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懷孕妻子挪用200餘萬公款賭博 丈夫透支信用卡幫退贓被訴詐騙

懷孕妻子挪用200餘萬公款賭博 丈夫透支信用卡幫退贓被訴詐騙

妻子蘇某因沉迷賭博挪用了單位公款217萬餘元被抓,為了讓妻子能夠獲得從輕處罰,丈夫張某先是賣房,后又辦理了信用卡透支幫妻子退贓,最終妻子被從輕處罰,但張某卻因為遲遲不能還錢被訴。

7月4日上午,被控涉嫌信用卡詐騙罪的張某在通州法院受審。庭上,張某表示認罪,並表示等出獄後會和妻子用合法的手段掙錢,償還欠債。

張某:為讓妻子從輕處罰才透支

據了解,今年30歲的張某案發前在某茶莊擔任倉庫管理員,一個月有幾千元的收入。5年前,張某和認識了10年的蘇某結婚,並生育了兩個女兒,妻子在北京一家公司做出納,「我們原來的生活挺幸福的,但是2015年8月的一天,妻子跟我說她挪用單位的錢賭博了,生活從此變了樣」,張某說。

據檢方指控,2016年3月,張某向上海浦發銀行申領了一張該行的信用卡,並在通州區等地透支消費。后張某在明知自己無還款能力的情況下,於2016年7月28日至8月10日期間陸續透支37871.67元,銀行於2016年9月8日起多次以電話、簡訊等方式向被告人張某進行催收,張某於2016年11月10日還款500元,此後再無還款。2017年1月13日,銀行委託員工報案。

對於指控,張某當庭表示認罪。張某表示,2016年3月他在浦發銀行辦理了信用卡,4月和5月他都按時還款,但是到了6月份他就還不上錢了,「當時我愛人因為沉迷網路彩票挪用了公司的錢,作為丈夫,我當時為了儘力彌補妻子造成的損失,也為了讓妻子能獲得從輕處罰,就積極想辦法退贓。我借了不少債,透支銀行的錢都被用來還款了」。

張某說還不上錢還有一個原因,當時岳母查出得了癌症,帶著老人看病使得本來就不富裕的他更加拮据,因此就開始拖欠銀行的錢。「我也知道銀行一直在催著我還款,我都收到過電話、郵件,還有簡訊,但是當時我確實沒有錢,透支的錢都用於替妻子還錢了」。張某說他不僅欠了浦發銀行的錢,他還在招行、工行、建行、交行和中信銀行都辦理了信用卡,並且都透支了,到現在也都沒有還。

銀行約見得知無力還款后報警

2017年1月13日,上海浦東發展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信用卡中心工作人員到通州梨園派出所報警。據了解,張某於2016年3月到銀行申領了上海浦東發展銀行信用卡,當月開通並使用,直至到2017年1月13日,張某用此信用卡惡意透支本息合計為34萬餘元,其中本人消費的本金為30萬餘元,利息、滯納金、取現手續費等共計3.6萬餘元,其自2016年11月還款500元后,再未進行過任何還款處理。其間,銀行通過電話、簡訊、信函等催收的方式催促張某還款,截至目前,銀行催款已超過3個月,張某仍未還款。

銀行工作人員稱,張某欠銀行的錢並不是3萬餘元,張某還申請過一筆30萬元的萬用金,即銀行為客戶提供的一種分期服務。上海浦發銀行的工作人員曾在該行通州支行信用卡中心約見了張某,因張某稱透支信用卡的錢全部用於償還妻子的違法犯罪所得,且無還款能力,銀行工作人員當即報警,張某隨後被民警抓獲。

妻子:希望對丈夫從輕處罰

據朝陽法院的判決書中顯示,現年29歲的蘇某原是北京一家公司的出納,因涉嫌職務侵占罪,於2015年8月4日被羈押,而當時蘇某已經懷孕6個月。據該法院查明,2015年7月至8月間,蘇某利用擔任公司出納,保管公司保險柜,管理及使用公司專用銀行卡及U盾的職務便利,在未經公司財務審批且未記賬的情況下,私自將其保管的公司錢款217萬多元挪用於個人網路賭博活動。

法院認為,蘇某挪用本單位資金進行非法活動,數額巨大,應予懲處,但鑒於蘇某系自首,部分退賠並獲得被害單位一定程度的諒解,因此法院對其予以從輕處罰。

2016年6月,朝陽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挪用資金罪,判處蘇某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並責令蘇某退賠該公司177萬餘元。

公訴人告訴記者,蘇某說張某透支信用卡是為了讓她能得到從輕處理,希望能念在丈夫是為了救她才透支的,能對張某能從輕處理。

該案並未當庭宣判。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