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上海群力中醫門診部號販猖獗:42個板凳、躺椅代替80個人佔位,一個號炒高近10倍

上海群力中醫門診部號販猖獗:42個板凳、躺椅代替80個人佔位,一個號炒高近10倍

原標題:上海群力中醫門診部號販猖獗:42個板凳、躺椅代替80個人佔位,一個號炒高近10倍

上海群力草藥店是申城一家主營中草藥的中華老字號名特商店,尤其是該店二樓「群力中醫門診部」是廣大癌症患者渴望命運獲得轉機的神奇之地,每天有大量病家慕名而來,知名醫生限量挂號。

可每天一大早,門診部門前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號販子們長期把門診部當作自家領地,公開僱人排隊、壟斷號源,10.5元的的專家號至少被炒高近10倍。號販子們還自行維持排隊秩序、隨意進出多人看守的門診部大廳,甚至深入專家診室……

患癌老人曾揚言要和號販子拚命

家住廣靈二路82歲的孫老先生向解放日報新聞熱線63523600反映了他的求診經歷,還寄來了現場照片,詳加說明:

因76歲老伴被查出患了肺癌,孫老先生陪她前往群力草藥店挂號求診。今年5月中旬的一天,老人清晨4時半起床,6時到「群力」。眼前照顧70歲以上老人的綠色通道里都是小板凳,雖然無人,但現場號販子只准他倆排在板凳后。當天老人最終沒能掛上專家號。7月8日,兩人凌晨3時起床,特地搭乘計程車於3時50分再次趕到了群力。綠色通道照顧15個專家號,老人拿到的卻是16號,前面的號又被號販子搞走了。

孫老先生信中說:前排有位患癌老人自稱半夜12時就到了,當天總算掛上了號。該老人曾氣憤地對孫老先生說,要是再掛不上號,就準備和號販子同歸於盡。當天,排隊患者與號販子們也發生了激烈爭吵,有人撥打了110。可警察來后勸說了一下,就走了。

孫老先生既生氣又擔憂地說:群力中醫門診部名聞全國,可專家號長期被號販子把持,排隊秩序異常混亂,這太不正常了!

對該門診部號販子們異常猖獗的憤怒,並非只有孫老先生夫婦,12345市民服務熱線上同樣有所反映。如家住青浦趙巷、身患胃癌的70歲楊女士,凌晨3時多即趕到現場排隊,可多次掛不上號,被迫向號販子們高價求購專家號。

凌晨3時40分,躺椅、板凳已擺了42個

號販子究竟如何「神通廣大」?8月9日凌晨3時40分,記者來到了金陵東路396號群力草藥店門口。

天黑路濕,豪雨下了一夜,但金陵東路騎樓廊檐下的「群力」門口卻未受影響,板凳、躺椅已一字排開:朝東,近永壽路口的70歲以上老人綠色通道前,是樣式統一的11隻小板凳,其左右還各放了2把纏有黃色封箱帶的靠背椅子;往西,直至廣西南路口的浩友網吧,沿路夾雜著躺椅、板凳、椅子、甚至地鋪。記者數了一下,一共有27個。

凌晨3時40分,「群力」70歲以上老人綠色通道前的板凳、椅子。

凌晨3時40分,「群力」門前的板凳、躺椅等。

現場10人中,躺卧酣睡的有8人,男女老少都有。孫老先生所寄照片中的一位中年婦女也躺睡其中。另2人正坐椅子上吸煙,其中一個本地老人給了記者一張名片。正面寫著「小王」,並印有「代客辦理群力草中醫門診部(排隊、挂號、異地購葯等業務)」的字樣。記者注意到,名片上還特別註明9號診室某熱門專家每周門診的具體時間,名字下方則是2個手機號。翻轉名片,上面還寫著「葉」和一隻189的手機號。

