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酷派生死劫:資本有毒 樂視「生態化反」已無法助力

酷派生死劫:資本有毒 樂視「生態化反」已無法助力

[ 「但今年的日子確實過得有些難受」,一名從酷派離職的老員工說,去年的這個時候還對樂視入主后的前景有點幻想,但現在幻想破滅,一切歸零 ]

「星爺說過,沒有夢想的人和鹹魚沒有什麼區別。」對於劉江峰來說,夢想也許還在,但眼下的酷派已經很難成為那個讓夢想實現的地方了。

裁員、虧損、新品乏力,從去年開始的負面消息一直圍繞在這家老牌企業的周邊,隨著全年財報42億港元虧損額的發布,赤裸裸的數字災難讓現任酷派CEO劉江峰的處境更為艱難。

作為一家24歲的老牌手機廠商,酷派曾經是國產手機四強「中華酷聯」之一,雖然一直過得磕磕碰碰,但在手機行業始終有著自己的一席之地。即便是離職員工,也能在新公司成為業務骨幹,稱其為手機行業的黃埔軍校也不為過。

「但今年的日子確實過得有些難受」,一名從酷派離職的老員工說,去年的這個時候還對樂視入主后的前景有點幻想,但現在幻想破滅,一切歸零。

以樂視入主的時間2016年6月17日股價1.53港元計算,一年的時間,酷派市值已經縮水六成。樂視自曝資金鏈緊張后,酷派的股價一直處於下滑通道,最低時甚至下探至0.66港元。

當時樂視成為酷派的第一大股東后,樂視創始人賈躍亭放出豪言, 2年內,樂視+酷派要賣出1億部。當時的劉江峰也曾為酷派描繪宏偉藍圖:5年內銷量過億,並重回手機行業第一。如今,一個過去流水在幾百億的手機企業,市值已變成36億港元。

是什麼導致了酷派如今的局面?

也許,從一開始,在互聯網熱與資本熱面前,酷派創始人郭德英接受來自於360和樂視的「擁抱」就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分豬肉」式的改革對於酷派來說,每一次都是被掏空的過程。

分水嶺在2014年。小米的大熱以及互聯網思維的衝擊,讓這個傳統手機廠商倍感鬱悶,老老實實做手機賺不到錢,新進入者憑著風口論卻能獲得資本追捧,當時的手機行業甚至吸引了英語老師、節目主持人進入。時任酷派集團副總裁李旺當時告訴筆者,不破不立,酷派也要用互聯網思維變革自己。

也就是在這次改革中,酷派被一分為三,除了原有的酷派品牌守住運營商渠道外,還有專門針對電商的大神以及公開渠道的ivvi,後者對標的是小米以及OPPO、vivo。

也許是決心過大,也許是目標太高,酷派帶著大神以顛覆者的心態衝進了電商領域,並且有了新的合作夥伴360,之後又有了與樂視的合作。

但資本市場並不是一個講求感情的市場,而是講求利益。

在競爭激烈的手機江湖中,酷派希望通過資本運作的方式讓自己更快地在「洗牌」中找到出口,不再死守低薄的做手機利潤。但在與360合作前,卻沒有理清雙方的利益關係。在與360的合作中,360一直謀求主導權,大神逐漸被邊緣化,奇酷到360手機的更名,周鴻禕的步步緊逼才有了酷派後面的「移情別戀」。

但這時候,已經運營有一年時間的大神無疑成為了第一個犧牲品。酷派的電商手臂已被砍去一隻。

實體渠道是酷派的另一隻手臂,但ivvi的獨立運營在一開始就分食了酷派在公開渠道的能力,不得不說是酷派決策層的失誤。更糟糕的是,酷派去年發公告稱,超多維以2.7億元收購酷派移動80%的股本權益,而酷派移動主營業務是ivvi手機。此次再次將ivvi分流出去,對於酷派在線下渠道控盤能力的影響不言而喻。

而在運營商市場,沒有旗艦爆款的酷派成為了「棄子」。

現在,從遊戲細分市場重新進入的酷派還在摸索如何重塑渠道,如何砸錢做新品,相信這些都在困擾著劉江峰。但比起品牌、渠道等更為「無法把控」的也許來自與賈躍亭之間的關係。

去年酷派集團曾經發布盈利預警公告稱,2016財年將虧損約30億港元,但如今多出了12億港元,對於多出的數據,外界眾說紛紜。不過有一點可以確認,被神話的「生態化反能力」已無法再給酷派助力。

資本有毒,且行且珍惜。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