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不上班,每月還能領上萬月薪,芬蘭人為何那麼爽?

不上班,每月還能領上萬月薪,芬蘭人為何那麼爽?

閃耀著美麗極光的北歐國家芬蘭,是一個幸福感爆棚的國家。

我們很難用每年世界幸福指數榜單上的數字來衡量它的幸福感。但如果真要遞上一張有關幸福感的名片,芬蘭這個盛產白雪與麋鹿、聖誕氣氛濃重的北歐小國,很可能會將古鎮波爾沃捧在諸位眼前。

波爾沃滿足了人們對於童話小鎮的想象。

這座始建於中世紀的古城位於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市 50 公裡外,遠離喧囂。小鎮色彩斑斕的木屋被一道道鵝卵石串聯在山坡之上,鈴蘭、歐石楠、少女花、繡球菊等鮮花、花壇點綴其間。可能出現在《哈利·波特》電影中的店鋪,沒準就位於某個寂靜的街角。

這裡還是芬蘭的「詩人之城」。人們至今還品嘗著芬蘭國歌的作者、民族詩人約翰·盧德維格·魯納伯里的妻子所發明的魯納伯里小蛋糕,這種蛋糕裡面堆滿果醬,還添加了杏仁、朗姆酒或者亞力酒,給波爾沃的歷史增添了大量的糖分。

▲ ‍魯納伯里小蛋糕

波爾沃的歷史並不甜蜜安寧,這裡的木質建築幾經戰火洗禮。稍微了解芬蘭的歷史,你就會發現,波爾沃飽經風霜。

古時芬蘭曾一度被瑞典王國統治,18 世紀,為了迎接瑞典國王古斯塔夫三世,波爾沃河岸邊的倉庫小屋全部粉刷成紅色,這些小屋因此也成了波爾沃的地標建築。

▲ ‍波爾沃河岸邊上的小紅木屋群

而芬蘭此後又被瑞典割讓給俄國,要不是 1905 年芬蘭人民全民大罷工、示威遊行,要不是俄國沙皇尼古拉斯一世在 1909 年承認了芬蘭人的信仰、憲法、權利和自治,波爾沃乃至整個芬蘭依舊寄人籬下。

為了紀念尼古拉斯一世,現在波爾沃木質的大教堂中,還矗立著這位俄國沙皇的雕像。

▲ ‍波爾沃大教堂

此後,波爾沃才開始向幸福邁出腳步。二戰時期,芬蘭軍隊總司令曼納海姆,在大教堂發表了著名的福利演說。

他宣稱,要把軍隊從 10 萬減到 1 萬,節約出的軍費用於福利事業。反對者說,蘇聯打進來怎麼辦?而曼納海姆卻反問,蘇聯常備軍隊比我們國民的總數都多,我們得養多少軍隊才有勝算?他還補充道,福利制度與軍備比起來,顯然更能讓國家富強。

沒想到的是,大幅度縮減軍費的芬蘭軍隊,面對強大蘇聯的入侵,雖然戰敗,卻也對蘇聯造成重創,令其不敢輕易造次。當時的諷刺漫畫將斯大林描繪成了一個騎著熊落荒而逃的懦夫。而支撐芬蘭軍隊勇猛作戰的並不是軍備,而是實現理想社會福利制度的信念。

波爾沃的童話色彩,與芬蘭不斷優化的福利制度密不可分。

發展到現在,我們可以說,只要降生在芬蘭,哪怕不是波爾沃這樣鳥語花香的地方,你人生的生存難度便已進入「簡單模式」:

你完全不用擔心自己的出身,因為芬蘭是歐洲唯一沒有王室也沒有本土貴族的國家,所有嬰兒呱呱落地,全都一視同仁,被放入紙箱中。

可別小看這個紙箱,它相當於是政府照顧你一生的承諾。媽媽們剛剛領到這些名為「產料包」的紙箱時,會在裡面找到各種母嬰用品(包括奶粉),將東西取出后,保暖隔菌輕巧的紙箱就可以做嬰兒床使用了。

