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美聯儲腐敗大戲——幕後的棋局不簡單

美聯儲腐敗大戲——幕後的棋局不簡單

本周,來自美國方面的市場噪音不斷,除了「習特會」外,還有美聯儲傳出縮表消息。相比「習特會」,美聯儲縮表這件事對於市場的影響和衝擊將更大。

在不知不覺間,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規模已經膨脹至約4.5萬億美元。

根據美聯儲簡略的資產負債表中可以看出,國債與準備金分別佔據了資產端與負債端最主要的比例。金融危機以來,美聯儲向市場投放了過多的流動性支撐經濟。從以前不足1萬億美元膨脹至如今的4.5萬億美元。增長速度實在過快。

超量投放貨幣持續時間過長,導致經濟對於政策依賴度加大,資產泡沫膨脹、筆者始終認為,美聯儲在後伯南克時期的調控有很明顯的問題。伯南克自己在離職后曾公開表示,根據當初自己設計的救市計劃,美聯儲寬鬆政策不應該持續那麼久。

按照伯南克當初的計劃,2013年徹底結束QE后,2014年就應該開始逐步加息。但實際情況是,一直拖到2016年末,美聯儲才走上了加息的道路。兩年時間的拖沓導致美國國內市場已經出現了新的資產泡沫。

關於這一點,根據筆者調查發現,美聯儲現任主席耶倫身上有很多疑點。如果一直關注美聯儲動向的讀者應該很清楚,耶倫還未上台前,其完全是一個鴿派代表,她並不主張收緊貨幣政策。就這一點而言,耶倫其實與伯南克並不是站在一邊。但是,在耶倫上台後,由於此前伯南克離職前已經確定了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的基調。市場預期及實際情況也很難繼續支持寬鬆政策,耶倫迫於無奈只能走上緊縮政策的道路。

實際情況就是,耶倫她把加息進程拖了兩年。根據美聯儲預先設定的目標,失業率5%以下的目標早就達成(伯南克當初設計救市計劃的核心指標,也因為伯南克把就業視為第一指標才有了連續5年的非農傳奇)。可耶倫卻把通脹當做借口拖延加息,耶倫表示因為通脹沒有達到2%的目標所以不能加息。而如今,通脹依舊沒有達到2%的目標,但卻無法阻擋加息步伐。前後雙重標準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此外,2015年3月,美聯儲向外界公開了一項內部調查的細節內容。這項調查詳細披露了美聯儲利率政策審議方法進入一家私營企業報告中的經過。對此,《華爾街日報》一名記者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直截了當的發問,「我想跟進兩個問題,一是關於克雷格(Craig)。在IG展開調查之前,共和黨眾議員Hensarling給你的辦公室寄了一封信件,其中說道,『我的理解是,雖然美聯儲法律總顧問最初參與了這次調查,但是在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幾名成員的要求下,問詢被擱置了。』我想知道,你是否能告訴我們,這些阻礙調查的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成員是誰?隱瞞事實是否跟你試圖引入央行的透明機制和問責機制相違背?」

耶倫對該問題拒絕置評。事後不久,這名記者隨即被記入美聯儲新聞發布會黑名單 ,並且在幾個月後也神秘離職。而諷刺的是,今年清明節,里士滿聯儲主席傑弗里路萊克(Jeffrey Lacker)首次承認,自己就是當時美聯儲信息的泄露源。隨後,他也快速辭去了自己在美聯儲擔任的職務。

美聯儲內部以權謀私,官商勾結。美聯儲的調控美其名曰是為了經濟,實則更多的是為了各自的自身利益。也許,當初伯南克的請辭並非自願,而是無法迎合利益集團利益所致。

而且,還有一個很奇怪的點,2016年是美國大選年,一直強調美聯儲獨立性的耶倫在大選結果確定前一直沒有什麼作為。在川普確定當選后,與20173月立即再次加息,並且,耶倫的宣傳口徑葉發生變化,今年加息的次數定位2——3次。這背後必然也隱藏了不為人知的秘密。

這也很好的解釋了為何耶倫雙重標準,故意拖延收緊貨幣政策時間。美聯儲作為世界上唯一一家由財團組建的央行,的確也秉承了照顧利益集團的習俗。

這次美聯儲縮表,既有減輕美聯儲壓力的目的,但同時,最主要的恐怕還是一些政治目的。畢竟,現在誰都知道,耶倫的美聯儲也參與到了美國的黨派爭鬥。時至今日才有消息傳出,當初伯南克縮減QE是頂住了難以想象的壓力才得以進行。

對此,筆者也要推翻自己以前對於美聯儲的所有分析評價。因為自耶倫上台以後,筆者絲毫沒有把政治因素考慮進美聯儲的政策。這也意味著,自耶倫掌權開始,筆者所有關於美聯儲政策調控的分析判斷都是錯的。

(許多文章無法發布,請加微信號:財經上帝視角)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