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補貼重壓促使新能源產業進步升級

補貼重壓促使新能源產業進步升級

「本次補貼清算工作是對過去補貼欠賬資金的一次清理,是之前政策的延續。」原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向電力報記者表示。

日前,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聯合印發通知,對列入第一至六批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資金補助目錄的項目進行電價附加補助資金清算。

通過初步梳理6批補助目錄,此次清算工作將主要囊括2012~2015年併網的風電項目106.9吉瓦、光伏項目25.9吉瓦、生物質發電項目9.3吉瓦,涉及補貼資金超過500億元。

行業擴張導致補貼金額迅速增長

記者從國家統計局了解到,截至2016年底,可再生能源補貼缺口已超700億元。

從國外可再生能源企業的 「OEM工廠」,到多項技術領跑全球行業發展,短短几年間,以風電、光伏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行業發展速度令人矚目。然而,在可再生能源行業大跨步發展、能源結構不斷優化的同時,行業規模擴張帶來的發電補貼金額的迅速增長也大大超過了之前預期。

據業內專家分析,目前,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徵收標準為每千瓦時1.9分,按照文件,2016年應當徵收的可再生能源附加基金大約在800億元左右,與當年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貼基本相當,但實際徵收的數額遠低於這一數字,成為導致補貼無法及時到位的重要原因之一。未來,伴隨行業裝機規模的快速增長,政府補貼壓力將更加沉重。

與此同時,補貼資金的滯后發放也已成為了被默認的行業「常規」。

採訪中記者了解到,目前,一個可再生能源電站在正式併網后,拿到補貼資金至少需要18個月甚至是更久的時間。據業內人士統計,進入第6批補貼目錄的光伏項目一般是在2013年8月到2015年2月正式併網,並於2016年9月開始領取補貼。此時,最早進行發電運營的一批項目,其補貼拖欠時間已超過3年。面對難解近渴的國家補貼,企業只能依靠地方補助、銀行貸款等其他資金勉力支撐,有時還會遭遇限電等情況,嚴重影響了現金流及後續投資,電站經營舉步維艱。

在政府巨大補貼缺口與企業的殷殷期盼下,2016年底,財政部印發《關於「加快落實可再生能源電價補貼」提案的答覆(摘要)》明確,妥善解決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資金缺口較大的問題,根本之策在於儘快建立電價附加補貼資金與可再生能源發展規模相匹配的聯動機制。將「根據可再生能源發展規模,相應提高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徵收標準,並適時下調可再生能源上網電價標準,研究建立補貼退坡機制」。

技術進步和產業升級是發展關鍵

為緩解補貼重壓,2017年初,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國家能源局聯合印發通知出台可再生能源綠色電力證書,擬自2017年7月1日起,在全國範圍試行可再生能源綠色電力證書的核發及自願認購,嘗試通過市場化方式消化電價附加補貼資金,並為配額制的推行和實施提供製度基礎。

政策出台後,立刻引來可再生能源企業議論紛紛,可再生能源發電項目的國家補貼真的要取消了?

「在短期之內,補貼制度還是會繼續延續下去。」李俊峰表示,補貼和綠證就像是政府支持可再生能源發展的左右手,互為支持和補充。在現行能源發展環境下,仍將會以補貼制度為主,綠證僅發揮補充作用。

李俊峰指出:「無論是補貼制度還是綠證制度,其出發點都是為了推動可再生能源發電成本降低,提高行業市場競爭力。」伴隨技術的不斷提升,以及限電等情況的進一步減少,風電、光伏完全有可能在近年內實現平價上網。

據測算,目前,地處一類資源區的部分地區,在解決限電等問題后,其部分項目就已經具備了風電平價上網條件。同時,就在不久前,國家能源局印發文件要求各省(區、市)、新疆兵團遴選1~2個不超過10萬千瓦的風電項目,開展風電平價上網示範工作。風電行業的「平價時代」已開始嘗試揭下面紗。

面對日漸明朗的能源補貼形勢,多位可再生能源企業負責人都在採訪中明確表示,技術進步和產業升級才是推進行業發展的關鍵。企業已做好準備,投身市場競爭,依靠技術研發創新推動企業與行業的持續健康發展。

截至今年6月30日,第7批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助項目的申報工作就將告一段落,距今僅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根據綠證的自願認購規則,風電、光伏發電企業出售可再生能源綠色電力證書後,相應的電量將不再享受國家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資金的補貼。面對補貼、綠證不可兼得的遊戲規則,能源行業或將開啟一個新的時代。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