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銀行貸款凈收益率下降

銀行貸款凈收益率下降

本刊特約作者 劉鏈/文

自2012年以來,隨著經濟逐漸步入下行周期,銀行的不良貸款率

也開始逐年攀升,並慢慢演變成為資本市場對銀行股的最大隱憂。直至2016年四季度,銀行不良率才出現企穩的跡象。數據顯示,2016年,銀行業的不良率已有回落趨勢,全年四個季度的不良率分別是1.75%、1.75%、1.76%和1.74%。但是僅通過觀察銀行業不良率這一單一指標難以斷定上市銀行的貸款質量是否已經開始回升,需要結合其他指標從不同角度進行分析,才能對當前上市銀行的貸款質量有一個相對準確的判斷。

目前,與銀行貸款質量相關的公開信息主要有三類,分別是不良貸款、貸款損失準備和逾期貸款。其中,不良貸款和逾期貸款作為貸款分類的兩種不同方式,獨立於三大會計報表,單獨在年報中向公眾披露,也就是說,這兩種分類方式及其結果並不直接出現在財務報表中。貸款損失準備則作為會計科目分別出現在資產負債表和利潤表中。

不良貸款源於監管部門對商業銀行貸款的五級分類,分別為正常、關注、次級、可疑和損失。其中,后三類統稱為不良貸款。在監管部門的分類標準中,各類貸款之間並沒有非常明確的區分標準,更多是需要靠銀行自己對分類標準的把握,這表明不同銀行的不良貸款率並無直接比較的標準。

逾期貸款源於銀監會非現場監管報表業務制度。銀監會為了及時掌握各銀行的資產風險等,編製了一套針對銀行的報表,要求所有銀行按月填寫並上報。逾期貸款的分類就是其中的一項上報內容。根據1104表,逾期貸款被分為六類,分別為「逾期30日以內」、「逾期31日到90日」、「逾期91日到180日」、「逾期181日到270日」、「逾期271日到360日」、「逾期361日以上」。

貸款五級分類和逾期貸款六級分類的標準不同。貸款的五級分類更關注貸款本息是否能夠完全收回。如果某筆貸款已逾期,但抵押物非常充足以至於不存在貸款本息損失的可能性,則該筆貸款不用歸入不良貸款。而逾期貸款的分類標準相對簡單、客觀。不過,上述兩種貸款的分類也有一定的聯繫。

逾期90日以上常被業內看作是劃定為不良貸款的一個合適的標準。由於各銀行對五級分類標準有自己的一套判斷標準,主觀性很強,因此,更多時候,「逾期90日以上貸款/不良貸款」 這一指標常可用來判斷一家銀行不良貸款暴露是否充分。

貸款損失準備來源於會計要求,並由監管部門制定規定加以強制。根據央行《銀行貸款損失準備計提指引》的規定,貸款損失準備包括一般準備、專項準備和特種準備。一般準備按全部貸款餘額的一定比例計提,不得低於1%。專項準備根據貸款的分類結果按不同比例計提。特種準備由銀行根據不同類別貸款的特殊風險情況、風險損失概率及歷史經驗按季計提。 衡量貸款損失準備計提是否充分的核心指標是撥備覆蓋率和撥貸比。其中,撥備覆蓋率=貸款損失準備/不良貸款餘額,撥貸比=貸款損失準備/貸款餘額。根據銀監會的《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管理辦法》,撥備覆蓋率的基本標準為150%,撥貸比的基本標準為2.5%,兩者中較高者為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的監管標準。

由於貸款損失準備是會計科目,因此,我們能夠從財報及附註中獲取更具體的信息,進而幫助我們分析貸款的資產質量。由於會計操作習慣的不盡相同,各上市銀行對貸款損失準備的子科目設置不太一致,但大體分類類似。

