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寧浩和他的「壞猴子」們 | 專訪

寧浩和他的「壞猴子」們 | 專訪

寧浩希望通過「壞猴子72變電影計劃」聚集起一批像他一樣的「壞猴子」們,這些人能獨立思考、有自己的審美的堅持,他們關心當下的問題,要拍出有趣的電影。寧浩,這位過去十年最成功的導演,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再一次影響和改變市場。

作者 | 俞斯譯 秦泉

去年9月,寧浩宣布了「壞猴子72變電影計劃」,和第一期簽約的10位年輕導演一起亮了個相。

除了《綉春刀》的導演路陽,其它的年輕人還沒有什麼名氣。有的剛從電影學院畢業,大部分人只拍過幾部短片。他們還不習慣眼前一排排鏡頭和閃光燈,媒體也念不準這些人的名字。

「有想法,有審美,作品兼具本土性和當代性」,這是寧浩在被問到挑選新導演標準時,會給出的一個標準答案。實際上,這也是寧浩和他的作品給外界留下的普遍印象。

寧浩喜歡做那些好玩的事。比如讓「壞猴子72變電影計劃」10位導演,在海報上擺出搞怪的表情和動作;大家穿著簡單的短袖短褲,就面對鏡頭走起了紅毯。

導演寧浩

找人的過程比外界想象得容易。他要找的人不是在圈子裡小有名氣,就是在學校里比較拔尖。「大家總有種看選秀的心理在看這件事,其實不是的。」寧浩說,「導演是一個高度技術化的工種,門檻和尺子都很清楚,沒有石頭縫裡蹦出來的。」

而判斷這個人是不是他要找的「壞猴子」,看作品是最直觀的方式。

有那麼幾周,寧浩每天都會花兩個小時觀看被選送出來的青年導演的作品,包括過去幾年電影學院學生絕大部分的畢業作品。只要不是有緊急的事,他總是會把一部片子從頭到尾看完。

為了不出現「漏網之魚」,壞猴子還擴大的招募範圍。他們在去年找到上海電影節,希望可以在創投單元增加一個壞猴子獎,獎金10萬。這筆獎金換來的是與一個新導演的合作機會,實際上在寧浩看來,這些來電影節創投的導演,在此前已經做了許多準備。

去年的獲獎作品《甜美生活》在上個月已經宣布開機,導演牛涵也成為了「壞猴子72變電影計劃」第一期的導演。

除了準備自己的新片,與這些年輕人打交道成了寧浩過去一年最重要的事。寧浩也在思考,年輕人需要什麼,自己能給他們什麼。

現在,第一份「作業」已經有了初步的模樣。4月11日,《綉春刀2》在北京舉行了「春日宴」主題發布會,發布了第一款預告片。借著這個機會,我們和寧浩坐下來聊了聊,他和他的「壞猴子」們在過去一年多做的事,他們想要給這個市場帶來什麼新東西。

10隻壞猴子

「壞猴子」們

「看五分鐘就知道會不會導,看十五分鐘就知道分不會寫故事。」

寧浩在跟我們講起集中看青年導演作品的那幾個星期時說,語氣篤定。這種篤定來自於他此前近20年的行業經驗。「牛逼就是牛逼,不行就是不行。就是這麼簡單。如果你相信這個,就不會有雜念。」

他覺得一個導演作為藝術家的才華和審美,在20多歲時已經基本決定。而這個年紀也是年輕人思維最活躍,最有創造力的時期。他希望找到這些人,一起做一點有趣的事。

寧浩把自己的監製工作比喻成拳擊「陪練」。這個陪練要熟悉各種招術,能接住對面打過來任何一拳,更重要的是他需要鼓勵和激發拳手的潛能,幫助他成為想成為的那個拳手,而不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決定拳手的發展方向。

在導演制主導多年的電影圈子裡,這種老手對新人越俎代庖式的指導並不少見,但它對新導演帶來的干擾,甚至是傷害可能是永久性並且無法彌補的。「我這個人在很多地方都很小心眼,但我在電影這件事上從來不會。」寧浩說,「一個導演身邊,不需要另一個導演。」

「陪練」和「拳手」的討論,通常會以一種聰明人之間對話這種氣氛展開。寧浩會強調自己是站在一個觀眾的角度提出自己的建議,或者給予導演幾個可能的方向,但最後的決定都需要導演自己來做。年輕導演們聽取意見,做出自己的判斷。

讓寧浩感到高興的是,他的建議常常都不會被接受。他覺得這就「特別對」,是「壞猴子」們應該做的。如果照盤全收,或者把所有決定都交給我來做,那這個人不僅不是他要找的,這種性格也不適合當導演。

只有在導演遲遲做不了決定時,「陪練」會表現得強勢一些,比如告訴導演「這個時候該做決定了」。第一批「72變」導演中就出現了這樣的情況,寧浩找到這位導演,告訴他其實他的直覺是對的,應該勇敢一些。

