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經濟走勢跟蹤(1742期)中國式共享經濟能否長久

經濟走勢跟蹤(1742期)中國式共享經濟能否長久

摘要:雖然有分析人士認為,在很多共享經濟並非真正的共享,而是由科技公司主導的租賃模式,獲取數據是其主要目的,同時式的共享經濟現狀也沒有比較成熟的盈利模式,但這並不妨礙式共享經濟如火如荼的發展。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共享經濟正在蔚然成風,你可以租借任何東西,從籃球到公寓,從雨傘到歌曲。但這種經濟正呈現出商業色彩,受益的是風險資本,而不是公民。

全球共享經濟的主要旗手(例如愛彼迎(Airbnb)和優步(Uber))讓人們能夠通過出租自己的公寓、汽車或時間獲得更多收入,但幾乎所有租賃商品所賺取的收入都集中到了資本所有者手中。

「在別的國家,共享經濟更像是個人的,」總部位於深圳的創業孵化機構3W咖啡(3W Coffee)業務經理Erik Zhang表示,「但在,它更像是公司的。」

這些公司的巨大收穫並非來自交易收入的分成,而是數據。頻繁租賃的商品提供了大量有關用戶習慣的統計數據。數據還可以用於信用評分體系:多次未能歸還雨傘,你的信用評分就會下降。

這讓共享變成了一種被大量複製的商業模式。腳踏車、充電寶、雨傘甚至籃球都能按小時租借。甚至連音樂供應商也加入了進來:在一些大城市的商場和超市,出現了類似電話亭那樣的卡拉OK吧,唱歌愛好者可以在午飯時間衝進去唱一兩首,甚至還能錄音。

數據顯示,2016年移動支付規模是美國的近50倍。享有「后發優勢」,而美國消費者依然習慣用卡。電子設備配件製造商Anker旗下的街電(Jiedian),計劃今年在的酒吧和咖啡廳放置逾100萬部AnkerBox充電寶。業主只需承擔電費;用戶充電30分鐘或60分鐘(取決於充電寶所在地點)以上付費。很多服務收取的低廉費用背後隱含的是收集大數據的能力。

「這不僅僅是腳踏車;同樣寶貴的是數據,」諮詢公司德勤(Deloitte China)首席經濟學家、合伙人許思濤表示,「風險資本和投資者之所以願意投資(於去年在如雨後春筍般興起的大量腳踏車共享應用),原因就在這裡。」

共享經濟的國際旗手在開展業務時,看到他們的業務模式被用戶改變了。很多人不是在度假時把自己的房子出租出去,而是變身小房東,投資第二套住宅,然後按日出租——這種做法在日本也很普遍。

「共享經濟實際上基於你開展業務所在地區的特點,」Eric Zhang表示,「在這裡,更多的是出於文化原因:在,人們不喜歡把東西與他人分享,除非這樣東西我們不(再)需要了。」

甚至連叫車應用滴滴出行也不僅為司機、還為相關公司帶來了機會。滴滴出行在擊敗優步,後來收購了後者的在華業務。

滴滴與很多向司機出租汽車的汽車租賃公司達成了合作,同時號牌租賃(這是維持汽車運營的一項昂貴費用)行業也迅速出現。一家號牌租賃代理機構的號牌租金為一年1萬元人民幣(合1500美元),該機構表示五分之一的業務來自滴滴司機。

「在,像共享腳踏車這樣的業務並非真正的共享,」德勤科技、傳媒和電信行業領導合伙人周錦昌(William Chau)表示,「它由一家科技公司所有。這是一種租賃模式……獲取數據是它們的主要目的之一。」

據路透中文網報道,政府已留意到,並預計今年「共享經濟」將增長約40%至4.83萬億元人民幣(7050億美元)。到2020年,應該會佔到GDP的約10%,表明希望成為全球範圍內的共享經濟領導者。普華永道預計,到2025年,五個共享行業——共享汽車、旅遊、金融、人員、音樂和視頻串流——的全球營收有望從目前的150億美元增至3350億美元。

的共享經濟不斷增長,其背後的資金大多來自天使投資人和風投公司。路透根據數據公司IT桔子的數據測算,4-5月期間,總計至少為16.9億元(2.47億美元)的初期融資投向了20多家提供共享服務的初創公司。