以建行為例,大致可以看出銀行各子科目的具體設置情況。「本年計提」為本年新計提的貸款損失準備,「本年轉回」是指由於貸款人恢復償還能力從而沖回已計提的貸款損失準備。兩科目之和作為「貸款及墊款」的減值準備,也體現在利潤表的「資產減值準備」科目中,影響當期損益。「折現回撥」指已減值貸款的利息收入所沖減的貸款損失準備;「本年轉出」指通過轉讓、資產證券化等方式轉讓不良貸款而一併轉出的貸款損失準備;「本年核銷」指同時核銷已計提的貸款減值準備和對應的不良貸款;「收回已核銷貸款」指將收回的已核銷貸款計入貸款損失準備而不影響當期損益。「本年核銷」和「本年轉出」的和在計算不良貸款生成率時需要用到。

不良貸款生成速度企穩

根據東北證券的分析,其試圖通過貸款五級分類和逾期貸款兩個維度去分析銀行的貸款質量。

銀行的不良貸款率一直是市場評判銀行貸款質量的主要指標,不良貸款率=不良貸款額/期末貸款餘額。但通過觀察不良貸款的流轉會發現不良貸款率僅代表了某一個時點的貸款質量,且並沒有將未來不良貸款的生成速度考慮進去,是一個靜態的時點指標。主要原因就是不良貸款的流轉速度比較快,特別是在不良貸款生成速度較快的年份。

以平安銀行為例,平安銀行在2016年當年核銷和轉出了357.97億元的貸款損失準備,而平安銀行2016年年末的不良貸款金額為257.02億元,僅為轉出損失準備的71.8%。而且不良貸款是將整筆貸款納入,而貸款損失準備主要針對整筆貸款中的預計損失部分計提,後者的口徑要小一些。考慮到口徑差異,核銷和轉出的貸款損失準備所對應處置的不良貸款額要更大。因此,在不良生成速度快速變動的年份中,不良貸款率更多的代表了銀行辛苦處置了一年不良貸款后的剩餘未處置部分,但並不是代表貸款質量的主要指標。

整體來看,上市銀行2016年的不良率高於2015年。截至2016年年末,上市銀行的整體不良率為1.7%,高於2015年年末的1.63%,也高於2016年三季度的1.65%。城商行、國有銀行、農商行和股份制銀行的不良貸款率依次上升,分別為1.24%、1.72%、1.77%和2.09%。股份制銀行2016年的不良率提高幅度較大,較2015年提高55 BP;國有銀行、城商行和農商行2016年的不良貸款率比2015年略有上升,分別提高2BP、6BP和10BP。

從不同種類銀行來看,國有銀行和股份制銀行的不良率較為一致,城商行和農商行的差異化程度較高,個別銀行的不良率顯著低於其他銀行。如寧波銀行和南京銀行,它們的不良率在2009年後就再沒有超過1%。上市銀行2016年共有17家銀行的不良率高於2105年,8家低於2015年,整體呈上升趨勢。 總體而言,上市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在2016年呈上升趨勢,其中,股份制銀行的不良貸款率上升幅度最高,其他銀行與2015年相比持平或略升。

實際上,我們可以用不良貸款生成率作為觀察銀行貸款質量的核心指標,不良貸款生成率代表不良貸款的生成速度。

不良貸款生成率能反映出貸款總額生成不良貸款的速度,不良貸款生成率=+期間處置不良貸款額)/期初貸款餘額。這是理想的不良貸款生成率的計算方法,但是絕大多數上市銀行並不披露當年處置的不良資產額,我們只能尋找替代方法進行測算。

不良貸款在流轉的過程中會與貸款損失準備有交集,通過分析貸款損失準備我們能夠粗估出不良貸款生成率。我們簡化分析一下不良貸款的流轉過程。分析的起點是不良貸款和貸款損失準備的期初餘額A、B。在該期間內,銀行新生成了不良貸款額C。同時,銀行也會針對期間內貸款質量變化計提貸款損失準備D。銀行在期間處置了不良貸款E,同時核銷或轉出貸款損失準備F。期末不良貸款為A+C-E,貸款損失準備為B+D-F。

