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你知道,她真正愛你時是什麼樣子嗎?

你知道,她真正愛你時是什麼樣子嗎?

/ 01 /

Fred最常和我抱怨的是:「你說我老婆的記憶力怎麼那麼好,連我三年前跟哪個姑娘聊天兒她都能記得住人家網名。按照這道理,她當初能考上清華才對啊!怎麼跑我們學校來了,還順道拐跑了我?」

Fred的老婆是我們公認的迷糊小姐。我在北京閑來無事,給她發微信慫恿她來京城同我私會,結果她買了南站的高鐵票,卻跑去北站坐車。搖頭晃腦在高鐵站對面的咖啡館坐了小半個點兒,結果臨檢票傻了眼,只得原路返回,一面痛心疾首地罵火車票上字太小,一面名正言順地放我鴿子。

可Fred卻說他老婆就是一個行車記錄儀,別說路面兒上的紅綠燈都能記住,就連剛過去那輛車裡開車的姑娘胸有多大,都看得一清二楚。他恨不得拿著算盤跟我吐口水:

「大大前年,公司來了一個前台,對我有那麼一點盲目崇拜。沒事總半夜給我發信息,跟我說句晚安,上班的時候帶一份愛心早點。地道戰還沒持續半個月,就被她發現了。我發誓啊!我們倆可什麼事也沒幹。結果前幾天她吵架還張口就來,『我告訴你,我可記得呢!那年,那個小前台!」

「大前年,公司忙,我一天暈頭轉向的,哪記得什麼她生日。正好趕上我出差,忘了給她打電話。這回來就炸了,奪命連環call。哪年過生日我都不敢再忘了,恨不得買倆禮物。但她還是總能想起來,一言不合就張嘴埋怨:『你忘了我過生日你連個信兒都沒有的事了?你還好意思跟我理直氣壯!」

「再說前年,我上學時的女神來了,我可不得表示一下,請人家吃個飯,儘儘地主之誼?她知道那是我女神,我就沒敢告訴她是跟誰吃飯。結果我女神也是夠嗆,好像是來砸場子的,還私下裡邀請她了,她也沒和我說。結果我們倆在飯桌上碰見的!這可好嘛,回家開始質問我,就沒停過!」

「剩下的,什麼哪年我跟哪個姑娘搭了個話啊,哪次沒陪她看電影啊,哪一回惹她不高興了,全都記得清清楚楚。你說說她是不是沒事找事?這日子我還跟她過嗎?」

我和Fred老婆關係不錯,那也是個頂尖的美女,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人也特別水靈。平時說起Fred,雖然都是抱怨的語氣,但是滿滿的甜蜜啊。他們倆這點事我聽她老婆說了多少遍了,幾乎倒著也能背下來。

我向Fred一頓點頭,表示同意,我說:「我也覺得,你老婆啊,真的是記憶力超級好。」Fred一副看見志同道合革命夥伴的模樣。

我接著說:「你舉的例子還是不夠充分,我再給你舉幾個,坐實一下你老婆記憶力好的事實。

「你看,你爸過生日,你老婆提前一個月就開始準備。那會兒咱們一起吃飯,她和你提起來,你都忘了你爸要過生日的事。你老婆準備了吃的,買了禮品。你爸有糖尿病併發症,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醫生在醫院裡交代了一遍,你那沒考上清華的老婆都記住了。每次拿東西過去,每次打電話給家裡的護工,我都聽見她要叨叨一遍,讓人家注意一點。你老婆記憶力多好啊!

「還有一回你在飯桌上跟我們吹牛說最美的人生就是周六的時候睡到太陽能曬屁股,自然醒,然後爬起來,桌上就擺著鐵西的那家生煎,喝一瓶冰鎮的可樂,打一個飽嗝。結果你三周加班,第四周,你吹過的牛你都忘了,你老婆在你休息的周六,掐準時間跑去鐵西給你買了一盒生煎,冰箱里冰著一箱的可樂。你老婆記憶力不好嗎?

「你還沒辭職創業那年,你們單位晉陞考試,那都是實打實需要背的。你說看見字頭疼,你老婆一頁一頁地念給你聽。到最後,你考試過了,你老婆也已經可以倒背如流了,閉著眼睛也知道第幾頁的第幾行是個什麼問題。那些題枯燥又難背,我看一眼就沒興趣,她能從頭捺著性子陪你讀到尾,還能念完,而且都背下來了,你說她記憶力好不好?

