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男友分手撂狠話說要參加我葬禮,我旅行暈倒醒來后竟真看見我靈堂

男友分手撂狠話說要參加我葬禮,我旅行暈倒醒來后竟真看見我靈堂

每天讀點故事app作者:蘇林深 | 禁止轉載

1

我死了,我在葬禮上吃果盤。

都說了我不喜歡吃香蕉哈密瓜,也不知道是哪個瓜娃子瞎放的哦。好煩,我的草莓和櫻桃都吃光了,我抱起西瓜,徒手劈開了。

嗯嗯嗯,我一定是全場最萌的吃瓜群眾。

為什麼遺像一定是黑白的呢?還被放大那麼多倍,臉這麼大,真的太丑了。

明明我已經寫過遺囑了,我死後,我的損友們必須全員到齊,提前齋戒沐浴,來我們的葬禮上辦個party,開香檳DJ打碟一通狂舞,上午火鍋中午烤肉晚上擼串,慶祝我轉世投胎。

但是瞅瞅啊,一個一個哭喪著臉,嘖嘖嘖,穿得一片黑壓壓的,像什麼樣子。

不知道我喜歡粉色嘛!粉色!特騷氣的那種!

唉,這直接抹殺了我生前最後一個願望,生是任性的人,死是開心的鬼。

可是我的葬禮一點都不炫酷,寶寶很不開森。

朋友們哭著走了,我也吃得差不多了,準備撥電話給鬼差,讓他們開小火車來接我趕去投胎。

可是我剛拿起電話,突然看見了一個人,孤零零地、緩慢地、艱難地走進了已經沒有人的這裡。

哦漏,這不是我前男友韓宥么。

他一動不動地盯著我的遺像看,面色煞白煞白的,嚇得我以為他變成殭屍了。

鬼使神差地,我沒有撥電話。

我呼叫了「延誤轉世」的相關業務。

2

我一直跟著韓宥的身後,飄啊飄,盪啊盪。

他在海邊晃悠幾圈,簡直比我還像孤魂野鬼,搞得我都想拉著他一起去投胎了。

來生投胎比翼鳥,大難臨頭我先跑!

他回到家,拿起紙,明明手抖個不停,還在上面一遍一遍地寫我的名字。

越寫越密集,越寫越用力,越寫越是掉眼淚,啪嗒啪嗒地滴在我的名字上。

他就這麼寫,從晚上九點寫到凌晨三點,伏在案上累癱。

我站在他身後嘆了口氣,然後拿起了他的筆。

3

韓宥醒來的時候,眼睛腫得像兩顆桃子,看東西有些費力。

可他還是立刻發現了異常。

紙上滿滿都是我的名字,然後在紙的最下面,有兩個字:「幹嘛?」

那是我的筆跡,他認得,簡直丑絕了。

他瞳孔放大,用手指用力戳了戳那兩個字,不相信似的。然後站了起來,四處看,大喊我的名字。

聲音之撕心裂肺,嚇得我趕緊捂住了耳朵。

壯士有話好好說,鬼吼鬼叫些什麼,明明我才是鬼,放尊重一點好不好。

許久,他收起癲狂,學聰明了,在紙上寫:「你是初初么?」

然後劃掉了,重新寫:「你在哪裡?」

然後又劃掉了,重寫:「你還好么?」

又劃掉,陷入沉思。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你這是想逼死強迫症嗎?

就奪過筆,寫:「智障我在你旁邊!想說什麼直接說!」

真是恨我不能發表情包啊!

