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萬茜:獨自翻越

萬茜:獨自翻越

━━━━━

陽光不錯的下午,影棚里百葉窗拉下一米多長,僅露出露台上拍攝置景的一半。沒走近,只能從一半玻璃窗里看見萬茜黑色的裙角在飄揚,有力的雙腿邁開,像展現一段歌舞劇。拍攝剛結束,她火速換了衣服匆匆離開:「時間太緊了,快要瘋掉了!」

━━━━━

她剛經歷了真實版的《你好,瘋子!》

萬茜長吁了口氣,《三國機密》已經是這兩年不停拍戲的終點站了。

2016年6月到現在,或許是萬茜職業生涯里最為「噩夢」的一段:「我太累了,兩年沒休息過,我想放個長假,想去旅行,想去射箭,我好久沒去射箭館了,卡停了兩年,不知道還能用么?」

她還報考了機車駕照,告訴我們汽車駕照已經有了,但突然興起要弄台機車玩玩兒,去年就考完了科目一,可是沒時間上車練習,一直耽擱到現在。這時你會自然聯想到百葉窗下那雙小腿上時而僨張的肌肉,感覺到,她真的是一個既有文藝細胞又活力十足的姑娘。

大約是暫時真的放鬆了,萬茜像個因為考試太多而壓力山大的學生,放肆地抱怨撒嬌,跟百葉窗下那雙有力小腿的主人判若兩人。稍後她平復下來,認真地回顧了2016年底瘋狂軋戲的經歷:「《獵場》、《好先生》、《海上牧雲記》、《蕩寇風雲》……那會兒真的不是在片場,就是在去片場的路上,坐在車上還在看劇本,杭州、橫店、上海三地來回地跑,像陷入一個掙脫不出來的旋渦,特別難受。」

有一次她從杭州回橫店的路上,皮膚過敏,特別嚴重,情緒要瀕臨崩潰,終於忍不住跟工作團隊說:「以後再不想軋戲了。」

黑色絲質弔帶上衣 Edition10 軍綠色長裙 Bottega Veneta

那天,她突然開始懷念話劇舞台了,那種一個角色,用三四個月時間一點點磨出來,然後在舞台上一氣呵成,不用對機位,沒人突然叫「Cut」。

儘管剛剛起步在話劇舞台的時候,她和大多數話劇演員一樣,憧憬過熒屏和銀幕,可現在覺得最佳的工作狀態,是有機會接一些好的話劇劇本,在話劇舞台充充電,再回到熒屏前面去:「在話劇舞台上會得到成長,就是一直有養分的那種成長。我最理想的狀態,其實就是排排話劇,充滿電再回到銀幕面前,再盡量地去釋放。然後隔一段時間,還能再回到舞台上。其實這是對我來說很理想的一種工作狀態。」

萬茜和很多話劇舞台走出來的演員一樣,被歸類到「文藝演員」,不過她並不糾結「文藝」兩個字,而是沉醉在表演的磨礪里:安靜地把自己放在戲劇腳本里打磨好幾個月,讓每一句台詞的精華浸到骨子裡去。她覺得那種萬籟俱寂的狀態下,某一個表演細節突然牽動了觀眾的神經線的愉悅與滿足,鏡頭永遠給不了。

「以後拍電視電影,有喜歡的劇本,有挑戰的角色才接。」

借著對舞台的想念,萬茜像宣誓一樣,決然要告別那種瘋狂的軋戲,不斷來回遊離在太多角色里,真的會崩潰。儘管在《你好,瘋子!》中,她扮演一個具有多重人格分裂的人,院長辦公室里那段「獨白戲」,一人分飾七角,咬牙切齒地對著鏡頭說:「不和解,法庭見」,讓她感到相當過癮,但這種類似的心理壓力放在某一段集中時間的表演狀態里,她是一定不喜歡的。

