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是一名博士,更是一名戰士」——國防科大博士學員周小利的畢業答卷

「我是一名博士,更是一名戰士」——國防科大博士學員周小利的畢業答卷

周小利博士連續十年堅持無償獻血 崔華麗 攝

新華網長沙4月25日電 又是一年畢業季,成千上萬的軍校學子即將離開母校,奔赴祖國的四面八方,闊步踏上強軍興軍的新征程。

當今世界,軍事變革迅猛發展,也為高素質新型軍事人才施展抱負迎來了更加廣闊而又嶄新的舞台。

畢業之際,國防科技大學電子科學與工程學院博士研究所周小利,拒絕了多家科研單位的工作邀請,也婉言謝絕了導師留校執教的好意,鄭重地向組織遞交了去戰區工作的申請。

國防科大11年的寒窗苦讀,他是老師同學眼中的「學霸」。然而,他的青春畢業卷,實在有點出人意料。他不變的初心是什麼?他堅守的信念又是什麼?帶著這些疑問,我們日前對話周小利博士,開始了探尋他令人不解選擇背後真實的心路歷程。

摯愛疑問,他感性作答——「金戈鐵馬書生夢,忠貞不渝報國心」

「農家子弟,想法單純,一人蔘軍,全家光榮。按當時的聯考成績我可以選擇離家較近也很不錯的大學,父母已年邁,想著家裡有哥哥、姐姐,我還是下定決心穿上了夢寐以求的這身軍裝。」周小利回憶起2006年夏天的選擇,溫和而沉靜。

周小利來自於鄂北一個農民家庭,《從軍行》里戍邊將士的豪情壯志、大閱兵陣列中的氣吞山河、許三多「不拋棄、不放棄」的百折不回,還有家鄉紅土地上那口口相傳的革命故事在他腦海里千百次的回放。他的潛意識裡,只有穿上軍裝,才能稱得上一個真正的男子漢,才能替這個國家有更多的擔當,樸素的想法已化作理想的滋養,從軍報國的種子在他心裡早已生根發芽。

2006年6月16日,他鄭重地在提前批次志願里填上了國防科技大學的名字。當鮮紅的錄取通知書捧在手中的時候,那種幸福喜悅的心情,至今回想起來依然是那樣美好,令人難以忘卻。

如果說生命是一隻肩負人生夢想的鳥兒,那麼勤奮就是搏擊長空逐風而歌的翅膀。

「梅花香自苦寒來」,從大學部保送碩士,跨專業考取信息與通信工程專業博士,11載的蔥蘢歲月,有多少付出,就換來多少收穫——

周小利先後獲得學校光華獎學金、校優秀學員、優秀共產黨員等諸多榮譽,申請專利3項,參與編寫學科教材3部,參加多項科研項目攻關,發表SCI論文10篇,EI論文8篇,遠遠超過了一名博士畢業學員所要求的發表論文數量。

「周博士,您現在是否在長沙,我們這裡的AB血型只剩下4袋了,急需要您的支援」。來不及多聊,他騎上腳踏車匆匆趕往長沙市血液中心,解了燃眉之急。原來,從2007年至今,他無償獻血20多次,長沙市血液中心將他列入應急獻血人員庫,每逢血庫緊張,熟悉他的工作人員就會第一時間想到這名軍人。

翻看他一大摞的無償獻血證,最早的記錄是2007年1月23日,300ml,最近的是2017年4月20日,捐獻血小板。十年間,他的獻血點從最開始的解放軍163醫院到停靠在長沙市烈士公園內、南門口、中山亭等路邊的無償獻血車,再到離學校不遠的長沙市血液中心。每次獻血耗時從最開始的10分鐘,到後來採集血小板,一躺就是一個小時。

周小利身材並不算高大,為什麼要獻這麼多血呢?。

周小利平淡地說「第一次獻血是學員隊里組織的,當時覺得很崇高,想著能幫助別人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後來就形成了一種習慣。」

「贈人玫瑰,手有餘香」,一個人的能力不在於你擁有什麼,擁有多少,而在於你能為他人做些什麼。內心有愛的人,才是一個有溫度的人,這種溫馨在相互贈與間升騰、瀰漫,成就了別人同時也提升了自我,整個社會一定會變得更加溫暖,更加祥和。

從2011年,周小利無償資助湖南、貴州、安徽等貧困地區數十名中國小生,勉勵他們完成學業,累計有數萬餘元。每個學期開學前一個月,他都要將生活費一一郵寄到偏遠山區孩子們的手上。

「幫助這麼多的孩子,有沒有讓你特別難忘的事兒?」周小利回憶道:「2014年7月27日,自己利用暑假去探望幾個受資助的孩子。幾經輾轉到了貴州省畢節市納雍縣羊場村,當看到衣衫襤褸、光著腳丫、面黃肌瘦的孩子時候,我的眼眶當時就濕潤了。這是我參軍后第一次流淚。」

