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再見了,我的戰友;再見了,我的祁連山

再見了,我的戰友;再見了,我的祁連山

初秋時節,祁連山下的甘肅省張掖市肅南縣,已經能感到一絲涼意,駐守在這裡的武警甘肅省森林總隊肅南大隊官兵和往年一樣,提前換上了春秋常服。退伍季,或許傷感,或許苦澀。一首《駝鈴》響起,老兵即將惜別軍營,「兩道拐」的青春將在他們的人生中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蘇文豪是武警肅南森林大隊四中隊三班戰士,山東泰安人,身高1米93,是中隊個頭最高的兵,戰友們都叫他「大個兒」。距離退伍的日子越來越近,蘇文豪深知自己走向軍旅終點的腳步也越來越快了。剛剛參加完總隊「三項」軍事比武競賽的他,顧不上調整疲憊的身體,就開始著手準備返鄉的行囊了。

這兩塊木板對於蘇文豪來說顯得彌足珍貴,這是用來製作軍營「豆腐塊」的「神器」,也是上批老兵退伍時留給他的禮物。他曾多次被評為內務標兵,它倆功不可沒。時光如梭,轉眼間自己也要告別軍營了,他想把這副「神器」留給班裡的新同志。

按照規定要求,退伍人員離隊前要如數上繳帽徽、肩章、臂章和警種標識。蘇文豪清點完這些物品后,用手機拍下了一張照片,留作永久紀念。

上繳物資這一刻,蘇文豪依依不捨。這些陪伴他度過兩年軍旅生涯的物件,早已化作血液流入了他的身體。

由於行李較多,蘇文豪打算將衣物打成郵包託運回家,兩個戰友主動前來幫他整理物品。戰友情濃,蘇文豪倍感溫暖。

為了讓退伍老兵在返鄉旅途中更加輕鬆、舒適,大隊專門與當地郵政部門協調,讓物流車開進營區為官兵們現場辦理託運業務。蘇文豪認真地填寫託運信息,確保準確無誤后遞交到業務人員手中。

離隊前一天,炊事班在操場上為大家準備了豐盛的燒烤晚宴。本該熱鬧的場面,蘇文豪卻有些失落、傷感,默默地坐在角落裡不作聲。

臨近傍晚,操場上的燒烤晚宴還在熱鬧進行著,歌聲、歡呼聲不斷。不知什麼時候,蘇文豪悄悄地離開了,他躲在班裡,沒有開燈,望著遠處他守護了兩年的祁連山,內心久久不能平靜,兩年的生活,他早已融入了這裡的一切。

第二天一大早,營區的廣播里就響起了《駝鈴》曲,蘇文豪收拾好簡單的行李,準備參加「向警徽告別儀式」。就在這時,他拿到了最珍貴的紀念品——合影照。

「向警徽告別儀式」如期舉行。這一刻,蘇文豪終於沒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儀式上,蘇文豪代表退伍老兵作了發言。發言稿是他提前一周就準備好的,鏗鏘有力的語調引得了全場官兵熱烈的掌聲。

卸下帽徽肩章的蘇文豪顯得有些稚嫩,是啊,97年出生的他,滿打滿算剛剛20歲,在同齡人的父母眼裡還是個孩子,而他卻已是一名退伍老兵。

儀式結束后,蘇文豪換上了退役服,班裡的士官孫愛亨給他戴好大紅花,這時的蘇文豪臉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行程確定后,蘇文豪第一時間通過電話向遠在山東泰安的父母告知車次、時間,並一再囑咐他們不要擔心,一定安全到家。

退役紀念章在大紅花的襯托下顯得格外鮮艷,彷彿象徵著「老兵」的光輝和榮耀。

戰友們紛紛來和蘇文豪合影留念。這個時候,每一個場景、每一句話似乎都能觸及到蘇文豪的淚點,鐵骨男兒又哭了,哭得像孩子一樣……

這是他軍旅生涯中最後一次午餐,全班戰士一聲「乾杯」,吼出了軍人的豪情壯志。

「真的要走了,班代,我捨不得你們啊」,蘇文豪緊緊抱住班代姜志楊,久久不肯鬆手。

再見了,我的戰友、我的哨位。

登車前,蘇文豪和全體退伍老兵向國旗和戰友們敬禮。

到達車站已是凌晨1點,蘇文豪在負責中轉領導的引導下,順利踏上了返鄉的列車。

列車緩緩駛出站台,蘇文豪和同行的戰友們揮手、敬禮,漸漸消失在視線中。

退伍季,一批批老兵們帶著戰友最真摯的祝福,帶著人生最寶貴的一段經歷離開了,迎接他們的將是新的人生征程!

感謝老兵們為這個國家的付出。

祝願所有的退伍老兵,明天更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