━━━━━

演戲這回事,認真是必須的,

但沒必要「刻意」

其實拍《你好,瘋子!》的時候,萬茜已經憑藉《軍中樂園》摘得金馬獎最佳女配角,但她對「瘋子」的興趣明顯多過妮妮那樣的「冷美人」:「那是最有挑戰的!」

2016年秋天,拍攝《捉迷藏》的時候,萬茜和劇組一起來到青島一個老城區里,拍攝的居民樓殘破老舊,圍成一個天井狀,讓人壓抑,用她的話說:「一走進去,你腦子裡自然會有故事。」她在這部戲里扮演三大主角里唯一一個正常人:「在那種危機突起的狀態下,給到一個正常人應有的反應,那是相對簡單的。」她鬼馬地表示,更想演秦海璐那個有心理疾病的角色:「可惜導演不讓。」

當她還想有空回去看看的時候,才知道那個居民區在拍攝結束后就被拆掉了,心裡不痛快了好一陣。不了解她的人會覺得這姑娘的口味太奇怪了,殊不知當初也是因為這樣一種特立獨行的氣質,吸引了《軍中樂園》的導演鈕承澤。

軍綠色內衣 Cos 黑色高腰針織短褲 Max Mara 豆綠色絲質風衣 Comme Moi

《軍中樂園》選角的時候,經人推薦,萬茜頂著一頭「黃毛」去了。那會兒她覺得生活枯燥無聊,想找點新鮮感,剛「特立獨行」到一段落——染了一頭亞麻綠,顏色掉了之後就變成發白的黃色。鈕承澤導演第一次見她並沒太強烈的認同感,直到試完一段《花樣年華》的片段,導演看她的眼光多了一些探究,在之後的視頻聊天中,萬茜抱起了吉他,把上次試鏡后練的英文歌彈給對方聽,等待了兩個月導演最終敲定了這個女孩來演高冷派的妮妮。

而這個角色算是萬茜演藝生涯中目前為止影響最大的一個,在第51屆金馬獎中摘得了最佳女配角。

後來接受採訪,直到現在再談及這個問題,她仍然覺得這個獎項對自己而言很重要,但並沒給生活帶來太大改變:「我沒辦法去預測一個獎項會如何挑選角色去入圍,當時單純想和『豆導』合作,想著等等吧,如果等不到,那就去演別的戲。」但在等待過程中,她一直在做各種準備:「對於表演的機會,我一定是認真的,但沒必要刻意。」

貌似妮妮之後這個實際上挺愛自黑和大笑的姑娘被很多導演定位成「冷美人」,角色大多是偏冷靜理性的,再帶一些「現實」的殘酷性。生活中的萬茜雖然愛笑,但相當理性,從小就會控制情緒,日積月累習慣下來,通常在初次見面時給人有點冰冷的感覺。她把這種與生俱來的冷漠感,歸在金牛座的本性上。

實際上她挺「大女人」的,性格像男孩子,比如愛看腦洞型的書,曾經用很短的時間看完了《三體》,小時候同班女生都在看言情小說,而她看的第一本漫畫是《聖鬥士星矢》。

水波紋弔帶裙 Evening

「我是那種挺慢熱的人,不太善於交際,但合作過的人都挺喜歡我,還會再找我拍戲,其實這就夠啦,人際關係不用『吃』得那麼透。」其實劇組相對來說是個人際關係非常難以處理的地方,但萬茜就用一句「遇到的人都挺善良」帶過去了,她的冷靜也帶著孩子氣,就算真要發火的時候,她自己也會先天氣預報:「對不起,我要毛了。」然後沒人敢惹她,自己跑到一邊靜一靜,又笑呵呵回來了。雖然偶爾會給人一點措不及防的感覺,不過,吃軟不吃硬的姑娘挺讓人喜歡的,不是嗎?

「獨立」只是多寂寞一會兒,

總有人讓你等得到

萬茜覺得自己這些年開朗多了,至少我們能見證,她不故作鎮靜地面對攝影師鏡頭的時候,發笑的頻率挺高。她吁了口氣,帶著笑意:「現在不會再有那種『少年不知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情結了。」

經歷的作品越多,人生也在前進,戲里戲外的喜怒哀樂像在兩個平行世界里穿越,忘記了是在哪一個節點上,萬茜突然喘了口氣,覺得「沒毛病」,就要好好笑起來。而在這之前,按她自己的揣測,可能是提前把一輩子的低谷期都挺了過去。