共享充電寶行業的12家企業獲得了11.3億元人民幣,而共享籃球、共享雨傘項目合計獲得了大約2500萬元人民幣融資(365萬美元)。善用移動設備、熱衷追求便利的民眾擁抱這些創新共享之際,一些批評人士則質疑這些需求是否真實存在或是具有持續性。他們指出,這些企業的低營收、高資本密集度模式,意味著實現獲利可能遙遙無期。「年輕人以租借取代擁有物品作為生活方式,」英諾天使基金投資總監朱艷梅指出。「但共享模式不是每種情況都行得通。在某些情況下,他們是試圖滿足真實需求,但在其他情況則不是。」

一些投資人指出,這波融資熱潮讓人回想起2010-2012年數百個團購網站崛起及隕落的奇景,他們指出,在遭遇激烈的價格戰之後,多數團購網最終倒下,虧損大約10億美元。「在,跨入市場的唯一障礙是誰能籌得最多資本,這是好事也是壞事,」九合創投投資經理許妙成指出。「好處是,有資金可讓眾多企業創立。你可能不需要太多專門技術或新科技。壞處是可能有很多資金被浪費。」

豬了個球(Zhulegeqiu)創始人徐敏表示,他希望迅速推廣至全國,在估計達10萬個籃球場上提供這項服務,最終成長為一個數十億元人民幣的事業,最終目標是提供所有可以分享的產品。這個總部位於浙江的初創企業,5月5日從馬笛兒投資取得了1,000萬元人民幣(146萬美元)的早期融資,距離徐敏提出這個構想不到兩個月。「我們正不計代價地拓展業務,因速度就是一切,」徐敏向路透表示,「當然這意味著初期成本很高,因為很多事都得在一個月內完成。」他拒絕提供詳細數據,但太陽能發電的籃球租賃機器的成本大概在幾千元人民幣,目前在北京、上海、杭州、天津及成都設有據點。他說,成功關鍵在於比競爭對手取得更多資金,擴展腳步也要比他們快。不過就連一些積極的業者也存有疑慮,稱偶而才會使用籃球,因此租用的需求不大。所有共享服務都要求一次性存入押金——一個共享籃球的押金為99元人民幣(14.45美元),這為共享企業提供了一次性的資金緩衝,然而批評人士稱,若不能很快獲利,長期而言這些資金並不夠。

最近一波「共享」企業浪潮主要是受摩拜和ofo等共享腳踏車企業迅速崛起的鼓舞,這些共享腳踏車企業在剛剛超過兩年的時間內總共籌資近130億元人民幣,向更多的城市以及包括倫敦和新加坡在內的國際市場推廣此類服務。

共享e傘的趙書平稱,今年早些時候深圳街頭的租賃腳踏車如雨後春筍一般湧出,他的三個孩子沖著搶著要試騎,在那之後他便想出了這個主意。「我想:它們不過是普通腳踏車,如果這行得通,為什麼雨傘不能共享呢?」他說道。趙書平在3月為其密碼鎖雨傘申請了專利,他稱雨傘和鎖具製造商都在爭搶訂單,為他提供了長達30天的付款寬限期。「眼下我的雨傘成本基本為零,」他說道,還稱希望今年能在南方「適度」投放3,000萬把共享雨傘。他表示業務已吸引了人壽等潛在合作方的注意,後者希望將這一模式複製到從香港到新加坡等市場。

印度政府5月31日發布的數據顯示,2016年度(2016年4月-2017年3月)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率為7.1%。維持了被視為潛在增長率的7%大關,連續3年高於的GDP增長率。由於廢除2種大額紙幣,印度經濟1-3月大幅減速,但不少觀點認為2017年度以後印度經濟將達到7.5-7.9%,增長將加速。

印度2016年度的7.1%增速符合1月統計局發布的預測。雖然政府與民間的設備投資僅增長2%,增長乏力,但增長9%的個人消費拉動了整體水平。此外,印度還修訂了過去的數值,2015年度GDP上調0.1%,調至8%。

印度今年1-3月增長率為6.1%。由於2016年11月實施的廢除大額紙幣對消費等造成影響,與去年7-9月的7.5%和10-12月的7%相比出現減速。

以1-12月的全年時間計算GDP,難以單純比較,但2016年增長率為6.7%,印度在全年數據上高於。印度中央統計局此次將2014年度GDP上調至7.5%,因此連續3年超過。

不少觀點預測印度的增長率將進一步加速。世界銀行預測印度經濟增長2017年度將達到7.2%,2018年度達到7.5%。此外,同樣預測印度經濟增長將加速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認為2018年度將達到7.7%。

