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傳銷洗腦+非法集資,龐氏騙局網路化受害者多危及穩定

傳銷洗腦+非法集資,龐氏騙局網路化受害者多危及穩定

原標題:傳銷洗腦+非法集資,龐氏騙局網路化受害者多危及穩定

◆ 近年,打著盈利模式創新旗號,在日常消費中蠱惑人心的涉眾型金融犯罪越來越多,呈現出「互聯網+傳銷+非法集資」的複合型新特點

◆ 涉眾型金融犯罪從以往的商品營銷、資源開發、種植養殖等「實體經濟」領域向理財、私募、眾籌、網路借貸、虛擬貨幣等「虛擬經濟」方向發展

◆ 傳銷「黑手」加劇涉眾金融犯罪:通過「精神傳銷」對受害者進行控制洗腦、摧殘身心的複合型涉眾金融犯罪有向農村蔓延的趨勢

◆ 涉眾型金融犯罪涉及面廣,經濟損失不易追還,還容易出現投資人「抱團維權」,埋下社會穩定隱患

◆ 建議公安、金融等相關部門建立信息共享和聯合打擊機制,加強金融監管、嚴防集資詐騙風險、凈化市場環境

◆ 附文:新型非法集資活動四大特徵

警惕「互聯網+傳銷+非法集資」金融犯罪

近日,《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廣東、山東、湖北、重慶等地調研發現,當前涉眾型金融犯罪呈現出「互聯網+傳銷+非法集資」的複合型新特點。

部分不法分子以網上搭平台、網下開門店的形式,虛實交織地滲透到老百姓吃飯、購物、投資理財等日常生活中設置金融騙局,並以傳銷洗腦聚攏人氣,增強「客戶」黏性,致使受騙群體蔓延擴散,從城市發展到農村,從中老年人發展到大學生。

業內人士向本刊記者呼籲,有關部門要加強橫向聯合打擊,縱向規範指引,從立法層面徹底整治涉眾金融犯罪。

無孔不入的生活化「龐氏騙局」

「3000元油卡任性購,現僅需2000元」、「先定一個小目標,掙他一台瑪莎拉蒂不是不可能,在人人公益平台不會不可能」……2016年8月成立的「人人公益」全返平台,號稱佔領衣食住行、教育、醫療、旅遊、娛樂等各大消費領域,四處鼓吹「消費即公益」、「買東西不花錢」,實際上卻是不法分子設下的騙局。

今年3月底,在廣州市公安局天河區分局的專項行動中,該平台的組織者深圳人人優益公司18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一舉抓獲,其中13人已批准逮捕。據廣州市公安局天河區分局經濟犯罪偵查大隊民警郭麗君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介紹,至案發時,「人人公益」全返平台已發展商戶5267戶,消費者48505人,涉及全國26個省份,累計流入平台資金高達10億多元。

近年來,打著盈利模式創新旗號,在日常消費中蠱惑人心的涉眾型金融犯罪越來越多。2015年底,對外宣稱電子商務O2O、生鮮界「阿里巴巴」的「水果營行」宣告倒閉,300多個門店幾乎同時關停,並在多地引發顧客哄搶、維權。如今,消費全返平台又以迅猛之勢在全國蔓延,由於涉案金額巨大、受害人眾多,嚴重影響社會穩定。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調研發現,所謂的消費全返平台,不過是「以新養舊」的「龐氏騙局」。郭麗君告訴本刊記者,「人人公益」案中,實際上並沒有消費者真實消費。很多投資人就是沖著「消費返現」的好處去投資,拿新會員的錢返還給老會員,只要新會員源源不斷,騙局就不會終結。然而,由於設立了不同層級的合伙人、代理人,並能從營業額中抽取提成,巨大的二次分配很快便造成投資人資金鏈斷裂。

打擊此類犯罪,監管層面最大的難度在於界限模糊。「與『人人公益』相似的一個消費全返平台,體量非常大,資金池已經累計到一定程度,並且開始向真實消費、實體經濟發展,警方偵查取證時很難區分哪些是真實消費哪些是虛假消費。」郭麗君說。