我們先來分析一下E和F的關係。假設一筆100萬元的貸款成為壞賬,銀行預計能收回70萬元。銀行一方面將100萬元的貸款全部轉入不良貸款,另一方面計提30萬元的貸款損失準備。當期銀行處置了該貸款,收回資金60萬元,並核銷了該貸款和相應的貸款損失準備。那麼,當期銀行處置的不良貸款金額為100萬元,核銷的貸款損失準備為30萬元,分別對應E和F。所以,貸款損失準備的當期核銷額30萬元更接近於貸款的實際損失額40萬元,而不是處置的不良貸款額。

鑒於絕大多數銀行不披露不良貸款的處置額,我們只能用貸款損失準備替代以計算不良貸款生成率,不良貸款生成率可以近似的理解為銀行貸款資產每年生成不良貸款的速度,或者銀行為了貸款的信用風險所付出的成本。我們在分母使用期初貸款餘額主要是考慮到當年生成不良貸款的主要仍是年初已存在的貸款,而非本年新增的貸款。

2016年,上市銀行整體的不良貸款生成率為1.15%,較2015年的1.37%下降22BP,其中,國有銀行的不良生成率下降幅度最大,為0.89%,較2015年的1.26%下降37BP。考慮到部分國有銀行的凈利潤增速連續兩年徘徊在零附近,我們不能簡單地認為國有銀行的貸款質量已經大幅好轉。

股份制銀行2016年的不良生成率為1.73%,較2015年的1.65%略有上升,提高了8BP;城商行和農商行2016年的不良生成率分別為1.09%和1.41%,較2015年的1.28%和1.57%分別下降19BP和16BP。數據比較顯示,我們發現國有銀行、城商行、農商行和股份制銀行2016年的不良生成率依次提高。從縱向來看,城商行和農商行的不良率變動趨勢要好於股份制銀行,說明局部區域的貸款質量先於全國企穩。

從銀行個體來看,2016年的銀行不良貸款生成率出現了明顯的分化。其中,16家銀行的不良貸款生成率出現了下降,降幅較為明顯的銀行有建設銀行、農業銀行、招商銀行、北京銀行、上海銀行、張家港行和吳江銀行。另有9家的不良貸款生成率是上升的,升幅較大的是平安銀行、浦發銀行和貴陽銀行。

具體來看,國有銀行中建行和農行的不良生成率下降幅度明顯高於工行和中行。股份制銀行中浦發、平安和中信的不良生成率均有提高。其中,浦發和平安的不良生成率提升幅度較大,使股份制銀行整體不良生成率在2016年呈上升趨勢。城商行中不良生成率的分化明顯。北京銀行和上海銀行的不良生成率下降幅度較高;南京銀行、江蘇銀行和寧波銀行的不良生成率變動幅度較小,基本與2015年持平;貴陽銀行和杭州銀行的不良生成率上升幅度較大,貴陽銀行上升了143BP。農商行的分化程度也較為明顯。

總體而言,上市銀行2016年的不良貸款生成速度較2015年有所回落。股份制銀行的不良生成率較2015年略有提升,其餘銀行均有一定程度的回落,說明不良貸款的生成速度已經階段性企穩。但需要注意的是,不良貸款生成率有時需要配合銀行的凈利潤增速一起進行分析,因為銀行暴露並處置不良貸款會影響凈利潤,部分銀行可能會因此暫緩不良貸款的暴露。

貸款平均凈收益率下降

換個角度來看,銀行貸款可看做是一塊可以產生收益的資產,當然,貸款每年也會產生一定比例的不良貸款,從而產生信用成本。因此,用貸款的收益率減去信用成本率,從而得出貸款資產的凈收益率。我們用不良貸款生成率作為貸款的信用成本率,則貸款凈收益率=貸款平均收益率-不良貸款生成率。

數據顯示,上市銀行2016年的貸款凈收益率比2015年明顯下降。除張家港行外,所有上市銀行2016年的貸款凈收益率均下滑。也就是說,上市銀行2016年的貸款業務不如2015年賺錢了。根據上述分析,銀行2016年的不良貸款生成率已經階段性企穩,貸款凈收益率的下降主要歸因於貸款平均收益率的下降。

