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工寫兼修 忘形達意

工寫兼修 忘形達意

孟慶占,1965年生於天津。1990年畢業於天津美術學院。文化部藝術研究院特聘研究員,美術家協會會員,天津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花鳥畫專業委員會副會長,天津市政協委員,天津市德藝雙馨藝術家,當代最具收藏潛力的中青年畫家之一。在美術創造方面,他不願追逐時髦,也不願盲從洋式新潮,而是沉醉於傳統文化,沉醉於田舍農家,有持之以恆的人文追求和學術理念,在創作中自覺走正道、走大道,憑著對農舍田園的激情和久久為功的筆墨,心繫農家、神馳田野,筆承傳統,意抒今情,逐步形成了自己的繪畫風格和面貌。其作品既承傳統又具己意,工筆畫意象大氣、寫意畫開張有法。多年來入選全國各類展覽20餘次,其中2009年,作品《凝固的生命》入選全國第十一屆美展;2012年,作品《春華秋實》獲文化部群星美術大展銀獎,並懸挂於人民大會堂;2014年,作品《龍之夢》入選第十二屆全國美展(天津展區),作品《瑞羽和風》懸挂於北京京西賓館一樓。中央電視台、天津電視台等電視台多次對其進行過專題報道。

更多精彩內容zgshb2015投稿:48224786@qq.com

春華秋實(懸挂於人民大會堂)

畫藝術作為東方繪畫的最高代表和典範,有著源遠流長的歷史,也有其博大精深的內涵和獨具特色的民族形式風格。畫具有極高的文化價值和審美價值,幾千年的文化積累形成了完整的繪畫理論體系。據我了解,畫論中「形」的概念最早出現在《韓非子》中:「客有為齊王畫者,齊問曰:『畫孰最難?』曰:『犬馬最難。』『孰最易?』曰:『鬼魅最易。』『何為?』『夫犬、馬人所知也,旦暮睹之,不可類之,故難。鬼魅無形者,人皆未見之,故易也。』」本人從事畫創作多年,並且工筆寫意兼修,對韓非子上述理論深有體會。

為什麼畫鬼容易畫犬馬難

從事畫創作或研究的人都知道,畫是一門綜合性藝術。畫出一張滿意的畫很難,為什麼繪畫中畫鬼容易呢?因為鬼是我們日常生活中不能見到的,是人們憑空想象、虛構的,它沒有確定的形體,也沒有明確的相貌,那就可以隨便畫,想怎樣畫就怎樣畫,畫它個三頭六臂也可以,畫它個牛頭馬面也沒關係,反正誰也沒見過,誰也說不出我畫的到底像還是不像。它沒有形的制約,可以天馬行空、隨意塗抹、胡亂臆造、任其發揮。怎麼畫怎麼正確,沒有什麼難的。而世間人們比較熟悉又司空見慣的事物就比較難畫一些,比如韓非子所說的犬馬,人們可以經常看到,你如果畫出來,人們就會拿實物進行對照品評,稍有不像,一眼便知,連小孩子都能對照實物評判,所以難畫。韓非子的這一理論,就是重「形似」理論。這一理論也就是說:把世間人們常看到的事物畫好、畫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誰能畫得形似誰就是繪畫高手了。韓非子的這一觀點不能說沒有道理,但是我認為很片面。

和風瑞羽

畫家光追求形似是不夠的

「形似」真的很難嗎?在我看來,未必。「形似」實際就是「以形寫形」,以自然界之形寫作畫面之形,即指畫家描繪客觀對象的形體面貌,照抄照搬,無一遺漏,也就是和實物一模一樣,這沒什麼可難的。因為只要有繪畫素質和天分的人,經過勤學苦練,狀物寫形,一般都能達到,唯手熟爾。故此可以看出形似是技術而不是藝術。現在有些繪畫者,就一味地對景描繪,片面追求形似、細膩形象、惟妙惟肖,自鳴得意、自封高手,豈不知那只是畫匠、不是畫家。如那樣的話,隨著今天科技的發展,照相機的出現,照片豈不變成最優秀的繪畫,相機也就成了最優秀的畫家,這些繪畫高手豈不成了多餘?

