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9小時狂跑260公里!「承德阿甘」挑戰極限馬拉松

29小時狂跑260公里!「承德阿甘」挑戰極限馬拉松

繼2015年、2016年先後完成60公里、11天11個馬拉松、100公里、150公里長跑后,有承德「阿甘」之稱的辛科安,4月15日至16日,耗時29小時05分,再次挑戰身體和意志的極限,成功完成自承德市寬城縣至天津市北辰區的260公里極限馬拉松。

補品備了兩大箱

為了完成此次挑戰,辛科安和朋友們提前一天來到寬城縣。4月14日21時,記者趕到他們所在賓館時,按照醫療保障團隊的要求,辛科安已經休息。「為了讓大家休息好,每個人都發了兩片安眠藥。但是我們幾個太興奮了,安眠藥不起作用,就是睡不著。」陪跑跑友李亮告訴記者。「雖然跑個全程馬拉松對於我們來說,並不是太大挑戰,但辛會長(辛科安為承德馬拉松協會會長)挑戰260公里,還是讓我們覺得太不可思議了,能夠參與到這個過程里,我們都很激動。」

4月15日一大早,寬城滿族自治縣民族廣場上,聚集了眾多跑步愛好者和市民,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即將挑戰承津260公里極限馬拉松的辛科安加油助威。眾所周知,承津兩地因共飲灤河水,而建立了千絲萬縷的聯繫。近一年來,兩地在定點幫扶、生態保護、協同發展等方面取得了諸多成績,此次長跑的主題「挑戰人生極限,助力津承對接」正好與這一背景相契合。

15日8時23分,辛科安正式踏上征程。

從起跑那刻起,辛科安便成為承德微信朋友圈裡的主角兒。不少人在為他加油鼓勁的同時,也有不少人覺得260公里已經超出身體承受極限,希望他以健康為主,遇到身體不適,要敢於選擇放棄。大家還提到,260公里是一直跑嗎?晚上睡不睡覺?

其實,大家的擔心並非沒有道理。隨行的承德醫學院附屬醫院急救科副主任醫師趙艷軍告訴記者,她對馬拉松運動並不了解,但從一名醫生的角度講,她並不建議辛科安挑戰如此長的距離。「這很容易造成多臟器衰竭,一旦發生,搶救成功的幾率很低。」

確實,260公里的距離,此前在國內還沒有人挑戰過。去年12月10日,國內著名極限長跑選手陳盆濱曾歷時30小時49分,在澳大利亞完成過240公里極限馬拉松。因此,中途會發生什麼狀況,遇到問題如何解決,所有人都沒有經驗。

剛剛跑出20多公里,因為天氣太熱,辛科安和陪跑者的出汗量都很大。「平時跑8公里才出汗,今天剛跑2公里多就出汗了。」一位跑友表示,高溫成為制約挑戰成功的一大因素。見此情形,趙艷軍趕緊和醫療康復團隊隊長王志波聯繫,「出汗量大,容易出現脫水中暑情況,需要補充鹽。」

去年12月2日,辛科安在挑戰承德至圍場150公里長跑時,王志波在60公里處開始給辛科安做第一次拉伸按摩。而這次,首次拉伸按摩提前到了50公里處。

為了保障辛科安的能量補給,記者看到,王志波和團隊準備了兩大箱子食物和飲用品,有西紅柿、黃瓜、火腿、橙汁、香蕉汁、鹽丸、能量棒、雞湯、米粥等。「前半程我們主要給他補充流食,後半程就要採取植物提純等更加先進的方式補充能量。」