你能感覺到寧浩在與這些「壞猴子」溝通的過程中表現出的「小心翼翼」。寧浩解釋說,這一方面是因為過來人的「將心比心」,另一方面因為他太清楚才華的尺度,能夠和這些年輕人一起參與到好項目當中「感覺很好」。

與十幾年前寧浩拍攝他最早的幾部作品時相比,青年導演需要的東西已經發生了重要變化。市場飛速增長帶來的結果就是年輕導演的才華很難會被埋沒,「找錢」也不再是難事。

實際上,「年輕導演」正越來越成為一種稀缺資源。看看這幾年從官方到各大公司推出的青年導演計劃,你就能意識到這種競爭有多激烈。

寧浩覺得,在陪養年輕人方面,自己並沒有太多過往經驗,但也不見得會比別人做得差。「我們一部分優勢,是我們的創作基因。從一個點子到一部電影,從事情最開始畫一條線到終點。過程是什麼,重點有多少個節點,需要多少工序,配什麼樣的人能完成。我們清楚。」寧浩告訴《三聲》。

在寧浩邀請這些新導演加入「壞猴子72變電影計劃」時,幾乎沒有人拒絕他。除了成功的履歷和業界資源,更多人沖著是他和團隊對於故事創作,對於好東西的把控力,以及可以傳授如何成為一名優秀導演的經驗。

簡單點說,它能夠幫助年輕導演少走彎路,走得更快。

所有能夠通過「壞猴子72變電影計劃」進入到這個體系中的導演,都具備自己開發劇本和導演的能力。但並不是每一個人(實際上是大部分人)都並不清楚,自己最擅長寫什麼樣的故事,適合導演什麼樣風格的電影。

《印度葯神》這個故事在寧浩腦中已經有好幾年了,但他一直沒有拿出來拍,因為他覺得自己不合適拍,也沒有找到合適的人。

在看了文牧野之前的作品,又跟他深聊了幾次之後,寧浩把這個故事交給了他。隨後的劇本打磨持續了一年多,但寧浩覺得整個過程相當順利。他又把這個劇本交給了好友徐崢,後者很快就答應主演。上個月,這劇電影已經宣布開機。

說起這件事,寧浩露出了幾份得意:「在這一行幹了這麼多年,我太清楚什麼東西適合什麼人做,所以我知道文牧野能做這個片子,也知道老徐肯定會答應來演。」

這種指導有時候也會讓年輕導演徹底轉換賽道。在聽了其中一名導演講了他想要做的東西后,寧浩直戴了當地說,「你其實特別不適合做這個,你應該去做那個,你回去想一想」。

「槍打的準不準,出膛那一刻就決定了。」寧浩說。他最擅長的,就是讓槍瞄得更准。

一把叫作路陽的刀

《綉春刀:修羅戰場》導演路陽、監製寧浩

路陽是寧浩最早找到的「壞猴子」。

2014年8月7日,電影《綉春刀》上映,在首周票房僅有3000萬的情況下,依靠口碑的發酵獲得了近億的成績。總票房不算高,但許多人說,這是近年來最有意思的武俠片。

寧浩也喜歡《綉春刀》,武俠電影多是講「國讎家恨」,這部電影里他卻看到了個體與大時代的關係。他覺得這很新鮮。

那個時候寧浩剛做完《心花路放》,取得了很好的市場成績。年底的廣電總局組織導演去好萊塢學習的觀摩團里,寧浩是隊長,路陽恰好也是五個導演之一。寧浩把自己對《綉春刀》的感受告訴了路陽,並告訴他有興趣來給他做監製。雙方有了一起來開發《綉春刀》續集的想法。

路陽是寧浩欣賞的那類導演,獨立思考,有審美和情趣,思考當下的問題。寧浩覺得路陽「有一種對浪漫主義作品的熱愛,也很偏執。有著對個體和整體之間遊離屬性的判斷」,作為監製,他覺得要把路陽的這些氣質更好的放進新的電影里。

在最初的劇本中,路陽還是延續前作寫的是三兄弟的故事。寧浩覺得可以突破一下,「前作里的人物關係是相對確定的,人物大命運已經有結果了。再去做一個關聯度高的前傳,會在人物創作上有局限」。

路陽重新打磨故事,「差不多寫了四五個」。寧浩說,「溝通上的零成本讓效率非常高」。

在這個主題下,《綉春刀:修羅戰場》依然講述的是個體與所處時代之間的故事,「人人同流合污,人人亂七八糟,那你怎麼辦」。這種主題在電影名中也有足夠體現,修羅更多的是對男主沈煉宗教化的一次象徵,修羅場即是神話中慘烈的戰場。

