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揭秘「天下第一村」華西村:發債近百億 金融收益為利潤擔當

揭秘「天下第一村」華西村:發債近百億 金融收益為利潤擔當

華西村前黨委書記吳仁寶將華西村規劃為「山南錢莊山北糧倉中間天堂」,華西幸福大橋,將華西村的工業區(錢莊)與中心村住宅、商業區(天堂)分隔開來。新京報記者李春平攝

3月18日,是「天下第一村」江蘇華西村原黨委書記吳仁寶逝世4周年。如今,后吳仁寶時代,工業致富的華西村正在改變。

3月14日,由華西村村民委員會實際控制的華西股份公告,擬參股成為稠州銀行第一大股東的定增終止。參股銀行,是主營化纖產品的華西股份轉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資本路徑之一。華西村旗下的華西集團,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經涉足金融行業,如今效果正在顯現。更大的改變,華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實施。

在記者幾天的走訪中,這座被外界報道為管理封閉的村莊,卻表現得極度開放,希望外界能對其有更多的了解。華西村黨委副書記孫海燕表示,外界對華西村有很多看法,他們希望外界對華西村有個客觀的認識。

3月13日-17日,新京報記者實地走訪華西村,採訪華西村現任黨委書記吳協恩、華西村旗下華西集團各板塊負責人,還原華西村從工業向金融、服務轉型的變局。

旅遊板塊年收益數千萬

江蘇華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號,吸引著眾多遊人。華西村景區北門前的金塔路,也是華西村主要的商業街之一。

張麗(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闆,來華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剛來華西村時,張麗開了一家旅遊紀念品商店。「當時人多,一個導遊能帶近300人的團隊」。那時店裡一天接待3個團隊,「掙錢就像撿錢一樣」。

但前幾年,張麗發現生意難做了,「遊客沒以前多了,現在導遊一般都帶30人的團隊。」由於旅遊紀念品不好賣了,張麗將門店改做超市,主要為本地人服務。

新京報記者發現,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遊紀念品商店。華西村景區北門旁集體經營的華西村商場,門口雖標有旅遊紀念品的字樣,內部也已是超市模樣,售賣華西村旅遊紀念品的只剩一排櫃檯。

劉海東(化名)要比張麗早來華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紀初期,華西旅遊業蓬勃。劉海東當時跑三輪車載客,好的時候一天掙六七百塊。後來他將三輪車換成轎車,「只要把車往景區門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劉海東現在對華西村旅遊業最大的感受。現在他開起了網約車。

「景區現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萬人次略少一點,以前多的時候在250萬人次。」華西村黨委副書記、華西集團副總經理包麗君3月17日向新京報記者表示。「以前節假日組織來學習參觀的團隊游多,八項規定出台後,這類團隊游少了,但私家自駕游多了。」

「我們也在動腦筋拓展,和全國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簽約,現在看旅遊收入還是可以的。」包麗君表示,整個旅遊板塊,一年有幾千萬的收益。投資30億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龍希酒店,去年營收3個億,產生收益1000萬元左右。

鋼鐵業貢獻華西集團過半營收

旅遊業,在華西村經濟中並不佔據重要份額。讓華西村創造財富神話的,是由華西村委會控制的華西集團及旗下龐大產業版圖。目前,華西集團的註冊資本達到90億元,股權結構上,華西村民委員會持股99.9%,華西社區服務中心持股0.1%。

上世紀90年代,在時任華西村黨委書記吳仁寶的帶領下,華西村引進上鋼五廠的線材生產車間。2002年,華西集團旗下華西鋼鐵、唐山鋼鐵集團華西鋼鐵有限公司(華西北鋼)、華西高速線材廠等相繼建成投產,產業鏈下游企業也陸續設立。鋼鐵業,開始成為華西村的產業支撐。

華西村的鋼鐵布局,正好趕上了行業「黃金時期」。華西集團2009年的發債說明書顯示,2005年華西集團鋼鐵板塊營業收入達到149.28億元,占華西集團主營業務收入的57.59%。2007年,鋼鐵業務營收已達267.48億元,對集團的主營業務收入貢獻也提高到66.31%。

2007年,華西集團實現凈利潤8.77億元。由華西集團控股75%的華西鋼鐵,凈利潤達到了2.89億元,成為華西集團凈利潤的重要貢獻者。

「那時候趕上了行業的好時候,產品供不應求,掙錢也容易。」3月17日,華西鋼鐵董事長楊永昌說。

但2011年開始,鋼鐵行業開始進入下行周期。華西村的鋼鐵企業也從2008年的歷史高點走下坡路,到2015年,鋼鐵板塊收入128.39億元,僅為2007年的一半。鋼鐵板塊毛利率也從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華西集團的3大鋼企2015年全面虧損,博豐鋼鐵、華西北鋼、華西鋼鐵凈利潤分別虧損403.96萬元、6818.25萬元、2988.51萬元。「2015年可以說是全行業最差的時候,我們也一樣。」楊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時候,華西集團一些鋼鐵下游企業選擇給員工放假。虧損的華西鋼鐵沒有停工,仍保持生產。「冶鍊企業高爐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慮就業,所以即使虧損,我們也要維持運轉。」楊永昌說。

