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性侵傷害有多大,林肯公園主唱一生都走不出的傷

性侵傷害有多大,林肯公園主唱一生都走不出的傷

「林肯公園主唱在家中自殺身亡。」 這是這幾天我聽到最讓人心痛的消息了。

查斯特·貝南頓

雖然不是林肯樂隊的忠粉,也只聽過他們的幾首歌,但這樣一個影響了一代年輕人,帶領他們走出迷茫的傳奇搖滾樂隊值得所有人的尊敬。

沒人知道查斯特到底為什麼離開 這個男人忽然從起身說「Good Goodbye」 ,於是世間再無林肯公園

關於他去世原因的新聞報道中,有一個詞一直伴隨著,這個詞叫「性侵」。

據TMZ報道,查斯特過去透露小時候被比他年長的男性友人性侵,因為害怕被人取笑,他隱忍了長達6年的時間,他說這件事「摧毀了我的自信心」,並讓他一直有輕生念頭。而今年5月好友克里斯·康奈爾去世的消息則又給他沉重的打擊。

查斯特·貝南頓與好友克里斯·康奈爾(左)

《In the End》中他曾唱道,「有事從始至終,我都未能明白,不管你怎樣努力,都無濟於事」。這種心理上的內鬥,無助的情緒似乎影響著他的一生。

這不禁讓小帥砸想到今年4月,年僅26歲的台灣女作家林奕含因擺脫不了幼時被老師性侵的陰影而自殺的新聞。

因為那件事,她患上了嚴重的心理陰影。

「精神病真的是,很荒蕪。生病的期間做了很多荒唐事,父母對我不能理解,失去健康、親情、愛情、友情,一無所有,很痛苦,反覆自殺很多次......」

林奕含的精神醫生一開始跟她說:「你是經歷過越戰的人」,後來變成「你是經歷過集中營的人」,最後變成「你是經歷過核爆的人」。

寫這個小說的時候,我會有一點看不起自己

我很確定,這樣的事情仍然會繼續發生

我寫的時候會有一點恨自己,有一種屈辱感

即使這件事真的很灰暗,很糟糕,但我們還是要把它勇敢地揭露開來。

《不能說的夏天》里,郭采潔飾演的白白 和 林奕含的故事有點相似。

在遭遇教授的侵害后,她總是帶著耳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看到大海,總會有不自覺的自殺行為。

甚至在睡夢中,還會產生割脈自殺的行為,鮮血浸染了床單和衣服。被叫醒后,害怕到發抖不止。

在一個你天天面對的受害者面前,反抗無濟於事。因為他受人尊重,掌握著你的學業,並且會時不時給你一些小恩惠。巨大的心理壓力下,大部分人選擇了屈服。和教授發生幾次關係后,白白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愛上他了?

就像林奕含在遭遇那樣的事情之後,能想出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我要愛上他,否則我太痛苦了」。

我想出唯一的解決之道了,我不能只喜歡老師,我要愛上他。你愛的人對你做什麼都可以,不是嗎?……我要愛老師,否則我太痛苦了。

但你知道,這世界本來就很殘酷。被性侵,被精神疾病折磨已經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了,當你捲入一個已婚家庭的時候,事情更慘。

她被同學發著簡訊罵,被父母認為是不要臉,給家人抹黑的人。

殺死少女白白的,是社會上的所有人。

被性侵的群體中,兒童是重災區。據數據顯示,2014年-2016年,全年媒體公開報道的性侵兒童(14歲以下)案件340-503起,平均每天曝光案件0.95-1.38起。

這張出自《熔爐》中的動圖大概是所有人的陰影吧。

即使沒有聲音,但仍然聽得到小姑娘的尖叫,感知到她的無助和絕望。

電影以2000年至2004年間,發生在韓國光州仁和聾啞特殊教育學校的真實事件為藍本,講述了新任美術老師姜仁浩發現該校校長和老師對在校的殘障兒童實施虐待和性暴力侵害。他頻頻聽到從洗手間內傳出女子的尖叫聲。老師在辦公室肆意毆打學生,他人卻無動於衷;宿舍管理員把孩子的頭按進運轉的洗衣機滾筒里折磨……

印象中最深的是一對長期受到性侵和虐待的兄弟。弟弟因絕望卧軌自殺,哥哥仍忍受著巨大的悲傷和仁浩以及人權組織的工作人員們對學校提起訴訟。被告用錢收買了民秀年邁的奶奶,達成了私下協議,讓民秀精心準備的證詞再也派不上用場,面對仁浩善意的解釋「你的奶奶很善良,原諒了他們,接受了私下協議」,民秀只能用手語無聲地哭喊:「可是我還沒有原諒呢!