而在創作上兩位導演的互相「切磋」之外,對於《綉春刀2》,寧浩和他的壞猴子影業承擔了「組盤」的工作。路陽之前就有調侃,「有寧浩去拉投資,第一次不用為錢發愁」。

事實上,從2006年《瘋狂的石頭》開始,寧浩拍的每一部電影都為投資人帶來了豐厚的利潤。在一個出色的創作者之外,寧浩對市場的把控力往往被有意無意地忽視了。

《綉春刀2》整體投資達到一個億,壞猴子是最大的投資方。寧浩認為這個盤面是必要的,有好的故事也需要在演員陣容和製作的提升,增加市場的信心。

《綉春刀2》也是「壞猴子72變電影計劃」第一部推出的作品,對寧浩和壞猴子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連續地參加發布會,接受幾個小時的媒體專訪,在自己導演作品的宣傳期外,對寧浩來說還是第一次。

「壞」文化

壞猴子影業廠牌

要把壞猴子做成一個「亞文化品牌」,寧浩需要孵化出更多的《綉春刀2》和路陽。

壞猴子最初的幾年,一直以工作室的形式存在。人不多,各個都是精兵強將。如果只是按照每2-3年出一部作品這樣的節奏,這套「系統」已經可以持續運轉。但寧浩和他的合作夥伴想給它來一次「升級」。

「生產力在這兒之後,必須走向產業化,所以大量的要求就逼迫你繼續向前,倒逼企業和個人必須向前發展。」在一年多前的一次採訪中,寧浩這麼解釋為什麼要把壞猴子變成「公司化運作」。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壞猴子第一次有了「產品線」這樣一個概念。在當時,壞猴子希望在「寧浩導演」之外,增開兩條產品線,分別是「寧浩監製」和「壞猴子投資出品」,共同組成公司的作品矩陣。

這些產品線並不以重要性高低進行劃分,而是寧浩和壞猴子在項目中的參與程度。在「寧浩監製」的作品中,他更多會站在導演身後出謀劃策,起到一個輔助的作用。而對於一些自己非常喜歡但又沒有足夠精力參與的作品,壞猴子會選擇投資成為出品方的方式。

寧浩認為,當時的這種劃分與現在的思路並不衝突。比如在「壞猴子72變電影計劃」中,既會有寧浩擔任監製的作品,也會有壞猴子以投資和出品方式推出的作品。而與此前不同的是,寧浩覺得自己的角色已經發生了變化。

「隨著公司往平台化轉型,我已經不重要了。」寧浩告訴《三聲》。寧浩真正想表達的是,「壞猴子」不再是一個「寧浩的公司」,而是要做成有自己獨特調性和價值觀的文化品牌,「以前通過(我的)電影賣價值觀,現在通過公司來賣價值觀。」

這種「價值觀」的輸出依賴於《綉春刀2》這樣的作品。「來點新鮮的,玩點有趣的」是寧浩對壞猴子要做的電影一個最直白的描述,無論是「72變電影導演計劃」,還是未來其它的產品線上的電影,這種氣質會貫穿到所有產品中。

「這句話說的就是一隻壞猴子。」寧浩說,「猴子很鬧,你也要叛逆一點,聽話的孩子創不了新;要拍本土的我們關心的問題,孫悟空就是是本土的。還有就是要有趣,猴子不是豬、不是狗,猴子是好玩的。」

要做好玩的事,先得找到志同道合,好玩又專業的人。除了公司原來的「搭檔」王易冰和邢海濤等人之外,寧浩又從外部找來了兩個好幫手。

在著手做新導演計劃時,他找來了盛志民。他是圈子裡著名的製片人,曾經和賈樟柯和陳果合作過多部電影。盛志民幫助寧浩一起找到了第一期的10位導演。

香港人余偉國也被「請」了進來。他是劉德華多年的搭檔,他們在2005年一起推出了「亞洲新星導電影計劃」扶植新導演,寧浩就是最早一批受益者,《瘋狂的石頭》敲開了小成本類型電影的市場。他現在正幫著寧浩拓展香港和台灣地區的資源,補充進下一期「壞猴子72變電影計劃」中。

除了今年8月上映的《綉春刀2》,第一期「壞猴子72變電影計劃」中的另外兩部電影《印度葯神》和《甜美生活》也已經在上月宣布開機。按照壞猴子的計劃,今年和明年都將有四個項目進入到開機階段。

壞猴子也會在近期推出另外兩條新的產品線,包括瞄準動畫電影的「筋斗雲計劃」和劉慈欣合作的「劉慈欣科幻電影計劃」。而寧浩自己導演的科幻電影《瘋狂的外星人》也即將開機。

寧浩說他並不是要賽跑,衝到最前面變成第一大公司。不過市場在往前奔跑,他也很難停下來。

10年前,市場和觀眾獎勵了寧浩這隻不聽話的「壞猴子」,他的成功也讓更多年輕人選擇進入這個行業。現在,他已經站在了行業頂端,擁有了強大的對友、資源和合作夥伴。

壞猴子們來到了舞台中央,是時候開始玩耍了。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