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黃興國受審,家屬為啥沒旁聽?

黃興國受審,家屬為啥沒旁聽?

原標題:黃興國受審,家屬為啥沒旁聽?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記者李洪鵬 編輯岳三猛)今天,天津市委原代理書記、原市長黃興國涉嫌受賄案在石家莊中院一審公開開庭。

看法新聞記者注意到,旁聽庭審的共有60多人,分別是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新聞記者及各界群眾。換句話說,黃興國的家屬沒有坐在旁聽席。

此外,類似的情形還出現在李春城、張越、吳天君等人身上。而依據刑訴法,除不公開審理的案件,家屬都可以旁聽。

(黃興國)

大老虎受審,旁聽者一般有6類

檢方指控,1994年至2016年,黃興國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取得項目用地、職務晉陞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直接或者通過特定關係人收受相關人員給予的財物共計4003萬餘元。黃興國進行了最後陳述,併當庭表示認罪悔罪。

看法新聞記者此前曾報道過,黃興國是十八大以來第一個落馬的直轄市市長。代理天津市委書記超過600天未能「轉正」后,去年9月,其因涉嫌嚴重違紀被立案審查。

記者梳理髮現,省部級及以上高官受審,參加旁聽的一般有六類人:家屬、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新聞記者、人民法院特約監督員和各界群眾。

2016年2月3日,遼寧省政協原副主席陳鐵新涉嫌受賄案在哈爾濱中院開庭。當時,陳鐵新的親屬、全國和黑龍江省兩級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新聞記者和各界群眾50餘人旁聽了庭審。

(白恩培)

再比如,2016年6月16日,雲南省委原書記白恩培在安陽中院受審,當時,他的近親屬,全國、省、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新聞記者及各界群眾60餘人旁聽了庭審。

然而,此次今天黃興國案開庭,通報中並未提及家屬旁聽了庭審,僅有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新聞記者及各界群眾,共計六十餘人旁聽。

當然,開庭通報中沒有提到家屬參加旁聽的,並非只有黃興國。如今年4月20日,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張越案在常州中院一審開庭,當時旁聽的人員也是60餘人,分別是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新聞記者及各界群眾。

(張越)

2015年4月23日,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被控受賄、濫用職權一案在咸寧中院開庭,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人民法院特約監督員及新聞記者、各界群眾60餘人旁聽了庭審。

再如今年7月20日,河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吳天君涉嫌受賄一案在襄陽中院開庭。全國和湖北省、襄陽市三級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人民法院特約監督員、特邀諮詢員,新聞記者和各界群眾40餘人旁聽了庭審。

曾有貪官主動要求家屬不旁聽

什麼人能參加旁聽,家屬是否所有案件都可以旁聽?對此,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聶本勇接受看法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一般來說,法院只要是公開審理,就允許市民旁聽。

《人民法院法庭規則》第九條規定:公開審理的案件,公民可以旁聽;旁聽席位不能滿足需要時,人民法院可以根據申請的先後順序或者通過抽籤、搖號等方式發放旁聽證,但應當優先安排當事人的近親屬或其他與案件有利害關係的人旁聽。

但旁聽人員並非沒有限制,下列人員是不得旁聽的:1、證人、鑒定人以及準備出庭提出意見的有專門知識的人;2、未獲得人民法院批准的未成年人;3、拒絕接受安全檢查的人;4、醉酒的人、精神病人或其他精神狀態異常的人;5、其他有可能危害法庭安全或妨害法庭秩序的人。

除上述情形外,依法有可能封存犯罪記錄的公開庭審活動,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組織人員旁聽。另依法不公開的庭審活動,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任何人不得旁聽。

至於特定的家屬旁聽庭審的限制,聶本勇表示,在刑事訴訟中,有關國家秘密或者個人隱私的案件,涉及商業秘密的案件,當事人申請不公開審理的,家屬及朋友都是不可以旁聽的。而其它的刑事案件,家屬及朋友都是可以旁聽的。

看法新聞記者注意到,此前曾發生涉貪腐官員主動要求家屬不旁聽的情形。

2016年9月9日,海南省第一中級法院開庭審理瓊海市委原副書記陳列雄涉嫌受賄一案。檢方指控,此人利用職務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財物900餘萬元。當時,旁聽席上有些空蕩,沒有見到一個家屬。

據法警介紹,陳列雄在開庭之前和家人打電話,表示不希望任何家人出現在庭審現場。「我很想念我的家人,1年多沒見面了,但是讓他們來能做什麼呢,還是不要來了。」陳列雄說。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