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短視頻的「證」痛: 牌照成行業玩家攔路虎?

短視頻的「證」痛: 牌照成行業玩家攔路虎?

2017年,短視頻正處於內容創業的風口,而風口之上也有未知的漩渦。

前不久,今日頭條通過併購陽光寬頻曲線獲得了視聽許可證,未雨綢繆取得一枚護身符,而「梨視頻」就沒那麼幸運了,剛剛因為沒有相關資質而遭到北京網信辦的整改處罰。

風波之後,今日頭條暫時安全,梨視頻宣布轉型。一喜一憂之間,也給其他未取得互聯網相關資質、有視頻業務的同行網站敲響了一記警鐘。

一時間,視聽許可證變得緊俏搶手,而據媒體報道,目前中介手裡的一張視聽許可證已經炒到了3500萬,並且還有可能進一步水漲船高。

短視頻的「牌照風波」也在一定程度上顯現了行業發展的臨界點,政策、資本的壁壘開始形成。

而如今處於內容創業風口上的短視頻又將會有怎樣的發展呢?

梨視頻資質「雙無」受整改

2月初,上線三個月的梨視頻遭遇了創業以來的一次重創,遭到監管部門的處罰整改,被一部分媒體解讀為網生內容政策步步收緊的信號。一時間引得其他內容創業者風聲鶴唳,相關牌照水漲船高。

根據北京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布的消息:

「由北京微然網路科技有限公司運營的梨視頻在未取得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資質、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資質情況下,通過開設原創欄目、自行采編視頻、收集用戶上傳內容等方式大量發布所謂「獨家」時政類視聽新聞信息。依據《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管理規定》等相關法律法規,網站上述行為屬擅自從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且情節嚴重。

監管部門發布的公告內容雖然字數不多,但是卻需要好好研讀。受處罰的原因、依據是什麼,背後的信息量巨大。

這裡面提到兩個法規。

1)2016年年初發布的《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修訂徵求意見稿)》中,將各類型新媒體納入互聯網新聞的管理範疇,而規定中的新聞信息指代為時政類新聞信息,包括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社會公共事務的報道、評論,以及有關社會突發事件的報道、評論。

梨視頻為了提供各類資訊,對網友上傳的視頻素材進行裁剪和編輯,且觸碰大量敏感的時政消息,儼然成為了一家「新聞單位」,打造出與其他短視頻平台完全不同的產品形態,也難怪會受到更嚴格的法律審批和認證要求。

總而言之,時事政治的敏感地帶不可觸碰,而梨視頻觸及了時政類新聞的紅線。

在梨視頻被處罰后,其他同行也紛紛加強對時政類視頻內容的管理,比如B站,發了管理公告,暫停個人上傳時政類內容,只接受由站內認證的持證新聞機構發布。

類似的情況已有先例,2016年7月,新浪、搜狐、網易、鳳凰等網站因在提供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中存在的大量違法違規行為被嚴厲批評,原因是這幾家網站開設了大量登載自行采編的新聞信息的新聞欄目,嚴重違反國家《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第十六條的規定,且違規行為嚴重,影響十分惡劣。北京市網信辦責令網站限期整改。

2)《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管理規定》(以下簡稱《規定》)是07年年底發布的,08年1月執行,但是16年12月的時候廣電總局發了一個196號文,這個文件沒別的意思,就是重點強調了一下《信息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以下簡稱「視聽許可證」)這個東西。

一個不完全的統計數據是,截至2016年中期,共有588家單位拿到此證。而梨視頻不具備這個視聽許可證

因此,在資質「雙無」的形態下遊走於兩者之間的梨視頻,反倒將自身置於法律法規的灰色地帶。而像這樣遇到合法性危機的問題,在快速發展的互聯網時代絕非孤例,甚至已成常態。

梨視頻CEO邱兵在官方微信發布《勸君更盡一杯酒,醉了就看梨視頻》的文章中寫道:

