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兒子照顧中風父親10年猝死 數日後被鄰居發現

兒子照顧中風父親10年猝死 數日後被鄰居發現

原標題:兒子照顧中風父親10年猝死 數日後被鄰居發現

兒子去世后,老人沒人照顧,身上長了褥瘡。

中安在線訊 據新安晚報報道, 十年來,張阿大(化名)獨自辛苦照顧癱瘓在床的父親張老漢,連醫院的醫生都稱讚他照顧得好。然而,這位孝子以後再也不能照顧父親了。

6 月14 日,合肥市安拖新村某棟408 室,張阿大被發現已死亡多日,而他的父親因為癱瘓在床無法呼救,已挨餓多日。老人在被送往醫院搶救后,脫離生命危險。

記者了解到,張老漢的老伴多年前就已去世,他因中風癱瘓在床10 年。10 年來,兒子辭去了工作,盡心儘力地在家照顧父親,而且一生未婚娶。據了解,張阿大患有高血壓疾病,疑似疾病突發猝死。

事發:鄰居循味發現異常

小區居民朱女士告訴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客戶端記者,前幾天,這棟樓的住戶就聞到了一股臭味,「3 樓到5 樓的住戶反映最強烈,剛開始還以為是哪家丟的垃圾,但是保潔人員也沒有發現哪家在公共區域亂丟東西。」

14 日這天,臭味更重,4 樓住戶發現,對面一戶人家的門縫中,嗡嗡嗡地飛出很多蒼蠅,並且喊人也沒人應答,惡臭似乎是從這家屋內散發出的,於是立刻打電話給物業辦公室,請他們幫忙看一下。

「這家的鐵柵門鎖著的,但是裡面的一扇木門虛掩著,從門縫裡我們看到客廳的地板上有血水,並且好像還有個人躺在地上,就趕緊報了警。」物業的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家住著一對父子,老人癱瘓在床,靠著兒子照顧。

營救:癱瘓老人挨餓多日

很快大通路派出所的民警趕到現場,了解情況后,找人打開了鐵柵門的鎖。推開門后,一股刺鼻的氣味撲面而來,很多人都往後退了幾步。民警進入客廳,發現地面上躺著一具屍體,經物業及居民辨認,正是這戶張老漢的兒子張阿大。

兒子發生了意外,那老人呢?民警趕緊來到卧室,發現老人躺在床上一動不動,雖然有著呼吸,但是已然神志不清。眾人急忙撥打120,隨後醫護人員用擔架將老人抬上急救車,送往附近的合肥市第二人民醫院救治。

據現場殯儀館的工作人員介紹,從死者的屍體腐爛程度及各種情況綜合來看,初步確認死者已經去世4 到7 天。這一情況讓現場的眾人心驚,這些天來,小區的居民確實有好幾天沒有看到張阿大下樓買菜。也就是說,癱瘓的老爺子,已經好幾天沒吃沒喝了。

鄰居:老爺子一生很辛苦

昨天中午12 點多,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客戶端記者來到事發小區,在4 樓的小平台上,放置著幾盤已經燒成灰燼的蚊香,空氣中飄著花露水的味道。

此時,408 的兩道門都已緊閉。在樓下,同住在這個單元的朱女士對記者說,「老張也太可憐了,本來是兒子照顧他的,沒想到這次又是白髮人送黑髮人,還被困在屋裡餓了幾天,不過好在搶救過來了。」

朱女士說,老爺子是安拖廠的老職工,妻子九幾年的時候就去世了,一生過得都很辛苦。他一共有三個孩子,兩年前三女兒因為腦溢血也不幸去世,現如今,只有遠在貴州打工的二兒子在世了。

據小區居民介紹,死者張阿大平時很少下樓,幾乎只有他早上買菜、或者送老爺子去醫院的時候才能看到他。「有時看到他一個人背著父親下樓,把父親放在輪椅上,然後推著去醫院做檢查。」朱女士說,即使見面了,張阿大也很少與人打招呼,「是個比較內向的人。」

醫院:老人生命體征平穩

隨後,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客戶端記者來到合肥市第二人民醫院高壓氧科,張老漢正躺在病床上,鼻子上插著氧氣管,已經熟睡。病床旁,他的侄子張先生看護著他。

科室值班的護士告訴記者,老人當晚被送來時,整個人髒兮兮的,還散發著奇怪的味道。在給老人接上氧氣管后,兩名護士為老人脫去臟衣服,並打來熱水,給老人全身進行擦拭。「衣服上已經有小蟲子了,老人的背部也有多處褥瘡,我們找來工具,給老人理了頭髮和鬍鬚。」

記者了解到,由於老人呆在封閉的房間,天氣炎熱產生的有害氣體吸入過多,加上餓了好幾天,老人剛到醫院時很虛弱。經過一夜的搶救,老人目前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但仍需住院觀察治療。

講述:孝子照顧父親十年

說起這次出意外的大堂哥,老人的侄子張先生告訴記者,他雖然佩服得不行,但也心疼得不行。「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但我大哥是個例外,2007 年,我大伯腦中風的時候,他就辭去了工作,一直在家照顧他,到今年已經十年了,結果卻發生這樣的事情。」

張先生介紹,十年來,大哥每天的生活就是,早上給老人擦擦身子,以防長褥瘡。然後去菜市場買菜,回來做飯。因為失去了咀嚼能力,老人只能靠食道插一根管子,用注射器打入流食。每三四個小時就要喂一次。

因為家住4 樓,每次老人要去醫院檢查,都是由大哥一個人背著上下樓。「今年5 月,大哥突然給我打電話,說大伯去醫院檢查讓我來幫忙,他現在一個人搞不動了,我知道他也會累,但沒想到會這麼快離世。」張先生說,「在醫院檢查時,醫生都說我大伯被照顧得很好,可是大哥卻沒有照顧好自己。」

擔憂:老人照料是個問題

昨天晚上7 點左右,張老漢唯一在世的二兒子從貴州抵達合肥,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客戶端記者電話聯繫上他時,他正馬不停蹄地趕往醫院。

記者了解到,張阿大在合肥照顧父親時,兩人的生活來源僅有父親的退休金,還有二弟打工每個月給的補貼。「我大哥是下崗職工,後來開過出租、干過保安和電工,父親癱瘓后他就一直在家照顧,我就申請調到了貴州貴陽,因為外派的收入要比在合肥高一些。」

張老漢的二兒子說,他知道大哥有高血壓疾病,以前還提醒過他要注意身體,但是他卻說沒有事,能把父親照顧好就行了。「雖然我每個月都會打來生活費,但是我做的遠沒有大哥為父親付出的多。」

說起父親今後的生活,二兒子告訴記者,他和妻子工作都在貴陽,也商量過將老人接過去,但是這一千多公里的路程顛簸,怕老人受不住。「所以,我先把合肥這邊的事情處理完,再和親戚商量商量,看怎麼把父親安置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