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痛心!溫州90后美女老師患癌離世 最後一課令人飆淚

痛心!溫州90后美女老師患癌離世 最後一課令人飆淚

這個愛笑的女孩,

名叫陳瑩麗,

是樂清大荊鎮安學校的一名老師。

誰也想不到,

這麼年輕的她患上肝癌,

於7月13日離世。

她離世前一個月,

還每天準時出現在講台,

學生們卻一點都不知其病情。

陳瑩麗

父親:「當老師是她的追求」

7月14日,在溫州樂清城南街道支嶴村陳瑩麗家中,她的遺物已被收走。她姐姐拿出妹妹僅留的手機,翻出她生前的照片。照片里,這個身材高挑的女孩架著一副黑框眼鏡,畫著淡淡的妝,正對著鏡頭做鬼臉。手機里還收藏著學生們的照片和大量表情包、冷笑話截圖。隔著屏幕,記者已感受到她是一個樂觀開朗、對生活充滿熱情的女孩。

「當老師是她從小的願望。」父親陳玉臣說,2010年,女兒以優秀的成績考入了杭州師範大學。去年,她參加樂清市教師公開招聘,分配到鎮安學校,擔任該校七年級班導和九年級的社政老師。雖然離家路途遙遠,但她對這份工作甘之如飴。

同事盧曉燕說,陳老師活潑開朗,學校活動都能看到她的身影,短跑、爬山都不落於人后。平時,她的言談風趣幽默,與學生們也很有共同話題。

「她是班導,又是社政老師,對學生非常關注。」盧曉燕說,「為了提高孩子們的學習積極性,她自掏腰包,買來水果、糖果、筆記本、筆等小物品,獎勵給學習上有進步或者運動會上表現突出的學生們,為孩子們的每一點小進步而開心。雖然是新老師,可她班的社政抽測成績在學區中排名前三。」

「她講課條理清晰,對我們非常有耐心。」陳瑩麗的學生盧曼妮說,上學期,陳老師帶她們走訪了兩三趟仙溪南閤牌坊群,精心指導和修改學生的小論文。最終,該校的《探訪樂清南閤牌坊群》獲得了溫州市歷史與社會學科小論文比賽二等獎。

「我想回去上課」

3月24日深夜,連續低燒多天的陳瑩麗打電話告訴父母自己肚痛難忍。第二天一早,家人急忙帶她去醫院檢查。驗血結果出來后,醫生悄悄喚來她的家人,建議再做深入檢查。陳玉臣馬上帶女兒趕往上海求醫。然而,經過一系列檢查,專家遺憾地表示肝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肺部,無法手術了。

「在這之前,一點跡象也沒有啊。」專家的這番話將陳玉臣的心打入冰窟。

從上海回來后,陳瑩麗急著回校。陳玉臣不敢告訴女兒實情,勸她休養一陣子。但倔強的陳瑩麗堅持不肯,她說自己帶的是畢業班,孩子們就要中考了,她實在放心不下。

母親含淚勸她,她安慰道:「媽媽,我會按時喝中藥的,讓我去吧。」家人拗不過她,只好同意她回去。

但陳瑩麗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看著日漸消瘦女兒,父親提出開車接送她,等她上完了課再接她回家,這樣來回折騰120多公里,一到家,陳瑩麗就累得不能動彈。但只要一到學校,她總是強忍著疼痛上好每一堂課。

有一天,父親的車子出了故障,無法送她去上課。家人勸她請一天假,她不肯,還與父母發生了爭吵。

「你們不送我去沒關係,我可以自己坐車去!」說著,她就往門外走。母親見她這麼堅持,終於妥協。

路上她寬慰母親道:「媽媽,這群孩子快畢業了,我不能耽誤了他們的學習。我能和他們說說話,就感覺很開心。」

從城南街道支嶴村的家,到大荊鎮安學校,自駕開車要一個多小時,乘坐公車,需要轉三四趟車,耗時約2個小時。哪怕一個身體健康的人,如此往返一次都會筋疲力盡。

那天,母親陪她去學校。坐在顛簸的三輪車上,母親問她痛不痛,她笑笑說不疼。直到第二天,她才悄悄跟姐姐說,當時已經非常難受了,但是不敢說。「要是說痛,你們肯定就不讓我去了。」

快期末時,陳瑩麗已經瘦脫了形,身高1米65的她,體重連45公斤都不到。

「最後一次上陳老師的課,她已經連手提電腦都拿不動了,是同學幫忙拿進來的。」學生盧曉琪還記得那天,陳老師捂著肚子走進教室,搬了一條凳子坐在講台邊,給學生講解試題。學生們看出來老師身體不舒服,但不知道她竟病得這麼嚴重。

6月16日,在為孩子們堅持上完最後一節課後,陳瑩麗就躺在了床上,再也沒有起來。

「媽媽,不要哭」

「這孩子的性格,像她爸爸。」支嶴村村委會主任鄭廣利說,她的父親陳玉臣是村委會幹部。那陣子,老陳每天來回大荊接送女兒,回來后還要加班忙村裡的事。鄭廣利自責地說,直到孩子去世了,他們才知道老陳這陣子在忙什麼。

陳瑩麗隱忍的性格像極了父親,即使被病痛折磨,她也沒向人透露過一絲。

陳瑩麗的高中同學小林告訴記者,3月份,她聽說瑩麗去上海看病,就問她情況如何,但她不肯說。再打電話過去,她連接都不接了。

鎮安學校同事阮利萍回憶,期末時曾在校門口見陳瑩麗弓著腰進校門,就上前問她要不要休息一下?陳瑩麗卻說,她在喝中藥,已經好多了。

「她實在太堅強了,偽裝得那麼好,一點都不告訴我們。」阮利萍含淚說。

住院期間,陳瑩麗的情況很不穩定,有時候痛得坐卧難安。母親看著被痛苦折磨的孩子,忍不住落淚。她反倒安慰母親:「媽媽,我都不哭,你哭什麼。有些人一出生就夭折了,我已經活了二十多年了。」

雖然家人一直沒有明確告訴她病情,但聰明的她早就猜到。記者翻看她的手機時,發現她搜索過肝癌診斷的資料。看到這些資料,她的姐姐忍不住痛哭出聲:「我們一直不告訴她,原來她也在假裝自己不知道!」有一次,她給姐姐打電話時,突然說:「還好爸媽還有兩個孩子,以後你要照顧好他們。」

這成了陳瑩麗臨終囑咐,7月13日中午,陳瑩麗永遠離開了她熱愛的講堂。

學生:「老師,請放心走好」

7月15日上午,在陳瑩麗的葬禮上,陳家門外的小巷裡沒有花圈、訃告,但她的同學、同事、學生、家長們從各地趕來,送她最後一程。

「我們是她去世那天,才知道她的真實病情。」鎮安學校校長金峰告訴記者,期末時,陳老師找過他,說暑假要去看病,下個學期可能還要再請一兩個星期的假。「她特別跟我強調過,下學期她還想當班導。」金峰遺憾自責地說,如果知道她患的是這個病,早就勸她休息了。

學校送來了慰問金,陳玉臣堅決不收,並要求將這筆錢用於捐助貧困學生。「我想這也是瑩麗的心愿。」他說。

當天,學生們一路送上山。這些讓陳老師挂念的學生們,在今年中考中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其中一名學生考上樂清中學,多名學生以優秀成績考入大荊中學。

「老師如果能知道同學們的成績,相信會滿意的。」盧曉琪說,「我們會繼續好好學習的,老師請您放心吧,希望那個世界沒有病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