比較不同種類上市銀行2016年貸款凈收益率的結果是:農商行高於城商行,城商行高於國有銀行,國有銀行高於股份制銀行。而2015年股份制銀行的貸款凈收益率高於國有銀行。產生這種現象的原因主要是國有銀行2016年的不良生成率明顯下降。總體來看,受市場利率水平下行的影響,上市銀行2016年的貸款凈收益率明顯下行。

不良貸款生成壓力指標主要考慮不良貸款生成的潛在壓力。貸款有兩種分類方式,分別是貸款五級分類標準和逾期貸款六級分類。兩種方式均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不良貸款的生成壓力,因此,投資者可以分別從這兩個維度進行分析。

貸款五級分類的標準是貸款的預計損失程度,逾期貸款的分類標準則是貸款人是否履約。不良貸款有兩種產生方式。一種是貸款人的償付能力出現問題時貸款尚未到期,這類貸款可能會直接計入不良貸款;另一種是貸款先計入逾期貸款,在風險進一步暴露後計入不良貸款,即不良貸款產生於逾期貸款的信用風險惡化。因此,逾期貸款是不良貸款的先行指標之一,有可能就是未來的不良貸款。

我們用逾期貸款佔比這一指標來分析銀行貸款人的整體履約意願,逾期貸款佔比=逾期貸款總額/期末貸款餘額。

整體來看,上市銀行2016年的逾期貸款佔比為2.48%,較2015年下降16BP,其中,農商行2016年的逾期貸款佔比下降幅度最大,為2.06%,比2015年下降68BP;其次是股份制銀行,2016年的佔比為2.97%,比2015年下降30BP;再次是國有銀行,2016年的佔比是2.28%,較2015年下降10BP;城商行2016年的佔比為2.04%,較2015年下降4BP。無論從整體還是結構看,上市銀行的逾期貸款佔比在2016年均呈企穩的態勢。

另一方面,2016年,上市銀行逾期貸款佔比下降的銀行有18家,上升的有7家。其中降幅較大的有貴陽銀行、吳江銀行、張家港行和招商銀行,升幅較大的有華夏銀行和北京銀行。在各組中的分化也較為明顯。雖然不同種類銀行的表現差異較大,但在每一類銀行當中,逾期貸款佔比下降的銀行家數均要多於上升的銀行家數,且逾期貸款佔比均下降,因此,逾期貸款佔比總體已企穩。與2015年相比,不良貸款生成壓力有所下降。

貸款遷徙率是不良貸款五級分類標準中的一個概念,簡單理解就是某一類貸款質量降級的比率。比如,某銀行關注類貸款遷徙率為25%,那該行年初的關注類貸款中有25%在年末降級為次級、可疑或損失類貸款。關注類貸款遷徙率=期初關注類貸款中期末轉為次級、可疑或損失類貸款的餘額/期初關注類貸款期末仍為貸款的部分。各銀行對貸款分類的鬆緊程度不同,有些銀行會放寬關注類貸款的納入標準。因此,我們特別注意關注類貸款的遷徙率。

2016年,上市銀行的正常類貸款遷徙率有16家下降,有9家上升。在各組內,下降家數也均高於上升家數。單從家數來看,上市銀行2016年的正常類貸款遷徙率已企穩並有下降的趨勢。2016年,上市銀行的關注類貸款遷徙率在不同種類銀行間出現了較大的分化。出現了較大的差異性,其中,所有城商行的關注類遷徙率在2016年均有所上升。國有銀行有2家下降,2家上升;股份制銀行有5家下降,4家上升,農商行有2家下降,3家上升。總的來來看,2016年下降家數為9家,上升家數為16家,整體的關注類貸款遷徙率仍然在進一步提升,關注類貸款的惡化程度仍在加劇。

上市銀行2016年的次級類遷徙率下降家數為17家,上升家數為8家,不同種類銀行下降家數均高於上升家數,由此可見,上市銀行2016年的次級類貸款遷徙率均在下降。上市銀行2016年的可疑類遷徙率下降家數為11家,上升家數為14家。股份制銀行、城商行和農商行的下降家數均少於上升家數,說明上市銀行可疑類貸款的惡化程度較2015年並未得到減輕。