各位梨友,梨視頻今天升級為2.0版,歡迎更新。

更加重要的是,如你已經觀察到的,梨視頻將從時政及突發新聞轉型為專註於年輕人的生活、思想、感情等方方面面,用講故事的方式傳遞聲音。

在我們的八九十年代,有一本《讀者》雜誌,一紙風行,或者,你可以將梨視頻視作它在新的時期的影像版。

梨視頻宣布放棄時政新聞,180度調頭轉向年輕人生活思想和感情轉型做雞湯《讀者》的影像版,這樣的轉變雖突然,但也在意料之內。

視聽許可證辦證難產 今日頭條曲線得證

無獨有偶,就在梨視頻整改的兩天後,今日頭條官方表示,頭條視頻業務會進行升級調試。頭條視頻與運城市陽光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運城陽光)已簽署合作協議,用戶在PC端及手機分享頁上看到的視頻鏈接,將在陽光寬頻網站打開。此舉被業內解讀為今日頭條「曲線救國」,通過出資收購擁有網路傳播視聽服務資質的運城陽光,進而獲得視聽許可證。

早在去年,今日頭條就開始以做視頻託管的方式進軍視頻領域。而這項業務,是需要視聽許可證這個牌照的。雖然監管針對此牌照還未下重手整頓,目前還處於觀察階段,但未雨綢繆的今日頭條成功得牌後頭上那柄達摩克利斯之劍已經順利取走。

梨視頻的整改給其他未取得視聽許可證的視頻類同行公司敲響了一記警鐘。

童靴,辦事至少要有證才行!

而很多同行估計會瑟瑟發抖,因為要有這證不容易!

去年廣電總局又連發了幾次通知,強調視聽許可證的必要性,主要以196號文為代表。

196號文中規定:

* 「持證傳播」,利用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傳播視聽節目的必須取得視聽許可證,沒有取得這個證的由平台方進行內容監管。

* 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不得轉髮網民上傳的自製時政類視聽新聞節目。

所以,這對papi醬、二更、一條這類PGC創業者們影響不大,他們一般是將自製視頻上傳到騰訊視頻或秒拍上,然後再嵌入到或秒拍。這些運營者本身並不需要去取得視聽許可證,這個資質交給騰訊視頻和微博即可,而騰訊視頻和微博需要對這些視頻進行審核,其監管壓力變得更重。

而需要獨立伺服器的視頻類公司,比如秒拍、今日頭條、各種直播TV等,就都得需要這張視聽許可證了,但是有這張證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1)新申請單位要求為國有獨資或國有控股單位

(2)在這個規定生效之前建立的網站

(3)併購有該視聽證的企業,曲線獲得該牌照

(4)和母公司共用一張牌照

(5)投靠各省市電視台等廣播電視播出機構,找個大腿抱

根據《規定》,要取得這個視聽許可證的第一個條件就是「具備法人資格,為國有獨資或國有控股單位,且在申請之日前三年內無違法違規記錄。其中,國有控股單位包括多家國有資本股東股份之和絕對控股的企業和國有資本相對控股企業(非公有資本股東之間不能具有關聯關係),不包括外資入股的企業。」

也就是說必須是國資企業,即使某些視頻類公司的,哪怕做了VIE結構,理論上都不能拿到視聽許可證。

但申請主體留了個餘地:

在《規定》發布之前依照國家關於互聯網管理相關法規設立的網站(不含外資),無違法違規行為的,及有輕微違規行為能及時整改,在申請之日前三個月內無再犯的,可以申辦許可證並繼續從業。

這個規定是07年年底發布,08年1月31日生效的。所以只要建在這個法規之前建立的網站都是能進這個口子的。根據傳媒行業觀察學者魏武揮的的說法,其實早在08年《規定》實行前,只要是內資企業都可以申請視聽許可證。而恰好,新浪視頻、搜狐視頻、優酷都成立於規定實行之前,規定出來之後,他們通過協商拿了許可證,但這個規定出來之後,不是國資都不可能拿到了。

在廣電總局公布的《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持證機構名單》中可以看到,截至2016年5月31日,共有588家單位拿到了此證,傳統媒體佔據大半壁江山,其餘新媒體,大多是具備多年視頻網站經營經歷,或是背靠強大資本方的互聯網平台。

沒有許可證,又不是國資怎麼辦?答案很簡單:併購或者共用

比如今日頭條就是通過收購「運城陽光」曲線得到了視聽許可證,編號0410466。但未透露具體價格。

成立於2010年愛奇藝,曾和百度共用一個視聽許可證。2011年11月28日,百度旗下視頻網站奇藝在啟用新域名iqiyi.com后,也正式啟用了新的視聽許可證,許可證編號為0110544。據媒體報道,該編號之前為一家名為北京新聯信德廣告傳媒有限公司的新媒體公司,公司成立於2007年3月27日,在2010年9月10日更新的「北京市信息網路傳播視聽節目業務單位一覽表」里,新聯信德旗下的56671娛樂網(www.56671.cn)獲得視聽許可證。

