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沙漠開出惡之花——地球末日的預兆

沙漠開出惡之花——地球末日的預兆

世界上有很多極,有南北極、極高(珠穆朗瑪峰)、極低(馬里亞納海溝),也有「雨極」風極、「干極」。「雨極」地處喜馬拉雅山南的乞拉朋齊鎮(印度),常年總是大量降雨,次數頻,雨量大,是全世界雨水最多之地。「風極」有兩個說法,一在南極維多利亞地區,風特別大。一在美國新罕布希爾州的華盛頓山。華盛頓山曾在1958412日刮過每秒371米的極風。風速每秒19.4米為8級大風,達到每秒51米為16級超強颱風,371米就到了恐怖級別,再堅固的高樓大廈也會被輕易撕裂與摧毀。南極維多利亞地區有記錄以來未錄得那麼強的「神經病風」,但幾乎每天都是8級以上大風。「干極」是在智利北部的阿塔卡馬沙漠,可以很多年不見雨水,即便偶爾有,也下得非常少,遠遠不解渴。

可是,阿塔卡馬沙漠卻於2015年在南半球的夏季,下了極大的豪雨。不多久,沙漠里竟然一片蔥綠,繼而成片的草地頓成花的海洋。400年來,還沒聽說過阿塔卡馬沙漠有過開花事件,但那裡突然就繁花似景了。在智利,以前曾有一些情人分手時,說那種最決絕的狠話:「除非你能讓阿塔卡馬開花,否則我們此生不復相見!」相當於覆水難收之意。可在2015年,卻讓智利的怨偶無法那些說話了。

沙漠開花,正常的是以色列人用現代科技改造沙漠,那是農業奇迹。在北方,因沙漠化越來越大,奪去太多的農田,也出現一些玩命的治沙硬漢,通過人工干預手段,令部分沙地重新變綠洲。但在純自然的條件下,沙漠開花真是人間奇景。

沙漠開花幾輩子都見不著,花的海洋也著實迷人,阿塔卡馬沙漠也就一時間人如潮湧,迎來大量遊客觀賞。那些花的種子可不簡單,有的是飛鳥好多年勤勤懇懇帶來的,有的是埋在地下幾十年、幾百年終於見到了水,生命終於涌動起來。那沙漠幹了幾百年,沒有大量的雨水使勁灌下去,花花草草的也根本起不來。

阿塔卡馬沙漠故事不是孤例。索諾拉沙漠(The Sonoran Desert),北美洲最大和最熱的沙漠,佔據了亞利桑那州和加利福尼亞州及墨西哥索諾拉州的大片地區。到了2016年並延續到20173月,這裡一改只有仙人掌等典型的沙漠植物,也與阿塔卡馬沙漠一樣,突然野草叢生,花盛葉茂,沙漠變大草原了。原因是這裡一改少雨少水的狀況,天降豪雨並不斷補充,過去從來沒有植被的地方,2017年也開滿了野花。氣象資料顯示,這裡的沙漠已經20年沒有下過雨了。同樣,這裡也吸引大量遊客前來觀光。

你可能以為那是大自然的賜福。氣象專家則總是用普通人不甚了了的厄爾尼諾現象來解釋。由於厄爾尼諾產生氣象變異,所以沙漠大量降水了。但是,為何幾十年、幾百年,沒有那樣的厄爾尼諾變異,現在竟有了呢?有些氣象專家會告訴你,真是地球變暖造成的。但也有些專家不敢把實話告訴你。

根本的問題就是人類過度的化石燃料搞出來的大麻煩,有可能將人類及現在多數生物帶向毀滅之路。即便沒有悲觀者想象的那麼可怕,但可能的災難性後果要用超級恐怖來形容。在地球上,煤炭、石油、天然氣等,在地底下埋藏了億萬年之外。但從工業革命開始,人們開始大量燒煤、燒油,僅一兩百年時間,就將地下的這些化石料燒去大半。煤炭、石油、天然氣等就變成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正人為地改變著大氣環境。

地球整體變暖了,但那是紊亂之暖。與地球過去的周期性自然的冷暖交替不一樣,地球大氣環流、海洋環流就全亂套了。亂的結果,就是那種厄爾尼諾現象越來越怪異,不可預測。地球上,現在也發生重大變化,最明顯的是南北極與高山冰川正在急劇減少,海平面正在上升,有些太平洋島國已經發現日子沒法過了。再就是1990年代非常明顯了,颱風、颶風、超級龍捲風的風力呈增大趨勢,世界各地極端豪雨和極端旱災現象越來越頻繁。過去,本該多雨的地方不見雨了,本來不怎麼下雨的地方反而豪雨連連。還有地球也變得忽冷忽熱,冷的年份到冬天,大規模雪災,熱的年份到冬天,卻又難見到下雪。再就是超級風暴。若地球到處都會出現1958412日的華盛頓山那種恐怖風暴,那整個地球寸草不生,海洋巨浪滔天,至少陸地幾乎任何生物都沒有活路了。

那現在看見阿塔卡馬、索諾拉等沙漠開花,我們就當認識到那完全是惡之花,警告之花,而不是為之欣喜與歡呼。面對如此可能性極大,得到絕大多數科學家共識與共證,自然徵兆也越來越明顯的恐怖性災難,美國現任總統川普以反智的態度表示不相信,僅由著自己的性子宣布是謊言,那是比可能災難更可怕的一種任性與無知。這是老航必須鄙視川普的一個重要原因。因為美國的態度,會直接影響到全球對於減少化石燃料使用與減少碳排放的努力。人類到這時候還不知道改弦易張,保護滋養我們的地球,難道非要等到世界末日真正來臨的時候才後悔嗎?

「掃一掃」歡迎關注航億葦微信公眾號:poem1962,更多珍藏送給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