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紫光學大定增終止后又曝CEO辭職教育股龍頭前途幾何?

紫光學大定增終止后又曝CEO辭職教育股龍頭前途幾何?

此前因巨額定增在資本市場上掀起波瀾的紫光學大近日動作頻繁。3月17日,紫光學大發布公告稱,因籌劃重大事項而停牌。緊接著紫光學大再度公告稱,公司總裁金鑫將專註於教育主業的經營和管理上,申請辭去上市公司總裁、副董事長及董事職務。

記者了解到,其所擔任的紫光學大子公司學大教育的CEO職務仍將保留。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教育行業一直是一個容量很大但很分散的市場,由於職業教育與培訓教育相對而言門檻低、競爭激烈。這使得紫光學大即使作為上市公司也難以建立明顯的競爭優勢。

資金承壓跡象明顯

不排除引入新投資方

事實上,自從2016年7月份更名后,因證監會的多次政策調整,紫光學大的資本道路難言通順。先是「上市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的發行價格應不低於定價基準日前20個交易日公司股票均價的90%」,使得紫光學大於2016年12月份宣布終止之前提出的價值55億元的定增計劃無疾而終。

據了解,此筆費用中除23億元用於支付學大教育股權交易對價外,剩餘32億元計劃用於國際教育學校投資和在線教育平台建設等大教育版圖擴張。定增的終止導致紫光學大作為上市公司所承載的財務狀況驟然加壓。同時使得學大教育的管理團隊未能實現持股目標,實際管理層與上市公司的決策層形成錯位,可能導致決策的有效性大幅降低,將會帶來極大的運營風險。

此外,2017年2月17日證監會發布的關於再融資的政策調整,明確提出「上市公司申請非公開發行股票的,擬發行的股份數量不得超過本次發行前總股本的20%」,在該政策的約束下,剛回歸A股半年的紫光學大未來的資本運作將受到極大限制。

對此,沈萌認為,教育行業一直是一個容量很大但很分散的市場,由於教育事業與產業發展中的諸多限制性因素,導致職業教育與培訓教育成為最主要的方向。然而,由於這兩大領域相對而言門檻低、競爭激烈,所以市場競爭很殘酷,這使得紫光學大即使作為上市公司也難以建立明顯的競爭優勢。

記者注意到,此前紫光學大向控股股東借款23.5億元,年息累計超過一億元。而紫光學大在1月20日披露的2016年度業績預告中預計2016年全年虧損9400萬元至1.22億元,即將面臨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的狀況。一旦2017財年紫光學大財務再承重壓,退市或成大概率事件,這是將學大從美股拉回A股的合作各方都不願意看到的情況。

有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目前紫光學大最亟待解決的就是現金問題。「在其他在線教育平台勢弱而國際教育形勢大好的當下,錯過2017年,也許再難有新的好時機。不排除紫光學大會引入新的財務投資方或新股東緊急輸血」。

教育股龍頭

前途幾何?

在沈萌看來,與紫光學大重組后的學大教育,並未給雙方帶來更多好處,巨虧之後分手似乎已在所難免。

而面對業績頹勢,學大教育自身也在尋找業績和資本上的雙向突破。回顧學大教育回歸A股后的表現,可以看到學大教育從運營數據、業績成長、利潤方面曾展現過不俗的業績。

記者從今年年初原CEO金鑫對全員發布的郵件了解到, 2016年,學大教育的千萬校區已經達到43家;新簽突破20億元,並誕生了史上首位千萬諮詢師;續費將近10億,提前四個月完成全年續費目標。

有學大教育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預計2017年學大教育營業收入有望達到27.60億元,增速達8.8%。而在2016財年的第三季度,學大教育也一改傳統淡季的頹勢實現「逆勢」盈利,實現營業收入5.93億元,同比增長12.35%;實現凈利潤111.62萬元,同比增長105.12%。

上述人士稱,原本在回歸A股過程中,學大教育欲實現「回A」+「融資」兩步到位,但受限於經營情況、融資環境、監管政策要求等各方面因素的變化,為維護公司及投資者的利益,不得不從長計議,主動停止55億元的定增募資方案。

據此,有分析師對記者表示,金鑫辭任紫光學大總裁或在籌劃買方團回購學大教育,獨立IPO衝擊A股,隨著《民辦教育促進法》的推進,將加速其行業龍頭優勢的發揮,學大教育板塊規模和盈利有望快速提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