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再也沒痛過

我再也沒痛過

有一件有趣的事,很值得我們思考。

江西有不少癌症患者接受筆者的治療,時間一長,都成了很好的患友。某年8月初,醫學哲學協會在井岡山開年會,筆者是該協會副會長,當然必須與會。而8月初正好是筆者的生日。不知誰走漏了消息,江西近20多名癌症患友也上了井岡山,買了蛋糕。在「井岡山賓館」有朋友宴請筆者時,20多位患友要求加入,捧著蛋糕為筆者過生日,筆者非常感動。蛋糕吃完,他們中的幾位,有些問題要諮詢和開方。其中有一位乳腺癌患者告訴筆者,她這幾個月來一直一側胸口痛,痛得比較厲害。檢查來檢查去也沒有發現什麼陽性徵兆,就是痛,很擔心。筆者號了號脈,詳細了解了一下情況,隨意說了一句:「您現在又不痛?」她說:「是啊!看到您,我就不痛了。」筆者回答說,沒有任何問題,肯定不是器質性病變,更不是癌症轉移,最多只是種條件反射,並以很肯定的口吻告訴她:「您以後也不會痛了。」她興高采烈地退下了,此事筆者也就忘了。

到了年底,筆者參加該省癌症康復樂園的一場公益活動。事後有些患者要求會診。她也來了,但筆者沒認出她。輪到她時,她告訴筆者:「何教授,真神奇,就那8月份看了您以後,您的一句話,我這4個多月來一次都沒痛過,完全好了。」接著,把她的神奇變化大聲告訴了在場所在患者,大家都嘖嘖稱奇!

其實,這類情況很常見,其機制也很簡單:人是心身合一的整體,癌症是種心身疾病,臨床出現的癥狀,有些是有價值的,有些可能只是種心身反應,或曰「神經症」。此時,醫師如不注意語言疏導,一味地要求患者查明,那麼在這種明確語言的強烈暗示下,很多患者癥狀就會固定下來,以致於不治。而在仔細分析基礎上,同樣藉助適當的語言,巧妙暗示,可以幫助消解癥狀或轉移癥狀。心身醫學與精神醫學治療中,一直有「暗示」與「移情」等法,均含有此意。當然,前提必須是充分了解患者的個性特點,排除了器質性病變,特別是轉移之可能,從癥狀學角度分析有充分把握是源於心身反應的。否則,有可能誤事!

閱讀精選

圖片來源於網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