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杜坤維:新股緣何驟然加速?次新股承壓大概率

杜坤維:新股緣何驟然加速?次新股承壓大概率

雖然市場認為IPO與股指走勢沒有關係,但IPO節奏與融資規模市場一直高度關注,筆者也不例外。本周證監會核發IPO數量和融資規模驟然加快,是正常的調整還是另有原因。

7月7日,證監會按法定程序核准了9家企業的首發申請,籌資總額不超過65億元。證監會要求上述9家企業及其承銷商分別與滬深交易所協商確定發行日程,並陸續刊登招股文件。從核發IPO家數看,高達9家,雖然低於前期10家,但比近期6家明顯上漲,融資規模高達65億元,與近期的30億元上下增加近一倍。證監會緣何再次再度加碼IPO。

首先是IPO堰塞湖再度擴容,新股發行壓力再度增加,繼續維持每周6家的話,IPO堰塞湖將會不斷的擴容,這不是好事情,會遭到一些人士的批評,證監會倍感壓力,畢竟目前新股需求依然旺盛,每一個投資者對新股是一簽難求,截至2017年7月6日,證監會受理首發企業651家,其中,已過會56家,未過會595家。未過會企業中正常待審企業559家,中止審查企業36家。

但是有一個問題,以加快IPO發行的方式能化解IPO堰塞湖嗎?恐怕非常困難,甚至是不可能的,因為據說有10餘家公司符合上市條件,但市場根本不可能容納10餘家公司上市,化解堰塞湖的關鍵是降低資本市場對上市公司的吸引力,其中關鍵是造假上市必須無條件退市而不是罰款60萬元就可以免責,在資本市場滋潤的生存,通過造假上市依然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億萬富翁而不用承擔刑事責任。

其次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再度得到重視,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2017年第二季度例會日前在北京召開,按照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要求,優化融資結構和信貸結構,提高直接融資比重。繼續深化金融體制改革,提升金融運行效率和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加強和完善風險管理。進一步推進利率市場化和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這裡的關鍵詞是「優化融資結構」和「提高直接融資比重」,何為優化融資結構,融資結構主要依靠銀行間接融資,這就造成了一定的金融風險,那就是槓桿高企,財務負擔沉重,優化融資結構就是降低經濟對信貸的依賴,提高直接融資比重,降低槓桿,減少財務負擔,讓企業輕裝前進,而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就是加大新股發行,讓資本市場提供更多的資金支持。深化金融體制改革關鍵在於提高資金的利用率,防止資金脫實向虛,提升資金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資金停留在民間就會到處炒作,比如炒房子導致地產泡沫,讓資金迴流股市,才是支持實體經濟的最佳方式,因此多發新股是一種使命。

周五美國非農數據非常強勁,美國勞工部公布數據顯示,美國6月非農就業人口增加22.2萬,預期增加17.8萬,前值增加13.8萬。平均時薪增長0.2%,達26.25美元/小時。美國再度加息概率增加,路 透評美國6月非農數據稱,就業新增人數激增22.2萬,奠定了美聯儲今年加息三次的基礎。9月份縮表預期增加,美元指數應聲上漲,人民幣貶值壓力驟然增加,央行寬鬆貨幣政策受到制約,央行已經連續十天暫停公開操作回籠流動性,資金利率中樞可能再度提高,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將再度上漲。而目前「經濟金融運行總體平穩,但面臨的形勢錯綜複雜」依然需要較為寬鬆的貨幣政策,這就造成一個矛盾,因此更需要資本市場提供強大的支持,為供給側改革主力,化解經濟下行壓力,IPO 適度加碼順理成章。

三是目前走勢較為平穩,上周五滬指報3217.96,漲0.17%,創指報1835.44,跌0.19%。雖然創業板小幅下跌,但無礙於上證綜指穩穩站上3200點,這樣算起來上證指數已經連續三天站上5日線和站穩3200點,按照技術派人士的說法,突破3200點和5日已經有效,這為加碼IPO奠定了指數條件,但是筆者是有點擔憂的,畢竟成交沒有明顯放大,周四與周五是基本等同的,熱點沒能有效擴散,上證綜指上漲主要是權重中的保險和有色板塊,創業板穩定則是鋰電池、高送轉和次新股穩定。

次新股本周五大漲近2%,管理層對次新股惡炒一直抱有一種厭惡的態度,次新股大漲需要加碼新股來打擊惡炒,是市場某些專家的高見,當然這種觀點也是較為符合管理層監管思路的,市場有著旺盛需求我何不加碼新股供應,以加碼新股發行刺破次新股泡沫的做法筆者持保留意見。

四是股市IPO節奏爭論一直不斷,管理層也是左右為難,近段時間韓志國是批評IPO節奏過快的代表人物,得到投資者的普遍讚賞,證監會也是順應投資者的呼聲,適度減緩IPO,最低的時候好像是每周4家,但是市場也開始指責證監會逆市場化改革,是市場化改革的倒退,證監會倍感壓力,最近上證報頭版再度刊文,今年上半年A股市場最大的特徵莫過於「一九」現象,少數超級藍籌股持續創新高,而其他90%的股票持續下跌。有學者和市場人士將90%的股票下跌的原因歸結於IPO速度過快,呼籲放緩或暫停IPO。其實,「一九」現象與當前IPO速度的關聯度並不高,就其根源,與其說是IPO使然,不如說主要是去年6月開始實施的系列重組新政的正反應。

劉 士余主席曾經說過,沒有不講政治的金融,也沒有不講金融的政治,金融與政治始終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這個本身沒有錯,金融必須服務於政治,政治為金融護航,到了似乎更為密切一點,這也無傷大雅,但是某些人士過度的看重政治而不講金融科學,筆者認為就不是很客觀,對管理層有一定的誤導作用,講政治的前提是尊重科學,尊重事實,而不是歪曲科學,違背科學真理,這是被歷史證明有害政治的,市場走勢與IPO無關的前提是IPO節奏和融資規模得到市場廣泛認可,尤其是廣大投資者的認可,而不是被太多的投資者質疑,過快的新股節奏和過大的融資規模與走勢無關是違背經濟學最基本的供求規律的,但是何為快何為過度融資,也是沒有一個明確的標準,有的時候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筆者記得皮海洲曾經按照指數設置了一個IPO節奏,但是筆者未能找到原文,也就不能引用了。

因此筆者的觀點是不反對IPO,反對暫停IPO,但也反對過度的IPO。本周IPO9家融資65億元,是不是適度,是不是會影響下周走勢,筆者不是專家只是小散一枚就不做任何評論,留待下周一走勢來驗證。

畢竟本周五美國股指漲勢不錯,美東時間7月7日16:00(北京時間7月8日04:00),道指漲94.30點,或0.44%,報21,414.34點;標普指數漲15.43點,或0.64%,報2,425.18點;納指漲63.62點,或1.05%,報6,153.08點。股市本周走勢也不錯。

不管如何,新股意外加速,我們姑且不論對指數影響如何,但是次新股恐怕將再度承壓是一個大概率事件。股市炒作的是一個穩定的預期,新股發行節奏和規模不應該有太大的變化,否則市場難以形成確定性的預期,投資者是很難認可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