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1-2月三省份工業增速創新低

1-2月三省份工業增速創新低

今年前2個月,華北地區規模以上工業增速明顯放緩。

除了北京以外,山西、河北、天津、內蒙古的工業增速在全國靠後,其中內蒙古、河北、天津的規模以上工業增速分別為2.8%、3%、6.7%,均創下國家統計局有數據可查的17年來的單月最低(1-2月數據因為有季節性因素合併計算)。

2017年1-2月,內蒙古、河北、山西的規模以上工業增速,分別是全國倒數第三、第四、第六名。

從2001年到2013年,國內經濟增速最快的地區不是內蒙古就是天津。同期,華北和東北地區經濟增速名列前茅。但近幾年不僅東北地區增速放慢外,華北的天津、內蒙古、山西、河北經濟也明顯放慢,其中工業增速放慢首當其衝。

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耀認為,華北地區的工業增速最近幾年一直在減速,這些地方的優勢產業集中於鋼鐵、煤炭、石油化工等,是國家去產能的重點治理區域。

從去年四季度去產能政策執行之後,鋼鐵煤炭大宗產品的價格上漲,也帶來了國企、集體企業效益的上漲,但這其實跟企業本身經營好壞沒有關係。下一步,華北地區通過淘汰過剩產能,優勢產能得以發揮效益。而對於傳統產業,需要進行技術改造,進而培育新興產業。

「華北地區在淘汰落後產能的同時,要做大高附加值產業,發展先進位造業。在服務業方面,要大力發展生產性服務業,發展現代物流,文化創意產業。」陳耀建議說。

華北四省份工業增速排名靠後

2017年1-2月,華北地區除了工業比重很低的北京以外,其他地區工業增速都非常低。

天津前2個月規模以上工業增速為6.7%,內蒙古和河北則更低,分別為2.8%、3%,均為2010年以來有數據可查的單月最低值。山西的情況也不樂觀,前2個月規模以上工業增速為4.8%。內蒙古和山西的規模以上工業增速分別排名全國倒數第三、倒數第四。

天津2009年第一季度規模以上工業增速為20.3%,2010年7月工業增速24.8%,均為全國第一。2017年1-2月天津規模以上工業增速,只有過去高峰時期的1/3左右。

內蒙古2008年7月規模以上工業增速31.2%,居全國第一,今年前2個月增速只有高峰時期的1/10左右。

北京1-2月規模以上工業增速為9.5%,在全國靠前。不過,北京市去年規模以上工業增速為5.1%,其工業占整個經濟比重只有20%左右,工業全年放慢是大趨勢。至於山西,工業放慢已經持續多年,目前整體向好,但是仍未完全走出困境。

為什麼華北地區工業大幅放慢,這與其產業結構有密切關聯。

內蒙古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所長於光軍認為,華北地區新的產業發展比較緩慢,總量上升不快。傳統產業受到經濟周期影響,比如煤炭價格偏低、需求量也在下降,新的產業補不上去。這也是經濟經濟結構發生變化后必然會導致的問題。

21世紀經濟報道了解到,華北工業放慢,與多地重工業放慢有關,也與一些新興產業增速低有關。河北1-2月鋼鐵工業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下降4.7%,石化工業增長0.5%,醫藥工業下降0.4%,建材工業下降2.3%,食品工業增長1.9%,紡織服裝業增長7.3%,只有裝備製造業增長13.9%。

天津1-2月原油產量518.8萬噸,同比下降了8.7%,而原油和加工為其支柱產業。內蒙古和山西除了煤炭需求仍低迷快,內蒙古今年前2個月發電設備產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4%。

天津財經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張寶貴認為,華北工業放慢說到底還是當地過去粗獷型經濟發展導致的,華北地區重化工業比重大。

「現在關鍵要解決粗放式經營的問題,謀求技術升級和節能環保,促進發展方式的轉型,以高新技術促進重化工業發展,利用高新技術提高投入與產出比。」張寶貴說。

應對去產能挑戰

21世紀經濟報道獲悉,華北地區的經濟整體仍呈下降態勢。其中河北的鋼鐵產業、天津的石化產業,山西和內蒙古的煤炭產業,北京的一般勞動密集型產業以及一般批發業,都面臨去產能的壓力。

今年全國去除5000萬噸鋼鐵產能,河北就有3186萬噸。全國去除1.5億噸煤炭產能,內蒙古和山西將繼續受到影響。另外,全國也要去除5000萬千瓦火電產能,山西和內蒙古也可能會被波及。

考慮到國家已經確定今年治理霧霾要實施「藍天保衛戰」,天津、山西、河北、內蒙古的污染產業,也將面臨被遏制的態勢。這些地區在舊的產業淘汰后,新的產業如何接續,將成為巨大的問題。

天津財經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張寶貴認為,重工業不是不能發展,而是要考慮如何提高工業效率、效益,及投入與產出比。有人說要「二降三升」(降低第二產業佔GDP比重,提升第三產業佔比),張寶貴認為,重化工業涉及到國家安全、就業等方面問題,如果一味關停,短期可能健康發展了,但長遠來看是不利的。

21世紀經濟報道了解到,內蒙古、山西、河北、天津都是依靠過去多年重工業迅猛發展,實現了快速增長。

2002-2009年,內蒙古GDP增速持續保持全國第一,在2005年最高的時候達到了23.8%的增速。天津在2010年到2014年的經濟增速為全國第一,2010年GDP增速是17.4%。

內蒙古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於光軍認為,現在不是經濟不能加快,而是衡量經濟好壞的標準已經變化。對於很多地區而言,經濟結構的變化GDP增速難以反映出來。下一步要消除行政區隔,讓百姓就業有更多的選擇,讓資本有更多的選擇,形成大區域下更自由的發展空間,促進新的產業發展和結構的轉換。

「現在要給未來良好的發展預期,讓企業放心投資。」於光軍說。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