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格局太小的男人,撐不起婚姻

格局太小的男人,撐不起婚姻


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在抵達光明和遼闊之前,在漫漫來時路上,需要胸懷寬廣的「合伙人」。

有多少男人願意支持女人的事業


L已經離開家在武漢工作了一個禮拜,依舊沒有收到丈夫的電話或者問候簡訊,她非常難過。

可當我問她是否後悔當初的決定,她卻斬釘截鐵地回答:不!


一個月前,33歲的L得到升職機會,擔任武漢分公司總經理,如果接受,則必須離開居住地合肥,每個周末才能回家。

L很糾結,一來,這次升職很關鍵,具備分公司管理經驗,未來才可能在總公司承擔更核心的崗位,這是職業生涯中承上啟下的環節;二來,孩子快3歲,即將上幼稚園,算是幼年時期相對輕鬆的時段,但是,老公未必認同,所以,獲得老公的支持才是核心。


開口之前,L滿心以為,老公至少不會堅決反對,畢竟,孩子出生後由外公外婆幫忙撫養,典型的「媽媽生姥姥養,爺爺奶奶來觀賞」,甚至,三年前,在L懷孕生子的關鍵時刻,也是老公職業發展的黃金期,全家一致支持他,產檢L一個人去,孩子大家輪流帶,一起把他推上職業快車道,人前人後,老公都很感謝家庭的幫助。

感同身受,L覺得丈夫應該理解她的想法。


事實卻完全不是這樣,丈夫堅決反對L去武漢外派兩年,他說:

第一,孩子小時候最需要媽媽的陪伴,這樣不顧及孩子的感受,太自私;第二,家庭中總有人要做出犧牲,男主外,女必須主內,否則家會失衡;第三,自己的事業也在上升期,更需要後方穩固,目前家庭經濟狀況富裕,不需要一起在外打拚。

L列舉了各種解決方式:可以把孩子帶在身邊一起去武漢;每個周末盡量都回家,保證家庭的溝通;這次外派的吸引力不是金錢,而是機會;只要兩年,兩年在漫長的生活中不過是片段。

丈夫依舊執意反對。

L無奈,對丈夫說:假如今天不是我外派,而是你,你想想全家會不會齊心協力支持?怎麼到了我這裡,事情就這麼難呢?


據說,大多數做出成績的男人背後都站著默默支持他的女人,但是,很多為夢想努力的女人背後都站著默默拆台的男人。

至少,對女性支持的比例,遠低於男性,家庭中只要談到犧牲和奉獻,必須是女人一馬當先,好像不這樣,都無法體現男主外女主內的社會分工。


L究竟該怎麼辦呢?

婚姻在為夢想護航,還是在扼殺夢想


誰家都有難念的經,每段婚姻都有艱難的、需要對方鼎力支持才能捱過去的時期,走不過去,就街深巷窄;走過去,是天寬地闊。

100年前,最著名的女畫家潘玉良,身後站著撐持了她一輩子的丈夫。


潘玉良原名張玉良,曾是上海美專和上海藝大西洋畫系主任,也擔任過中央大學藝術系教授,她是考取羅馬皇家畫院的第一人,被稱為一代「畫魂」。作品包括油畫、國畫、白描、版畫、雕塑等,獲得法國金像獎、比利時金質獎章和銀盾獎、義大利羅馬國際藝術金盾獎等等20多個獎項。

1913年,潘贊化解救並且迎娶曾經被賣進妓院的張玉良,陳獨秀當證婚人,新婚之夜,張玉良改姓潘,冠上夫姓,表達對丈夫的愛情和感激。


那個年代,潘贊化滿可以用潘玉良的救世主自居,但是,這個男人卻一生從來不曾限制和傷害她。他尊重妻子,見她愛讀書畫畫,就買了筆墨紙硯,甚至請了鄰居洪野先生來教妻子學畫,他給予潘玉良完全不同的嶄新生活,放任她陽光明媚,高飛就好。


1918年,潘贊化支持潘玉良考上上海美專。

1921年,潘玉良赴法國里昂中法大學和里昂國立美術專門學校學習。

1923年,考取巴黎國立美術學院,與徐悲鴻同窗。

1925年,得到羅馬國立美術學院繪畫系主任康馬蒂教授的賞識,成為該院的第一位女畫家。


孤兒出身的潘玉良,從沒想過天地可以如此高遠,更沒想到潘贊化從不阻止她的腳步,只要她想,他都一如繼往支持。甚至,當劉海粟等人建議潘玉良出國深造時,潘贊化毫不猶豫地運用自己的社會影響力,為她爭取到極其珍貴的官派留法名額。

出國前送行,兩人在黃浦江碼頭依依惜別,潘贊化取出一條金項鏈放到潘玉良手裡,項鏈的雞心吊墜中鑲嵌著兩人的照片,這條項鏈,陪伴潘玉良終生。

放行不是放任,更不是不在乎,正是因為太在乎,才不會去制約,而是想盡辦法為對方插上翅膀,助力她飛得更遠。


100年前,法國和數十天海上航程。

如今,合肥和武漢只不過兩個小時高鐵。


信誓旦旦愛你,不如關鍵時刻力挺你


L更沒有想到,這個時候,自己的父母居然能說這樣的話:

你得到新的職業發展機會不容易,我們養大你,送你上重點大學,並不是養兒防老指望回報,更不是只要你當個家庭主婦,家庭一定要兼顧,但代價不能是犧牲事業和眼界,我們希望你活得積極向上、揚眉吐氣。

爸媽都退休了,能帶著孩子陪你一起去武漢,解決你的後顧之憂。

父母還沒說完,L放聲大哭,她從來不是矯情的女人,認識多年,我都沒看過她落淚,她說:原本以為婚姻是保護傘,卻原來父母才是最堅實的依靠。


於是,一個禮拜前,L抱著孩子,帶著兩位白髮蒼蒼的老人登上了去武漢的高鐵,臨走,丈夫送行,對岳父岳母噓寒問暖,對孩子百般逗弄,對L隻字不理。

大家都覺得,那是他心裡依舊堵了一口氣,希望能自我排解,可是,這口氣有什麼好堵的呢?

如今的很多城市,男女職業與收入的差異越來越小,收入和地位的提升意味著女人承擔了更多職場與社會責任,可家裡的那部分擔當,也需要男人共同承擔。


倡議女人經濟獨立,擺脫對男人的經濟依賴,其實,同樣也需要建議男人家庭獨立,能夠與妻子共同分擔家庭責任,甚至,家庭中依附妻子的男人,與經濟上依附丈夫的女人,總量不相上下。

格局太小的男人,世界里只有自己,撐不起兩個人的婚姻,維護不了三四個人的家庭,更當不了孩子的榜樣。

很多女人,在家庭中不求呵護,不求幫忙,但求體諒。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