之次子……母曰附寶。之祈野,見大電繞北斗樞星,感而懷孕,二十四月而生黃帝於壽丘。」

少典的次妃附寶,有一天到郊外祭祀,忽然遇到下豪雨,下雨的日子,電閃雷鳴,黃帝母親附寶居然看到閃電奔北斗而去。結果,附寶感而受孕,懷胎二十四個月,生下黃帝。黃帝長得「河目龍顏」,落地能語,性情和善,很受少典國君的寵愛,就帶著他和附寶一同住在陰水河邊。附寶天生麗質,非常動人,被人們呼為美姬。她常到陰水邊洗衣淘菜,人們見多了,就把這段河叫成了姬水,黃帝長大以後,便也以姬為姓。

顓頊高陽氏,是黃帝的孫子,傳說活到98歲,死後又化為半人半魚的「魚婦」。 他在位期間創製九州,定下四季和二十四節氣等,是一位有文治之功的帝王。共工怒觸不周山,就是為了與他爭奪帝位。他的母親叫做昌仆,也稱之為女樞。顓頊是「瑤光如蛻貫月正白,感女樞於幽房之宮」而出生的。長虹貫月,女樞受到感應就生下了顓頊。

因搞禪讓而名垂青史的堯,他的父親是帝嚳,母親叫慶都。帝嚳有四個妃子,第一個叫姜源,第二個叫簡狄,第三個叫慶都,第四個叫常儀。堯的母親是老三,傳說她是天上「大帝」的女兒。在某一天,天上忽然一個霹靂,將大帝身上打出了血,那血濺到一塊石頭上。後來這血化成了一個嬰兒,就是慶都——跟孫悟空的出世如此驚人的相似。一個姓陳鋒氏的女人路過此地, 聽到石頭縫裡有哭聲,就將其取出收養。慶都長到七八歲時養母去世了,一個叫尹長孺的人又收養了她 , 將她撫養成人。帝嚳的母親握哀聽說慶都神奇的經歷,就將她召去,見她文靜、大方、漂亮,就納為帝嚳的妃子。奇怪的是,她不管走到哪裡,頭上總有一朵黃雲遮頭,長大后又常有神龍伴隨。

慶都有一次陪養父母尹長孺夫婦坐船,正要啟航,忽然一陣大風,只見天際捲起一片雲霧,那雲霧之中原來是一條赤龍,長約十餘丈,張牙舞爪,十分嚇人。眾人嚇得四散逃走,慶都尖叫一聲昏死過去。突然,黑雲密布,伸手不見五指。過了一陣子,雲消霧散,人們紛紛趕來,將慶都喚醒。哪知自此之後,竟然懷了身孕,十四個月之後,生下了堯。即古書記載的:「出遊三阿,奄然陰風,赤龍與慶都合,有娠而生堯。」

舜的父親姓媯,後人稱其為「瞽瞍」,又稱「瞽叟」,即瞎老頭兒的意思,有人說他是「無目」,有人說他是「無眸子」,即單純的沒有眼珠子,剛好相反的是,他的「兒子」舜卻是「重瞳子」,因而取名叫「重華」。舜的母親叫握登,「見大虹意感而生舜於姚墟,故姓姚。目重瞳子,故曰重華。字都君。龍顏大口,黑色。身長六尺一寸。」舜因生母早死父親續娶而深受虐待,但他卻至孝至順,以德報怨。舜後來做了堯的女婿,娶了堯的兩個女兒:娥皇、女英,後來又做了堯的接班人。

五帝中最後一位大帝是治水英雄大禹,《帝王紀》云:「父鯀,妻修巳。見流星貫昴,夢接意感。又吞神珠薏苡,胸坼而生禹。名文命,字密。身九尺二寸長。」大禹的母親先是看見流星飛向昴星,有了感應;後來又吞下了薏苡仁,才懷了大禹。禹的出生,既不是順產,也不是剖腹產,而是「胸坼而生」,「坼」就是裂的意思,大禹是從胸口蹦出來的,大禹的出生,同他爹鯀沒有絲毫關係。

