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特朗普向波音宣戰?

特朗普向波音宣戰?

對於波音這樣的美國公司,川普的「美國第一」政策是其經營之道的巨大威脅,也是對美國的背叛。

波音公司的787「夢想客機」是世界經濟相互聯繫的一個「會飛的範本」,其生產來自全球供應商的網路,其消費也全球翹首以盼的群體。

「夢想客機」就像是一個飛機的聯合國:

機翼和電池來自日本;

翼尖來自韓國;

地板橫樑來自印度;

機身前部來自美國和日本;

起落架和艙門來自法國;

貨倉通道門來自瑞典;

翼身整流罩來自加拿大;

活動襟翼來自加拿大、美國或者澳大利亞;

推力反向器來自墨西哥;

發動機來自美國的通用電氣或者英國的羅爾斯-羅伊斯;

……

(波音787的全球供應鏈)

這些部件從全球各地運到波音在華盛頓州或者南卡萊羅娜州的工廠,被組裝成一家完整的飛機。隨後,它們被銷售到世界各地的60多條航線上。

川普政府的對外政策以及關於貿易和國防的立場將對跨國公司的業務產生實質性的影響。類似波音這樣的公司不僅支持了美國國內的製造業,同時也形成了廣泛的國際夥伴網路,它們在過去幾十年投入了數十億美元形成與波音的關聯。這些合作夥伴植根於它們當地的政府和商業社會,川普政府對待全球化的強硬態度深深威脅他們的利益。而對於波音而言,它的主要競爭對手,空客,將因此坐收漁利。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與貿易戰

當川普在白宮的電話里發出關於貿易的強硬言論時,波音這些公司將受到政策變化的潛在影響,尤其是波音的非國防業務員,生產「夢想客機」的商業飛機公司將深受其害。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在過去20多年在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間創造了自由貿易區,如今川普發誓要展開重新談判甚至要摧毀它,還計劃要花費數十億美元在美墨邊境建造隔離牆,對墨西哥進口的產品徵收20%的關稅,為此波音公司必將禍及池魚。

首先,在墨西哥生產的推力反向器,將立即增加進口成本。其次,還有消費客戶的問題。墨西哥國家航空公司,墨西哥國航(AeroMexico)使用的是全波音系的機隊,而它的兩家本地競爭對手,Interjet and Volaris是歐洲巨頭空客的忠實用戶。如果墨西哥報復美國的關稅懲罰,相應提高美國商品的關稅,波音的飛機就會變得更加昂貴而導致墨西哥國航轉而採用空客的飛機。

「20%的關稅對於飛機而言是巨大的,將在根本上使波音的產品對墨西哥用戶失去經濟性,」一位資深的航空業分析人士認為,「波音要麼在別國的市場上毫無利潤,要麼乾脆賣不出國。」

任何一款的波音飛機,空客都有相應的競爭機型。如果你考慮購買波音737,你會同時看看空客A320,它們在價格上也不相上下。航空諮詢機構Teal Group副總裁理查德•阿伯拉菲亞(Richard Aboulafia)認為:「如果川普的政策打擊了波音,空客是最大的贏家,」

(在白宮附近掠過的787「夢想客機」)

與中東

波音認為在未來20年將購買將近一千億美元的商用飛機,對類似787「夢想客機」這樣的寬體客機需求量很大。南方航空已經訂購使用了波音787。然而川普的對華政策和姿態將威脅到這一預期。

川普指責操縱貨幣傷害了美國的商業,他公開挑戰維持大陸和台灣脆弱和平的「一個」政策,他批評在南海建島。這些都讓握有千億美元市場錢包的政府及其龐大的國營航空公司感到不快。「很容易成為波音最大的關注,」 阿伯拉菲亞說,「非常大,目前已經佔到波音出貨量的20-25%。」

另外兩個國家也在計劃購買波音飛機,伊朗和伊拉克。伊拉克政府已經提出了18架波音737-800和10架787-8的訂單,總價值37億美元。波音還似乎同伊朗領導人達成一項80架飛機的交易,將近160億美元的訂單。但是現在,川普是總統了。他發布行政命令,禁止7個穆斯林國家移民進入美國,其中包括了伊朗核伊拉克,兩國已經發布了相對應的禁令。川普政府在伊朗試射導彈之後將其列入「關注名單」,兩國在核協議後有所改善的關係陷入惡化。就像一樣,在這些海灣國家政府感受到來自新政府的敵意之後,這些訂單都岌岌可危了。

美國製造

川普藉助民粹主義入主白宮,許諾重振美國製造業。作為候選人和總統的川普運用他的「天字一號講壇」 (白宮) 和推特賬戶,羞辱開利空調等把工作崗位移到其他國家的公司。然而對擁有廣泛國際供應鏈的波音而言,將其國際外包出去的部件轉移給新的國內供應商「根本上不可能」。

這是因為,不同於傳統的供應網路,眾多波音的供應商是全面合作夥伴並已經投入自己的資金來開發787零部件,期望通過參與項目來收回投資。「我想(川普)以為建賭場進口水泥呢,這種隨時可以換一家水泥供應商,」 阿伯拉菲亞說:「川普或許以為他們可以更換資源,但是航空工業不是這麼乾的。」

「供應合同通常都伴隨項目始終,而不是我們以為的今年從A家進貨,明年從B家進貨。」以「夢想客機」在日本生產的機翼為例,如果波音希望以及能夠將自己從複雜的國際供應網路中解脫出來,那麼它必須回饋日本及其他供應商在開發和生產機翼上已經投入的資金。在項目全周期過程中,波音可以用大約30年的時間來支付這筆費用,而解除合作就意味著必須立即全額支付數十億美元。波音還得尋找一家替代的美國公司願意投資開發生產相同的零部件。

「推特一號」總統

2016年大選投完票的幾個星期後,川普發了一條目標直接針對波音的推特:「波音正在為未來的總統建造一家全新的波音747『空軍一號』專機,但是成本失去的控制,達到40億美元。取消訂單!」波音頓時傻了眼,被迫立即發表一項聲明說這只是一項1700萬美元的改進新飛機性能的合同。

不過,公司企業莫名其妙、毫無徵兆地成為總統打擊的目標,已經成為在美國做生意的「新常態」。這些推特和聲明會對公司的公眾聲譽造成影響,逼迫他們改變自己的經營方式。

當然不是說川普政府完全不能替波音干點好事。他可以削減公司稅負,讓波音之類的公司的境外收入更加便利地流回。川普可以幫助波音打贏與空客的戰爭,空客一直享受歐洲國家的政府補貼,波音已經把這一不公平競爭的官司打到了WTO。最後,美國總統常規的做法是在出訪的時候幫助企業銷售產品,歐巴馬在充當波音推銷員方面應該得到一塊金牌。如果川普也選擇這麼做,他可以成為波音最好的銷售員。

2017-2-8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