「從去年3月份開始,鋼鐵行情又好轉了。我們現在一點庫存都沒有,生產完就出貨,訂單已經排到了4月。」按照楊永昌的估計,今年華西集團鋼鐵板塊的收益會比2016年可觀。

包麗君提供的數據顯示,華西集團2016年未經審計營收為266.88億元,凈利潤4.5億元。過半的營收仍來自鋼鐵行業。2016年華西鋼鐵板塊營收169.53億元,凈利潤1.27億元。

楊永昌表示華西鋼鐵絕不會擴張。實際上,華西集團已在考慮鋼鐵這一支柱產業的未來。

「華西通過鋼鐵等傳統產業先發展起來,但現在土地成本、環境容量,都不夠傳統行業發展。如果再這樣一味擴張,今後一定會遇到大困難,所以下決心調整。」3月17日,華西村黨委書記、華西集團董事長吳協恩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華西集團旗下企業208家,3年發債近百億

如何調整,成為擺在華西集團面前的難題。目前華西集團員工人數在2.5萬人,鋼鐵板塊吸納了多數就業。

按照吳協恩的設想,目前還需先行保留傳統行業,同時向服務型行業轉型。村民就業上,能夠安排到服務型行業的就安排,對年輕人則多鼓勵到新崗位。

在談及華西集團的轉型時,吳協恩形容是用時間換空間。「不能和企業一樣直接轉了,還要講時間、方法,這五年先讓我把經濟弄好。」吳協恩說。

2003年7月,吳仁寶退休,吳仁寶的第四子吳協恩全票當選華西村黨委書記、華西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

華西集團的多元化轉型,便從吳協恩執掌華西村開始。2003年投資倉儲物流、2005年進入金融領域、2008年開始投資海運海工、2011年轉做礦產資源、2012年進入農產品批發行業。

華西集團2016年的一份發行債券說明書顯示,截至2016年3月,華西集團共有子公司186家,聯營企業19家,合營企業3家,旗下企業總數達到了208家。

多元化發展,增加了企業資金需求。新京報記者掌握的數據顯示,2014年-2016年,華西集團發債頻繁,三年累計發債92.9億元。

包麗君介紹,華西集團近三年發行的公司債,資金用途均為歸還流動資金貸款和補充流動資金。截至2016年末,華西集團債券餘額還有54億元。

目前,華西集團銀行授信總額183億元,已使用了163億元,使用率89%。2016年末華西集團未經審計的總資產533.88億元,總負債357.37億元,負債率66.94%,可動用資金29.34億元。包麗君稱,華西集團在資金方面的壓力並不大。「如不發債,我們可以解決的」。

金融收益為利潤主要來源

進入金融、海運海工是吳協恩主導。據媒體報道,吳協恩曾表示,金融這方面能拿的牌照盡量拿,不能拿的就參股。

從2005年起,華西村先後成立了融資擔保公司和典當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團財務公司,參與股權投資。目前華西集團已擁有包括投資擔保、小貸公司、村鎮銀行、典當等在內的金融服務企業。

對於選擇轉型金融,吳協恩解釋,「華西集團的轉型方向是服務業,而進軍服務業,最好、最快來體現效應、能打好基礎的,就是金融業。」

華西集團2016年發債說明書顯示,2015年,華西集團投資收益達到27.69億元,占當年華西集團利潤總額的193.25%。包麗君提供的最新數據則顯示,2016年華西集團金融營收16.26億元,凈利潤6.07億元,是華西集團凈利潤(2016年為4.5億元)的主要貢獻板塊。

與之對比的數據是,華西集團內部金融業務營收金額不及鋼鐵板塊的1/10,但利潤卻5倍於鋼鐵板塊。

海運海工板塊,則未扭虧。在2008年金融危機后,航運公司大多虧損,以拋售船隻的形式來降低損失。吳協恩認為這是進入航運業的千載難逢的時機,華西集團於2009年低價購買了5艘二手船,開始涉足航運行業。

3月17日,華西集團海運海工板塊負責人呂蘇君表示,目前華西集團擁有10艘海運船,年運輸能力2500萬噸。「2010-2013年行情不錯,2015-2016年後又是低谷。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這兩年都很困難。」

華西集團披露的數據顯示,負責海洋運輸的寶立國際、海洋工程業務的華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虧,分別虧損5949.71萬元和1.28億元。