不少觀點認為,印度的稅制改革和限制放寬將帶來增長加速。稱得上獨立后最大稅制改革的物品及服務稅(GST)也拿出了7月引進的時間表。此外,市場也對景氣度的改善感到樂觀,印度SENSEX指數截至5月30日連續4個交易日創出史上新高。

(日經中文網,2017.6.1)

美國經濟的最新跡象表明它正在告別2017年的疲弱開局。數據顯示,消費支出在4月份錄得今年最快增長,似乎表明世界最大經濟體正在擺脫政治動蕩的影響,再次準備帶動全球復甦。

消費支出是美國經濟的關鍵驅動因素,而其今年早些時候的放緩使國內生產總值(GDP)第一季度的年化增幅僅為1.2%。亞特蘭大聯儲(Atlanta Fed)5月30日表示,更強勁的數據推動其受到密切關注的GDP預測模型顯示,第二季度將實現強勁的3.8%增長。

「這證實了我們的觀點,即美國經濟在經歷了冬季疲軟后將會再度加速,上半年的整體增長將穩穩保持在2%的水平,」DS Economics的黛安·斯旺克(Diane Swonk)在談到美國經濟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的數據時表示;數據還顯示個人收入呈現穩健增長。

根據經濟分析局的數據,經季節因素調整后,4月的家庭支出比3月增長0.4%,是去年12月以來的最快增速。根據Berenberg Capital Markets的數據,非必需性項目(剔除食品和服裝等必需品)上的支出增速是7個月以來最快的。

美國出現復甦跡象之際,另外兩個大型發達經濟體——歐元區和日本——的數據也顯示出擺脫危機后低谷的新跡象。

儘管美國的通脹仍然較低,但國內外的經濟形勢不斷向好,很可能讓美聯儲(Fed)的政策制定者放心,他們正計劃自金融危機結束以來第四次上調短期利率。美國央行已發出信號表明,很可能在6月會議上決定加息四分之一點。日本的失業率保持在2.8%,這是20多年來最低的,而4月份零售銷售額同比增長3.2%。在歐元區,經濟復甦正蔓延至曾經遭受債務危機最沉重打擊的一些地區。儘管歐盟的經濟情緒指標(Economic Sentiment Indicator)在4月至5月間略有下滑,但法國和葡萄牙的讀數達到了多年高點。歐元區第二大經濟體、曾經是落後者之一的法國的讀數達到107.7,這是六年來最高水平。美國在過去三個月以每月17.4萬的平均速度增加就業崗位后,已接近全面就業,但核心通脹率——根據個人消費支出衡量——頑固地低於美聯儲2%的目標。

(FT中文網,2017.5.31)

大型IT企業已經開始啟動基於大數據等的新服務。在5月26日開幕的國際大數據產業博覽會上,鴻海精密工業公司表示,將引進結合大數據分析與超高清圖像的生產管理系統。為了搶灘到2020年有望增長至1萬億元的大數據市場,各IT企業將展開激烈競爭。

國際大數據產業博覽會26日在內陸地區的貴州省貴陽市舉行,在開幕式上,除了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和百度首席執行官(CEO)李彥宏之外,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美國高通總裁德雷克·阿伯勒(Derek Aberle)以及在美國蘋果負責戰略的戈峻等人出席。包括約30家外國企業在內的300多家企業的代表者一一亮相。

政府最近提出了到2020年之前將大數據相關市場規模擴大至目前的3倍、達到1萬億元的目標。被期待成為大數據產業核心的是貴州省。憑藉大數據振興人均地區生產總值(GDP)排在全國倒數第3位的貴州省,是積極推進扶貧的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核心政策。

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苗圩宣讀了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賀信,稱「數字經濟正深刻地改變著人類的生產和生活方式,作為經濟增長新動能的作用日益凸顯。貴州省主動順應這一發展趨勢,大膽探索、先行先試,取得了積極成效」。除了副總理馬凱出席之外,貴州省省委書記陳敏爾也到會致辭。各IT企業的首腦彰顯出根據政府的意向尋找商機的姿態。

鴻海與旗下的夏普此次共同參展。董事長郭台銘強調說,利用超高清的8K影像和第5代通信,能大幅提高製造一線的品質水平和安全性。同時透露將在貴州省的工廠引進利用大數據提高工廠內和工廠間物流效率的機制。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在博覽會上,提出了利用大數據高效管理資金的金融服務。他指出,大數據時代,人人有機會。同時稱,貴州在電商網購的增速是全國第一。還提出了將來企業活動或將轉移至互聯網上的看法。

