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羨慕!成都金堂這個世界最大的蜀葵花海,竟是他送給妻子的愛情禮物!

羨慕!成都金堂這個世界最大的蜀葵花海,竟是他送給妻子的愛情禮物!

我一天一天發現你的平凡,

同時卻一天一天

愈更深情地愛你。

——朱生豪

感動全國的愛情

「老公,如果我們也能有一座小花園,那該多好。」他微笑著說:「好,給我一點兒時間,我會送你一個世界上最美的花園。」

這或許是許多夫妻之間很平常的一段對話,喜花草,愛浪漫的妻子只是這麼一說,大多數丈夫也會隨口這麼一應和。

但周小林卻把對妻子的這個承諾放在了心裡。十年後,成都郊縣有了一片美麗的鮮花山谷,從山頂到山腳鋪滿了不同種類的花卉,這正是一個十年前的承諾,落地開花的結果。

這裡不僅是世界上最大面積的蜀葵花海,更成為了周小林對妻子殷潔愛的見證。愛你的人會記得你說過的每句話,並努力幫助你實現。

他們兩個的故事要追溯到1986年,當時在四川讀大二的周小林兼職做導遊,遇到了來九寨溝旅行的北京姑娘殷潔,旅行途中她對每一株花草都十分愛護,這份純真讓周小林心動不已。

旅行結束殷潔回了北京,周小林仍然對她念念不忘。在那個沒有微信、QQ甚至是簡訊的年代,他們互相寫信,一寫就是五年。

1991年的冬天,殷潔值完班走出醫院大門,竟遇見一個年輕男子,仔細一看,她吃驚不已,這個人居然是周小林。

「你怎麼在這裡?」 「我來跟你結婚。」

「結婚?跟我?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跟你結婚?」

「我這回來北京,就是來跟你結婚的。」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表白,殷潔有些意外,一來她年紀比周小林大幾歲,二來他們分隔兩地,讓殷潔覺得這份感情並不靠譜。

她甚至對周小林說:「就算是我嫁一萬個人,你都不會是那一萬零一個。」但殷潔沒有想到的是,就是這一萬分之一,卻成了她人生的百分之百。

在周小林紮根北京,軟磨硬泡了兩個月後,殷潔終於投降。「我已經是個成熟的女人了,我敢為他賭一把。如果他對我不好,我一個月就回來;如果他對我好,我跟他一輩子。」就這樣她辭掉工作,告別北京,與周小林開始了漂泊西南的生活。

他們「先結婚,后戀愛」,乍聽起來古板且不靠譜,卻讓兩個執拗、率真的人越走越近,依扶了半生。

有你在身邊,哪裡都是家。在一起后,他們四海為家,並肩浪跡天涯。

周小林當時在旅遊業上已經搞的小有名堂,殷潔跟著他,天南地北地跑,在藏區一待就是4年,長時間過著比背包客還艱辛的旅行生活。

兩人一起走遍了的山山水水,後來走的地方多了,她也累了,就想穩定下來。於是就有了文章開頭的對話,周小林當時想,就算砸鍋賣鐵都要滿足她,一定要親手為她種一個世界上最美的私家花園。

他把廣州的房子賣了,所有積蓄拿出來,用了10年的時間去找地、去談判、去建房、去栽花,終於在成都郊區租了1200畝地,並且一租就是30年。做為送給妻子的夢想花園。

這緣起於殷潔的一次念想,卻被周小林銘記於心。他從對植物一無所知,到成為專業的植物玩家,除了堅持和耐心,還因為愛情。

他們在這裡開墾、播種、修路、建屋,他們一起種花弄草,躬耕田園種下1000多種花:芙蓉、虞美人、魯冰花、矢車菊、原生百合、翠菊、石竹……儼然親手打造了屬於自己的巴比倫花園。

瑤草琪花傍水盛開,引得蜂蝶如痴如醉。遠離喧囂與霧霾,每天牽手徜徉在花海中,走累了可以在沒人驚擾的小木屋中喝咖啡,就這樣慢慢變老。

他們看書會友養寵物,吃茶種花做女紅,自耕自種,自寫自畫,過著每天睡到自然醒的神仙生活。

隱居山野,躬耕田園,一斤米一兩鹽,每一天的生活簡單,把每一天都過成了詩。

在周小林為她編織的童話里,殷潔永遠不缺一份小女孩的陽光無畏,她每天可以盡情的玩,穿著最舒服的衣服,梳著雙馬尾,畫著撿來的石頭,種著花。

直到今天,他們還堅持為對方寫詩,寫信,偶爾念兩句,像一個笨拙而溫柔的儀式。

周小林寫道,「送給你的情人節禮物,清單如下:一個熱乎乎的吻,一個永遠愛她的心,一棟美麗的小洋房,一輛213北京越野吉普車,一首動人的情歌。」 而這座鮮花山谷,就是周小林送的最大的一份禮物。

傍晚的夕陽下他們手牽手漫步在花海中,周小林對殷潔說:「當你老了,你還是我心中那個扎著兩個小辮的女孩。」

就像他們在《朗讀者》中朗讀的情詩:不要愁老之將至,你老了也一定很可愛……醒來覺得甚是愛你。

她說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他說自己是世界上最幸運的男人。因為,遇見彼此之後,就再也沒有羨慕過任何人。

如果說婚姻最好的狀態是多年以後我仍喜歡你,那愛情最好的模樣,無非就是無論在一起多久,我仍愛你,只如初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