傳銷「黑手」加劇涉眾金融犯罪

湖北省黃岡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有關負責人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介紹,近年來,涉眾型金融犯罪從以往的商品營銷、資源開發、種植養殖等「實體經濟」領域向理財、私募、眾籌、網路借貸、虛擬貨幣等「虛擬經濟」方向發展。這類金融犯罪往往不少虛實結合,並與傳銷活動相互交織,欺騙性更強、誘惑力更大。

該經偵支隊2016年偵破了「AC複利」案,犯罪嫌疑人利用「AC複利系統」網站,通過口口相傳的傳統線下形式,和QQ群、微信群等網路線上形式,對外進行虛假宣傳,引誘群眾購買「AC金幣」(虛擬貨幣)。該案發展會員約2.5萬人,人員層級46層,涉案資金達人民幣1億多元,會員分佈於湖北武漢、恩施、黃岡以及四川等多個省市。

山東省德州市公安局經偵大隊一大隊大隊長劉民也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犯罪分子利用網路傳銷獲利更快的特點,給已經註冊賬號的下線派送邀請碼,要求下線通過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微博、QQ群發布信息,同時發布自己的邀請碼,拉攏新會員。新會員註冊時要填寫邀請碼,犯罪分子根據下線邀請的新會員數量,提升下線的等級,並以此為標準向下線返利。當這些行為與公眾理財結合在一起時就變得更加複雜。

還有一種通過「精神傳銷」對受害者進行控制洗腦、摧殘身心。近兩年,廣東40多所高校448名大學生被一家名為「指路人」的公司培訓「洗腦」,誘導他們簽下分期付款的借貸合同,陷入債務泥沼。郭麗君告訴本刊記者,這麼多大學生之所以上當受騙,主要是因為參加了該公司所謂的全封閉「職業培訓」,一些學生近期報案時講起被公司「挖痛」的過程,仍然痛哭流涕,像做了一場噩夢。

此外,此類複合型涉眾金融犯罪有向農村蔓延的趨勢。山東省濰坊市金融辦金融穩定科科長範金來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由於現在警方對城區金融犯罪的打擊力度較大,一些電子商務機構開始轉移陣地到農村地區,向老年群體滲透。

認定各異導致「無人直接負責」

在重慶市金融辦網站上,《瞭望》新聞周刊記者看到,部分重慶地區投資者向該辦提供註冊地為大連的某公司重慶辦事處非法集資線索,該辦以涉事公司註冊地不在重慶,與「屬地原則」相矛盾為由,建議受害者向「當地有關部門投訴」。

「涉民間金融的經濟犯罪有不少是跨地域作案的,給立案、偵查、取證都帶來很大難度。」郭麗君以涉嫌非法集資的「天匯某和」項目為例介紹說,「這個項目總部設在北京,但主要作案地不是北京,在北京只有6個人報案。黑龍江反而是重災區,光招商團隊就有300人。如果以北京為主,案子很小,沒法查下去;以我們為主,他們又是在北京註冊成立的,涉及多地聯動。」

據了解,天河區近兩年立案查辦的涉眾型經濟犯罪大部分公司都設在外地,平台依託互聯網沒有地域限制,工信部門不管,銀行銀監也不管。

採訪中,濰坊市公安局奎文分局經濟偵查大隊大隊長夏洪海認為,打擊這類犯罪跨區域協調是一個難題。「需要向共同上級公安機關反饋協調,僅憑一地公安部門無法定性,總部到底是什麼經營模式,我們這裡不了解。」

「按照相關法律法規,網路犯罪可以跨區域協調,網路經濟犯罪當然地也可以跨區域協調,案發地、註冊地都可以立案。」重慶大學法學院教授陳晴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但『可以』的規定並沒有強制性,導致多地職能部門根據不同的立案標準,誰都能管但無人直接負責。」

披著服務諮詢「羊皮」的「狼」

多地多部門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反映,部分地方一度出現密集註冊以「投資諮詢」、「貸款諮詢」為名,實則從事非法集資等違法活動的類金融法人。