照這樣講,畫家就不追求形似了嗎?當然不是。每一位出色的畫家都是畫形高手,造型是一個畫家最基礎的功力之一,也是每位真正的畫家必須具備的基本素質。但畫家所繪之物肖似精妙,繪物如真物,哪如觀實物;繪景如真景,怎如觀實景?所以,僅僅表現形似的繪畫是遠遠不夠的。這樣的繪畫,觀者初觀驚喜,久觀便會索然寡味。因為它只描繪了事物的軀殼,是不會打動人的。真正的繪畫藝術,是會讓人痴迷陶醉、愛不釋手的,每得一幀都如獲至寶,它甚至能流傳百世。那它真正的魅力在哪裡呢?我認為在於畫家在形的概念基礎上對所繪之物神和意的表達,即以寫形為手段,又不受形之束縛,進一步表現畫面的意境和作者內心情志,追求「象外之神」和「象外之意」,也就是寫其意。

清韻高潔

寫意是繪畫發展的高級階段

寫意是傳統美學的藝術觀,是繪畫藝術的表現方法,它包括「寫」和「意」兩個範疇,是通過書寫的繪畫方式,通過畫家的藝術構思和形象塑造,表現畫家對宇宙、人生、時代、民族、社會、自然等一切事物的體察和感知,把這種真情和實感通過繪畫寫的表現手法躍然紙上,憑物寓意,借物抒情。它強調「外師造化,中得心源」、強調「意在筆先,遷想妙得」、強調「精而造疏,簡而意足」。在繪畫表現上,主張「以意寫之,不在跡象」。不在「跡象」並非不要依據客觀「跡象」,而是依據「跡象」,但不為「跡象」所牽,是化客觀「跡象」為主觀「跡象」,是表物象之意,是畫家為了創造足以「達心」「適意」的藝術形象,可以不受客觀對象的拘束。比如李可染先生所畫的灕江山水,使無論是否到過灕江的觀者都有一種真切的感受,有身歷其境的感覺;但若拿著他的山水畫去灕江按圖索驥,就會發現真實的灕江找不到他所畫的地方。但是,李可染先生的灕江絕不是在家裡編繪的,而是多次到實地寫生而成,是他多次遊歷寫生的感受和理解,是多角度觀察灕江后的一種感覺、一種思考、一種升華、一種「我」與「物象」的統一,是一種意象,是自己主觀審美思想和客觀真實事物的完美統一。它源於生活,高於生活,比真實的灕江更美,絕不是照片式的簡單翻版,如若那樣,只是「畫如江山」,哪有「江山如畫」的美妙感嘆呢。畫藝術又是文化的凝聚,滲透了儒、道、釋各家的哲學思想和審美觀念。由於崇尚「天人合一」的理念,繪畫藉助自然物象表達自身的情感,追求物我合一的境界,它是對自然物象的剪裁、加工、提煉、誇張、變形的一種升華。它強調雖然人是天地間最有靈氣者,但也是萬物中的一個生命之象,必須相融於一體,藝術家觀物觀我,在自然中找到自我感情的寄託,有感而發,緣物寄情。見秋之落葉而感人生短暫,看勞燕分飛而感人失佳偶,聽白頭啾鳴而感幸福不易,觀春花艷艷而感青春美好,睹秋實累累而感人生豐功……比如歷代畫家都畫梅蘭竹菊,不是因為它們形態比其他花木美,而是其精神體現了正人君子的人格情操。有時在表現竹子繪畫中還題有:「未出土時先有節,縱到凌雲尚虛心」「一節復一節,千枝攢萬葉;我自不開花,免撩蜂與蝶」「衙齋卧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從中可以看出,畫家所畫之物乃其人生追求和內心世界的真實寫照。清代畫家鄭板橋所講的畫竹三階段:「眼中之竹」「胸中之竹」和「手中之竹」準確地道出了其中的道理,也就是「眼中之竹」與「胸中之竹」的互相作用才能創造出「手中之竹」的藝術形象。這種藝術形象既源於自然界客觀事物,又融合了藝術家主體思想情感和人生追求。

綜上所述,寫意繪畫符合東方人的審美意趣和浪漫思想,開始是半工半寫,繼而發展到小寫意,進而到大寫意。形由繁到簡,而且愈來愈簡,抽象概括性越來越強,不似的成份越來越多,但這種「不似」是在極似的基礎上的突破,是人類掌握了精細地刻畫物象的技巧後向更高的精神領域的一大邁進,是繪畫發展的高級階段。

龍之夢(入選第十二屆全國美展)

工筆寫意兼修才能畫好畫

寫意繪畫不受形的制約,追求神似和意向不假,而重談畫的「神似」「意向」,卻忽略了形的概念和基礎,甚至有些畫家達不到「形似」而直接追求「意向」也是很危險的,這樣很容易畫「鬼」。當今畫壇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歷屆畫大展中,真正耐人尋味的繪畫越來越少,有些寫意畫任意塗抹,既沒有形的概念,又沒有意的表現,畫面筆墨荒率,索然寡味。有些工筆畫家畫面上面面俱到,膩、僵、呆、板。究其原因就是工筆畫缺寫意性,寫意畫缺工筆性。繪畫大師齊白石就指出「作畫,太似為媚俗,不似為欺世,妙在似與不似之間。」他說:「凡大家作畫,要胸中先有所見之物,然後下筆才會有神。」齊白石還曾論及:「大筆墨之畫,難得形似;纖細筆墨之畫,難得神似。」所以他創作前總是認真觀察、記憶、研究真花真鳥。他一生勾存過不知多少花鳥畫稿,對各類花卉禽鳥的形貌、結構、色彩、生長期十分熟悉,他甚至知道鷹尾有九根羽、鴿子尾有十二根羽。為了畫好鷹,他還讓兒子從友人家借來一隻鷹,認真觀察,做到心中有數,從不懈怠。這種嚴謹治藝使齊白石的繪畫讓人感到:寫意畫雖任意揮寫、酣暢淋漓,但不失法度;工筆畫雖纖毫畢現、精妙絕倫,但靈動大氣。他有時還將工筆寫意結合起來表現,但沒有絲毫生硬,渾然天成。

