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暑期檔下半場,《破·局》能否憑藉懸疑犯罪類型打開新局面?

暑期檔下半場,《破·局》能否憑藉懸疑犯罪類型打開新局面?

|叩敏 編輯|朴芳

今年暑期檔堪稱一出跌宕起伏的「大戲」,上半場依然延續春節檔之後的頹勢,中場突然殺出《戰狼2》瞬間改變局勢,並一路高歌猛進直至創造影史票房紀錄。

在為電影再創歷史新高的狂歡之餘,影視從業者們更應冷靜理智地意識到,《戰狼2》的成功並不具備複製性,當下電影更應該學習的還是最基本的好好講故事、講好故事的能力。換句話說,如果你能好好講故事,觀眾一樣願意買賬。

在暑期檔的下半場,依然有一大批國產電影爭先上映,類型、題材各不相同,其中《破·局》以久違的警匪懸疑犯罪類型引人注目。

在8月14日的「破局而生」全球首映禮發布會上,《破·局》主創悉數亮相揭開電影的神秘面紗。其中郭富城和王千源在戲中斗得你死我活,在戲外卻親密無間再現「摸臀殺」,CP感十足!令現場笑聲不斷。

發布會上,兩大影帝聯手擊打一顆大橘子,號稱合力「破橘」,可謂腦洞大開!這樣的喜劇性情節在電影中也隨處可見,讓人對這部懸疑犯罪片更添期待,居然還有這樣的操作?此外,女主劉濤也驚喜「亮相」,獻上了溫情互動視頻。

在首映場中,《破·局》意外地在緊張刺激的懸疑犯罪故事中展現了黑色幽默,給人新奇的觀影體驗,也獲得了不錯的點映口碑。在暑假檔大戰的尾聲之際,要想從中突圍,也只能比誰的故事講得好了。

懸疑犯罪+黑色幽默,《破·局》破的是什麼迷局?

與正邪分明的早期警匪片不一樣,《破·局》明顯走的是反傳統的突破路線。故事中的主角是個警察,卻監守自盜身有污點,不僅涉嫌受賄,還藏匿屍體,顯然這不是什麼正義的好警察。偏偏是這樣一個腐敗的不良警察,卻因為一系列戲劇性的事件,陷入了被人設計好的迷局。

這樣一來,《破·局》頗有幾分「黑吃黑」的意味,同時也留下了令人猜想的故事懸念:誰在設局?怎麼破局?

影片有懸疑犯罪類型的經典元素,如緊張刺激的槍戰場面、令人屏息的警匪對決、神秘複雜的販毒犯罪等,對主角高見翔撞人、藏屍、躲避搜查等犯罪心理也有精彩的展現。而最讓人意外的是影片獨具一格的「喜感」,令人捧腹的台詞和人物形象的反差,讓看似一本正經的懸疑犯罪片平添了許多笑點。

加入的黑色幽默元素使影片脫離了以往我們所看到的港式警匪片的嚴肅風格,也就不會有很沉重的包袱。相反,它在很多時候輕鬆幽默,令人驚喜。對應影片的人物,也不像維護正義善惡分明的警匪對壘,而更像一場你追我趕鬥智斗勇的貓鼠遊戲。

導演連奕琦曾執導過由蘇有朋、林依晨主演的《甜蜜殺機》,是一部不折不扣的犯罪喜劇,裡面將犯罪、偵探、破案等喜劇化的呈現,同時也不忘玩戲劇性的形式,從中可見導演風格,在犯罪類型中充分發揮黑色幽默元素,再次把握這類題材可以說是駕輕就熟。

對於《破·局》接下來的走勢這會是加分項,因為它所表現的懸疑犯罪混合了輕喜劇的風格,這讓它的商業屬性更加明顯。在保持基本的懸念敘事之外,喜感幽默的表達會是觀眾更樂於接受的形式。