絕望的民秀,在雨夜拔刀刺向傷害過自己和弟弟的老師,在弟弟死去的同一條鐵軌上,與老師同歸於盡。

電影一經上映,震驚了整個韓國。隨後,光州警方組成專案小組重新偵辦此案。韓國民眾在網上發起聲勢浩大的聯名,要求提高性侵案量刑標準和廢除追訴期。電影上映第37天,韓國國會以207票通過、1票棄權壓倒性通過《性侵害防止修正案》,此法案因此被稱作「熔爐法案」。

即使這世界仍然有黑暗,但總會有人劈開這腐朽,還世界以光明。

「我做錯什麼了嗎?」

這是素媛在受到侵害后,對醫生說的一句話。

「為什麼是我?是我的錯嗎?」 這是很多兒時性侵受害者直到成年都無法擺脫負罪感和恥辱感。

影片同樣根據真實事件改編,一個7歲女童獨自在家睡覺時,半夜被一男子入室擄走,實施了強姦和毆打。女童被附近的居民發現在一條小河邊,當時下著雨,女童重度昏迷,大小便失禁,血肉模糊。送醫治療后經診斷,腸道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手術幾乎把腸子全部切除,陰道和腸道中間的部分全部破壞。

2012年韓國推出化學閹割,就是因為該案件的推動。

在一個普通的下雨天,距離學校僅一點路程的情況下,一個誇著「你的雨傘真好看」的男人毀掉了她的一生。

片中的爸爸因為素媛對異性有排斥,所以不敢跟女兒太親密接觸,假裝可可夢每天跟在女兒身後送她上學。最後當女兒說」是爸爸嗎「,在頭套里的爸爸已是滿頭大汗。

看到這裡瞬間淚奔。

然而不僅是女童,男童性侵案例也是日益增加。

《總有一天》里講述了一對兄弟因為母親去世而被送往一所寄宿學校,在那裡他們受盡凌辱和欺凌,幾次差點活不下來......

影片依舊根據真實故事改編,講述的是發生在曾經丹麥的Godhavn寄宿學校的故事。和《熔爐》里油光滿面、行跡猥瑣的校長不同,身高192cm的拉斯校長顯得更加嚴肅,他是個不折不扣的暴力分子,他堅定不移地相信「用拳頭讓那些不懂事的男孩們聽話」

「理想過於傲慢」會被打;

母親去世了,孩子們忍不住哭泣也會被打;

這裡的孩子每天滿懷希望,希望父母「總有一天」會把自己逃離這個魔鬼般的地獄。

因為識字又多的原因,弟弟時不時會幫別的小夥伴讀一讀從家裡寄來的信。但這些被家庭拋棄,或者說留在這裡「改造」的孩子,大人們對他們的態度通常只是敷衍,總是說著等一天,在等一天的話,所以弟弟會適當補充一些信里原本不存在的內容,像個小天使一般。

然而這樣的天使也被惡魔染指了......

更想安利這部電影的原因是因為這所學校對學生靈魂的荼毒。它就像一個微縮的小社會一樣,校長是這裡的最高統治者,在這所學校,保存任何人性,就意味著受傷。

於是這些曾經的受害者,變成了加害者,欺壓著比自己更弱小的人。要想生存,是有放棄思想,成為靈魂。

雖然兄弟倆最終得救了。但更可怕的是:你不知道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還發生著同樣的故事,你也不知道總有一天到底是在哪一天。

還有前段時間我們介紹的《三個女孩》。

故事根據真實故事改編,講述的是發生在英國一個叫羅奇代爾的小鎮上,一群未成年的女孩被巴其斯坦裔的男人強姦虐待多年,而這些女孩子都有一個特徵,那就是她們都是問題小孩,缺乏父母的關心,私生活有或多或少的一些問題。

正是因為缺乏關懷和關注,犯罪者利用她們這種缺愛的心理,用免費食物、大麻、酒等東西甚至是甜言蜜語、假惺惺的關懷來誘惑她們,從而達到滿足自己獸慾的目的。

在性健康機構工作的薩拉自然也發現了這些情況,但她準備好證據一次次向相關部門反應時,因著這些女孩兒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受害者,不是處女,甚至有著賣淫的行為,所以屢次駁回她的申訴。最要命的是,因為這些受害少女都是白人,而犯罪者大部分都是巴其斯坦裔亞裔等族裔,為了不觸碰到種族主義這根弦,此事還是一直被按下,英國皇家監控署以證據不足撤銷了案件。

諷刺的是,這件事情之所以會再度重啟調查,是因為檢察官正好是巴其斯坦裔的英國人,而那些這麼多年來玩忽職守,間接造成這些悲劇的警察們卻幾乎無一受到真正的懲罰。

而這些受害的姑娘們在之後的很多年裡,她們一面承受著周圍人異樣的眼光,一面又要為了贏得孩子的撫養權,努力克服自己的精神創傷,一次次將傷疤掀開在眾人面前,重複著噩夢。

對,這就是事實。讓人這麼痛恨,又無奈,無力的事實。

這篇文章本來也不是要讚頌什麼真善美的。只希望如果你沒做好當父母的準備,在享受肉體的快感時一定要做好安全準備,做到對一個生命的負責。而有了孩子的爸爸媽媽們,一定要教好孩子們如何進行自我保護,辨認那些裹著糖的甜蜜毒藥。

最後,希望這樣的悲劇越來越少。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89篇文章,獲得23223次喜歡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
留言回覆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