關注類貸款遷徙率未穩

綜上分析,從逾期貸款佔比來看,2016年的佔比較2015年有所下降,因此,因逾期貸款產生的不良貸款生成壓力在2016年有所下降。從貸款遷徙率來看,2016年,正常類遷徙率已企穩並有下降趨勢,關注類貸款遷徙率較2015年仍有所上升,對不良貸款產生的壓力仍較大。次級類貸款遷徙率在2016年企穩,而可疑類貸款遷徙率仍未表現出好轉的跡象。

此外,2016年,上市銀行的貸款質量在結構上出現分化,逾期貸款佔比和正常類遷徙率開始下降,而關注類遷徙率仍然上行,考慮到部分銀行的不良貸款可能尚未充分暴露,雖然眼下上市銀行整體的不良貸款生成壓力出現了階段性企穩,但仍需要對未來的不良貸款生成情況,特別是關注類貸款的惡化情況保持謹慎和持續的關注。

雖然逾期超過90日的貸款不一定會成為不良貸款,但逾期90日以上仍是判斷不良貸款的一個常用的標準。因此,我們嘗試用逾期90日以上貸款/不良貸款來反映銀行的不良貸款暴露程度。一般而言,這個指標越低,說明銀行的不良貸款暴露得越充分。

2016年,上市銀行整體的逾期90日以上貸款/不良貸款的比率為95.94%,較2015年的97.56%下降了1.62%。其中除國有銀行外,其他各類銀行均有一定程度的下降。股份制銀行2016年為124.61%,仍然高於100%,但比2015年下降了11.45%;城商行2016年為108.51%,較2015年下降了9.68%;農商行2016年為87%,較2015年下降了20.85%;國有銀行2016年的比率提高了1.11%,達到了81.37%。2016年,上市銀行不良貸款的整體暴露程度與2015年基本持平,在結構上有些變化。

2016年,該比率下降的銀行家數為18家,上升家數為7家。除國有銀行外,其餘各類銀行的下降家數均高於上升家數。2016年,該比率低於100%的有13家,其中,國有銀行有4家,股份制銀行有2家,城商行有3家,農商行有4家。總體而言,雖然2016年上市銀行不良貸款的暴露情況在改善,但仍有相當數量上市銀行的90日以上貸款/不良貸款比率維持在較高水平,後續值得重點關注。

銀行針對貸款可能存在的損失提前計提貸款損失準備,並在計提當期沖減利潤,用於損失實際發生時進行對沖。貸款損失準備是銀行貸款出現損失時的緩衝墊,在不良貸款完全暴露的前提下,該比率越高,銀行能夠承受的貸款損失越大。

數據顯示,上市銀行2016年的撥備覆蓋率均有所下滑。上市銀行的行業撥備覆蓋率在2016年為162.40%,較2015年下滑7.99%。其中,國有銀行2016年的撥備覆蓋率為155.89%,較2015年下降8.81%;股份制銀行2016年的撥備覆蓋率為165.50%,較2015年下降8.05%;城商行2016年的撥備覆蓋率為258.70%,較2015年下降了3.24%;農商行2016年的撥備覆蓋率為191.22%,較2015年下降3.48%。由於上市銀行2016年的不良貸款率較2015年略有上升,加上2016年銀行的凈利差處於較低水平,盈利表現並不理想,計提貸款損失準備的利潤空間並不大,撥備覆蓋率下降也在情理之中。

2016年,上市銀行中有10家的撥備覆蓋率上升,15家下降。其中有8家的撥備覆蓋率超過200%,南京銀行2016年的撥備覆蓋率甚至超過了400%。值得關注的是工行2016年的撥備覆蓋率低於監管部門規定的150%,而其凈利潤增速在2016年、2015年分別是0.50%和0.52%,能夠計提貸款損失準備的利潤空間較小,未來的撥備覆蓋率下行壓力仍然較大。

