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不僅是收購Vizio流產:樂視電視生態系機會幾何?

不僅是收購Vizio流產:樂視電視生態系機會幾何?

近日,看似平靜的智能電視市場再起波瀾,先是樂視電視所屬的樂視致新總裁梁軍發表了《論樂視超級電視的持久戰》的公開信,將剛推出的高價新品歸因為「整個電視行業原材料成本上漲」,並直言「用戶不再需要低價產品」,但該言論一出立即遭到了業內的質疑,例如小米電視營銷副總裁高雄勇就以《小米電視為什麼堅持性價比》為題直指梁軍的《論樂視超級電視的持久戰》。那麼問題來了,為何梁軍的言論會遭到如此質疑?背後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也許是巧合,就在梁軍拋出《論樂視超級電視的持久戰》之時,樂視全球集團有限公司與Vizio公司宣布,由於監管趨嚴的不利因素,收購Vizio的合併協議將不再繼續推進,也就是說始於去年7月,樂視全球20億美元收購美智能電視巨頭Vizio最終以流產告終。需要說明的是,儘管樂視全球和Vizio均對外聲稱併購流產的原因主要是監管因素,但諸多國外媒體的分析認為,除了監管因素外,樂視始於去年下半年的資金鏈斷裂也應是其中主要的因素之一,加之傳聞中樂視北美市場的裁員,可以說樂視欲借併購Vizio拓展北美市場的戰略遭遇了重大挫折。樂視電視或者說樂視生態不得不回到市場的原點,即只能寄希望於在市場與友商的廝殺。

也許正是基於上述的原因,樂視電視所屬的樂視致新總裁梁軍近日拋出了「論樂視超級電視的持久戰」的言論。有關該言論網上已有諸多轉載這裡不再贅述,通篇看完,給我們的最大的感覺是懷念多於現實和未來,但就像俗話說的,當一個人總是懷念過去的時候,這個人肯定已經是老了,企業如是。

其實我們這裡非常理解樂視電視為何如此懷念過去,當「我們用「兩倍性能、一半價格」的策略改變了行業傳統盈利模式」、「堅持高配和硬體成本定價」等這些以段落標題總結的形式出現在梁軍長篇言論中時,相信業內已經猜到,當年的樂視正是藉此殺入智能電視市場,儘管一直虧損,其樂視電視生態也未見真正確立和發揮價值,但好歹拿了個所謂智能電視市場年出貨量第一的頭銜。也就是說這是樂視電視整個生態生存底線的惟一可見的核心優勢。

不幸的是,進入到今年,樂視電視上述惟一可見的核心優勢無論是從自身策略的無奈調整,還是來自外部市場越來越大的競爭壓力,都在無形之中被稀釋。而這也很好地解釋了梁軍在言論的後半部分不再提及什麼硬體成本定價,而是以所謂的「高配置、高性能」、「生態開放戰略,只為持續回饋用戶,彰顯大屏運營能力」等總結性的段落標題所取代。而市場的事實也確實佐證了這點。

目前,樂視電視主打性價比的超級電視 X 系列,其價格優勢已經全面落後於對手,例如被小米同樣尺寸和配置的4A系列產品全面超越(樂視X系列43M/50M/55M的售價分別為2599/3299/4599元,小米配置相當的小米4A系列產品43/49/55,價格分別是2199/2699/3399元,比樂視同款產品分別便宜400元、600元、1200元。)。曾幾何時,樂視電視超級電視 X 系列被樂視CEO兼董事長賈躍亭稱之為「性價比主宰者」,但從與對手競品的對比來看,已經是徒有虛名,樂視電視的性價比優勢已經蕩然無存。而梁軍將此歸因為原材料上漲上實有避重就輕的嫌疑。高雄勇在《小米電視為什麼堅持性價比》一文中舉出中怡康的數據說明,雖然去年電視面板價格上漲,但進入今年3月以來面板漲勢已經收斂,價格趨於平穩,並不存在所謂的持續性上漲。顯而易見,電視原材料上漲絕非主因,去年資金鏈的斷裂加之引入外部資本要求其盈利的壓力,才是導致樂視如今玩不起性價比的根源。失去了性價比這個優勢,樂視電視生態模式將何以為繼?

至於樂視電視生態中號稱最具價值部分的內容更令業內堪憂。以近期熱播的《人民的名義》電視劇為例,在騰訊視頻、愛奇藝、優酷土豆、搜狐視頻、PPTV、芒果TV等幾乎所有視頻網站上都能看到,惟獨在樂視電視上看不到該劇的蹤影,這對於做版權分銷起家、沿用自采版權的模式的樂視是不可想象的。也許在資金充足的時候,這種模式頗具競爭力,但一旦資金短缺,這種模式的優勢不僅喪失,甚至適得其反,即變向釋放了諸多對手一直存在對於樂視上述模式產生的競爭壓力。

如果說上述僅是與其所在的專業視頻內容廠商相比的差距,那麼即便是與友商相比也暴露出樂視生態系統中按照自己的生態邏輯最具或者說可以帶來價值部分的匱乏。在此,以小米電視為例,在熱門電視劇、綜藝、電影這些頭部內容上,無論從哪個維度看,樂視電視的覆蓋量都已經遠遠落後於小米電視,其中收視率破1%的綜藝節目,樂視的覆蓋不到35%,還不及小米電視的一半;2016Q2-2017Q1播放Top30的電視劇,樂視僅覆蓋了30%多,與小米電視80%的覆蓋率差距甚遠。至於可以真正帶來真金白銀的影視會員的內容,樂視僅有6000部電影總量,不及小米電視的1/5;2016年電影億元票房影片、2016年電影票房Top202016年億元引進片、2017年億元院線電影等這些院線新熱大片指標看,樂視電視比起小米電視也是差距明顯。

正是基於上述構成樂視電視生態重要部分的硬體(用以增量的智能電視)和內容(用以產生真正價值)競爭力的全面下滑,讓樂視電視生態系統最終走向了另外一個極端,那就是不失時機地在其電視中插播廣告以求盈利,雖然說其他的互聯網或者智能電視廠商也將其作為盈利模式,但相比之下,樂視電視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孰不知,這種極端的盈利模式與用戶觀視體驗是背道而馳的,長此以往,不要說這種模式不會持久,還會給本就被稀釋的硬體(樂視電視本身)的銷售帶來負面影響。

綜上分析,我們認為,樂視電視生態系統未來發展最大的挑戰不僅是樂視全球收購Vizio流產導致其智能電視業務海外擴展的戰略被嘎然終止而不得不重現回到國內市場參與殘酷的競爭,但今非昔比,在競爭對手的壓力下,此前支撐樂視電視生態系統的硬體和內容非但沒有形成所謂的生態化反,反而在各自獨立的領域被對手超越,而從其CEO梁軍的言論中,樂視電視似乎更有被迫放棄(很懷念但對手的競爭壓力使其無法延續)之前支撐樂視電視生態系統核心競爭力(從之前的性價比到所謂的高配、高價)之意,而這對於樂視生態系統才是最危險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