人世間對於愛的回答有千萬種,軍人的愛應該是博大的。周小利的畢業答卷,既可以為國家付出全部的忠誠,也可以為人民捧出滿腔的熱血。

實戰叩問,他理性作答——「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

軍人為戰場而生,為了打贏而訓。穿上軍裝,和平時期要犧牲幸福與安寧,烽火燃起,要犧牲鮮血與生命,這才是一名真正軍人最榮耀的歸宿。

「我是博士,也是一名戰士,從某戰區參加觀摩演習歸來,我對軍人的主業就是打仗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對一體化作戰對高素質人才的渴求也有了更為迫切的思考。我之所以申請距離實戰更近的戰區工作,既是順應改革強軍的理性選擇,也堅信所學必有所用。」周小利說。

2015年8月,學校組織研究所赴聯合培養基地實踐鍛煉,周小利主動報名參加某軍區戰役實兵演習觀摩。

劈山蹈海的戰車、震耳欲聾的炮聲、一往無前的士兵……這些過去只是在熒屏中看到的鏡頭,就在眼前一幕幕震撼地上演。周小利深深體會到了「紙上談兵」和「實戰對峙」間的巨大反差。隆隆的炮聲、瀰漫的硝煙讓他真切感受到了軍人的使命和擔當,他的內心深處受到強烈地撞擊。

「其實,我也是有些自己的『私心』。」周小利略帶羞澀道出了心底的秘密。他也曾打聽過,之前一些分到科研院所的師兄師姐,現在正面臨撤併降改,有的面臨分流離隊,有的面臨轉改文職,雖然都是為國家做貢獻,大多數還是捨不得這身軍裝。我選擇去戰區,真實想法就是想把這身軍裝穿的更長久些。

周小利坦言,沒有導師的悉心指導不可能有他學術上今天的成就。在畢業分配的選擇上,他第一次沒有遵從導師的建議留校發展,導師雖有失望,但得知他去意已決,深表理解,惋惜之餘給予了積極支持。

在交談中,周小利從宿舍的床頭櫃里,拿出了一副裝裱精美的「精忠報國」書法作品,這是他愛好書法的同學在他考入軍校后,給他的贈言。「保留至今,也是覺得能不斷地提醒和鞭策自己。」看得出來,在這個青年軍人的內心世界里,深藏著對國家民族的愛是那麼的執著和深沉。

得失追問,他血性作答——「若以小利計,何必披征衣」

軍校博士學員,相比大學部生和碩士生年齡偏大,學業任務重,有的已經成家,由於長期從事科研工作,不少人想去科研院所或者離家較近的單位。對常人來講,這都無可厚非。

也許選擇本沒有對錯,但是起點卻有高低。

「且不說地域家庭等因素,單就你所學的專業,博士到戰區到底能發揮多少作用,你真的考慮好了嗎?」平日關係要好的同學,勸他三思而行。周小利笑著說,我去過那裡,也有意識地進行過考察,加上我對當前新軍事變革的一些思考,又有改革強軍的召喚,我堅信那裡會有一番作為的。

冷靜之後,這個選擇也面臨著諸多現實問題,短期內可能夫妻兩地分居,其實在他心裡,最放不下的還是自己剛滿4個月的兒子。

他的妻子叫伍美慧,這位畢業於湖南中醫藥大學的碩士研究所平靜地說:「談戀愛時,我最看重周小利的就是他這個人,心地善良,有愛心,再就是有遠大的抱負,凡事敢擔當。選擇一名軍人做老公,我早有思想準備,也答應過他,他去哪兒,我就跟著去哪兒,不會拖他後退。」

「為了不增加我的心理負擔,妻子從不主動對我的工作提要求、講條件,而是站在我的角度安慰我、支持我。她最懂我內心想的是什麼,要的是什麼。」周小利談到妻子,言語中洋溢著無比的幸福。

連日來,博士學員周小利的選擇在校園裡引起了廣泛熱議。

今年6月即將畢業的大四學員王樹禮說:「博士學長周小利的選擇深深觸動了我,更堅定了我赴藏的信心。作為一名骨幹,更應該聽從組織召喚,帶頭到艱苦的地方建功立業。」

「近兩年,身邊許多師弟師妹,在畢業分配中,綜合評定排名靠前,本有選擇地域和單位的主動權,但他們毅然主動申請赴疆赴藏和一線作戰部隊,我在心裡為他們默默點贊,作為師兄,我絕不會退縮。」周小利擲地有聲地說道。

周小利的舉動成為今年畢業季的熱點話題,在國防科大校園裡持續發酵……

對軍人而言,那一抹橄欖綠,不論你穿的時間長短,不論質地樣式如何,她猶如皮膚一般,相伴相生,已深入了骨髓,融入了血液。

軍校擔負著為軍隊培養高素質新型軍事人才的重任,更是延續軍魂的地方。軍校學員不管是學士、碩士還是博士,他們真實的底色始終是一名戰士。

若以小利計,何必披征衣?在改革當口,博士學員周小利用軍人的忠誠踐行著自己的諾言,在他身後,我們彷彿看到了追隨前行的隊伍是那麼壯大,那麼堅定。(完)(王公卿 崔華麗)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