她上大學那會兒就給自己的未來做了個預判,習慣踏實幹活了,那就往老藝術家的路上靠吧。走在路上完全是路人狀態的時候,她安安靜靜挺了過來,現在在不停拍戲的狀態里回想那會兒,就大笑著回答:「因為窮!」

坦白得讓討論「不紅」的整個氣氛輕鬆下來,她繼續坦白:「其實拿了金馬獎之後,也沒『紅』起來,走在街上一樣是很自由的狀態,不過對我而言,挺幸運的。」要真有一堆冬粉圍著,萬茜估計反倒不自在。偶爾會有人問她,你是不是演過那誰誰,她平靜回答后感到欣慰,作品在前,人在後,這是她從戲劇舞台走到銀幕前的初衷。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她和很多人一樣,都有過自我懷疑或否定的階段,好在性格樂觀,用萬茜自己的話說,給點陽光,她就當擁有一整片森林了。在這之間她幾乎沒想到要用「嫁人」這種方式來舒緩,「讓演員這個夢想追得沒那麼膽戰心驚」、「至少有個依靠」這樣的規勸,對她不起作用。

「女人的獨立性是非常重要的,錢只是一方面,還有精神,也要把自己當作一個獨立體,就這麼把自己完全依附在一個人或者一段婚姻上,我是沒有安全感的。」她強調自己是一個金牛座,愛賺錢,然後花得心安理得,如果把經濟來源開流在另一個人身上,她斬釘截鐵:「這絕對不是我。」

但她對愛情是始終信任和崇拜的,並且認為這和獨立不衝突,至始至終都對感情淡定:「世界上那麼多人,一定有志同道合的,難道有人真的那麼容易孤獨下去嗎?我不信。」

《捉迷藏》宣傳期的時候,宣傳方找來知乎上的一個問題 「作為一名不紅的演員是怎樣的體驗」,讓萬茜來回答,希望配合電影宣傳。萬茜欣然接受,寫了洋洋洒洒一大篇,文筆行雲流水,能見柴米油鹽,能聞絲竹詞賦,煙火氣與藝術氣混雜在一起毫無違和。

她肆無忌憚地寫著:「不用跑那麼多宣傳,跑宣傳比拍戲累多了……可以不用搶著買單,可以蹭飯吃,可以坐捷運,還敢跟人搶座位……」一種高情商營造出的高級自黑,讓人捧腹之後忽然急轉而下:「花繁柳密處,撥得開,才見手段;風狂雨急時,立得定,方見腳跟。」

她自己把這段引發無數好評的回答,詮釋成越過山丘后的喃喃自語。最後一句結尾,沉澱的是人生閱歷,萬茜的語氣里收斂了笑意:「比如沉寂的時候就看些書,那會兒能有一個好的心態,是很重要的。得獎之後,軋戲之後,我還是很淡定,這跟早期已經經過了低谷有關。當歌手,當演員,一開門,都是低谷。老話不是說吃虧要趁早嗎?我覺得人經歷了這些低谷並不是一件壞事,提前把最失望難過的體會了,才會覺得現在的每一天都是好日子,會給自己更多的正能量。」

白色V領弔帶裙 LUVON by LIULU 金色吊墜耳環 Messential

雖然張愛玲一句「出名要趁早」影響了這個圈子裡幾代人,從演員到網紅,大多都免不了抱著這樣的心態,萬茜卻認為,演員提前經歷了很多失意,才會有沉澱的東西交給導演和觀眾。

「作為一個演員,其實身處這個環境中勢必會受到很多誘惑。走得越遠,看得越多,我越覺得,還是別被一些花紅柳綠的東西迷了眼睛吧。」萬茜的幸運或許在於她的淡定,失過得過之後還是照常,太多人羨慕圍觀的檔口,她是覺得有點嘈雜的。

━━━━━

攝影:姜南 創意:區楊 編輯:李典 採訪、撰文:陳柏言 造型:楊婷 化妝:大祺(ON TIME) 髮型:曉波Yang 拍攝統籌:於昊楠 時裝助理:晏歡歡 影棚:Trunk Studio

━━━━━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