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無熱血 不青春

無熱血 不青春

2017-05-05 91享吧

「願青年都擺脫冷氣,只是向上走,不必聽自暴自棄者流的話。能做事的做事,能發聲的發聲。有一分熱,發一分光。就令螢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裡發一點光,不必等候炬火。」——魯迅

19世紀初,的民族危機空前加深。學習西方的經濟、政治制度已從書本和口頭上變為資產階級的革命的行動。清政府安排學生遠赴重洋,去學習西方的語言文化、科學技術。

而這一去,短則數年,長則背井離鄉十年,其間所受冷眼可想而知。

十年之前童稚懵懂,十年之後學有所成。

他們是鐵路事業「奠基人」詹天佑、是北洋大學校長蔡紹基、是外交官歐陽賡、錢文魁。歷經異國風雨,這批留美生歸國後分別從事於工礦鐵路、教育文學、外交行政等多項領域,大都在其崗位上為的現代化做出了應有的貢獻。

此後,國內對外交流的大門緩緩開啟,真正開始睜眼看世界。

20世紀初,青年學生中出現了赴日留學高潮。

到1906年,日本留學生人數達到8000餘人,其中不少人後來成為革命骨幹。他們是著名女革命家秋瑾,是雲南護國運動領導人蔡鍔,是廣州黃花崗起義列士喻培民、是林覺民……

北京時間2016年8月21日9點15分,女排奪得里約奧運會冠軍。時隔12,女排再次站上奧運最高領獎台。

姑娘們興奮地抖著腿,手拉手站上領獎台,激動、欣喜、辛酸,付出的辛苦終於有了回報。她們是朱婷、是朱婷、張常寧、惠若琪,是龔翔宇、劉曉彤、楊方旭,她們是「女孩」。

CCTV《朗讀者》第三期,一幫青年人站上了舞台,他們自信,談笑從容;他們又靦腆,被表揚後會互相看眼對方,青澀地笑一笑。

他們來自各大名校,擁有足夠的實力和資源停留在燈火璀璨處策馬揚鞭,快意人生,卻都在人生最美的年紀做出了同一個選擇——踏上泥濘,紮根農村。

他們是「耶魯哥」秦玥飛、是譚騰蛟、是陳昱璇、是楊琪、是陳旖雪、是周璇……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青年」。

對此,有網友說:其實他(秦玥飛)不是一個人,而是代表了一群這樣的青年:有責任、有擔當、有理想、腳踏實地、甘於奉獻。他們只是在不同的時代用不同的方式向歷史訴說著自己對於社會的主動擔當。

正是這樣,正是因為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時代,都有這樣的年輕人存在,他們高尚的理想情懷為指引,邁著踏實的腳步一路走來,與時代的發展交相輝映。他們自信卻又含蓄、踏實地在大地間生長,他們用燦爛的笑容和堅毅的品質去完成自己的人生使命,同時也為更多人帶去生活的希望與信心。

作家木心曾說:「少年愛綺麗,就看他和她愛的是哪一種。」

少年是國之希望,青年則是國之棟樑;少年是欲開又未開的,青年則是盛放的、濃烈的。任何時代都會有這樣一群高尚的、純粹的、有道德的、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他們能夠誠懇地面的自己的心,肯吃苦、願意付出,心有追求,不隨波逐流。

在這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著無數年輕人,咬牙堅持的毅力和不可多得的機遇使他們當中的一部分能夠站在聚光燈下,獲得肯定,進一步將自身的能力、影響擴大,從而實現「兼濟天下」的宏大理想。

然而,身邊的年輕人大多都是平凡而默默無聞的,他們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為明天的午餐而奔波,時不時要用猛灌自己一大碗心靈雞湯聊作安慰,在堅持和放棄的暗河中遊走掙扎。

《邊城》中老船夫對翠翠講:「怕什麼,一切要來的都會來,不必怕」!歲歲朝朝,青春稍縱即逝,華燈初上的街景總是誘人。在人山人海中沉浮,唯有牢記:"年輕時能耐得住寂寞,是過人之處」。

做個正直、善良的年輕人,不畏平凡,便自有風采、自是可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