2016年,幾乎所有上市銀行均加大了對個人住房貸款的配置,個人住房貸款在貸款中的重要性日益凸顯。結合目前的住房價格,東北證券認為,有必要將個人住房貸款的比重作為一個重要指標在分析貸款質量時一同給出。

2016年,上市銀行整體的個人房貸佔比達到24.56%,較2015年上升5.28%,上升比例超過四分之一,增長勢頭明顯。其中,國有銀行2016年達到27.10%,上升4.15%;股份制銀行為20.65%,上升7.77%;城商行為12.24%,上升1.93%;農商行為5.92%,上升1.12%。很顯然,資產規模較大和業務範圍分佈較廣的銀行在開展個人房貸業務上占明顯優勢。同時,股份制銀行2016年的個人房貸佔比明顯提升,較2015年的12.88%提高了一半以上,貸款結構置換明顯。

除個別銀行外,其他上市銀行的個人住房貸款佔比均有所上升。其中,興業銀行、民生銀行和浦發銀行佔比提升最大,分別為8.12%、6.44%和4.98%。此外,我們還發現平安銀行、寧波銀行和江陰銀行和吳江銀行2016年的個人房貸佔比較校特別是寧波銀行,截至2016年年末,個人房貸佔比僅為0.43%,房貸餘額12.95億元,個人貸款主要集中在消費貸款,個人房貸的風險敞口較校

在假設上市銀行公布的數據是真實的前提下,對2016年上市銀行的貸款質量進行判斷的核心指標是不良貸款生成率。2016年,上市銀行的不良生成率較2015年有所下降,16家下降,9家上升。其中,國有銀行、城商行和農商行均下降,股份制銀行上升8BP,升幅有限。即使考慮到個別銀行的不良貸款暴露可能不夠充分,影響了行業數據,我們也可以認為上市銀行的不良貸款生成速度已階段性企穩。

再來看未來銀行不良貸款生成壓力的情況。從逾期貸款的角度來看,2016年,上市銀行的逾期貸款佔比較2015年下降16BP,各類銀行的逾期貸款佔比均有所下降,上市銀行貸款客戶的履約意願提高。從貸款遷徙率來看,2016年,上市銀行中有16家的正常類遷徙率下降,有9家上升。無論行業整體還是不同種類的銀行,遷徙率下降的貸款家數均高於上升的貸款家數,說明上市銀行的正常類遷徙率企穩。而關注類遷徙率則相反。2016年,有9家上市銀行的關注類遷徙率下降,其中,國有銀行2家、股份制銀行5家、城商行0家,農商行2家。而16家銀行的關注類遷徙率上升,這表明上市銀行2016年的關注類貸款的惡化速度並未完全企穩,最多也只能說是處在由壞向好的過渡階段。

通過對逾期貸款和貸款遷徙率的分析, 2016年年末,上市銀行的不良貸款生成壓力較2015年年末有所緩解,逾期貸款佔比和正常類遷徙率均出現明顯企穩甚至下降,後續的主要壓力在於處理已經存在的非正常類貸款,投資者應繼續關注已被分類為關注類貸款的未來的惡化速度。

2016年,上市銀行不良貸款的暴露程度與2015年基本持平,撥備覆蓋率較2015年略有下降,貸款凈收益率下降幅度較大,個人住房貸款佔比則有明顯提升。總體而言,2016年年末,上市銀行的貸款質量已階段性企穩,未來需要繼續關注存量非正常類貸款的惡化及處置情況。

根據東北證券的分析,在不良貸款暴露程度較充分的情況下,建設銀行、北京銀行、吳江銀行、農業銀行、招商銀行和常熟銀行2016年的不良貸款生成率下降幅度排名較高,不良貸款生成速度企穩或下行。貴陽銀行、光大銀行、張家港行、招商銀行、寧波銀行和常熟銀行2016年的逾期貸款佔比和正常類貸款遷徙率的下降幅度均排在上市銀行的前10名,未來不良貸款的生成壓力有所緩解。其中常熟銀行、光大銀行和張家港行2016年的關注類貸款遷徙率下降幅度也在前10名,不良貸款生成壓力下降的覆蓋範圍更廣。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