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倔」班長郝端剛:榮立二等功4次、三等功7次

「倔」班長郝端剛:榮立二等功4次、三等功7次

作者:陽文輝 羅 剛

郝端剛仔細檢查座艙設備(陽文輝 攝)

郝端剛入伍23年來,發現和排除各類重大故障隱患100餘起,安全保障飛行2300多小時,先後榮立二等功4次、三等功7次,榮獲全軍士官優秀人才獎一等獎和空軍首屆「天梯獎」,被評為「全軍裝備保障訓練先進個人」和「空軍優秀士官標兵」。

「只要組織上需要,哪怕讓我一輩子干機務也心甘情願。」2月底,頭髮花白、皮膚黝黑、指縫沾著黑漬的南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機務三中隊代理機械師、二級軍士長郝端剛面對筆者,談及機務工作滔滔不絕,熱愛和興奮之情溢於言表,似乎飛機的轟鳴已經融入他的心跳,煤油的味道已經滲入他的血液,對機務工作的熱愛已經注入他的生命。在該旅飛行員中提及郝端剛時,大家紛紛豎起大拇指稱讚:看他維護的飛機舒心,飛他維護的飛機放心!

不懂的事,不搞明白不罷休

「郝端剛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勤奮學習、刻苦鑽研,在機務工作上遇到不懂的事,非弄明白不可。」筆者探究郝端剛成功的秘訣時,機務大隊長王嘉濤道出了他的心聲。

飛機著陸后郝端剛(左二)幫飛行員拿飛行裝具(陳振攝)

2008年9月,原廣空裝備部一名領導檢查郝端剛維護的飛機,對飛機的維護質量評價很高,但提問「火警感測部與機體的間隙是多少」時,郝端剛卻沒答上來。這個問題雖然是特設專業的內容,但郝端剛卻感到自己作為機械師,對飛機了解不全面就是不稱職,他不僅找別人問到了答案,而且舉一反三,查找自己的知識盲點,遇到不懂的地方就向別人請教或到書本上尋找答案,直到把問題搞明白為止。

由於郝端剛業務技術過硬,對飛機把關很嚴,一旦有了到工廠接收翻修飛機的任務,大隊領導都喜歡安排他去。每次郝端剛到工廠后,一有空就往車間跑,對著分解完的飛機零部件不停地看、不停地記,向工廠師傅學習拆裝機翼、水平尾翼和油箱等日常維護中難以學到的技術,每次都有不小的收穫。2008年7月,大隊一架飛機排故需要拆卸右機翼,由於這項工作技術性強,外場從沒實際操作過,正當大家束手無策時,郝端剛主動站了出來,利用他在工廠學到的方法,帶領人員成功拆卸和裝好機翼,保證了飛機及時參訓。

郝端剛檢查飛機噴口(陽文輝 攝)

郝端剛不肯放過任何學習機會,每次工廠師傅前來排故,他總喜歡跟著學習,還仔細檢查平時看不到的部位。2010年9月,郝端剛維護的飛機滑油消耗量大,請來工廠師傅排故,分解完Ⅱ級渦輪盤后,郝端剛發現封嚴篦齒上有6條大小不一的裂紋,他馬上把這個情況告訴工廠師傅。工廠師傅看了看說沒事,不影響飛行。雖然工廠師傅這麼說,但是郝端剛心裡卻沒底,因為他不清楚封嚴篦齒裂紋的規定,便向工廠師傅請教,但工廠師傅也答不上來。為了弄懂這個問題,郝端剛打電話到發動機生產廠諮詢,才搞清楚封嚴篦齒裂紋有5條技術標準,然而他的飛機有3條技術標準超過規定。於是他馬上將情況向上級領導彙報,各級領導認真複查后,決定將該發動機返廠。正是因為郝端剛的認真與執著,及時把重大故障隱患把在了地面。

今年5月份,空軍重新頒發飛機維護規程,維修理念、維修方法都有了較大變化,有些規定更加細化了,幹了20多年機務工作的郝端剛。學習新知識的勁頭依然不減,一有空就抱著規程看,他想儘快掌握新內容、新規定,將其應用到工作實踐。

認準的事,九頭牛也拉不回

郝端剛從機械員到代理機械師,先後帶出了30多個徒弟,大多已成為部隊的業務技術骨幹,有的還走上了旅、大隊領導崗位。他的不少徒弟談到,郝端剛的脾氣很倔,只要是他認準的事,寧願得罪人,也要堅持到底。

郝端剛帶教機械員魏德歡檢查飛機噴口(陽文輝 攝)

2006年4月的一天,部隊組織跨晝夜飛行,他在直接機務準備時,發現飛機左機翼襟翼滑軌有條20毫米長的裂紋,馬上將情況上報,大隊領導過來複查后,認為不影響飛行,而這架飛機又是師領導飛的首長機,快要開飛了調整飛機,少不了挨領導一頓罵,便讓郝端剛正常放飛。但郝端剛卻不容質疑地說:「飛機有問題隱患,我不能放飛。」在他的堅持下,大隊臨時調整了飛機。