孩子到了上幼稚園的歲數時,父母不用擔心入園困難,托兒費會根據家庭收入決定,低收入家庭完全免費。隨後國小、初中學費全免,學校每天還會提供一頓免費午餐。

上大學之後,學生可獲得學習和住房補貼,一些高額費用可向銀行貸款,參加工作后再還清。

當你步入社會,你完全可以選擇喜歡的工作。你不用擔心社會充滿了職業歧視,因為芬蘭是世界上貧富差距最小的國家之一。知乎上的網友介紹說,芬蘭洗碗工、清潔工稅後工資在 1200 歐元左右(相當於 8700 元人民幣左右),而赫爾辛基大學的講師,稅後工資也不會高於前者的兩倍。

即使是普通勞動者,也可以在風光秀美的山腳海邊修建帶有桑拿浴房的度假木屋——基本一半以上芬蘭家庭都有度假別墅,人口和度假別墅的比例已接近 10:1。沒錢蓋別墅也沒關係,政府規劃的別墅村也可租用房屋。

▲ ‍桑拿房

如果你降生在波爾沃這樣花叢錦簇的藝術聖地,不從事文藝工作簡直可惜。波爾沃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名人故居、博物館、畫廊等文化設施應有盡有,詩人、藝術家的身影,經常出現在波爾沃的鵝卵石小路上,出現在古城一座座彩色的木屋裡。

如果你想加入他們,也不用感到溫飽壓力,哪怕你半路出家玩藝術,政府也會給你發放1年原工資水平的補貼,幫助你尋找靈感。

▲ ‍波爾沃店鋪中的現代家居

哪怕你的藝術在這個時代「一文不值」,你也不用向現實低頭,你可以拿著每月 500 歐元的失業金,繼續堅守你的風格。

沒有工齡沒有退休金也沒有關係,芬蘭會向你發放國民養老金,每天社會福利部門還會有人提供家庭服務和衛生健康服務等,讓你在晚年也能繼續你的藝術人生。

但波爾沃的女性朋友,和芬蘭其他地區的女子一樣,在當地很難享受到「紳士」般的待遇,比如當女士乘坐火車需要把行李抬到行李架時,旁邊的男士很有可能袖手旁觀。

這是因為,芬蘭性別平等的概念已深入人心,所以社會上幾乎不存在性別歧視。這種婦女要定半邊天的風氣也反映在產婦的產假上,因為政府擔心女子照顧孩子之後窩在家裡過於封閉,規定產婦的產假為 263 天,低於其丈夫 1 年的產假時間。

不過,芬蘭的福利政策還在繼續改革。2016 年,芬蘭政府提出,用每人每月發放 560 歐元的「全民基本收入」來取代目前所有福利政策。

此項制度改革的初衷,與芬蘭高之不下的失業率有關——要知道,芬蘭的失業率已達到 11% 之多,而美國和的官方失業率只有 4.8% 和 4%,日本的失業率更低,僅為 3.1%。

福利太好,不上班也能過好日子。但是為什麼反而是通過給「懶漢」們發錢來刺激就業呢?這是一場大膽的實驗:如果讓一個人有了基本收入,他的人生是否會因為更有確定感,開始往正向發展?還是會變得更加懶惰,不再想去工作?

今年年初,芬蘭政府已啟動這項改革的社會試驗,隨機挑選 2000 名無業者,每月向其發放 560 歐元的基本收入,計劃投放兩年,以觀察效果。

試驗剛剛開始,就引來了很多質疑,外國媒體就曾問:殘疾人要和普通人一個標準么?另外,因為這 560 歐元只向成人發放,帶著好幾個孩子的單親母親的日子,可能會非常不好過,遠不如不要孩子的丁克族。

但事實上,芬蘭這項新政策,對於古城波爾沃來說,可能並不會太多地影響它甜蜜安寧的氣氛。因為波爾沃還有一個「隱藏福利」:波爾沃的居民,每月本身就可以領到 1200 歐元的「古城維護補貼」。

因為法律規定古城不得違建改建,而古城本身就是居民住宅,於是,日常維護的工作就落到了居民的肩頭上。維護古城對他們來說,就是「自掃門前雪」這樣簡單,日子該怎麼過,就還怎麼過。

這麼一算,改革后,就算不工作,波爾沃的居民每個人每月可能會有 2000 歐元(相當於人民幣 1.45 萬元)工資入賬,哪怕其他福利少了些,天天伴著鳥語花香,伴著詩句,他們的幸福感依舊會爆表。

- END -

作者:馮侖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1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