記者看到,除了陪跑跑友隨時為其提供飲用水外,每5公里左右,王志波都會根據辛科安的身體情況,提供不同的補品,每10公里做一次耗時5分鐘的拉伸按摩。

醫生中途曾建議叫停挑戰

4月15日15時左右,辛科安奔跑到60公里時出現第一個疲勞期。醫療團隊給他進行了拉伸按摩,70公里處,再次進行拉伸按摩時,辛科安表示,狀態很好,跑起來很輕鬆。

17時左右,奔跑距離接近90公里,進入遵化市境內,由於路況較差,大貨車多,辛科安長時間奔跑在塵土飛揚的環境里,加上天氣太熱和身體疲勞,他的胃部發生痙攣,情緒出現波動,原本在前方集體休整吃飯的計劃被打亂。「只能留幾個人陪他,避免影響他的情緒。可能是西瓜汁喝多了,他出現了嘔吐,所以我們中途帶他去麵館吃了一碗熱湯麵。」李亮告訴記者,隨著夜幕降臨,氣溫降了下來,經過補充鹽分和拉伸按摩,辛科安的狀態有所恢復。

8公里后,辛科安再次出現疲勞期。「我們建議他在車上睡一會兒,但他就是不休息。後來,實在不行,我們帶他到一家診所進行了檢查,醫生說有熱輻射和缺鹽狀況,建議輸液補鈉補鉀。辛會長怕耽誤時間,就直接喝了兩瓶葡萄糖和生理鹽水。」

當晚22時左右,辛科安進入玉田境內,再次遭遇疲勞期。「我們給他做拉伸按摩時,他累得睡著了。大約睡了40分鐘,醒了后,又接著跑。」李亮說,後半夜,辛科安的狀態非常好,提高到每公里配速5分多鐘。

作為承德體校老師,王志波告訴記者,在極限長跑過程中,選手進行適當休息是允許的。

4月16日10時50多分,距離終點還有不到30公里的路程,醫療團隊再次給辛科安做拉伸按摩時,辛科安提醒陪跑的跑友將配速降到每公里8分多鐘,顯然此時他已經極度疲勞了。趙艷軍趕緊給他測心率和血壓。結果是心率81,低壓73,高壓107。此時,一直不建議挑戰的趙艷軍不由感慨道:「簡直是神人啊!」

趙艷軍偷偷告訴記者,在90公里左右時,她曾經建議叫停挑戰。「當時他心率和血壓,出現了加快和脈壓差縮小的情況,這是休克的早期表現,作為一名醫生,這是我不願看到的。可能是我不了解馬拉松,後來經過適當的調整和補給,他的狀況又逐漸恢復了。」

都說天下跑友一家親,聽說辛科安挑戰260公里極限馬拉松,天津市北辰區的20餘名跑友出城20多公里迎接辛科安的到來。

4月16日13時28分,耗時29小時05分,辛科安順利衝過了位於天津市北辰區北辰公園的終點線。現場一片歡呼聲。

不要輕易模仿辛科安

衝過終點后,大家紛紛為辛科安豎起大拇指,在場的人和網友們都向他表達了敬佩之情。

作為醫療保障團隊隊長,王志波表示,現在跑步漸熱,一旦跑步形成習慣,不少人就會產生挑戰跑得更遠的衝動。「我建議大家不要輕易模仿辛科安,挑戰極限長跑。」王志波說,「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辛科安為這次挑戰已經準備了6個月時間,他幾乎每天都要跑一個全程馬拉松,最近一個月更是每天堅持跑六七十公里。除了刻苦訓練,53歲的他身體機能保持得還非常好,再加上我們請教北京體育學院的專家,在營養、康復、跑姿等多方面我們都做了有針對性的準備,才保障了今天的挑戰成功。」

王志波告訴記者,在挑戰成功的背後,辛科安的左膝蓋受傷較重,而且至少有兩個腳趾甲已經脫落。「最後40公里時,辛科安已經很累很累了,他告訴我就算爬也要爬到終點,完全是靠意志支撐到了最後。所以說,我們不要輕易學習他的行為,要學習他的精神,從他身上體會人生的意義,體會自己身體和意志力對話的過程。」

(燕趙都市報 記者 陳寶雲)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