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程序員之死,世紀佳緣網難辭其咎

程序員之死,世紀佳緣網難辭其咎

蘇享茂之於世紀佳緣,正如魏則西之於百度,李文星之於boss直聘,反映出的都是網路中介服務平台信息不完全,不真實的問題。正是其平台上提供的虛假信息,讓蘇享茂這樣的用戶無法做出正確的判定,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Wephone創始人蘇享茂疑遭婚騙,被前妻翟欣欣敲詐勒索上千萬,以至資金鏈斷裂,跳樓自殺。消息先是通過網路發酵,后得到正規媒體報道,事件真相進一步浮出水面。

從目前已知的信息看,蘇享茂本人存在性格缺陷,比較懦弱,危機發生后又缺乏法律意識,未能獲得專業有效的法律支援,導致了悲劇的發生,令人遺憾和惋惜。但作為兩人相識的網路平台,世紀佳緣網站也應當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蘇享茂親友宣布,初步判定為「一長期盤踞於世紀佳緣網站的團伙作案。」

蘇享茂與翟欣欣的交往,從一開始就充滿了物質性。今年三月,兩人在世紀佳緣紅娘的安排下,在世紀佳緣網站辦公室見面相親,第二天,女方就提到男方在社交媒體上曾經曬出的特斯拉電動汽車照片,並提出了購車需求。這時候,蘇享茂就應該有足夠的警覺。可能是程序員不懂人性的複雜,被女方簡簡單單一句「我要給你生孩子」的虛情假意所迷惑,蘇享茂深陷其中,滿足了買車的需求,陪女方去旅遊,在海南給其買別墅,在香港買珠寶。女方多次索要錢財,蘇享茂前前後後花了上千萬元。

兩人結婚後僅一個月,雙方就提出了離婚要求。翟欣欣以「自己舅舅在公安局」為由,威脅舉報蘇享茂創辦的Wephone涉嫌非法經營和漏稅行為,期間有其他男性打電話脅迫蘇享茂。在其要挾下,蘇享茂被迫簽下了賠償「精神損失費」上千萬元的離婚協議,最終被這個協議逼上了絕路。

蘇享茂之於世紀佳緣,正如魏則西之於百度,李文星之於boss直聘,反映出的都是網路中介服務平台信息不完全,不真實的問題。正是其平台上提供的虛假信息,讓蘇享茂這樣的用戶無法做出正確的判定,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世紀佳緣網站自稱是一家「嚴肅婚戀網站」,主打的就是會員信息的真實有效,在註冊時跳出的頁面,也要求會員提供真實有效的身份信息。同時也要求會員必須以婚戀為目的,註冊時需聲明婚姻狀態。

但翟欣欣的信息並不真實,也不完善。據蘇享茂後來對女方的了解,發現其生日並非網站顯示的1987年1月,而是1986年11月。蘇享茂去世之後,他的家屬去女方在網站上留下的工作單位找人,發現查無此人。在雙方交往之後,翟欣欣也故意掩飾其過往婚史。蘇享茂後來才了解到,翟欣欣與自己結婚之前,就曾經有過一段維持2個月的婚史,結局是男方賠付20萬元結束了婚姻。而據蘇享茂哥哥的調查,女方很可能有過不止一次婚史。但是在世紀佳緣網站上,翟欣欣的資料卻是未婚而不是離異。

傳統的靠譜紅娘,需要在對男女雙方基本情況了解清楚之後,再根據實際需求對號入座,這才能保證月下牽線的成功率。照說已經進入到大數據和雲計算時代,網站應該比傳統紅娘更能保證相親的成功率才是。然而遺憾的是,世紀佳緣網站連用戶基本的信息都不能保證。在其免責條款的第一條,就明確表示,「世紀佳緣不保證其提供的服務一定能滿足會員的要求和期望,也不保證服務不會中斷,對服務的及時性、安全性、準確性都不作保證。」都敢把不保證準確性作為免責條款,這個網路紅娘確實不怎麼靠譜。

口頭上的免責並不代表事實上的無責。從邏輯上講,會員既然接受婚戀網站註冊要求,參與到網上相親的過程中,確實有義務提供自己的個人基本有效信息,這是法律關係中最基本的對等原則。否則,就是對在網站註冊,參與相親的其他人構成了不公平的信息關係。作為網站的運營方,既然提供了平台,就有義務保證參與者在信息的真實有效性上保持對等關係。作為動輒收費數萬的「一對一紅娘服務」,則更需要從服務上確保會員信息的真實有效。

蘇享茂與翟欣欣,都是世紀佳緣網站的VIP會員,雙方正是通過世紀佳緣網站的線下門店進行相親,而在此期間,翟欣欣的諸多關鍵信息,都對蘇享茂進行了隱瞞。如果說,因為對方提供了虛假信息而網站無法查證的話,這數萬元的VIP會員費,就不應該收。畢竟,你連基本的服務都不能保證。

其實,除了世紀佳緣,國內多家婚戀網站都存在虛假信息問題,以至於網上到處都充滿了投訴的聲音。酒托、婚托、婚騙充斥其間,上當受騙者有男有女。蘇享茂之死,只不過揭開了拆白黨們從線下發展到線上的冰山一角。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