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忘年書畫緣—— 記收藏家鄭恩德

忘年書畫緣—— 記收藏家鄭恩德

圖說:鄭恩德和申石伽先生在90年代末合影 記者 胡曉芒 攝影

近日,由上海市文史研究館等聯合舉辦世紀丹青——申石伽書畫藝術文獻史料展在朵雲軒藝術館舉辦。在剪綵人中除了申石伽學生與家屬,另有一位資深冬粉非常顯眼,現年75歲的鄭恩德先生。滿展廳的申石伽作品都來自他的私人收藏,且僅是總收藏量的三分之一。

從小鄭到鄭老痴心一片申石伽

被人叫小鄭、老鄭,再到現在的鄭老,鄭恩德30多年的收藏生涯,僅瞄準了一位畫家——申石伽。從一位不起眼的申石伽冬粉,他成為了申石伽作品研究的權威,不論在坊間還是公藏機構,申石伽作品收藏數其最富。我對老先生詩書畫的才情一見鍾情,情有獨鍾,意猶未盡。一愛就是一輩子。我的居處叫伴石居,申石伽先生淡泊名利,慷慨無私的人格讓我欽佩。

愛,到什麼樣的痴心程度?鄭恩德透露,他早年一有空都會騎著腳踏車,去古玩城、文廟撿漏申石伽的作品、字畫,與同道交流心得。與申老熟稔后,他經常登門拜訪。如今家中所有房間都掛滿了申石伽作品。

普通收入只收一人只進不出

很多旁觀者很好奇,申石伽先生是知名海派藝術家,其筆下墨竹甚至與齊白石的蝦被譽為雙璧,市場價格不算便宜。哪來的經濟實力進行大規模收藏?鄭恩德是不是一位富二代

鄭恩德兒子鄭於康透露,父親算是單位效益較好的工薪階層。他騎著一輛老坦克腳踏車風裡來去淘寶撿漏。80年代初父親是郵票收藏家,申石伽作品收藏資金是依靠郵票的周轉而來。如果收藏到了其他畫家的作品,也會想法子去換來申石伽作品,即使前者的市場價更高,也在所不惜。兩個兒子成材后,在父親的耳濡目染下也愛好傳統文化,給父親的收藏提供資助。「前幾年父親去拍賣場競購心儀的四條屏,我說40萬的價格太高了,再要出售絕對虧本。父親頗有不悅,問我家裡什麼時候會賣出一張申石伽作品?我一想,這倒是。」

讓人意外並為之感動的是,30多年以來,任憑書畫市場雲起雲落,鄭恩德對於申石伽作品只進不出,沒有賣出過任何一張。地毯式地競購入藏書畫作品后,再收藏周邊,如書籍、信札、評論和散佚照片。聽到雲洲古玩城裡有「動靜70多歲的鄭先生懷揣幾千元騎車趕往,將申石伽的黑白早年照片全部納入。

從素不相識的痴迷者,到成為忘年之交,申石伽先生在世時頗為看重這份情誼。與如今的冬粉也有若干相似,每逢有申石伽的畫展和出版物問世,鄭恩德先生代為向媒體記者遞送請柬,贈送畫冊,讓近三十來,書畫記者都認識了這位特殊的收藏家——申石伽作品的最大支持者。在申石伽藝術大事年表中,出現和鄭恩德交往,讓人感到順理成章——1997年時,申石伽先生為鄭恩德題寫齋名「伴石居,並書對聯西泠一石心相契,喜訂忘年書畫緣,以示兩人之友情。

畫家與藏家友情驚動名家

申石伽先生去世后,鄭恩德主持出版了4本書,兩本申石伽先生的書畫詩詞集,一本畫冊,一本紀念冊,還參與舉辦申石伽畫展。申石伽先生的藝術人生為君子之道,不憂不惑不懼又心懷天地,這是我崇敬他的動因。展覽還展出了申石伽91歲時贈送給鄭恩德的存賞舊用印,這是鄭恩德接受的為數不多的贈予,其他的收藏都來自拍賣或訂購。「為了預防日後出現流言蜚語,申石伽先生在贈印予給鄭恩德之後,還做了一頁印譜,寫清印章是贈予了鄭先生。

兩人的情誼甚至感動了文化名家。鄭恩德先生通過收藏家協會找到了啟功先生,啟功先生欣然題寫申石伽書畫集書名;上海著名的收藏家、學者、書法家周退密先生在2016年題寫書名《西泠石伽題書詩詞集》並作序。104歲的周退密先生提筆佐證了這段佳話:「鄭恩德先生為石伽前輩之摯友,於前輩之作情有獨鍾……使前輩三絕之流風遺韻得以普及藝林,闕功甚偉。」

【鏈接】

申石伽(1906-2001)是知名海派藝術家,早年師從俞陛雲、王仁治、胡也衲等名師,擅山水、墨竹,尤其善畫竹。石老之竹往往會襯以山石、煙雲、水流和星月,畫面情景交融,遙相呼應,極富變化。既有舞蹈般明快的節奏,又有詩詞般幽遠的意境。(記者 樂夢融)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