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綜藝嘉賓低齡化,成名趁早到底好不好?

綜藝嘉賓低齡化,成名趁早到底好不好?

少年成名的蔣方舟曾說過,「成名要趁早」,這句話一度掀起社會輿論。暫且不論這種說法正確與否,事實是踏入娛樂圈這個名利場的年齡線越來越低。

導語

文:吳曉亞

前段時間92年毫無預兆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打入「中年」行列。這晴天霹靂般的消息給了90后結結實實的一拳。雖然多數90后並不覺得自己和「老」字沾邊,但不可否認的事實是,90這個字眼被提及的次數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95、00后,越來越多綜藝節目將受眾人群直指95后。

綜藝明星低齡化,90后已成老將

本周《快樂男聲2017》將以網路形式回歸,根據節目組的大數據顯示,報名選手中95后小鮮肉佔比高達35%,就連1992年出生的都只能算「中年選手」。預示著今年夏天即將有一大波95后小鮮肉進軍娛樂圈。另外一檔選秀節目《明日之子》也不乏聯考的小鮮肉。優酷打造的偶像養成類節目《美少年學社》精選的11位少年平均年齡不到14歲。

當然,選秀節目自然以小鮮肉為主,但在即將刷屏的一大波選秀節目中,不少90后已經脫離被評判的被動位置轉而登上導師之位開始決定他人的命運。2017《快樂男聲》的三位「音樂召喚師」中除李健、羅志祥這樣的「大叔」還有90年的民謠女歌手陳粒。

無獨有偶,選秀出身的90后華晨宇已經成為三大賽道之一的星推官,曾經站在台下被導師選擇,如今可以掌握選手生殺大權。愛奇藝《有嘻哈》同樣選擇90年的吳亦凡作為三大導師之一。只有《新歌聲》第二季集齊陳奕迅、周杰倫、劉歡、那英這樣的陣容才是近10年選秀節目重量級導師的一貫配置。

然而嘉賓、選手低齡化並不是選秀節目存在的個別現象。

《高能少年團》已經接近尾聲,雖然評價不盡如人意,但後期收視率不斷攀升。這檔時時刻刻講求「少年感」的節目從5位MC平均22歲的年齡可以窺見,其中最小的王俊凱昨天剛剛結束聯考。今年《花兒與少年》也主打青春冒險牌,放棄了姐姐,加入賴雨濛和宋祖兒兩位95、98年的小花兒。

如果說以上綜藝節目的嘉賓呈低齡化,那麼萌娃開創的則是「超低齡化」的趨勢。親子類綜藝的火爆直接導致綜藝節目中湧現了一大批萌娃。不僅Angel、小魚兒、甜馨這些「星二代」們受到網友的追捧討論,素人萌娃自己成為星一代,越來越多兒童出現在電視節目中。《爸爸去哪兒》阿拉蕾、《出彩人》中的小希希、《最強大腦》里的李雲龍等,都成為家喻戶曉的小童星。

小鮮肉根基不穩,綠葉或許是目前更好的選擇

在節目不斷追求「鮮」的時候,這種選擇究竟靠不靠譜呢?

以往同類大體量的綜藝節目習慣採用資歷高、經驗豐富的藝人挑大樑,加入一兩個小鮮肉也純粹為了「提鮮」,照顧部分年輕受眾,但如今的小鮮肉小鮮花已經以節目頂樑柱的面貌出現。

從《高能少年團》里少年們的表現來看還不足以獨當一面。好比五學藝未精的小徒弟初下山門,面對滿是套路的江湖,疲於應付已經十分吃力,哪還顧得上招式漂不漂亮。原本應該是節目靈魂的MC時時刻刻被節目牽著鼻子走,缺少帶動節奏的主心骨,只能依靠一兩個經驗比較豐富和綜藝感強的人來撐場。年齡最大的王大陸在《極限挑戰》中被孫紅雷「耍」的團團轉,綜藝感爆棚,但在《高能少年團》里卻淪為表情包製造機。