「如果當時不堅持自己的意見,那後果將不堪設想。」郝端剛談起前年那起發動機地面自動停車的事情時,仍心有餘悸。2013年4月22日,郝端剛對29號飛機試車時,連續試了兩次,都發現無論怎麼推油門,轉速總是停留在80%上不去,當收油門到慢車位置時,發動機自動停車。大隊領導組織試車進行排查,連續試了兩次,故障都沒重現。在現場的一名工廠師傅說,剛才發動機自動停車,很可能是煤油中有雜質導致的,沖走就沒事了,發動機可以繼續使用。正在該旅檢查指導工作的空軍某基地裝備部部長黃學兵徵求郝端剛的意見,郝端剛拍著胸脯說:「這台發動機絕對有問題,必須返廠檢修。」飛參顯示也與郝端剛反映一致,黃部長當場採納了郝端剛的意見,決定把發動機返廠檢修。事後,工廠反饋發動機自動停車原因是有零件內部破損導致油路堵塞,如果發現不及時,可能導致發動機空中停車,郝端剛因為及時發現重大故障隱患榮立二等功一次。

郝端剛喜歡較真較勁,一旦發現故障疑點,如果不徹底排除,他絕不撒手。2014年11月,郝端剛到工廠接收飛機,試車后恢復座艙時,電壓表指針突然指零,一秒鐘后又恢復正常,這麼細微的變化,沒能逃過郝端剛的火眼金睛,他馬上判讀飛參,飛參顯示也是斷電一秒鐘。郝端剛要求工廠把與電路有關的線路和設備全部檢驗一遍,找出故障原因。工廠專家過來反覆檢查,故障都沒重現,他說飛機電路沒問題,想讓郝端剛接收飛機,被郝端剛斷然拒絕,他對專家說:「雖然這幾次檢查是好的,但是不把疑點排除,就不能確保萬無一失,如果你們找不出故障原因,我就不接收飛機。」在郝端剛的堅持下,工廠花了半個多月時間,把所有線路和設備都重新檢驗,終於找到了故障原因。心細如髮的郝端剛還是不放心,他帶領機組人員反覆通電10多次,開了5次車,確保沒有問題后才簽字接收飛機。工廠領導敬佩地對郝端剛說:「每次看到你來接飛機,我們都不敢有絲毫馬虎,要不然過不了你這一關。」

難啃的事,咬緊牙關不放鬆

在機務大隊,每當遇到機務工作方面難啃的「硬骨頭」時,大家第一個想到的便是郝端剛,每每遇到這種情況,郝端剛也是當仁不讓、衝鋒在前。

郝端剛帶教機械員魏德歡檢查飛機右起落架(陽文輝 攝)

搞飛機單機維修質量整頓是一件非常費勁的事,不僅工作標準高,而且程序非常繁瑣,費時費力,不少機械師都望而卻步,但是郝端剛卻喜歡啃這樣的「硬骨頭」。2009年1月,郝端剛帶領機組成員搞單機維修質量整頓,由於長時間坐著幹活導致肛周膿腫,但他忍著疼痛將工作幹完才去治療,入院時肛周膿腫竟發展成了大膿包,住院半個多月,又回家休假一個多月,一直堅持服藥和用藥物清洗,才勉強恢復好。儘管如此,但他卻沒有因此退卻,以後機務大隊有什麼難辦的事,他還是第一個衝上前去。

有一次,別的機務中隊更換飛機機身二油箱時,由於沒將固定螺帽對正,導致螺帽前兩圈螺紋滑絲,無論怎麼弄都擰不上去。有人建議請工廠師傅過來,可這得耽誤好長時間。正當大家一籌莫展時,中隊領導把郝端剛請了過來。「讓我試試!」郝端剛沒有多餘的話,挽起袖子就開始幹活。他用銼刀把螺帽滑絲部分仔細修好,然後慢慢安裝,由於操作空間小,僅能容納一隻手進行作業,根本看不到螺帽,只能憑感覺對正擰緊。儘管郝端剛有著豐富的維護經驗和嫻熟的維修技能,但還是忙了大半天,才把螺帽裝好,完成二油箱的更換工作。

由於郝端剛維護的殲擊某型飛機比較老舊,為幫助他人及時發現故障問題,消除安全隱患,他利用業餘時間,找來空軍近年來下發的《質量安全周報》和《技術通報》,結合自己20多年的維護經驗,對所有故障問題進行梳理,分類整理出飛機典型故障信息,結合機械日工作內容,對檢查路線、內容要求和技術標準等方面進一步明確,重點對一些易發故障、易損部件進行標註,並配上故障實物圖片,讓大家發現排除故障更加方便、直觀。機務大隊把這本小冊子印發到官兵手中,大家把這些做法稱為《郝端剛檢查法》,還親切地說「『郝』方法,大家學」。

「飛機是有靈性的,你對它好,它會用安全來回報你,你對它不好,它會對你耍脾氣的。」郝端剛告訴筆者。正是憑著對機務工作的痴迷和熱愛,郝端剛始終保持定力,用執著、責任和信念,一絲不苟托舉戰鷹高飛遠航,在本職崗位上取得了累累碩果,他入伍23年來,發現和排除各類重大故障隱患100餘起,安全保障飛行2300多小時,先後榮立二等功4次、三等功7次,榮獲全軍士官優秀人才獎一等獎和空軍首屆「天梯獎」,被評為「全軍裝備保障訓練先進個人」和「空軍優秀士官標兵」。 (南部戰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