騰訊控股面向地方政府,展示了收集各地區的人口動態和企業的運營狀況等大數據、實現高效城市運營的機制等。而在海外企業中,高通提出了實現自動駕駛的機制。

據美國調查公司IDC預測,2017年大數據的世界市場規模將比上年增長12.4%,達到1508億美元。其中美國為788億美元,而西歐達到341億美元,加起來佔到世界市場的3/4。截至目前,與美國等國家相比,的大數據規模仍然很小,但將來「市場逼近美歐的可能性很大」,美國半導體巨頭的當地高管分析稱。

在全球接連遭受網路攻擊的背景下,大數據時代的安全對策展示和討論也在推進。大型IT安全服務商奇虎360科技公司透露稱,與公安部合作實施對航空和能源系統發動網路攻擊的試驗結果發現脆弱性嚴重。相關企業與政府共同設置用於提高大數據相關安全性研究的研究設備等,有關安全領域的動作也日趨活躍。

(日經中文網,2017.6.2)

理查德•沃特斯為英國《金融時報》認為,在人工智慧領域成為頭號快速追隨者。阿里巴巴、騰訊和百度正領導一場追趕的商業競賽。

某些類型的技術似乎是專為快速追隨者設計的。這些競爭者也許並不置身於一個新創意的前沿,但他們能夠做出足夠快的反應,為自己開闢一大塊新市場。機器學習的興起看起來像是這樣一類創新:已完成自我定位,要在人工智慧(AI)革命的這個標誌性技術領域成為頭號快速追隨者。

僅僅兩、三年前,這仍然貌似最狹窄的領域。其最先進形式——被稱為深度學習——源於三所北美大學的研究工作。那些突破背後的人們,後來跳槽到谷歌和Facebook這樣的地方。初創企業,如倫敦的DeepMind(現在是谷歌的一部分)和舊金山的OpenAI,則成為某些最先進研究的中心

但是,如今機器學習的基本方法——用海量數據進行訓練后變得更聰明的演算法——已經被很好地理解。事實證明,這是一種通用技術,可以應用於幾乎任何問題。

得益於開源軟體,構建先進AI系統所需的很多工具可以公開獲得。例如,去年,兩名在深度學習領域並不具備先有知識的工程師贏得了一場公開競賽,他們設計出一種診斷心臟疾病的演算法。他們的秘訣是求助於GitHub,這個開源代碼的在線素材庫已成為開發者的工具箱,讓他們得以擴展自己的個人素材庫。

谷歌的Tensor Flow——以及其他科技公司開發的類似的機器學習框架——也都已經免費提供,使這些原本為了幫助這家搜索公司的工程師應用該技術而開發的工具對所有人開放。

大量AI研究的開放性,是讓快速追隨者的日子更加好過的另一個因素。DeepMind在一年前發表的一篇關於AlphaGo(該系統上月擊敗的圍棋世界冠軍)的研究論文,據悉在引發了一大堆模仿活動。在,阿里巴巴、騰訊和百度正在領導一場追趕的商業競賽。

這種模仿上的輕而易舉引起了美國國家安全捍衛者的特別擔心。如果說機器人系統代表著戰爭的未來,而AI提供大腦,那麼代碼和關鍵研究突破的自由流動似乎表明,很難保持國家優勢。

在應用機器學習方面,還在忙於培養一支大規模的新員工隊伍。谷歌也許在讓其工程師接受一定程度的機器學習培訓,同時地處矽谷的斯坦福(Stanford)等大學看到了機器學習相關課程的需求有所增加。

但是,AI專家、曾經執掌微軟和谷歌在華業務的李開復表示,相比關注這項關鍵技術的有望很快培養出來的數百萬機器學習專家,美國的這些努力相形見絀。正如李開復所說:「美國在技術方面擁有無可爭議、無法複製、無法效仿的領導地位的日子已經過去了,至少在計算機科學領域是這樣。」

在機器學習方面處於有利地位還有其他一些原因。該技術的應用有賴於龐大數據集的可獲得性——的確,該領域的許多人認為,終極的競爭優勢將不在於擁有最佳演算法,而在於能夠獲得最佳數據以訓練AI系統。

如果是這樣,那麼龐大的市場,加上一群從事廣泛數字活動的互聯網領軍者,應該會提供大量的原材料來推動智能系統的興起。

(FT中文網,2017.6.2)

回歸20年來,香港產業結構的第三次轉型升級方興未艾。特區政府開始意識到工業是產業結構的重要組成部分,希望推動「再工業化」。同時,順應全球工業4.0的大趨勢,利用創新及科技,這是新型工業的大背景和政策推動力。