2016年,華西集團的海工板塊仍未扭虧,海工業務營收2000.91萬元,凈利潤虧損2.26億元。

呂蘇君介紹,海運海工業務對資金、裝備、技術要求都很高,資金主要靠集團籌集,目前集團已經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資產投入。「做海運海工,也是希望做起來后,給集團更多的發展機會,可以參與到更多領域中去。這塊業務投入期結束,今年的海工業務收益會比前兩年有較大增幅。

華西村村民福利、分紅年開支超兩億

在吳協恩看來,外人並不了解華西,或者只是看到了華西的一面。「華西本身是個村,又是一個企業。」因2001年吳仁寶主持的「幫帶」,形成了大華西村。大華西佔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萬人,從華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華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華西村民每年能領到現金福利,過節發放油米等,工作上也會被安排進華西集團下屬的各個工廠。

負責大華西各村莊事物溝通、協調的大華西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張中祥表示,華西村每年用於大華西村民的各項福利開支,接近一個億。

「2002年,周邊20個村合併成13個,由華西村幫帶,土地歸華西村統一規劃使用,當時華西村支付了8000萬,2016年這筆費用增加到了9600萬元。」張中祥說,這筆支出會一直持續下去,並且只會漲不會降。

接近一個億的開支中,村民口糧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領到的現金福利)支出佔大頭。

張中祥稱,按照每個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獲得的口糧款從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實物發放,現為現金)。各項支出還包括老年人的保養金、各村公共設施維護運營開支、村幹部工資等。

原華西村村民,則不在這13村中,他們如今居住的地方,位處大華西中心,被當地人稱為華西中心村。

「華西中心村現在有900戶,2000多人,基本都在華西集團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萬元左右。」3月17日,華西中心村村委會副主任瞿全興稱,9萬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從華西集團獲得的分紅。

包麗君提供給新京報記者的數據顯示,2016年,華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紅金額達到1.18億元,這一數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別是9506.34萬元、1.05億元。除分紅之外,華西中心村村民還享受住房、免費體檢、旅遊、教育培訓等其他福利。

不過對中心村村民的分紅並不是全部發放現金。「20%以現金的形式發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員會,作為再投資資金使用。」瞿全興表示。

自1993年組建至今,華西集團有過10次增資,均來自華西村民委員會,增資金額最少3.8億元,多時16億元。村民通過村民委員會持有的華西集團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華西中心村實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紅模式,如今被吳協恩實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麗君稱,華西村支付大華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紅的資金來源,絕大部分來自持有的華西集團股份分紅。

「村民說的80%作為再投資,用現在的說法其實是期股,20%是獎金。這種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業無論干好乾壞,都不影響他得到的獎金,大鍋飯。」吳協恩解釋,從今年1月1日起,華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實行二八分紅,而是通過股份改革,憑藉持股享受全額現金分紅,在企業中則與外來員工同工同酬。

包麗君給記者舉例:「比如在集團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設一年下來有100萬的獎勵,這裡面20萬作為獎金髮下來,剩下的再投資到村委會中。現在股份改革,把股份與獎勵的關係理順,村民競聘上崗后,按照同工同酬原則,在企業獲得相應的獎勵,其作為中心村村民的優越性,則通過每年村委對其持有的股份分紅體現。」

在新的股份分紅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間接持有的華西集團股份將在較長時間維持在24%水平,不在增長,村民委員會集體控股部分,也將會視發展情況,拿出一部分,預留給合伙人制、股權激勵等吸引外部人才機制,但仍會保持集體控股。

■ 相關

華西股份金融轉型元年得失考

3月11日,華西股份交出轉型后的首份成績單,在營收增長5.58%的情況下,凈利增長超過6倍。

公司大幅增長的業績,得益於出售金融資產獲利4.55億元,對利潤貢獻率達75.33%。依靠出售金融資產拉升利潤,華西股份已非首次嘗試。

在傳統業務增長乏力的情況下,華西股份提出轉型金控平台的計劃,並在2015年付諸實施。華西股份在年報中稱,2016年是公司確立金融控股平台戰略目標后的起始之年。

發展金融曾遭「老書記」反對

華西股份總經理李滿良是「華西老人」,他1972年來到華西村,1999年負責紡織化纖廠的籌建,2000年投產,其後作為華西集團的優質資產注入上市公司。

在效益好的時候,化纖板塊毛利率能達到20%。如今雖然毛利率下滑,但在李滿良看來,公司的產品技術已經屬於行業領先水平。「現在都滿負荷生產。」3月17日,李滿良說。

2016年,華西股份紡織化纖實現營收17.72億元,占公司整體營收的83.39%。但其成本為16億元,毛利僅1.72億元,毛利率為9.69%。

在李滿良看來,9.69%的毛利率已經屬於行業領先的水平。華西股份在年報中表示,公司傳統化纖產業面對的是不景氣的行業環境。

實際上,近年來華西股份在主業增長乏力之下,頻繁通過金融運作「扮靚」業績。以2015年、2014年為例,華西股份在微量出售金融資產的情況下,歸屬利潤均在1億元以下。