反觀《極限挑戰》和《天天向上》,採用老臘肉+小鮮肉的組合拳效果更佳。如果把張藝興單獨從《極限挑戰》中拎出來,「笑果」絕對不敵五隻「老狐狸」+一個「小綿羊」有看頭。同理,在《天天向上》中,如果MC個個是18歲青蔥的王一博,也會寡淡無味,正是有了汪涵、大張偉幾個逗哏,安安靜靜作為門面擔當的王一博才能被大家喜愛。

這些小鮮肉由於人生經驗或業務能力的欠缺如果單純作為綠葉般的存在尚且可以容忍甚至加分,若一旦成為節目主體並不會為內容增加多少亮點。《美少年學社》中十歲出頭的小鮮肉們面對唐國強這些老戲骨的指導只會頻頻點頭,毫無內涵可言。

至於超低齡的萌娃,一直是親子類節目中與成年嘉賓相輔相成的一環,如果拿掉兒童與成年人世界的碰撞節目效果也會大打折扣。所以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低齡化的綜藝嘉賓現階段作為綠葉可能更出彩。

出名要趁早到底好不好?

少年成名的蔣方舟曾說過,「成名要趁早」,這句話一度掀起社會輿論。暫且不論這種說法正確與否,事實是踏入娛樂圈這個名利場的年齡越來越低。

TFBOYS三小隻走紅,YHBOYS緊隨其後。YHBOYS是樂華娛樂今年推出的7人男子組合,最小成員10歲、最大不過12,比TFBOYS出道的年齡更小。如今雖然被指「抄襲」,但YHBOYS依然頻頻出席各種頒獎典禮。這些本該在上學年齡為完成作業發愁的孩子們不可避免地過早進入成人化的世界。

不管是電視劇對小演員的需要還是親子類綜藝對萌娃的追捧都促使童星成為娛樂圈一條新興的高利潤產業鏈。有些家長奔著讓孩子多見市面的原則帶孩子上節目,有些則是系統化地全面包裝。前段時間大熱的《小戲骨》里的幾個童星碾壓了不少線上演員,收穫一片好評。據導演潘禮平透露,除幾個家庭困難的小演員會有象徵性補貼外,其他基本是沒有片酬的。但隨著電視劇的熱度不斷走高,這些小演員開始市場化。「不紅的拍廣告幾千,紅的拍廣告就有十幾萬甚至幾十萬,中間差距翻了好多倍。」

某業內人士曾在劇組見到過小演員們「成人化的」一面:「有時候他們撒嬌的舉動,還有他們無意中表露出的階級化意識,會讓你覺得他們在那個瞬間不像是個孩子了。家長好多時候都主觀地開始來給孩子灌輸成人思想,比如說你在劇組裡面見到誰要怎麼樣。」

不少參加過綜藝節目的兒童因為暴露在鏡頭之下也遭遇過網路暴力。參加過《爸爸去哪兒》的田亮一度只讓女兒看節目的預告片,不讓看正片。

另一方面,明星低齡化直接影響的是冬粉群體。《看天下》記者曾在王俊凱參加藝考時採訪過其冬粉,「你這麼喜歡你的偶像,你以後會不會也來藝考?」她肯定地回答「會啊,我覺得他是我學習的榜樣,我也會好好努力讀書,我以後也來藝考。」明星對冬粉產生的引領作用不言而喻。當然,這種影響談不上好壞,喜歡明星本是人之常情,但如今冬粉低齡化的情況越來越明顯。2015年TFBOYS和EXO的冬粉在網路上掀起罵戰,令人跌破眼鏡的是,雙方掐架的冬粉竟是國小生,但其用詞之成熟絲毫不遜於成人。星二代王詩齡「炫富」也曾引起過不小的轟動。

到底這些低齡化的明星偶像給社會帶來的影響是否真的弊大於利不好定奪,但一方面家庭需要對同樣低齡化冬粉加以引導,明星藝人也必須擔起公眾人物以身作則的責任。

END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