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監管劍指現金貸 究竟哪些機構是「被整頓」的正主?

監管劍指現金貸 究竟哪些機構是「被整頓」的正主?

再好的政策大旗,也禁不住無底線地透支。

這不,去年以來,越來越多的所謂現金貸平台,舉著普惠金融的大旗,以「高利率、零風控、廣撒網」的激進敢幹在消費金融市場攪動風雲,屢屢引發輿論和社會關注,眼看就要把「普惠金融」這個大旗給弄殘了,引得監管不得不出手。「No zuo, No die」,很多時候都是真理。

按理說,把這些「壞分子」揪出去既符合用戶的利益,也符合本本分分的從業機構的利益,你好我好大家好;且監管對「壞分子」的特徵描述也已經比較到位,這事操作起來並沒有太大難度,也很難波及無辜。本沒有繼續深挖的必要,但考慮到E租寶出事引發的P2P的污名化對整個行業的毀滅性影響,現金貸作為最常見的貸款產品,其清譽實在毀不得。因此,不得不慎,不得不鄭重地對這些「壞分子」再次進行切割,免得大多數好機構受這池魚之殃。

正本清源,究竟誰是「被整頓」的主兒

監管劍指現金貸,幾乎所有具有放貸業務的金融機構都應聲「躺槍」,無他,「現金貸」這個詞的外延太廣了。

比如說,企業從銀行貸了一筆流動資金貸款,本質上便是現金貸;個人從銀行申請的低息消費金融循環貸款,也屬於現金貸;一些互金巨頭提供的對標信用卡的現金分期產品,也是現金貸;P2P平台的現金借款產品,可視作現金貸;當然,戶外電線杆上的號稱「極速放款」的貸款廣告,也屬於現金貸。

那麼,是上述所有的現金貸都會被整頓、清理嗎?

當然不是。《關於開展「現金貸」業務活動清理整頓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其實已經做了很清晰的界定,先來看一看。

從機構屬性看,主要聚焦於網貸平台、網路小貸平台及其他無相關資質的平台,首先把銀行、消費金融公司等兩大類機構排除在清理整頓之外。

從業務屬性看,《通知》點名三大特徵,分別是:

―是利率畸高。根據媒體報道,「現金貸」平均利率為158%,最高的「發薪貸」利率高達598%,實質是以「現金貸」之名行「高利貸」之實,嚴重影響市場經濟穩定。

二是風控基本為零,壞賬率極高,依靠暴利覆蓋風險。部分平台大力招聘線下人員,盲目擴張,且放款隨意,部分平台借款人只需要輸入簡單信息和提供部分授權即可借款,行業壞賬率普遍在20%以上。

三是利滾利讓借款人陷入負債危機。借款人一旦逾期,平台將收取高額罰金,同時採取電話「轟炸」其親朋好友或暴力催收等手段,部分借款人在一個平台上的借款無法清償時,被迫轉向其他平台「借新還舊」,使得借款人負債成倍增長。

在《關於開展「現金貸」業務活動清理整頓工作的補充說明》中,對於需重點關注的平台特徵做了補充,又增加了「實際放款金額與借款合同金額不符」(即所謂的砍頭息,在放貸時,先行從借貸本金中扣除利息、手續費、管理費、保證金等金額)、「無抵押期限短」兩條。

可見,在業務屬性上,基本上又把對標銀行信用卡定價標準的互金巨頭系現金貸產品排除在外,主要聚焦於年化利率36%以上的高息平台。

至此,這次被清理整頓的正主已經比較明確,用一句話來總結——產品年化利率在36%(約等於等額本息還款方式下月息1.71%、日息萬分之5.7)以上的網貸平台、網路小貸平台、現金分期平台及其他各類創業型現金貸平台,都在此次重點排查整頓之列,而銀行、消費金融公司等持牌機構不在其中。

從現金貸市場看年化利率超36%的合理性

此次重點整治的「嫌疑人」已經鎖定了,但實話講,這個範圍還是有點廣。年化利率37%和年化利率137%都屬於「嫌疑人」,但性質顯然不同,不能一概稱之為搗亂分子或壞分子。