2013年初至2014年7月底,重慶工商部門大數據檢測預警顯示,該市以「投融資諮詢」為名稱的機構一年內猛增5376家,高峰時期短短几個月增加了3000多家,註冊人都來自河南省某鄉。

據該犯罪團伙成員交代:鄉里來了一個培訓班,培訓三堂課,教村民們如何註冊投資諮詢類公司,然後打著銀行的招牌到市內去擺諮詢攤,讓群眾感覺好像是銀行在進行便民服務,而在群眾受到蠱惑進行投資理財后,這些人就捲款跑路。

對於這樣的情況,郭麗君認為,「一般來說,老百姓認定合不合法就看有沒有工商註冊,而商事制度改革的後續監管卻因為部門間信息不暢相對滯后。」

黃岡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副書記、副院長倪貴武向本刊記者表示,商事改革由於後期監管不足,讓市場失范行為有機可乘。「從姓名、身份證,到工商註冊、中介評估、公司變更都是做假,一有債務就變更企業名,將法人代表變更為重症病人、高齡老人或殘疾人,這樣就難以追責。」

非法集資嚴重影響社會穩定

調研中,《瞭望》新聞周刊記者不完全統計發現,目前國內比較活躍的新型不法民間金融活動有投資理財超範圍經營、消費返現吸儲、互聯網融資機構非法吸收公共資金、藏品類吸儲、以銷售國外基金或原始股詐騙、房產中介虛構房地產項目非法吸收公共資金等近20種。

儘管形式多樣變種較多,但從各地公安部門近年來打擊的非法民間金融活動形式來看,高風險的民間金融活動主要集中在三類:一是互聯網金融類。這一類案件發案數量最多、影響最為廣泛;二是投資理財類,通過線下設立門店、線上吸引群眾參與,涉及人員較多;三是實體企業類,因融資困難轉而通過非法手段向群眾高息融資,一般涉案金額巨大。

山東、湖北等省市基層監管部門人士認為,不法民間金融活動已成為影響社會穩定和金融安全的重大隱患。

首先,擾亂市場經濟秩序,危及金融安全,損害政府資源。

如非法集資以高回報為誘餌,以騙取資金為目的,破壞了金融秩序,影響金融市場的健康發展。地方黨委政府在維護公眾合法利益的時候,又要協調資金、人力等眾多資源,造成政府資源吃緊。

其次,損害黨和政府形象,群眾遭受錢財重大損失。

山東德州、濰坊,湖北黃岡等地警方介紹,一些不法民間金融活動往往打著「互聯網+」、「支持生態環境保護」、「投資國家重點工程」、「擴大地方投資,發展地方經濟」等旗號,損害了黨和政府聲譽形象。犯罪分子騙取群眾資金后,往往大肆揮霍或迅速轉移、隱匿,使受害者損失慘重,極易引發綁架、非法拘禁、故意傷害等多種刑事犯罪,擾亂正常的社會治安秩序。

再次,引發社會群體性事件。

一些不法民間金融活動參與人數較多,跨省跨區域特徵日益突出,一旦風險爆發,就導致跨區域的上訪等群體性事件,給地方維穩帶來很大壓力。

關口前移加大監管

業內人士認為,「互聯網+傳銷+非法集資」的涉眾型金融犯罪涉及面廣,經濟損失不易追還,還容易出現投資人「抱團維權」,埋下社會穩定隱患。建議公安、金融、工商等相關部門建立信息共享和聯合打擊機制,加強金融監管、嚴防集資詐騙風險、凈化市場環境。

一是關口前置,提高准入門檻。

專門從事金融創新研究的人民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楊東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建議,要儘快推動證券法的修訂,明確界定哪些是真正的互聯網金融創新。通過登記備案、信息披露等前置措施,制定「負面清單」,提高行業准入門檻。重慶市工商局相關負責人也表示,各級工商部門應進一步加大對投融資諮詢類公司的註冊、經營、宣傳等活動的事中事後監管工作力度。

二是橫向聯合打擊,縱向規範指引。

楊東建議,橫向上要充實監管力量,金融辦與工商、公安、經信等部門聯合監管,建立信息共享、聯合行動機制,打擊「互聯網+傳銷」的涉眾金融犯罪;縱向上要建立互聯網金融創新資料庫體系,數據開放共享,及時引導行業協會、民間智庫正確發聲,讓群眾了解什麼是真正的金融創新。

