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賺了一百萬后,朱鎔基在文件上做了批示……

我賺了一百萬后,朱鎔基在文件上做了批示……

「1989年,我掙了一百萬以後,時任上海市長的朱鎔基就在文件上批示,看我們的制度上有什麼漏洞,讓個人賺了那麼多的錢。這個批文到了我耳朵裡邊,我嚇得趕緊要自我保護……」

進入8月以來,A股市場像是打了一管小小的雞血,量價齊升,突破了多個關鍵點位,穩穩的衝上了之前久攻不下的3300點關口,股市又開始受到投資者的關注。本期我們來講一講曾經股市的標誌性人物——從名不見經傳的倉庫保管員,變成股市的超級大戶,甚至因此獲得「第一股民」稱號:楊懷定。

知道楊懷定的人可能不多,但老股民肯定都聽到過「楊百萬」這個稱號,楊懷定以第一批參與者和實踐者的身份,見證了新證券市場的發展和股民群體的成長曆程,1998年被央視評為「改革開放二十年風雲人物」,目前楊百萬仍然活跌於證券市場。

我用錢生錢的方式賺錢 我沒有原罪

1988年以前,楊懷定只是一個在當時時代背景下非常不同的端著「鐵飯碗」國企員工——上海鐵合金廠倉庫管理員,一次單位的糾紛讓他從上海鐵合金廠辭職,正想著找出路的他在報紙上看到了要開放國庫券買賣,憑藉著讀《子夜》的心得,覺得只要有交易就會有價差,就會有機會,於是等待著國庫券買賣。

1988年4月21日,上海開放國庫券買賣,楊懷定早趕到西康路101號,以開盤價104元買了兩萬元年利率15%的三年期國庫券,而當天下午發現漲到112元了,他害怕跌趕緊把手上所有的國庫券賣了。這一次買賣交易賺了800元,相當於他在工廠一年的工資,自此以後,如法炮製,一發不可收拾。

楊懷定可以說是開展國庫券異地買賣的第一人,由於當時全國並沒有形成統一的國庫券市場,也由於經濟發展程度不同,一些試點城市的銀行為了周轉資金,往往會出現低於面值(100元)出售國庫券的現象,從而不同城市之間國庫券出現了套利空間。於是他就奔波於合肥、上海之間,至少幾十次,從最初的2萬元,在複利的效果下,兩個月就賺到了10萬月,隨著本金的擴大,短短時間,他便擁有了百萬家產。國庫券買賣從第一批7個試點城市到第二批54個試點城市,他的足跡幾乎遍及全國,最遠去過新疆、黑龍江。

迅速的發家也使得楊懷定受到了不僅僅是市場上的關注,1989年,時任上海市市長的朱鎔基曾在一個文件上做了這樣的批示:「楊百萬搞得比證券公司還好,查一查我們制度上有什麼漏洞。」這使得楊懷定非常害怕,趕緊跑到了稅務局,當時正好是局長接待日,楊懷定說自己是小平同志說的先富起來的人,但是要加稅,局長說讓他填一個人民來訪表,他一填楊懷定,局長就說原來你就是楊百萬啊,我們早就注意到你了,但是你不用加稅,因為國庫券是免稅的。

把楊百萬印上名片 踏入股市遊走牛熊

隨著「楊百萬」大名在市場、群眾中傳開后,楊懷定聽到后也非常開心,覺得這個名字很響亮,於是乾脆就在自己的名片上也印上了「楊百萬」這個名字,久而久之,人們反倒把他的真名都給忘了。

楊百萬從此開始變得引入注目起來,但他真正的更高速度的發財,還是從1989年7月14他買股票開始的。當時,鑒於1988年開始的宏觀經濟中的治理整頓已取得了成效,而市場上的不少生產資料、消費資料賣不出去,出現了不少工廠停工,工人拿70%工資在家下崗,市場疲軟的情況--這意味著社會上流通的貨幣太少了--國家決定再資進行宏觀調控:放鬆銀根,將銀行的貸款利率降下來--中央電視台一天三次不停地播送這條消息,這就是說:國家在告訴人民,現在你們不必將全部錢存銀行了,該去買東西啦,該去搞投資啦。

楊百萬當時訂了70多分報刊,這個數字著實令人吃驚,遠遠超過了一般單位閱覽室的規模。他每天讀報,分析金融形勢和經濟狀況,尋找新的機會。在關注國庫券信息和買賣的同時,他的眼界就已放得更寬,留心著當時上海剛開張不久的股票櫃檯交易市場。說是市場,其實就是一間原為理髮店的小小門面,這就是1986年9月26日開張的工行上海信託投資公司靜安證券業務部。