據特區政府統計處數字,1997年至2016年,香港工業GDP所佔比率從6.1%下降到1.1%,從業人數從44.3萬人(佔總就業人數的14%)減至9.7萬人(佔總就業人數的2.6%),而且下降趨勢尚在持續。必須承認,香港的工業日漸式微,但並非消失,也不可能消失。

從過去20年香港經濟的轉型經驗來看,只就工業談工業,也是不完整的;而且,工業促進貿易,尤其是包括知識產權、高科技、高增值產品的進出口,兩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2015年,香港進出口貿易佔GDP比率高達18.1%。因此,當我們把工業和貿易產值相加,則是另一番景象,兩者GDP所佔比率迫近20%,是最大的行業。尤其在經濟低潮中,工業和貿易往往率先復甦過來,經受周期性起伏並不斷向前發展。可見,工業生產是經濟的必要元素,若再加上貿易的優勢,簡直如虎添翼。

隨著香港工業家把生產工序遷移至相對低成本地區,本地的製造業生產活動大減。但是,他們在香港依然充滿活力,並提供高增值服務,其本地辦事處往往以貿易公司及營運總部的方式運作,因而在統計上被列為貿易服務供貨商。他們的香港總部負責策劃整個生產流程,這樣不僅可以充分利用香港的地理優勢,而且還為中介服務帶來龐大需求。

例如,香港的製造商及貿易商在處理生產及出口業務的過程中,依靠本地公司提供技術、物流、質量控制、設計、金融、保險及其他中介服務,因而形成了一個精密的工貿網路。這個網路包羅設計及產品開發公司、質量檢查員、檢驗所、貨運代理、銀行、保險公司、律師、會計師等。可見,香港製造業利用全球生產鏈妥善布局,就像一個巨大的磁石,對本地的相關科技及服務產生巨大的磁力。

「再工業化」指的是什麼呢?當然不是要走回頭路,搞勞動密集型的工業生產。而是要啟動新思維、謀划新願景、尋找新出路。眾所周知,香港的地價十分昂貴,生產成本十分沉重。面對工業用地供應緊絀,社會經常問一個問題:地從何來?對此,我們聰明的工業家們早已有了答案,就是將工業產品的初創與研發留在本地進行,再藉助離境製造生產,迅速推動企業規模擴大,並帶動貿易的大幅增長。

香港的工業在上世紀70年代打下基礎,80年代已逐步過度到離境製造生產。應該說,香港工業正是順應了世界扁平化的趨勢,實現全球化的資源分配及發展擴大,即企業總部在香港,離岸製造。近年來,在內地設廠的港商已將次要生產工序或最後組裝環節轉移至「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例如東南亞,以滿足原產地規則,減低關稅成本。隨著「港深科技園」的開發,港商亦可考慮把部分高端工序搬回香港,這不僅有助於香港「再工業化」,屆時出口貨物披上「香港製造」品牌,還可以享受賦稅優惠。

截至目前,仍有超過兩萬家在珠三角地區投資設廠的港資廠家,其企業的靈魂、精神、文化、技術、創意、管理、市場開拓、融資等精髓仍在香港,企業的「根」仍在香港,他們是香港工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及香港經濟社會的資產與實力,更是粵港融合發展的具體表現。根據特區政府統計處公布的資料,在內地的港資企業對香港的金融、貿易、運輸和服務業等支柱產業具有舉足輕重的貢獻。

其實,香港出口商已發展成為全球供應鏈中不可或缺的一環,他們發揮的作用遠遠超乎純粹撮合買賣雙方完成交易的中介角色。他們負責監察創造產品價值的整個過程,由採購、啟動生產,以至貨品運抵買家。這種向增值鏈的前端及後端發展的趨勢,推動港商將業務重點由原件製造(OEM)轉移至原創設計(ODM)及品牌產品創造(OBM)。簡而言之,雖然多數工業企業的生產活動不在香港進行,但他們製造的產品仍然通過香港這樣的貿易平台,源源不斷地銷售至全世界。

因此,特區政府推行「再工業化」,必須與港企在境外生產線的可持續發展結合起來,把支持「外延發展」港企的產業升級,列入創新及科技的範疇,從而達至相得益彰之效。而香港工業生產線北移(尤其是珠三角),以及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外移,都應視為香港工業腹地的擴展,這將有助鞏固香港的貿易地位。

編譯、整理:李彥松;責任編輯:王硯峰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