三是立法整治多層級傳銷,防止涉眾金融風險加劇。

夏洪海介紹說,「相關司法解釋規定,傳銷層級達到三十人以上且層級在三級以上的,應當對組織者、領導者追究刑事責任。國內不法分子規避法律,每個人發展到29人就停止了,總人數仍然很大,但警方受制於法律規定想打打不動。」他建議,借鑒台灣地區打擊「老鼠會」的經驗,從立法層面加大打擊力度,只要發展一人即可追究刑事責任,有效遏制傳銷活動。

四是加大打擊非法集資跨部門協調力度,對廣義類金融企業執行事前審批。

倪貴武認為,司法行政部門目前都在打散拳,聯合懲戒不力。「許多大案,實際上政府部門是可以事先預知事先防範的,工商、稅務、商務、質檢部門都可以知道其生產狀況。對有風險的企業應提前向社會預警。同時,金融部門提前監測其大筆資金進入的異常狀況,可以及時發現。」

重慶銀監局法規處處長何秋雲建議,涉及資金業務的上下游企業,哪怕是廣義的,還是應當事前審批,涉眾以後處理成本太高。具體而言,對高管,資本金等嚴加管理,不能在這些灰色地帶讓高槓桿無人約束,同時賦予銀監部門從事非法銀行業金融機構的調查權。

同時,相關專家希望,「從國家層面進一步理順有關部門的職能和責權,在現有的分頭分責管理的同時,形成相互溝通、相互協調的機制。」(記者/毛一竹 張翅 席敏 徐海波)

新型非法集資活動四大特徵

一是隱蔽性強,極具迷惑性。

山東、湖北等省的監管部門人士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介紹說,當前民間金融活動之所以層出不窮主要是因為其具有較強的誘惑性,以「購物返現」、「資產快速增值」、「投資獲得高收益」等誘騙群眾,而在其宣傳中又以國家政策鼓勵、新興產業等名義隱蔽其非法的本質。

近期,山東警方破獲的以購物返現名義吸收公眾存款的某商城案件中,涉嫌公司宣稱「你消費我買單」、「三個月百分之百返現」誘騙消費者,事實上是「以新養舊」用新會員資金返還老會員的消費資金。資金鏈斷裂后,絕大部分會員購買商品超出市場價格的部分將損失。案件偵破時,已涉及會員2.9萬人,涉案金額1.47億元。

二是藉助互聯網,網上網下交織,打破地域限制,傳播力更強。

湖北省黃岡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支隊長徐愛東等人告訴本刊記者,在大數據、「互聯網+」時代,互聯網被不法分子利用成傳播、勾連、作案的載體,通過QQ、微信、網站、社區等互聯網平台,不斷實施犯罪活動,已經突破了地域的限制。

三是不同類型相互摻雜更加難以鑒別。

多地金融監管部門人士反映,一些地區出現互聯網金融與傳銷相互結合、收藏品投資與非法集資相結合、虛構項目標的與非法吸儲相結合等多種形式。不同類型的民間金融形式互動交織在一起,使本就隱蔽性較強的不法民間金融活動變得更加複雜,令群眾難以辨別。

四是專業人士參與和群眾缺乏防範意識形成鮮明對比。

據重慶、廣東兩地的監管部門人士介紹,擁有金融背景的專業人士參與民間金融活動,使得一些不法民間金融活動看上去更加專業和外表「合法」,普遍缺乏金融基礎知識和風險意識的群眾,變得更加弱勢。

徐愛東舉例說,參與非法集資的投資人主要集中在中老年人、退休、下崗、無業人員等弱勢群體。一些人將養老錢、救命錢拿來參與非法集資,甚至變賣房產或利用透支、借貸進行投資,一旦遭受損失且問題難以根本解決,就會通過網上網下煽動串聯聚集維權,甚至發生堵門堵路、沖砸辦公地點等極端行為。(記者/席敏 徐海波 毛一竹 張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