凌晨4時不到,「老葉」給記者發放的名片。

老人說,他就是名片上的「老葉」,躺卧的這些人都是受雇前來排隊的,而記者是當天第一個自己來排隊的。記者問他排在哪裡?老人朝西最後一張躺椅努了下嘴:就那後面。他又指畫左右空蕩蕩的板凳說:「這麼多人排隊,你今天肯定掛不上。我只要100元,保你7時半后直接來看,你現在就可以到對面『如家』再睡上3個半小時。」

記者沒有理睬,站到了西頭最後那張躺椅后。

4:30分,環衛工前來掃街。前來排隊的人漸漸多了,有的「識相」地排在板凳后,有的則開罵:是不是哪天我拉一泡屎,也佔個位高價倒賣?

5:05分,金陵東路上的路燈熄滅了,天色逐漸放亮。原先躺卧的8人紛紛「起床」,有的將鋪蓋塞進大蛇皮袋內,有的摺疊好躺椅,滿嘴皖北口音……

6:20分,27個椅子一下子變成了40人

6時,門診部門口,原先的躺椅都不見了,換來了一批人,大部分人直接蹲坐在地上。

6:20分,記者發現身前竟排了40人,隊伍越排越長,記者越來越朝後退。

6:30分,記者身後也陸續排上了32人,焦灼的目光中滿懷渴望。「哎,你們都別排了,排不到的,白排的!」老葉不斷「提醒」他們。一個穿紅色T恤的中年男子,手拿表格,也擠進擠出,不斷問「要排到前面去嗎?」

「要號嗎?130元,保證上午讓你看上,不白跑!」此時,一個穿花格子上衣的女號販子也緊跟其後,不斷在隊伍中穿梭、詢問、兜售。

兩個號販子在高價兜售專家號,右箭頭即自稱「老葉」者。

有的排隊患者說,這裡的專家號至多10.5元,號販子太黑心了!有的則擔心排不上,又難辨號販子真偽。剛一開口,女號販子馬上接茬:你把身份證、病歷卡給我,我幫你辦!要是醫生不給你看,我一分錢也不收。

記者看到,有的號販子還不斷接聽手機,翻看微信,截取一些身份證上的頭像。有的還在事先列出的名單上劃線、標註、統計。記者見老葉和多個號販子不斷進出浩友網吧,感覺蹊蹺,便跟了進去,發現他們在網吧服務台的複印機上頻繁複印身份證、列印微信截圖上的頭像,還不斷和土黃色的「群力」病史自管卡做搭配。

據知情者稱,由於門診部實行實名挂號,號販子們這是在給買號的人做「預處理」,以便矇混過關。

號販子在浩友網吧頻繁複印身份證、微信截圖上的頭像以及土黃色的「群力」病史自管卡。

7:05分,保安在記者掌心畫上了81號

距離7時不到10分鐘了,據傳門診部保安要出來統計排隊人數了。人群一陣忙亂、躁動,瞬間似乎又有一撥人擠進了隊伍。記者眼前已是一條看不清頭的「長龍」了。

記者走到隊伍前,粗略清點了一下人數,發現排在自己前面的已近70人。記者以患者身份當即叫喊「有人插隊」,女號販子竟說:還要再增加10人。

7:05分,保安用記號筆在排隊者的手掌心中依次寫上阿拉伯數字。記者的手掌心被寫上了「81」。

記者質問保安:我凌晨3時40分排隊時,現場至多10個人,現在怎麼一下就成了第81?保安很不屑一顧地說:你拿出3時40分的證明給我看。四周聞聽此言的號販子都沖記者笑。一個燙髮高個號販子上前,掐了一把記者肩膀,半打圓場半是警告說:「你不要再多閑話了!」

記者回頭看,身後30多米長的隊伍,歪歪扭扭一直延伸,還轉彎到廣西南路上。不少患者一臉無奈:今天排不上了,看來只好買他們的號了。還有的說:生的是大毛病,也不要省小鈔票了。