「你們家這些親戚,誰有什麼事,誰家裡缺什麼東西,喜歡什麼類型,哪個要過壽,哪一個生病了住在哪兒,她都記得一清二楚。還有你,你喜歡藍色,愛穿POLO衫,喜歡吃辣的甜的,從來不吃蔥花,夏天好喝兩杯,沒事在家哼歌都是陳奕迅的,只要晚上7點在家必看新聞聯播,沒事愛看個球,喜歡德國隊。這些你老婆和我說了無數遍,我都背下來了,你說你老婆記性好不好?」

Fred一愣,訕訕地笑了,來了一句:「我回家了啊,晚了。」

我猜,他一定是回家找那位讓他抱怨的好記性的老婆去了。

女孩的記憶力好壞,絕對不取決於智商,而取決於她有沒有在心裡把你當回事。如果真的在乎你、愛你,你說的每一句話,哪怕是一句玩笑話,她都會牢牢記在心裡;如果不愛你,你說了一千遍你不愛吃烤肉,下回她說請你吃飯,還是會把你領到烤肉攤兒前面。

/ 02 /

我們班代找了個女朋友,就是這種記憶力好的姑娘。每次都豎起耳朵聽我們講以前的那些事,牢牢記住提過的哪個人,還有那些奇葩的故事和經歷。她雖然沒參與過和班代共同大學的過去,可見幾次面后,卻也能一起聊天不尷尬。

他一點也沒嫌棄女友八卦,笑著說:「這說明她在乎我啊,想融入我的圈子,所以才會留心和我有關係的事。我的過去她沒來得及參與,總要彌補一點是一點。」

她女友做得也很棒,就連我們一起去學校門口的豆皮兒攤,裝模作樣地追憶曾經的似水年華,她都知道。還知道班代喜歡吃的是門口老太太賣的那個不蘸醬的、酸甜口的,儘管那是班代十幾年前的口味兒,儘管她之前不曾同班代來吃過一次,儘管她都是通過我們聊天記住的。

有一起去的小夥伴逗她:「超能大腦,還記得什麼呀?」

她笑眯眯地把豆皮兒遞給班代,一邊說:「豆皮兒是學校門口第二家推車的,不蘸醬,酸甜口的;擔擔麵是右面那家招牌帶紅色標誌的,不吃牛筋面,不放香菜蔥花,多放個辣椒;珍珠奶茶要哈密瓜味的,多放一勺奶,做得要快,因為他都是12點半才來吃飯,前面半個小時貢獻給了足球。」

雖然她也會把我們調侃班代曾經追姑娘的那些事記在心裡,牢牢看著他,沒事翻一次小舊賬;雖然她也因為班代記不住什麼事粗心馬虎假裝生氣,和班代擺擺臉色;雖然她也容易打翻了醋罈子,聽說班代追過班花,每次我們聚會都要問一句:「有班花嗎?」

可班代從來不生氣,都是笑嘻嘻地哄著她。因為他懂得那個淺顯卻真摯的道理——在乎一個人,才會在乎他所有的細節,才會害怕他和別人有什麼聯繫,才會怕失去他。

Fred的老婆也是,班代的女友亦是如此。

/ 03 /

我知道的那些可愛的姑娘,無一不是,每次一提吃飯,張口第一句話是:「你愛吃辣的,我們去吃川菜啊!」她記得你愛吃的每一種的口味,卻似乎記不得自己更喜歡清淡的和甜食;每次臨近過生日,過紀念日,過節日,偷偷攢了幾個月的薪水想送你一個驚喜,卻似乎記不得這些錢足夠買自己心心念念了幾個月的包包;每次你生病,她記得哪一種葯該如何吃,還會記得每一個你所在城市的天氣,叮囑你天涼加衣,卻似乎記不得自己這邊下了大雨,結果在公司門口被淋成落湯雞。

我想,如果再有男生和我抱怨,女友的記憶力怎麼會好得像電腦數據一樣。我一定會讓他想一想,那些女友擔心他、挂念他、細心為他做一切事情的時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