很快,他發現股票市場的機會來了。

1989年,他在《金融》雜誌上看到一篇文章,說由於保值利率的提高,信用社和銀行把幾十年的盈利都貼進去了,面臨虧損的邊緣。他敏銳地感覺到這是利率即將下調的信號,立刻決定拋掉國庫券,買進股票。拋掉國庫券的另一個原因是看到當時國庫券價格實在太高了,達到120多元。而他手上的國庫券成本都在100元以下。

當時上海股票市場非常低迷,交易者寥寥無幾。營業部的員工好心地勸他不要買。但他堅信自己的判斷。他說:「我有一個多年來一直堅持的習慣,就是堅信自己經過分析研究后的判斷,而不願理會證券公司或專業機構的話。」

他第一次買入的是電真空。電真空面值100元,此前最高曾到過140多元,當時跌到91元。楊百萬說:「在買入電真空之前,我實際上已觀察它一年多了。當時股票分幾種,一是甲種,紅利上不封頂,下不保底;二是乙種,下保底上不封頂;三是非甲非乙,既保底又封頂。電真空是非甲非乙,規定最高紅利率15%,最低不低於銀行利息。也就是說,買電真空的收益率最差不會低於存銀行。第一次買了3000股。算一算,如果每股一年能分15元紅利的話,一年4萬多元,我可以做食利階層了。那時的工資水平一般是每月100多元,一年才1000多元。當時倒也沒有想到股票後來會這樣大漲。」

他當時對營業部的人說,估計利率要調低,所以買點股票放著。結果沒多久,利息果然下調了。許多人都傳說他有背景,知道內幕消息。楊百萬說:「我哪有背景?我就是讀報分析出來的。」

半年後股票開始暴漲,電真空漲到800元。他讓助手化整為零不動聲色地拋售。拋完后他就帶著助手到普陀山旅遊了一個月。因為他知道,下跌也是要有一個過程的。要剋制自己,避開這個下跌過程。結果一直跌到1991年上海證券交易所開業,電真空的價格是375元。交易所開業第一天,成交1000多股,他一個人買進了500股。後來漲到500多元,他又拋了。他拋后電真空又跌回370多元。於是有人到市政府去告狀,說楊百萬操縱股票價格。楊百萬真覺得不理解:「我每股已賺了100多,總共賺了5萬多了,為什麼還不拋?」後來有關部門經調查後為他闢謠。而他則又在370多元時再次分批買進。電真空後來漲到2500元。

及時抽身成功逃頂

潮漲總有潮落時,當股市猛漲,大家都在歡天喜地地炒"延中"、炒"二紡機"時,當上證指數達到1400點時,楊百萬看到了樂極生悲,股市炒得太高的危險性,不久,就悄悄地拋掉股票又買回了國庫券。

1992年5月,股市終於從高往下走了。同年11月,上海股市經過五個多月台票的連續下行,指數從1400點跌到了392點。有人整天悲悲戚戚;有人則因想不開而自盡了;一批很沉得住氣的幹部,也被跌怕了。他們派代表到專門研究股市的研究所去請教,幾位青年股市分析家告訴他們,大概要跌到200點呢。這批幹部聽了面如土色--還要跌一半啊--回去后便紛紛"壯士割腕"了。說來也真慘,1400點不拋,900點不拋,392點了,股價跌去3/5了,損失75%了,倒來拋了。

投資已成為終身事業

經歷了市場十幾年的風風雨雨,楊百萬深知股市波譎雲詭,市場上沒有神仙,沒有妖怪,沒有人能夠完全把握市場走勢。從1994年起,他就盡量減少出去講課的次數,並盡量不接受採訪。特別是經歷了從2001年開始的漫漫熊市的折磨后,楊百萬的心態變得更加成熟了。

2003年底,他專門寫下《告別散戶》一文,宣布不再撰寫股市文章。此文也是夫子自道,濃縮了他十幾年的炒股體驗和幾十年的人生閱歷,頗含哲理,也體現了他的性情與個性。文中強調,市場青睞於對其有深刻了解之人,散戶一定要理解風險和機會共存的真切含義,證券市場成功與否是六分心態三分技巧一分運氣,缺一不可。他告誡散戶只有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的散戶一定是最終的失敗者。只有學習才是成功的基礎。語重心長,言詞懇切。