禹的父親鯀治水九年,勞而無功,被舜殺了,禹在悲憤中接過父親未竟的事業,三過家門而不入,腿毛都磨光了,終於疏通了九州大地上的江河湖海,成就萬代勛業。

除了龍、巨人腳印、電火風雷這些神奇的東西以外,平常的動物也會生出聖人。

顓頊的後裔女修在紡織的時候,「玄鳥隕卵,女修吞之,生子大業」。大業就是秦趙之祖嬴姓之先,他的兒子大費是以嬴為姓的第一人。說來奇怪,這隻玄鳥到處下蛋,後來又被商朝王族的始祖母簡狄吞下一枚,生下契,契就是商族的男祖宗。

神奇的玄鳥是什麼呢?其實就是燕子。燕子上體藍黑,前胸黑褐相間,主色是黑色,而黑色為玄色,所以稱之玄鳥。可見,商族和秦族得能出現,都是燕子乾的。《詩經·商頌·玄鳥》因此說「天命玄鳥,降而生商」。

聖人出身怪異,他們有爸爸又沒有爸爸,這種現象《公羊傳》稱為「聖人皆無父,感天而生」。許慎《說文解字》「姓」字條就解釋說:「古之神聖,母感天而生子,故曰天子。」其根源被後世學者統統解釋為是「民知母不知父」的母系氏族社會的產物。

「聖人皆無父,感天而生」。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他們「無父」,實際上可能他們是群婚與雜交的產物,不知道父親是誰。但是,這些祖先、這些偉人竟是群婚與雜交的產物,實在不好聽,於是後人就編出一套「玄鳥生卵」、「吞神珠」、「踐巨人足跡」的神話來,不僅遮「羞」,

而且還給他們戴上神秘的光環,加以敬仰。

後世有了正史記載,但仍然有稟承感生之異的聖人塑造法。比如賣草鞋的劉備,一邊渲染他生具異象:「垂手下膝,顧自見其耳」,一邊吹噓是中山靖王之後,這樣才有可能見到皇帝,見到皇帝才可能拉上家常,變成皇叔,——既然是皇叔,那麼就和蛟龍的兒子劉邦扯上了關係,自己不是感生也沾了感生之異了。於是就有了號令天下的大旗,奠定了「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耳」的基礎。

《史記·高祖本記》中說劉邦的降生:「父曰太公,母曰劉媼。其先劉媼嘗息大澤之陂,夢與神遇。是時雷電晦冥,太公往視,則見蛟龍於其上。已而有身,遂產高祖。」劉邦的父親沒用神託夢,他是眼睜睜看著自己老婆被一條龍弄大了肚子。

而劉邦想必也知道太公不是自己親爹,所以才在項羽要煮了太公時,說出了那段千古名言:項兄,咱們倆可是拜過把子的,「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則幸分我一杯羹。」

《明太祖實錄》是這樣記載的:「方在娠時,太后常夢一黃冠自西北來,至舍南麥場,取白葯一丸置太后掌中,有光,起視之,漸長。黃冠曰:"此美物可食。"太后吞之。」

這說的是太后懷孕后的事。在朱元璋兒子朱棣為明孝陵所撰《孝陵神功至德碑》里這樣描述自己父親的降生:「初,皇祖妣淳皇后,夢神饋葯如丸,燁燁有光,吞之,既覺異香襲體,遂娠皇考。及誕之夕,有光燭天。」

這段話想說明的就是,朱棣他奶奶吃了一顆老道(或神仙)送的藥丸,就懷上了他的父親朱元璋。

當年,朱棣他奶奶懷了孕,與神仙的藥丸有關,與他爺爺無關。及至他老爹降生的那天晚上,火光把天都燒紅了。

直到清朝時,清史典籍中記載的清王朝愛新覺羅氏的始祖布庫里雍順也是這麼「誕生」的:天女佛庫倫曾在長白山下的池中洗澡,吃了神鵲銜來的朱果,就生下了愛新覺羅·布庫里雍順。

本人公眾號:老張在路上玩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