而秒拍與小咖秀、一直播同屬於一下科技,我們並未在它們的網站底部看到公示的視聽許可證。而根據媒體公開報道,一下科技有一張從北京宇晨億榮網路科技有限公司那兒易手而來的視聽許可證。

當然,也可以投靠各省市電視台等廣播電視播出機構,找個大腿抱,比如B站就是和上海東方傳媒有限公司(SMG)合作,官網公示用的SMG的視聽許可證。當年廣電總局把7張集成播控牌照分別發給了央廣、央視、國廣、上海廣播電視台、湖南廣播電視台、廣東廣播電視台以及聯合申請的浙江電視台和杭州電視台,此前裸奔的互聯網企業就各找婆家,小米擁抱了央視旗下的牌照方CNTV,樂視擁抱了國廣等。

此外,目前大部分的媒體都把重點放在視頻類網站上,但是這證的名字叫「視聽許可證」,還有個「聽」字,其實像喜馬拉雅電台、荔枝FM等音頻類網站也需要這證,目前並沒有在他們官網看到公示的視聽許可證。

總之,監管部門今後將以社交平台作為切入點,相關資質牌照將作為調控內容手段之一。

視聽許可證洛陽紙貴

一邊,視聽許可證的發放審核被收緊,新申請單位要求為國有獨資或國有控股單位。

一邊,監管調控進一步升級,沒有這張牌照的視頻類企業頭頂都有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

2016年9月,廣電總局發文要求,必須持有《信息網路傳播視聽許可證》才能開展直播業務。此前,沒有拿到視聽許可證牌照的直播網站,暫時都在用文化部《網路文化經營許可證》,因為申請相對容易。

而在梨視頻的整改風波更是給同類視頻企業敲響了一記警鐘,在強監管維繫的壟斷市場里,沒有牌照護身,隨時都有可能面臨監管處罰。一些希望通過視頻內容有所發展的企業,依然可以選擇與有牌照的企業進行深度合作,或者通過資本兼并,由此來解決牌照因素。

一頭是旺盛的需求,一頭是稀缺的供給,牌照的價格自然水漲船高。

有記者調查發現,持證的「殼公司」變成了香餑餑,視聽許可證在去年9月一度被炒到2000萬元的高價。而在短視頻持證風波的助推下,半年不到的時間裡,視聽許可證「市價」已經被炒到3500萬元以上,將近翻番。

據從事代辦證照的中介機構透露,如今視聽許可證可謂千金難求,買家絡繹不絕,但卻找不到賣家,而且如今一年都不見得會批一個新證。

一家直播平台的高管曾透入,一年前,一張視聽許可證的價格是幾百萬元,自己平台購買時的價格已經是3000萬了。

而買牌照就要收購公司,其中涉及問題十分複雜,包括如何估值、是否剝離旗下與牌照無關的業務、怎麼安置職工等等。現有環境下,收購國有持證公司除了成本比較高,還要考慮國有企業資產流失的問題,所以幾乎不可能。相對而言,以前政策寬鬆時,有一批申請了視聽許可證的私企,成了熱門併購標的。

此外,投靠各省市電視台等廣播電視播出機構,找個「大腿」抱也被認為是一個可行的路子。但如果出借視聽許可證給直播平台,便要風險共擔,持證方是否願意承擔這個風險,是主要阻力。

類似的牌照買賣生意在視頻以外的領域也愈演愈烈,網約車、互聯網支付……監管之手已經廣泛伸入了競爭已趨於市場化的互聯網領域。

財經作家吳曉波,早在兩年前就撰文判斷:「稍大一點的『渡口』都可能被牌照化所有的牌照都會成為尋租的對象及演變為幾種資本力量的博弈遊戲。」

也許這一天已經不可避免地到來了。

短視頻是內容創業的下一個風口

短視頻肇始於2011年左右,當時因移動互聯網大潮聲勢剛起,用戶習慣和應用場景都相對有限,帶寬、網速等硬體條件不足,所以那個時期並沒有湧現什麼代表性的明星產品。

直到2013年,秒拍、微視等立足於社交平台的短視頻平台初露崢嶸,國內互聯網巨頭開始殺入這一新興領域,正式拉開了移動短視頻時代的帷幕。

進入2014年,很多嗅覺敏銳的企業和創業者聞到了短視頻的「肉香味」,開始紛紛湧入,大批移動短視頻應用密集面世。與前一階段基本以社交平台為依託的短視頻模式不同,陸續湧入的玩家在模式創新方面也前進了一大步。首先是Gif快手的涅槃重生,靠主打低廉、草根文化成功俘獲了亞文化陣線的眾多冬粉,其次「小影」「小咖秀」等短視頻應用則將觸角延伸到了個性化工具生產方向,由此逐漸確定了以工具為核心的發展脈絡。