保安在畫號。

最終,記者掛上90個專家號中的第88號

7:15分,保安畫號結束,號販子們公然開始給排隊者發錢。記者看到,一位中年婦女領到了30元以及一張門診部綠色就診卡。自稱來自安徽阜陽的她告訴記者,她在附近餐館打工,上午閑著沒事,受雇前來排隊,時間是早晨6:30分到7:40分,排隊報酬是20元,多出來的10元是等會兒進門診部付挂號費的。她說,排隊報酬一向是當場結清的。

穿花格子上衣的女號販子正在給所雇排隊者發放報酬以及綠色就診卡。

7:30分,綠色通道內的老人開始被放行進入1樓挂號大廳。7:40分,記者所在的隊伍也被放行。由於人多,還不時在門外稍做停頓。

號販子們並沒有閑著。有的站在大門口,目送「自己人」入內挂號。有的乾脆一起進入搞號。至少有3名號販子,記者根本沒有看到他們被保安畫過號,儘管大廳內有多名工作人員檢查,他們還是自由進入。

號販子也進入了挂號大廳,他的手上根本沒有畫號。

記者憑掌心內的「81」進入挂號大廳,看到有的受雇排隊者進入后,一併進入的號販子還會塞給其一張紙條,要其到窗口自報上述信息。紙條上有的寫「沈金梅自卡」、有的寫「耿香蘭0618298(註:綠色就診卡編號)」。受雇的排隊者一旦拿到發票后,在大廳內交給號販子,隨即離去。

7:50分左右,記者花10.5元挂號成功,發票上標註了診室、專家名字、以及第88號。記者來到2樓門診部,見多個號販子也在樓上,有的還隨意進出專家診室。9號診室門口工作人員看了記者88號發票后說,專家每天看90位病人,你是倒數第三位,下午3時半以後再來看。見記者不悅,一個號販子笑嘻嘻地說:儂今天有得看,已經蠻好了。

號販子為何能「如魚得水

記者注意到,此前在排隊時,現場號販子不斷接聽手機,記錄信息。據事後了解,他們是在接所謂「跑腿公司」的代客挂號業務。

記者在「百度」搜索引擎上輸入「跑腿挂號」后,隨機聯繫了數家公司,要求掛「群力」的熱門專家號。「你動嘴,我跑腿」,這是自稱「上海特價上海群力門口挂號服務公司,上海群力草藥店挂號」的廣告詞。 對方要求記者先以微信或支付寶支付300元,併發送身份證號截圖。「一般提前2-3天就可以了,掛專家號沒任何問題。」

記者所聯繫的5家跑腿挂號公司,對掛「群力」門診部的熱門專家號都滿口應承,其操作方式也大同小異:都是先通過微信或支付寶支付其250元到350元不等,併發送身份證號截圖。屆時直接到門診部取號看病。

拿著別人的信息能掛上號嗎?8月9日清晨,挂號窗口雖然標明「身份證實名挂號」,但不管受雇排隊者持本人還是他人身份證,窗口皆予挂號。顯然,實名制在「群力」成了「偽實名」。

不僅僅代人挂號輕鬆繞過了「實名制」,記者發現,「群力」的號販子們還能自己挂號后,再將號倒賣給他人,真患者持非本人名字的專家號求診。記者在個別診室觀察到,門口工作人員、有關專家並不辨析患者的身份證、發票(專家號)上的姓名是否一致。

整個群力草藥店、群力中醫門診部內外,沒有針對號販子現象對患者做出任何提醒、警示。

當天15:50分,記者再次前往「群力」。門診部還沒下班,可門口的板凳、躺椅又一字排開了。

8月10日上午,記者就號販子異常猖獗一事聯繫群力中醫門診部63284352,對方表示不清楚。當天上午10:47分,記者就此還聯繫了黃浦公安分局外灘派出所。工作人員要求記者向派出所寫信反映。記者在12345市民服務熱線上看到,針對患者投訴「群力」號販子異常猖獗,黃浦區衛生工作者協會的回復是:「不屬於門診部自己可以管好的。」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60324篇文章,獲得23128次喜歡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