從齊白石的繪畫實踐,到自己從事繪畫創作的體會,我認為只有工筆寫意兼修才能畫好畫。工筆畫家只有畫些寫意畫才能真正體會寫意畫中的神和意,才能把具象與抽象結合、寫實與寫意相容,避免由於工筆畫面太工整而出現的膩煩、刻板、獃滯的感覺,使工筆畫也像寫意畫一樣講求筆墨情趣,脫略形似,強調神韻,使工筆畫家的創作不是機械地摹寫事物,而是借外物以表現自我,不是照相式地重複自然,而是有特定審美意蘊地情化自然;使形的抽象、具象、簡約、繁密根據自己所要表達的精神思想和所要傳達的畫面意境來決定。同時還要借鑒寫意畫的生動活潑,只有生動活潑才會使畫中靈氣流動,只有生動活潑才不呆不板、不滯不膩,使畫之形跡隨筆墨揮灑漬染,隨感情心意抒發,使創作的藝術形象呈現給觀眾,從而喚起觀眾心中審美情感的共鳴。在用筆上也要追求寫意的韻味意趣,筆筆生髮,不受客觀事物形貌的約束,講究筆情墨趣,並重視與文學修養相結合,讓意境的表達更加深刻完美,只有如此,才能使工筆畫達到自然而自由的最高境界。而寫意繪畫在表現被描繪的對象時,往往是採用概括與誇張的手法,注重神和意的表現,用筆雖簡約概括,但卻意境深遠。即使大寫意,雖然很富有抽象因素,但還沒有走向完全的抽象,是追求「妙在似與不似之間」。因此,的寫意繪畫既不是單純模仿物象的「具象」,也不是完全捨去物象的「抽象」,而是一種「意象」藝術。這種「意象」是以形寫意,以形寫象,「意」與「象」有機結合,從而達到「得意忘形」的境地。故此,寫意畫要想出神來之筆,必須有準確的形的概念,運筆熟練,還要有高度的文化藝術素養,在造型能力和技法方面,要儘可能地達到意到筆隨、得心應手、胸有成竹的藝術境界。如此,才能創作出耐人尋味的作品。如果藝術功底不行,筆墨技巧不紮實,甚至連形的基礎都沒有,心中一片空白,縱有再好的藝術構想,多麼衝動有藝術激情,也不可能畫出寫意畫的精品來。因此,寫意畫家要畫些工筆畫,因傳統的工筆畫是以形寫意,比較注重所繪事物的精細表現。寫意畫要做到抒情而不荒率,就要追求形神兼備,只有胸中有了準確的形的概念,下筆才能有神,才會生髮筆情墨趣,才能忘形達意,不至枯燥空洞,從而使藝術創作達到隨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界。

畫創作還要走自己之路

近些年來,我一直從事寫意及工筆畫創作,常常在工筆之中融進意象化的筆法,在靜謐秀麗的花鳥之中即興神馳,隨感而發,或潑彩或潑墨,或書意或工寫,或皴擦點戳以顯蒼古,或渲染澀漬以營詩意,或沖洗以製造自然肌理,或留白以使畫面空靈。在創作中,無論工筆還是寫意,我感覺只有隨靈感契機而發,作品才會充盈詩境。追求實象與虛象,具象與意象,相生相融而不悖、相應相趣而不亂,以藝術的直覺隨興緻而神馳,依情感而生髮,才能創作出精品。總之,在畫的創作中,無論是表現形神的工筆或是為表達畫家思想感情的「寫意」,總要藉助於形象,即「借物抒情」。沒有形象,「意」無從寄託,情無從生髮。儘管大寫意繪畫的「形」極其簡略,仍有「形」的存在,但光追求形神或光追求情意都是片面的。齊白石云:「善寫意者專言其神,工寫生者只重其形。要寫生而複寫意,寫意而復寫生,自然形神俱見,非偶然可得也。」我認為此話非常正確,畫只有達到工筆精妙而不刻板,寫意抒情而不荒率,才能達到繪畫的高境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