顛覆人設,影帝飆戲,王千源又來搞「四大天王」了

《破·局》集合了兩岸三地的創作班底:導演連奕琦來自台灣,曾擔任《海角七號》的副導演;郭富城是香港仍活躍在一線的影帝級演員,不僅連續兩屆拿下金馬獎影帝,又在去年憑《踏雪尋梅》拿下金像獎影帝;王千源和劉濤在內地名氣也頗高,公認的演技好,在影迷觀眾中有很好的口碑。

看完整部電影,最過癮的莫過於郭富城與王千源的影帝飆戲。兩人都是演技在線,無論是郭富城的倒霉警察,還是王千源的神秘黑手,都是個性分明令人印象深刻。「雙雄」的設置也讓兩人的對戰充滿了張力,在一步步的危機中人物的命運也更富戲劇性。

在電影中,郭富城與王千源有不少激烈的追逐打鬥戲份,針鋒相對的生死搏鬥牽動人心。而《破·局》中難得的是在兩個人物性格迥異、形象分明的情況下,竟生出了一種相愛相殺的CP感,一邊是郭富城傲嬌地說:「我不想吃啊,我想吐啊」,一邊是王千源調戲道:「你這大屁股可真可愛」。如此種種,真讓人浮想聯翩。

郭富城在《三岔口》、《踏雪尋梅》中都是以警察角色拿到金馬獎、金像獎的影帝,也在《寒戰》中樹立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警務處長的形象。從《寒戰》中正義凜然西裝筆挺的警務處長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心懷鬼胎背負污點的不良警察,郭富城首次挑戰不那麼正派的主角,顛覆的人設、人物的反差給了郭富城演技發揮的空間。

而王千源近年來的表現一直很驚艷出彩,儘管飾演的是神經兮兮的反派,但對於變態心理的揣摩和表現拿捏有度無出其右,甚至形成了具有辨識度的獨特的個人風格。

在手撕「天王」的路上,王千源倒是一直樂此不疲。在《解救吾先生》中綁架劉天王大玩捆綁play后,又在《破·局》中威脅戲弄郭天王,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天王粉碎機」?

懸疑犯罪片最考驗講故事的能力,《破·局》要破的局也在此

懸疑犯罪類型在國內市場上受眾面偏窄,雖然有一批固定的類型受眾會關注這類影片,但對於絕大部分觀眾來說,他們寧願看喜劇片愛情片放鬆一下,也不願在陰暗沉重的氛圍下飽受心理的折磨。當然,最大的原因還是創作上的短板,此類型的邏輯思維和懸念布局對於編劇來說都是一大挑戰,尤其考驗講故事的能力。

《破·局》有一個富於創意的劇本,環環相扣的情節,層層遞進的情緒,節外生枝的衝突,讓這個懸疑犯罪故事變得不簡單。《破·局》在現實中要破的局也在此——如何保證故事不失懸疑色彩和基本邏輯?並且講得有趣而不落俗套?

好在《破·局》的劇情能夠自圓其說,整體完成度高,緊張刺激的氛圍偶爾閃現出令人捧腹的台詞,節奏控制得不錯。在超前媒體點映場中,《破·局》也贏得了很多人的好口碑,郭富城和王千源的對手戲也是津津樂道的話題。

如有人認為影片把類型電影搬到東南亞華人世界,劇情契合華人地區,「是此類電影中嫁接地最好的……表現了相當強的馬來西亞在地性」;有人盛讚郭富城和王千源的演技,「正因邪魅陰鷙的王千源與驚慌抓狂的郭富城太有魅力和引力,使得那種喜感與CP感成為亮點」。

《破·局》提檔至8月17日上映,敢於提前上映也體現了片方對於影片質量的足夠自信。特別是在國產電影紛紛搶灘之際,「提前開戰」顯示了影片的格局和野心。

《破·局》趕上了暑期檔的末班車,在好萊塢大片大舉進攻九月之前,都有望憑藉不錯的品質和創意的故事贏得一定的回報,點映的好口碑也會在新局面開啟之前發揮關鍵作用。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