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有一個兄弟叫巴基斯坦

有一個兄弟叫巴基斯坦

在聯合國的任何一個維和任務區,巴其斯坦的軍人,都是軍人最好的朋友。多次赴任務區採訪,多次探訪巴其斯坦軍營,感觸頗深。

記得在賴比瑞亞綏德魯一大早,巴其斯坦的作戰連就派士兵來借音箱,因為他們要迎接軍人的參觀。對於軍人,巴其斯坦同行從來不掩飾他們的真誠和友好。

此前,我曾與來留學的巴其斯坦軍官有過很愉快的交流,但能在非洲有機會探訪對方軍營,而且是作戰部隊的軍營,我感到非常興奮。資料上顯示,巴其斯坦連有200人左右,主要承擔綏德魯地區的武裝隔離交戰雙方的職責,並承擔了一部分聯合國工作區的警戒任務。

在賴比瑞亞,維和部隊跟所有的藍盔部隊都保持著良好的溝通。聯合國在同一任務區部署多個國家維和部隊的方式,為各國軍人的交流提供了非常好的條件。

在綏德魯任務區,聯合國就部署了來自、印度、巴其斯坦、奈及利亞等多個國家的維和部隊。友好是各國部隊的主基調。我們在參訪印度警隊的時候,也受到了印度武裝警察的熱情接待,吃到了很地道的印度菜。不過跟巴其斯坦比較起來,還是有差距。

剛進入巴軍營區,就看到列隊的巴軍軍官。在巴其斯坦,軍官的地位非常高,崇尚武德的巴軍有非常嚴格的等級制度,這一點與解放軍長期以來推行的官兵一致是不一樣的。在他們看來,士兵和軍官同桌吃飯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幾乎每名軍官見面的時候,都會微笑著對我說「good morning sir」。軍官們的笑容非常燦爛,很容易把人的距離拉近。

中巴兩國山水相接,但從來沒有發生過戰爭和領土糾紛,軍人們之間的感情天然會深厚一些。

巴軍為了接待軍人確實做了充分的準備。一位軍士長率領的儀仗隊已經列隊完畢,軍士長下達口令,指揮著隊員們跺腳和耍槍,並接受檢閱。

「跺腳」是通俗的表達方式,實際上相當於解放軍的「立正」。巴其斯坦的隊列動作幅度很大,立正時恨不得能把地上踩出一個坑來,很有氣勢。在印巴邊境的爭議地區,兩國軍隊在換崗時也有類似的表演,雙方都試圖在氣勢上壓倒對方,據說觀看換崗表演已經成為旅遊團推薦的項目之一。

我注意到軍士長的槍與別的儀仗隊員不一樣,沒有裝槍刺,不知道是忘記了,還是條令上就是這樣規定的。

為軍人安排的節目還有很多。巴軍有一個專門的運動場,與人玩門球的場地差不多大,鋪著鬆軟的土。甲方有5個人擔任防守,乙方出一個過去挑戰,從甲方中選一個出來對抗,有點像式摔跤,體能消耗特別大。

這樣的體能訓練遊戲在軍隊中並不多,解放軍的日常訓練中,主要還是以跑步或俯卧撐進行體能訓練。

一位上尉軍官走過來請我坐下來觀看,這次他沒有叫我「sir」,而是叫我「兄弟」。這讓我感到很親切。

一隊穿著傳統服裝的士兵為我們表演民族舞蹈。翻譯介紹說,這是巴其斯坦在聚會、婚禮上經常跳的一種舞蹈,大家圍著圈,合著拍子或音樂,可以跳到盡興為止。他們的長袍背面全都印著阿拉伯數字「22」。那是他們部隊的番號,在國內,他們都隸屬於第22步兵營。

為了讓軍人了解巴其斯坦,巴軍特意安排了4名士兵穿上本國不同地區的民族服裝進行展示,並一一介紹。我在想,我們的維和部隊如果也要展示民族服裝的話,豈不是要56個人才能完成。

在會議室里,一張宣傳畫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一輛軍用吉普車,正在一座簡易弔橋上通過。那顯然只是一座人行弔橋,有點像紅軍飛奪的瀘定橋。

一名巴其斯坦中尉軍官告訴我,這是有緊急的任務,橋的兩頭加固了一下,勇敢的巴其斯坦軍人就把車開了過去。

當我們登車準備離開的時候,在一名軍士長的帶領下,全體巴軍士兵高舉拳頭,齊聲高喊:「我愛巴其斯坦!」「我愛!」「中巴友誼萬歲!」

我又感動了,他們真的從來就沒有掩飾過真誠和友好。這樣的好鄰居,要是更多一些就太好了。

關注維和主題公眾號「精忠藍盔」china_unpf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