「從長時間來看,畢竟之前華西股份只是局限於幾家企業,而投資則可以打破這種局限,(華西村)書記(吳協恩)講了要輕資產,借外力去搞。」李滿良說。

「如果說吳仁寶時代,華西村實現了工業化,那麼在吳協恩執掌的華西村,在品牌和資本運營上邁出了新步伐。」長期跟蹤研究華西村的江蘇小康與現代化研究中心主任馮治曾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

2003年,吳仁寶之子吳協恩正式擔任華西村黨委書記。新上任后,吳協恩沒有立馬接手管理企業,而是帶領一班人到中關村、上海、深圳進行調研。

在考察后,吳協恩與大家商量決定學上海,發展金融服務業。起初,吳協恩發展金融沒得到父親吳仁寶的贊同。「父親在華西村一輩子,還是喜歡那些看得見、摸得著的實業。」3月17日,吳協恩告訴新京報記者。

背著父親,吳協恩搞起了金融,並在第一年為華西集團貢獻了一部分利潤。看到賬面數據,吳協恩得到了父親的認可。

去年參控21家遊戲、新能源汽車等公司

2015年,華西股份開始確立「投資+融資+資產管理」金控平台的戰略目標。相應地,一村資本、一村投資、前海同威、方創金融等一系列投資平台成立。

2016年,華西股份設立或參股的公司達21家,涵蓋TMT、新能源汽車、醫療、教育、二手車等領域。這與外界傳統認知的「華西村」並不一樣。

在確立了新的戰略目標之後,2015年9月,華西股份董事會選舉湯維清為公司董事長,同時成為戰略委員會主任。

湯維清從事金融行業多年,擁有研究所學歷,中歐國際工商學院EMBA,其先後擔任過深圳中大投資管理公司副總經理、招商證券副總裁等。

在湯維清加盟華西股份的前後幾個月中,擁有金融從業背景的王宏宇、於彤加入,分別擔任副總經理兼董秘、副總經理。

在收入方面,2016年湯維清從公司獲得的稅前報酬總額為66.67萬元、王宏宇為90萬元、於彤為150萬元,均高於其他董監高成員工資。華西股份2014年年報顯示,公司董監高全部薪酬總和為140.41萬元。

除了提供高薪,華西股份在2016年初實施了股權激勵計劃,涉及的激勵對象共計4人,包括湯維清、王宏宇、於彤,以及一村資本董事總經理劉晶。獲授的股票期權數量分別為100萬股、80萬股、70萬股、50萬股,行權價格為8.09元/股。

股票期權行權條件之一為,在第一個至第三個行權期,2016年至2018年各年度金融投資業務凈利潤分別不低於3000萬元、1億元、3億元。

對於股權激勵,湯維清認為更多的是基於搭建金融投資業務平台,建立機制。

資本市場環境變化等因素致參股稠州銀行失利

2016年6月,華西股份擬非公開發行股份募資不超過13億元,用於認購稠州銀行增發的3.26億股股份。增發完成後,上市公司持有稠州銀行9.62%股份並成為其第一大股東。

湯維清透露,公司之前打算拿自有資金入股稠州銀行,但去年證監會臨時出台了重大資產重組新規定,導致這種投資受到限制。

「通過此次入股,公司將藉助銀行的募資能力以及牌照價值,促進股份公司金融布局完成由單純的資產管理端構建向資金資產協同發展階段的跨越。」華西股份在定增草案中稱。

經過半年之後,3月14日,華西股份宣布終止發行股份,理由是再融資政策法規、資本市場環境、融資時機等因素髮生了諸多變化,進度存在不確定性。

此外,轉型中的華西股份,對資金的需求進一步加大。2016年,公司投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14.18億元,同時,籌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19.63億元。

2016年,華西股份公開發行兩期公司債券總額9億元,非公開發行公司債券3億元。在扣除相應費用后,累計共募集資金凈額為11.94億元。

一位不願具名的券商保薦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發行公司債的目的,往往是解決流動資金不足或者償還銀行貸款。

募資總額的增加,導致公司資產負債率上升。2016年,華西股份資產負債率43.02%,較2015年上升18.3個百分點。

「做金融,資金需求量比較大,適度利用上市公司平台提高資產負債率很正常。」在湯維清看來,43.02%的資產負債率不高,目前華西股份的資金流動性比較好,長期投資比較少。基於這種情況,資產負債率可以略提高。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