楊百萬的成熟也表現在生活方面。他一直過著相當簡單樸素的生活,越來越從容淡定。他說,炒股已經成為我的事業和生活方式。

回顧二十多年的炒股經歷,楊百萬總結了一句話:「從一個投機者轉變為理性的投資者。」

楊百萬經典語錄

股市不相信眼淚,誰笑到最後才笑得最好。

股市中不比誰賺得多,而要比誰活得更長、更瀟洒。

我不是股神,我不是股評家,我是標標準準的散戶。做散戶不可悲,但千萬不要做散戶中的傻戶。

股市訣竅就四個字:抄底逃頂;股市就兩個字:贏、輸。

股市中不能做『死多頭』,也不能做『死空頭』,要做堅定的『滑頭』;低吸高拋、抄底逃頂,見好就收,落袋為安乃真英雄。

不經過熊市的股民,不是一個成熟的股民。

我最多不會持有超過3隻股票。每個時期都是這樣,選擇3隻股,是因為人的精力有限。有的散戶持有十幾隻,結果一跌,跑都來不及。

「不倒」秘訣:信奉「落袋為安」,不把錢全投進股市。

炒股,最好不要定什麼不現實的目標,腳踏實地才是取勝之道。

股市中,不要懼怕被石頭絆倒,但一定不要被同一塊石頭絆倒兩次。

附:楊百萬《告別散戶》

2003年即將過去,新的一年瞬間將至,在這裡提前向長期閱讀拙文的散戶朋友表示致謝和敬意。

由於證券市場的誕生以及歷史的偶然,在國內外媒體和首長們的關懷下誕生了一個很很知名的散戶,並以楊百萬形式出現的,那就是我楊懷定。在南巡以前證券市場本身就是一個爭論的焦點,我也成為旋渦中的一個浪紋。證券市場的初期並沒有講話和發表文章的自由,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社會的進步,終於我這個沒有文憑的大老粗在《證券市場周刊》主編方泉和編輯部主任郭貴龍的鼓動下拿起了筆,(藉此機會向二位致以深深的謝意。)居然從九六年開始一氣寫了七年的文章,並出版了兩本書,並且在今年的聖誕之夜被上海證券協會聯誼會授予了「股市不倒翁」的稱號。進入證券領域十五年,領略了證券市場的兇險和激動,為此也付出了極大的精力。證券行業是一個極需精力的領域,到這篇文章為止極感身心疲憊,並有一種江郎到了才盡的地步。為了不致於在來年的複雜的行情中貽誤散戶及在有生之年集中精力再實戰操作一把,從2004年開始將話別散戶,不再在媒體上撰寫拙文。

撰寫拙文六年儘管散戶口碑尚可,至少沒有論落到"南雷北趙滬唐:的境地,自感慶幸,但我深知證券市場沒有神仙妖怪,只有慨率,百分之一的錯率落實到個人身上就成了百分之百的錯誤。那是不可饒恕的,因為散戶個個都是血汗錢,都會多出一個祥林嫂。所以每寫一文,心中壓力頗大,這也是停筆的重要原因。對於六年來被我文中所寫觀點,關注個股而無意傷害過的散戶,我在這裡給可能有的散戶朋友跪地頓首,請求寬恕,請求原諒。

話別散戶並不意味著楊百萬退隱江湖,對證券市場我充滿著感情,它已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自然也是我的終身事業。我對證券市場的前景充滿著期待,但是我深知它青睞於對證券市場有深刻了解之人,你理解了它是人玩股票,反之則是股票玩人,這裡邊也體現了玩票人的綜合素質。作為一個散戶一定要理解風險和機會共存的真切含義,證券市場成功與否是六分心態三分技巧一分運氣,缺一不可,除了自已掌握自已的命運,任何人都不可能越疽代苞,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的散戶一定是失敗的終結者。只有學習才是成功的基礎,除了在證券市場搏擊中的磨練,鳳凰涅磐升華后的心態是任何人無法教授的,它是成功的必然基礎,技巧就是精通一兩個技術指標的內在含義,從中解讀股市的內在規律。它和操作策略有機地結合,是股市搏奕的工具。運氣則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冥冥偶然(大資金除外)。散戶要認清自已的市場地位,不追求身外之運,隨遇而安。只有這樣,在未來的殘酷的證券市場之中才將立於不敗之地,始終要記住,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急於賺錢往往是輸得更快,寧靜致遠往往會無心栽花柳成蔭。證券市場經過十五年的搏擊,我深刻地認識到有跡有規而可尋,但一定是工夫不負有心人。僥倖成功是偶然的,失敗卻是必然的。

在話別散戶之即,講一些自認為是肺腑之言的想法,目的只有一個,真誠地希望長期以來支持和愛護我的散戶讀者在未來的歲月里一路走好,包括也是對我本人的祝願,未來的一年比過去的一年股市環境,行情走向會好的多,正在由熊轉牛,只要在牛衰老前不在貪婪的抓牛尾巴,總有收穫。不在媒體上公開發表言論並不代表本人人間蒸發,願意與我交朋友或偶然聯繫的朋友可以到上海楊懷定軟體科技有限公司與我聯絡,我將永遠是散戶中的一員,是散戶永遠真誠的朋友。

七禾網研究中心合作、諮詢電話:

0571-88212938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