到2015年初,短視頻市場就已經初步形成了「諸侯割據」的鼎立局面,以「美拍」為代表的社交媒體模式,以「微視」為代表的PGC模式,以及以「小影」、「小咖秀」為代表的工具平台模式,市場相對膠著。

時間進入2016年,短視頻領域可謂內容與融資共舞,形式與渠道齊飛,稱得上眾多短視頻內容創作者的「元年」。短視頻的市場開始向精細化、垂直化方向發展。一些擁有強大原創內容生產能力的創作者則順勢脫穎而出,如papi醬、二更、一條等,更受到資本市場的高度青睞,得以更好地享受短視頻爆髮帶來的「行業紅利」。

另一邊,「正統媒體」也開始加入這波風潮。主打新聞資訊的短視頻平台開始陸續浮出水面:新京報的「我們視頻」、南方周末的「南瓜視業」、界面的「箭廠」、澎湃味的「梨視頻」等。

今日頭條的CEO張一鳴曾在去年9月做了一個判斷:「短視頻是內容創業的下一個風口」。於是,今日頭條將繡球拋給短視頻的風口,宣布2017年將至少拿出10億元補貼短視頻創作者,而隨後新浪秒拍也宣布將斥資1億美元專註移動視頻。

近日,今日頭條向所有的作者發布了一個旨在評選最好的短視頻的「金秒獎」。不惜投入大量資源,選擇好內容。

另外,騰訊視頻也在近日招兵買馬,擴充短視頻的團隊。包括短視頻內容運營、短視頻品類運營、短視頻數據分析專員等。

未來,各大平台圍繞短視頻展開的大戰,呼之欲出,而且必定會打得相當激烈。

短視頻大戰的「N」個門派

大風已經開始刮起來了,我們來看看有哪些飛翔者。

目前來看,短視頻可分為UGC短視頻社區派、自製內容派、短視頻聚合平台派(媒體平台)、等,這種多樣化,為「短視頻」的百花爭鳴提供了土壤。

基本上,「短視頻」競爭格局存在幾大門派:

1)UGC短視頻社區派以秒拍、快手為代表,短視頻作為獨立應用,依賴社交關係進行分發。

2)自製內容派:以一條、二更、papi醬為代表。但是自媒體生產的多是時長在十分鐘以內的短視頻,在各大平台的流量資源分配上脫穎而出的概率越來越小。

3)短視頻聚合平台派以要做雞湯《讀者》影像版的梨視頻為代表,偏重生活及興趣、強社會化分享,具有引領生活方式的口碑性。以個性化推薦演算法的的今日頭條為代表,對腰部、尾部視頻進行了有效的分發,新聞、娛樂、搞笑類視頻較多,對用戶有很強的吸引力

目前,分發短視頻領域暫時沒有出現巨頭。國內暫時沒有Youtube這樣的大型平台類來進行短視頻的分發。優酷、騰訊視頻等大型視頻平台,包括短視頻內容增長最快的愛奇藝在內容上都是重在劇集、綜藝等重版權重IP的內容,在產品模式上不是去中心化的。

相對而言,梨視頻統一的大編輯部方式,培養自己的編輯隊伍和拍客,多少有點缺少互聯網基因,轉型專註於年輕人的生活、思想、感情等方面后,和其他眾多短視頻創業平台同質化,脫穎而出的難度變大了。在互聯網的上半場,今日頭條通過特立獨行的演算法路徑,完成了對人工編輯為主的資訊客戶端巨頭的超越;到了互聯網的下半場,今日頭條想複製這種顛覆,以獨樹一幟的「演算法派」實現短視頻領域的稱王。

總之,短視頻的大戰剛剛拉開帷幕,到底誰笑在最後,還不知道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