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書法如何避免千篇一律?來看啟功「黃金結字律」

書法如何避免千篇一律?來看啟功「黃金結字律」

啟功的「啟體」書法風格,給人以深刻的印象。先生的書風大都是晉唐風韻的帖學書風。行楷吸收了顏《多寶塔》,歐《九成宮》,柳《玄秘塔》,唐《靈飛經》,趙佶《瘦金書》和趙孟頫、董其昌的行楷風格,草書中有《王羲之十七帖》,智永《千字文》和懷素草書的筆意。用筆渾圓修長,疏朗平和。

其中,啟功的「黃金結字律」尤其重要。

啟功 節臨智永千字文 無年款 33×24cm

黃金結字律

啟功在《論書絕句百首》中就有云:「用筆何如結字難,縱橫聚錯最相關。一從證得黃金律,頓覺全牛骨隙寬。」

黃金結字律是什麼?

他曾說:「將一個大方格縱橫各畫十三小方格,中間三小格縱橫成十字路,每行小格為五三五。自左上一交叉點言,其上左俱為五,其下其右俱為八。此十字路中四交叉點,各為五比八之位置,合乎黃金分割之理」

具體點說就是在字格的中間有一個小方格,這個方格的每邊距大格邊的距離與其邊長的比為5:3的關係。這個小方格的四個頂點中至少有一個是字的通過點,當然也可是四個都被通過,如果字的某一部分偏離了應該通過的點,那它的結體就不好了。由於頂點至近邊距:頂點至遠邊距=5:8,外項大於內項,就使得字的中宮很緊,形成一種內緊外松的規律。

如「故」字,內部緊湊,逢撇捺處必向外舒展,成放射狀。其他的還有左緊右松,上緊下松的發現,如此字的結體便有了一定規律可尋。

啟功 月圓花好立軸 約1986 50×60cm

這種結字法是先生通過長期的讀帖,測量而非妄加猜測,一定是可以拿來借鑒的。

但是我們學習書法講究臨習古帖,觀古今佳作,千篇一律者匠氣十足,只有不斷變化者才可能上升到精品。如果帖上的每一個字都一味遵循「啟氏結字律」那古代幾千年的書論中關於結字的著作就沒有有什麼價值可言了。

王羲之《平安帖》

單從《集王聖教序》里,就找到了相當數量的字與先生的結字律不相符,有的甚至背道而馳了。

《集王聖教序》 川

例如「川」字,帖中明顯採用了「左松右緊」的結字,但由於三豎由低而高的布置,亦使全字的重心趨於穩定。先生提出內緊外松,但「懷仁」的「仁」字則中間空闊,向兩邊開張,諸如此類,還有一些欹側很明顯的字都有其他的結字的規律。

《集王聖教序》 懷仁

先生自己也說:「以上只是曾向初學者談的一些淺近的方法,至於早有成就,自具心得的書家,當然還有其他竅門和理論。」也就是說啟功先生的理論一定是可行的,但似乎有像牛頓經典力學一樣的情節——具有它的適用範圍:比如說多適用於唐楷和一些風格收斂的行楷,而不太適合魏碑,行草,更不用說篆隸了。而至於說到結字可行上可行的路子,則舉不盛舉,絕非只有啟氏一家。

啟功 行文做事對聯 1986 67cm×22cm×2

以帖的思想去讀碑

除了結字風格的明顯,啟體書法還反映著先生對碑帖知識的種種真知灼見。翻閱過《啟功書畫集》的人都有一種感覺,即裡面的字呈現給人一種雅緻的風骨,一種玲瓏纖細,優美柔潤,不焦不燥的文人情趣,這種爾雅脫俗的氣韻被書家稱為「書卷氣」,「學者氣」。

啟功 《山水花卉冊》十二開之八 乙酉(1945) 紙本設色 水墨 29.5cm×41.8cm

至於先生這種雅緻的文人風韻,想必也和他主張學習的帖學有很大聯繫。「一般說來,碑重氣勢,帖講韻味;碑顯莊重,帖貴流便;碑求界格方嚴,帖追意態揮灑;碑以雄健為美,帖以溫雅取勝;碑講刀法,帖重筆意;碑有二次創造之美,帖貴一次揮灑成功;學碑取其結字體勢,臨帖求得筆情墨趣。」故帖學為主的書家很容易帶有文人的雅緻,而碑學的「利刃」往往給人一種「金戈鐵馬唱大風」的雄渾與粗曠或者是拙樸蒼壽,頓則山安的感覺。如近代康有為,現代的于右任,當代的孫伯翔等。

于右任 草書對聯 139.5×33.8cm×2

啟功先生在著作里說過他不學碑並不是說碑不好,也不是不讓別人學,主要是因為碑字難以捉摸——沒有現成的墨跡,不知道是刻出來還是寫出來的。「少談漢魏怕徒勞,簡櫝摩挲未幾遭」可以理解為拿柔軟的毛錐去追碑上不知是寫是刻的利刃,不是追不出來,就是追出來恐怕也不是書家原來寫的那樣子了,所以就是徒勞的。

啟功寫書法

這裡可以看出先生極為謙恭傳統的思想,想到寫字一定不要自己自作主張刻意發明什麼風格,一定要從傳統入手,追求古帖的原跡。他以帖的思想去讀碑是自古以來的先例,但他仍只說是一家之言。《啟功書畫集》里有一幅先生以自己的思想臨的《張猛龍碑》,落款是「以柔翰臨石刻取其間架耳」,他是用類似帖學的筆法用原碑的結體完成的一種嘗試。不過「透過刀鋒看筆鋒」的慧眼恐非一般人所具備,所以還是有很多深愛碑學書法的人拿毛錐追利刃追得尤其逼真,這是另一種途徑,大抵也不能為過。

啟功 日月星辰 69×46cm 1986年

既知先生深諳帖學,那麼他書法的優點也就是帖學的佳處。古今學二王手札的人,他們的小字都寫得很好,因為手札本來就是小字。二王的大字想必見者不多,但王獻之的作品里就有記載他們寫過大字,那我們也一定不會說右軍的大字寫得不好。

中華書局所藏啟功先生題籤

但是單學二王手札的人,他們的大字有可能出現一些毛病,至少不如他們的小字精到,這在近代書界是有見證的。例如沈尹默,白蕉,高二適他們都很善小字,但大字寫得相比之下就一般了。啟功先生也概莫能外,先生善小楷,行楷,小草和行草,字型大小中小的為最佳,他平時是不常寫大字中堂和榜書的,這也有他大字稍遜的原因吧。

沈尹默行書對聯

有人說啟功題寫的那麼多匾額不是大字嗎,何以說其大字不佳?

其實,先生的大字牌匾多是寫了小字放大而來,而非原來的大小。可見這是因為以二王帖學的方法寫榜書,可能效果不佳,亦「滑格鬆散,筆力有所逮耳。」而王氏書大字想必是用了另一些技法,在此我們不作研究。

中華書局所藏啟功先生題籤

總之碑與帖各有所長,各為所用,二者不宜喜一而棄一,那樣是偏激的。啟功先生說:「碑與帖,譬如茶與酒。同一人也,既可飲茶,亦可飲酒,偏嗜兼能,無損人之品格,何勞評者軒輊乎?」

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