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討論「23救95值不值」很猥瑣,總得有一些價值免於功利計算

討論「23救95值不值」很猥瑣,總得有一些價值免於功利計算

摘要:我理解當人們說「別怪我自私,我覺得英雄虧了」時的痛心和惋惜,這可能也正是英雄讓我們肅然起敬的原因――我們會用「虧不虧」來計算,但他們不會;我們也許會糾結和衝突,但他們永遠不會給自己陷入這種糾結的機會,他們的思維中沒有這樣的等價交換,永遠不會想到「23換95值不值」這樣的問題,沒有選擇,只有逆火而行,只有挺身而出,只有負重前行。

吐槽青年出品 曹林|文

為救95歲老太,23歲消防員火海犧牲――這條新聞再次讓人們深切地意識到:奧特曼都是騙人的,消防員才是真英雄。5月2日凌晨,福建寧德一民房起火,火勢猛烈,95歲老太被困。搜救過程中,牆體突然倒塌,消防戰士姚為君被埋壓,救出后搶救無效,不幸犧牲,年僅23歲。

年輕生命的犧牲讓人無比痛惜,我比較反感媒體的這個標題:為救95歲老太,23歲消防員火海犧牲――這個議題預設著「23歲換95歲」的生命衝突,誘導出一個壞邏輯,讓人們用年齡去衡量生命的價值,以功利主義的思維去評判這樣做到底值不值。評論中一片爭議,有人說,別怪我自私,我覺得英雄虧了。有人說,23歲大好的年華,也許他活著以後可以救更多人,對,我狹隘!有人說,也許是我太淺薄,不值,你的父母該是怎樣地撕心裂肺。

想起30多前「大學生張華救掏糞老農而犧牲」引發的那場關於人生價值的大討論,今天人們仍在討論這樣做值不值。這個時代的一大進步就表現在對生命的平等尊重上,雖然仍有人覺得不值,甚至痛罵支持救人者為「聖母婊」,但這種聲音已經很邊緣,主流觀點是在批評這種「值不值」的壞議題,痛斥這個「用年齡衡量生命價值」的壞思維。

一個網友的留言贏得了很多人的點贊:如果非要從客觀上分析救一個人是否值得,這是人類文明的倒退,生命不分老幼貴賤,或許這個年輕的生命本可以有幾十年的大好時光,老人只有幾年甚至幾個月,如果因為這個放棄對生命的拯救,這是對生命的不尊重,也是人性倒退的開始。

這就是現代文明,生命的平等尊重上而給予弱者更多的傾斜關懷。在一個文明的社會中,人們不僅不會用高低、貴賤、長幼來衡量生命的價值,甚至會在面臨決擇時向弱者傾斜,保護老弱病殘者。比如,身處困境,面臨災難時,會讓老人孩子或婦女兒童先走,把生存機會讓給他們。――從功利主義角度看,這好像毫無理性,是違反人類生存本能和進化論要求的,但人類文明的一大進步正表現在這種超越生存本能、超越叢林原則的精神進化上,不僅不會因為「老人不像年輕人那樣能創造更多價值」而拋棄老人,在生命的價值次序上把他們排到最末端,而且會因為他們是弱者而給予他們更多的、格外的關懷。

普通人都有這樣的文明自覺,更不用說一個以救人為職業天命的消防員。當一個消防員面對這樣的場景,民房起火,火勢猛烈,95歲老太被困――他首先考慮的肯定不是「裡面是什麼人」,而是「裡面有沒有人」,無論如何,一定要救人,沒有什麼財物比生命更寶貴。當他聽說「裡面是一個95歲的老人」時,我想,他是不會猶豫「救人值不值」的,不會把兩個生命放在價值的天平上去衡量一下。他們的職業使命就是救人,這種職業本能早超過了人的生存本能和功利本能。知道裡面是一個95歲的老人,他不僅不會考慮「萬一犧牲了值不值」,而會考慮到這樣的老人更缺乏自救能力,更需要爭分奪秒的救援。

在一個文明的社會,在一個消防員面前,這個生命的不等式不是一個問題,似乎無堅不摧的功利主義價值觀一敗塗地。我理解當人們說「別怪我自私,我覺得英雄虧了」時的痛心和惋惜,這可能也正是英雄讓我們肅然起敬的原因――我們會用「虧不虧」來計算,但他們不會;我們也許會糾結和衝突,但他們永遠不會給自己陷入這種糾結的機會,他們的思維中沒有這樣的等價交換,永遠不會想到「23換95值不值」這樣的問題,沒有選擇,只有逆火而行,只有挺身而出,只有負重前行。

不要再討論「23換95值不值」這個猥瑣的話題了吧,一切都置於功利算計下、都換算成等價交換物的社會太可怕了,總得有一些價值是免於這種算計的。英雄用自己的生命詮釋了這種可貴的價值,對那些無法理解的高尚事物保持敬意,不要去拉低他,他只會把這種討論當成恥辱。

曹林時事評論作品集:《時評寫作十講》、《北大熏出來的評論》、《時評》、《不與流行為伍》、《快時代慢思考》、《拒絕偽正義》,歡迎在天貓「新華文軒」選購,享受多重優惠。讀曹林時評,讀這個時代!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