其實,借貸市場一直存在兩個世界,一個是所謂的正規金融機構借貸市場,以銀行為主,其他持牌機構為輔,利率較低,主要面向優質客戶;一個是所謂的高利貸市場,以大量處於灰色地帶的民間借貸甚至高利貸等機構為主,年化利率遠高於36%,主要面向在正規金融機構得不到服務的次級客群,既包括《人民的名義》中大風廠那樣的中小企業(當然,大風廠還是好的,民間借貸只被用於過橋融資,正常的經營仍然可以從銀行獲取資金),也包括像蔡成功那樣的小微企業主(蔡成功的問題在於作為自然人,其資金用途不當且金額太大,比如與丁義珍合夥盤下一煤礦企業投機,正規金融機構不可能滿足,只能依靠高利貸)和大量無信用徵信記錄的普通人。

隨著互聯網金融的崛起,大量P2P平台和分期公司切入之前的高利貸市場,以高於36%但遠低於高利貸的利率水平成功搶走了原本屬於高利貸機構的用戶,使得這些次級借款人也可以有尊嚴地借款、還款。所以,互聯網消費金融有了爆髮式的增長,大量的平台也如雨後春筍般湧出。

然而,林子大了,鳥兒也就多了。

原本做線下高利貸的機構也開始把業務搬到線上,依舊做著高利貸的業務;更有一些居心不良的創業機構,也開始打著「普惠金融」的名義做著事實上的高利貸業務。

的確,這些機構擾亂了市場,需要進行嚴厲查處,還行業一個清明。但同時,要看到大多數平台的初衷都是好的,利率雖高,但並未超出「收益覆蓋風險」的合理範圍,針對這些機構,並不宜一棍子打死。

誠然,36%的年化利率是正規金融機構的禁區,但與之相應,大量的高風險的次級信貸用戶也是正規金融機構的禁區。為了守住利率紅線,而對整個群體一刀切,這是正規金融機構的做法,我們也許可以為正規金融機構的合規點贊,但為此漠視大量的次級用戶的借款需求,真的好嗎?

對大量的在正規金融機構得不到借款支持的人群而言,需求是客觀存在的。農村的承包大戶需要購買化肥、剛畢業的大學生要一次性交齊押一付三的4個月房租、干膩了保安的農民工兄弟想去藍翔學開挖掘機、初入城市又有點愛慕虛榮的在某廠打工的女孩咬咬牙想買個蘋果手機……

需求總是要被滿足的,你不滿足,民間高利貸自會去滿足。與其交給處在灰色地帶、難以監管的民間高利貸,把這些用戶交給致力於正規經營的線上現金貸平台,是不是更好呢?當然,前提是這些平台的初衷是為解決這些用戶的借款難問題,而不是為了盈利而盈利的高利貸線上化。

所以,要承認,既便部分機構的現金貸產品年化利率超過了36%,仍然有其合理性,仍然可以區別對待。

如何區別對待呢?既然高息是問題的根源,不妨還從利率上著手。綜合考慮這些平台覆蓋人力成本、不良成本、利率成本的剛性支出,在此基礎上重新界定何為合理的利率、何為高利貸。起碼,36%這個水平,顯然是低了,並不能覆蓋這些正規經營機構的成本。

舉個簡單的例子,很多現金貸機構的資金成本源於P2P,基本在10%以上;不良成本也很高,好多平台在20%以上;兩項相加便已30%。再考慮到人力成本、經營成本和適當的盈利需求,36%的定價水平,怎麼會夠呢?

至於什麼樣的水平合適?50%還是100%?筆者不好妄言,畢竟這些平台的運營成本通過調研都可獲得,只要觀念轉變,重新界定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利率水平並非難事。

降溫有必要,但需謹防引擎熄火

不過,消費金融的熱度的確要降一降了,也不得不降一降了。

一方面在於不給這個行業降降溫,便難以從根本上攔截那些搗亂分子和投機分子;另一方面,也要承認,已經不是要不要降溫的問題,監管的關注本身就會給這個行業降溫。

舉例來說,筆者認識的一些消費金融平台,雖然其利率水平遠在36%以下,與此次清理整頓無關,但都已經在有意地與「現金貸」進行切割,市場營銷活動低調了很多,力度也大不如前。

正如文章開頭筆者擔心不要因為部分機構的胡來影響到現金貸產品的清譽一樣,以此為契機對整個消費金融行業的降溫也要把握好尺度,畢竟降溫是為了更好地前行,弄熄火了就不好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