4

從那之後,韓宥總是帶著一個本子,一支筆。

他會找沒人的地方跟我說話,我寫東西回他,我們一人一鬼進行親切友好的無障礙溝通。

他說:「你今天心情好么?」

我回:「給我買斤櫻桃。」

他說:「你怎麼會在我身邊?」

我回:「給我買斤草莓。」

他說:「你不要走了好不好?」

我回:「給我買半個西瓜。」

他說:「你有沒有後悔跟我分手?」

我回:「啊啊啊啊啊滾蛋啊,那邊那個人在吃葡萄!快給我買點!」

他笑:「你怎麼還是那樣,總想著吃啊。」

許是他笑得太好看了,我就忘了回答。

他慌了,又開始叫魂兒。

我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然後寫道:「你好煩!」

5

我跟他分手的那天,是個艷陽天。

連老天爺都不願意下點雨給我渲染一下悲傷的氣氛,烘托一下人物的悲情什麼的。

我把病歷甩給他看,開誠布公、毫無隱瞞、十分誠懇地說,我想用我剩下的生命環遊世界,跟他談戀愛太虧。

他同意了,問我還剩多久。

我說三個月吧。

可惜天有不測風雲呀,才一個月我就死了,還沒來得及衝出亞洲走向世界呢。

我在進藏的半路上倒下,搶救無效。

我跟著我美好的肉體飄回了家,在床上睡了好久,醒來的時候差點遲到自己的葬禮。

6

韓宥第八百次問我「你有沒有後悔跟我分手」這個問題。

我只能老老實實地寫:「真沒有。」

韓宥一點兒也不生氣,反而笑了。

「我也沒有。」他苦澀地開口。

「你知道嗎?我那個時候很害怕。我害怕自己控制不住地想把你留住,或者跟你走……可是我最後忍住了。」他看著遠處,「我不希望,你到死都沒有自由。」

許久,我在紙上寫:「嗯。」

這是我七年的戀人啊,我當然知道,他比誰都懂我。

可是親耳聽他把這些話說出來,我還是很難過。

「現在好了,你終於可以永遠留在我身邊了。」他伸了個懶腰,收起本子,美滋滋地回家睡覺。

我看著他的睡顏,突然做了一個決定。

7

我的「延誤轉世」業務已經到期了,可是我不想走。

鬼差調侃地說,我跟所有別的女鬼不一樣,簡直清麗脫俗。

別的女鬼,都是想辦法讓男友把自己忘了,然後自己舒舒服服去投胎。

就我一個願意承受不輪迴的痛苦,跟男友上演人鬼情未了。

哼哼,我拍了拍鬼差的肩膀,「大兄弟,這你就不懂了吧,我們兩口子都這麼自私的。」

我不希望他把我忘了,他也不希望我投胎,幹啥要傻了吧唧地去做彼此都不喜歡的事呢?自虐啊?

8

鬼差大哥聽完,表情如吃屎般嚴肅。

我也感覺到了這股有味道的嚴肅,於是也很凝重。

鬼差大哥對我說——

你們的私事我不管,但是你要記得,從來只有大仇大冤未得報的厲鬼,或是生前道行高深的人,才能憑藉強大的怨氣或法力強行留在凡世。而像你這樣的普通鬼魂,長期流連凡世,就會灰飛煙滅,不得超生。

我聽完嚇得吞了吞口水,心想還不如讓我去吃屎呢。

我從沒想過,這麼點小任性居然會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

看來還是人鬼殊途么?

