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卡蘿爾》之後,他為戛納帶來了一部寂靜的兒童題材電影

《卡蘿爾》之後,他為戛納帶來了一部寂靜的兒童題材電影

5 月 18 日,戛納競賽片《寂靜中的驚奇》正式與觀眾見面。去年同期,導演托德·海因斯的作品《卡蘿爾》也是在戛納影展上釋出首張劇照。

與《卡蘿爾》類似,影片《寂靜中的驚奇》同樣採用了雙線敘事。不過這一次,影片的兩位主角處於不同的時空——他們都是聽障兒童——一位生活在 1977 年的小男孩和一位生活在 1927 年的小女孩,出於不同的目的來到了紐約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這個過程中,二人的生命也產生了交集。

這個故事改編自《造夢的雨果》的作者布萊恩·賽茲尼克的同名作品。在這部作品中,作者採用了圖文穿插的敘事方式。他用文字講述小男孩的故事,而小女孩的故事則通過素描插圖描繪,當故事臨近結尾,兩條線索發生交匯時,讀者方恍然大悟。

《寂靜的驚奇》插畫

在影片中,海因斯則採用了另外一種展現手段。電影里屬於小女孩羅絲的 1927 年部分,均以「准黑白默片」的方式呈現——「這裡沒有對話,沒有聲音,完全黑白。不過不是傳統的默片拍攝手法」。兩條線索的不同敘事風格,也為影片賦予了一種特別的年代感。

塑造年代感,這正是海因斯最擅長的部分。在之前的作品中,他經常通過選擇復古的服裝和道具、改變拍攝方式來實現這一點。在拍攝影片《卡蘿爾》時,他們採用超 16 毫米膠片,以模擬上世紀 50 年代的觀感和氣氛,片中兩位主角的復古服飾更引起了不少時尚媒體的討論。

而《寂靜中的驚奇》再次為他創造了機會,在這裡,他需要展現兩個時代的紐約。本月初公開的預告片里,兩位主人公同處在自然歷史博物館中,但他們看到的展品陳設卻具有各自時代的鮮明特色。在採訪中,海因斯說,無論是 1927 年的紐約還是 1977 年陷入經濟衰退中的紐約,都是推動這個解謎故事進展的關鍵力量。

此外,影片對關於兩位主角「聽障」設定的展現也非常特別。在小男孩因閃電事故而失聰后,電影中出現了主客觀聲音的交替使用。當主人公出現在畫面中時,喧鬧的世界馬上變得一片寂靜。同時,影片還添加了大量的配樂,全片 95% 的部分都由音樂主導,這讓兩位主人公顯得更加沉默。

托德·海因斯是戛納電影節的常客了。去年,這位獨立電影導演憑藉《卡蘿爾》獲得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金棕櫚獎提名。 1998 年,他執導的作品《天鵝絨金礦》曾在戛納電影節上獲得最佳藝術貢獻獎。他此次參展的《寂靜中的驚奇》,同樣被視為極具競爭力的作品。

不過,在昨天的觀影結束后,不少媒體還是認為《寂靜中的驚奇》「過於純真」了。作為一部兒童讀物改編的電影,成年觀眾在故事進展到一半的時候就已經能夠猜到兩位主角間的關係,這讓後半段觀影過程變得有些乏味。Variety 評論道,「他們之間充滿了太多『意味深長』的巧合,這很難讓觀眾產生共鳴。」

目前,該片已敲定北美髮行方 Roadside Attractions 和 Amazon Studios,並確定將在今年 10 月 20 日進行小規模上映,11 月中旬大規模發行。這是一個意在衝擊奧斯卡的檔期。

題圖來自:豆瓣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