我果然還是一隻太年輕的鬼啊。

9

韓宥那邊當然不曉得我的糾結,依然沉浸在和死去小女友的異世戀里。

我生前是個小說家,無聊就寫寫本子,韓宥幫我敲成文字稿拿去賣掉。

這段時間韓宥正失業,拿到稿費就臭不要臉地感慨:「謝女票養我!嚯哈哈哈,我要去通宵!女票保佑,我不要遇到國小生。」

我寫的本子越來越多,屋子裡快沒地方放了,又不能賣,怕買方翻開本子,就會立刻撥通對街精神病院的電話。

韓宥只好換了個大一點的出租屋,「唉,唯女子與女鬼難養也。」

這麼一折騰,我們又變成了窮鬼。

稿費少,主要是我的工作效率太低。

好歹我以前是一小時能敲3000字的,現在只能一個字一個字地寫,坑爹啊。

我呼叫鬼差大哥,問他能不能把我和男票的溝通工具換成電腦,咱也與時俱進一下吧。

鬼差大哥略微思索了一下,於是十分慈祥和藹地對我說:「滾。」

10

清明,韓宥給我燒了好多紙錢,我還沒捂熱乎就趕著去賄賂鬼差大哥了。

真是鬼艱不拆啊。

鬼差拿了我的錢,十分客氣地對我說:「再不投胎就等死吧你。」

我眼淚流成寬麵條,遂問:「我就這樣,還能支持多久?」

鬼差說:「一年吧。」

我突然想起我死前醫生對我說的:「三個月吧。」

於是我明白,以我這不爭氣的體質,肯定捱不到一年。

11

我已經感覺到,我的行動越發吃力了。

小時候聽過小美人魚的故事,說她尾巴變成人腿,像走在刀尖上一樣。

對此我感同身受。

我覺得,我周圍一天24小時都有很多很多的容嬤嬤在扎我。

晚上,我開誠布公、毫無隱瞞、十分誠懇地對韓宥說,我得去投胎了。

韓宥很是受打擊,邊哭邊控訴:「活著甩我,死了也甩我,你真行啊你。」

12

可是,我又怎麼捨得呢。

死過一次的人,還怕什麼灰飛煙滅。

如果我能久留,我會一輩子這麼耽誤他,絕不心軟。

可是我不能,我遲早要消失。

等到我走了,他習慣了我的存在,再好好生活就更困難了。

從那以後,我依然在他身邊,只是,再也不刷存在感了。

他真的以為,我已經投胎了。

13

7個月之後,韓宥有了新女友。

真是巧了,她也叫初初。

初初跟我這個慫貨不太一樣,她喜歡極限運動,特刺激的那種。

韓宥也喜歡這些,只不過我不敢,所以他也從來不玩。

現在有人陪他一起玩極限運動,陪他一起吃我不愛吃的香蕉哈密瓜,陪他一起生個娃,陪他一起活到死。

唉,哪有什麼愛啊不愛啊合不合適的,這世界呀,很大很大,永遠沒必要對感情絕望,永遠都有比你想象中更合適的人。

特么的搞不好還撞名呢。

14

初初的勇敢還體現在,她比我主動多了。

她準備跟韓宥求婚。

這段看得我淚眼汪汪的,初初說,我們一起去雙人蹦極,回來就是生死之交了。

她特別霸氣地把鑽戒丟給他,「回來你就給我套上。」

我在空中飄著,看他倆從上面蹦下來,場面極其感人。

初初對著天空大聲喊:「你願意娶我嗎?」

一分鐘過去了,沒有回答。

兩分鐘過去了,沒有回答。

五分鐘過去了,還是沒有回答。

簡直就是噤若寒蟬鴉雀無聲萬籟俱寂的尷尬。

我在旁邊急得跟什麼似的,心想韓宥你平時也就跟我貧的能耐,真遇到事兒怎麼就慫了!

你有本事談戀愛,你有本事求婚吶!

15

起風了。

不清楚是命運還是天意,韓宥的安全措施出了問題。

我眼看著他從高空墜落,手裡依舊死死地攥著那枚戒指。

初初哭得撕心裂肺。

此刻我才終於體會到,韓宥當時的心情。

知道我要死掉了,他能忍住不留下我,也不跟著我。

而我卻完全做不到。

就算灰飛煙滅,我也會暗搓搓地跟在他身邊。

他的愛,遠勝於我。

16

韓宥死了,他在他的葬禮上吃果盤。

我一走進來就直接氣炸了好嗎?!

牆上掛著彩色照片,還是P過的,狐朋狗友一個不少,在群魔亂舞,果盤只有櫻桃和草莓。

媽蛋啊,這不是我夢中的葬禮么?!好想重新死一次!

韓宥見到我,一點也不驚訝。

既不陌生也不熱絡,像過往我們相戀過的七年一樣。

他拍拍屁股旁邊的空位置示意我坐下,遞給我一個果盤。

「吃了我的果盤,可就是我的鬼了!」他笑。

我突然有點傷感。

怎麼老娘吃個果盤還得賣身呀,做鬼到這個地步也是夠失敗的了。

於是我只好想出一個不那麼丟臉的回答方法——

「討厭啦死鬼,人家什麼時候不是你的鬼啦。」

17

韓宥的死純屬意外,並非我所願。

可是事到如今,我們只有手拉手一起投胎。

來生投胎比翼鳥,大難臨頭我先跑!

我回家去看了眼爸爸媽媽哥哥,韓宥也回家看了眼爸爸媽媽妹妹。

鬼差大哥問:你們在投胎之前,有沒有什麼未實現的願望呢?

我笑了,搖頭。

韓宥也笑了,點頭。

我惡狠狠地瞪他,「是不是沒娶到初初格外遺憾?」

「是啊。」他說。

然後他抓住我的手,在無名指上套上一枚看起來很眼熟的戒指。

「現在沒有遺憾了,走吧。」

窗外下了雪,我們推開那扇門,看到有強大的光暈照了過來,我回頭看著韓宥,笑了。

嗯,走吧。(原題:《前男友來參加我的葬禮》作者:蘇林深。來自:每天讀點故事APP)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